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社区·评论·问卷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59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美媒:大疆无人机或在全美禁用,美国制造商机会来了?(图)

新闻来源: 美国之音 于2024-06-24 18:22:34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美国海军陆战队员2017年2月8日试验无人机(美国海军陆战队照片)。


美国国会正在研究针对中国无人机垄断美国市场所带来的巨大国安风险的限制法案。这使得中国无人机公司在美国的前景变得岌岌可危。美国无人机制造商和国安专家认为, 美国本土的无人机行业正在抓紧历史机遇,提高产能和速度, 甚至在细分市场上表现出优于大疆无人机的技术和性能。他们建议美国政府出台优惠政策,包括提供补助和投资关键材料等,以重振美国国内的无人机供应链,缩小与中国的成本差距。

国会出台限制中国无人机的法案

美国众议院6月份通过的《2025财年国防授权法案》(NDAA)中包括的《反制中共无人机法案》(Countering CCP Drones Act),要求将全球最大的无人机制造商中国大疆(DJI)的特定设备和服务加入联邦通讯委员会的“涵盖清单”(华为、中兴、海康威视等中国公司也在该名单中), 不得用于美国通信基础设施。该法案还有待参议院通过其版本,两者合并后可由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签署成为法律。

发起这项立法的美国纽约州共和党众议员埃莉斯·斯特凡尼克(Elise Stefanik)将大疆无人机描述为“带翅膀的TikTok”。“大疆带来不可接受的国家安全风险,早该将中国制造的无人机从美国撤出,”她说。

大疆资助的无人机倡导联盟(Drone Advocacy Alliance)指出, 如果⼤疆被列⼊涵盖名单,联邦通讯委员会将不再批准在美国继续销售⼤疆的产品或软件。该机构还有可能撤销现有授权。这意味着今后美国不仅不会批准任何新的⼤疆产品,⽬前获准在美使⽤的⼤疆⽆⼈机未来也可能会面临停⻜的命运。

大疆公司21日回复美国之音的问询时表示, 大疆一直与美国立法一员合作,强调无人机技术对美国经济的重大贡献。该公司敦促美方纠正有关该公司背景的任何错误信息,并解决毫无根据的数据安全问题。

”我们致力于与决策者合作,确保决策基于产品的质量和安全性,而不是基于公司的所属国,”该公司表示。

除了大疆,美国商务部上个星期还将另一家中国无人机制造商道通智能(Autel Robotics)列入黑名单, 禁止美国公司与之开展业务。

美国国会众议院中共问题特设委员会主席约翰·穆勒纳尔(John Moolenaar)和斯特凡尼克众议员曾揭露该公司和中共军方的深厚联系并于6月21日发布声明说,商务部将道通智能列入黑名单是一个强有力的第一步,“但参议院现在必须接手并通过众议院已通过的《反制中共无人机法案》,禁止与中共有联系的新的无人机进入美国空域。”

“投资大疆的美国公司应感羞耻”, 中共战时攻美利器?

保卫民主基金会(FDD)网络与技术创新中心总监、退役海军少将马克·蒙哥马利(Mark Montgomery)告诉美国之音,《反制中共无人机法案》将遏制美国用户购买新的大疆无人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会冲击大疆拥有的市场份额。

他说,一直关注这个问题的公司和行业会知道,美国国会在过去三年中一直在非常积极地解决这个问题,让中国无人机脱离美国军队和政府其他部门,并开始讨论让其脱离美国的执法和急救人员,减少美国的脆弱性。

“换句话说,如果你是一家公司而你仍在投资大疆无人机,并且正在运营我们的关键基础设施,你应该为此感到羞耻,因为你可以看到美国政府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在这么努力的解决这个问题,”他说。

数据显示,大疆和道通智能等中国无人机公司的的产品垄断了美国业余无人机市场 77%的份额和商用无人机市场90%以上的份额。美国应急人员操作的无人机有超过九成都在中国制造。

近年来,中国产无人机在华盛顿被普遍视为中共监视和操控美国的工具。美国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说,你得把每架中国产的无人机视为那只横跨美国的中国间谍气球,“每一架(无人机)都能在美国的军事设施上收集数据或携带有害物质,针对美国的关键基础设施、自然资源、企业和家庭。”

6月18日,美国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主席马克·格林(Mark Green)和能源与商业委员会主席凯西·麦克莫里斯·罗杰斯(Cathy McMorris Rodgers)致函国土安全部和能源部,要求行政部门解密公开包括大疆创新和道通智能等中国公司所生产的无人机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的风险。

美国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CISA)和联邦调查局今年1月警告说,中国“颁布了法律,为政府提供了访问和控制在中国公司持有数据的扩展法律依据”,并且“在关键基础设施操作中使用中国制造的无人机系统有可能将敏感信息暴露给中华人民共和国当局”。

为了消除美国政府对数据安全的担忧,大疆本月初表示,“同步飞行数据”( Sync Flight Data)选项将从美国用户的设置页面消失。大疆近年来还推出了可以离线使用设备的“本地数据模式”(offline mode),并表示只有在得到客户同意的情况下,才会访问客户数据。

但前美国国家安全局网络安全总监罗布·乔伊斯(Rob Joyce)20日在美媒《国会山》发文指出,用户无法完全控制大疆的访问权限, 从事建筑、通信和运输等行业的美国公司越多地将中国无人机引入日常运营,国安风险就越大。

他在文章中说,“美国公司不能简单地审查其无人机的软件以确保它们不会与北京联系。正如上述机构指出的那样,‘由中国实体控制的更新可能会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引入未知的数据收集和传输功能’。只需几个按键就可以将无害的无人机变成高效的间谍设备。”

美国无人机公司BRINC的战略和市场沟通副主席、前深圳大疆员工大卫·贝诺维茨(David Benowitz)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 “我们很难持续不断地了解和评估大疆所发布的产品,它可能有与无人机本身的标准生产分开安装的后门芯片(backdoor chip),这种情况我们以前看到过,在冲突期间,流氓国家确实会在消费产品上安装后门芯片来进行间谍活动。”

若有朝一日美中之间爆发战争,蒙哥马利认为,大疆公司在商用无人机市场的主导地位使其有机会绘制美国的基础设施地图,并提供给中国情报机构,以备作战使用。

他说:“我所说的绘制是指在极高的程度上观察、查看和记录美国的基础设施。结果是,我认为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在突发事件爆发的危机期间更有效地针对我们的关键基础设施的脆弱之处进行打击。”

另一方面,他认为,中国当局还可以访问大疆无人机中潜在的恶意软件来破坏或阻止无人机的运行,从而让美国在战时无法使用来中国的无人机设备。

替换大疆无人机阻力重重,更强法案酝酿中

《2025财年国防授权法》的众议院版本还要求,在法案生效后90天之内,国防部长应通过国防技术安全管理局局长并与国防创新部主任协调,对一架由大疆创新制造的无人机进行完全拆解,确定无人机内部每个组成部分的来源,并向国会进行报告。

美国国会此前通过的《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要求禁止国防部购买和使用中国制造的无人机和部件;作为《2024财年国防授权法》的一部分而获得通过并已签署成法律的《美国安全无人机法》(the American Security Drone Act)要求从2025年12月开始,联邦资金不得用于购买中国、俄罗斯、伊朗或朝鲜制造的无人机以及使用这些国家制造的某些组件的无人机。

大疆正在采取多项措施规避美国不断加强的监管和制裁,包括通过授权协议“换壳”在美继续运行,资助“无人机倡导联盟”以发动美国公民联系国会议员,反对立法。

由于多年来大疆无人机已然成为从地方执法机构到普通业余爱好者的首选,《反制中共无人机法案》也面临着来自美国殊利益集团的抗议和反对。

一批美国应急人员声称该法案“将赋予联邦通讯委员会权力,在无需国会批准的情况下,追溯性撤销所有大疆许可证,实质上拆解了约90%的公共安全无人机操作。”

代表加州800多个消防机构的加州消防局长协会(CFCA)、执法无人机协会 (LEDA)、空中公共安全协会(APSA)等倡导团体日前也致信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称该法案是有还的,因为它忽视了公共安全机构的紧急行动的需求,损害了急救人员有效应对紧急情况的能力。

公开信写道:“过度依赖未经验证的替代品以取代成熟的中国无人机技术是不切实际且危险的。简而言之,我们尚未达到与中国的技术平衡。”

劳动力高昂、生产规模不足和定制芯片组的成本等因素被认为是阻碍美国无人机制造商降低价格的主要障碍。根据美国无人机经销商公司Advexure创始人特拉维斯·威贝尔(Travis Waibel)的分析,美国的无人机在技术、可靠性和操作安全性方面仍落后中国三至五年,价格却比大疆同类产品高出三到六倍,而且有时美国公共安全机构不得不等待162天才能获得美国制造的、符合《国防授权法案》要求的无人机系统。

不过,佛罗里达州去年为其他寻求摆脱中国无人机的实体树立了榜样。该州实施了对于中国无人机的州级禁令,划拨2500万美元以补偿执法部门的更换费用, 并将不合规无人机移交给给南佛罗里达大学(USF)的网络安全中心,分析是否存在网络安全问题。

美国之音致信佛罗里达执法机构以及管理服务部查询置换进度,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佛罗里达网络安全中心在回复美国之音时表示:“我们正在安全地存放这些无人机,以期在某个时候获得资金(以启动研究计划)。”

担任过佛罗里达州州长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斯科特今年2月撰文指出,美国必须继续将中共支持的产品从美国人的生活中移除, 结束中共垄断无人机行业的暴政。他认为,无人机不仅是一场技术之争,中共尤其想要通过技术领域摧毁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威胁美国的自由和安全。

他说:“与中国产业中的成千上万家公司玩打地鼠的游戏对美国政府来说完全不可行。全面停止采购这些无人机更为高效。”

总部位于弗吉尼亚的国际无人系统协会(AUVSI)负责人迈克尔·罗宾斯(Michael Robbins)对美国之音表示,尽管替换大疆无人机存在重重困难,但不意味着美国应该继续使用大疆无人机,而是加强了振兴美国本土无人机工业的紧迫性。

“多个美国政府机构——包括国防部、财政部、商务部、国土安全部和联邦调查局——已经明确表示,继续依赖中国无人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警告的紧迫性和频率都在增加,”他说。“AUVSI支持制定合理的时间表,以摆脱中国制造的无人机,我们支持能够创造安全系统需求并刺激对美国在自主和先进技术领域领导地位的投资的计划,包括拨款、税收优惠和贷款担保。”

美国国会正在研究其他法案,以进一步扩大限制中国无人机的范围和力度,振兴本土工业基础。

斯特凡尼克议员今年五月推出的另一项《急救人员无人机法案》(Drones for First Responders Act)要求对中国制造的无人机实施增量关税,起始税率为30%,每年增加5%;为急救人员、关键基础设施提供商以及农民和牧场主建立新的补助计划,以购买在美国或盟国制造和组装的安全无人机;建立强化的原产地规则,要求到2030年进口到美国的无人机不包含如何在中国制造的关键部件。

保卫民主基金会的蒙哥马利认为, 从长远来看,美国必须发展出一种高性价比的中国无人机替代品,而这需要政府提供支持。

“中国进入市场的方式让美国陷入了功能失调。我们需要做的是创造条件,让美国公司能够在公平的竞争环境中以具有成本效益的方式和中国竞争,而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补助金,我们都需要某种补助项目,而《急救人员无人机法案》中有这样的项目,”他说。

不畏挑战,美国无人机顺风启航,奋起直追

总部在西雅图的无人机公司BRINC的创始人、曾在大疆实习的布莱克·瑞斯尼克(Blake Resnick)上个月在新品发布会上表示,该公司能够做到不使用任何来自中国的电子产品和传感器。

“这非常难,因为整个全球电子行业,实际上,更具体地说是全球无人机行业都以一个城市为基地,这就是深圳(大疆总部)。但我们已经能够去建立一条美国制造的供应链,”他说。“成为首屈一指的美国制造的公共安全(无人机)公司,这就是一切的意义所在。”

BRINC副主席大卫·贝诺维茨是大疆企业部门的创始成员,曾于2016-2020年在深圳工作。他告诉美国之音, 中国制造的无人机得到了中国政府的大量补贴,生产成本明显低于美国的产品。

贝诺维茨看到了中国政府在把深圳建设为硬件产品制造基地过程中所给予的支持,这让他印象深刻。

“从内部角度看,当你背后有政府之手的全力支持,投资不同的制造能力,帮助建立总部、获得办公空间,事情进展得非常之快,这很有趣,”他说。

贝诺维茨还表示,在中国公司内部,有很多东西在合同上规定只有中国公民才能阅读审查或者参与其中。

“该公司在中国国内的许多活动以及政府的互动,和像我这样的外国人之间肯定存在着一道黑墙,”他说。

但他补充说,中国政府在不同行业投入大量资金,造成了供应过剩,这确实降低了成本。但从长远来看,这不一定是可持续的,而且确实会排挤外国企业。

中国无人机不可替代的神话是虚假宣传

尽管如此,美国的公司正在迎头赶上。

国际无人系统协会的罗宾斯今年5月在美国国会作证时强调,所谓中国无人机不可代替的神话是来自中国公司的虚假宣传。

“一个常见的误解是,公共安全部门唯一可行的无人机选择来自中国。事实并非如此,这是中国无人机公司及其发言人传播的一个方便的神话,”他说。

他说,现在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的无人机能够与中国无人机匹敌,甚至提供更强的能力。

“由于对创新和先进制造业的投资,近年来美国和其他非中国无人机公司在大多数用例中已经基本缩小了能力差距。随着持续投资,这一差距将完全消失,”罗宾斯说。

BRINC最近推出一款专为公共安全和紧急响应所研发的无人机“Responder”,可接入美国911的报警系统,还能够投放急救设备,使得911呼叫解决率提高25%, 响应速度提升50%。

贝诺维茨对比指出,BRINC目前在公共安全领域最受欢迎的无人机Lemur 2可以做很多大疆无人机比如Mavic 3 Enterprise做不到的事情, 比如打破玻璃并进入建筑物、进行双向通信。

“大疆无人机无法在任务中降级风险(deescalate a mission),它可以四处飞行拍摄漂亮的照片或视频。 BRINC的无人机不仅可以做到这一点,还具有玻璃破碎功能, 直接与911呼叫系统同步,部署速度也快得多。BRINC的部署时间大约为 5秒,大疆大约需要45秒。当你需要争分夺秒时,这种速度至关重要,”他说。

贝诺维茨表示,目前他所接触到的大多数美国急救部门都认识到BRINC无人机在很多情况下比大疆产品表现得更优秀。

“很多机构实际上慢慢地转向BRINC和其他制造商的无人机,因为我们确实更多地倾听美国急救人员的需求。如果回顾一两年前,(美国无人机落后于中国)这种论述可能是真的。现在我们的无人机在功能、能力和可靠性方面已经达到了同等水平,但成本肯定存在差异,”贝诺维茨说。

他指出, 身边的很多美国无人机公司都投入了大量资金,尽可能地提高竞争力,肩负着取代中国制造无人机的使命感。

“我们开始看到不同参与者专注于市场的各个部分,例如BRINC专注于公共安全,其他公司专注于公用事业或建筑业。这是美国无人机行业的发展方向,我们看到大量的行动和个体参与者在尽可能快地提高产量、加快速度、扩大产能,”他说。

除了通过上述法案,贝诺维茨建议,为了帮助美国无人机在成本上追赶中国,美国政府还应加大投资扩展生产无人机关键部件的能力。

他说:“总体而言,大疆具有垂直整合的优势,也得益于中国政府对无人机组件所需的定制硅胶等产品的投资开发。我们应该看到(美国政府)类似的投资,帮助美国供应链基础真正提高原材料能力和性价比。”

			
网编:睿文

鲜花(2)

鸡蛋(15)
59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军政原创】【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网际谈兵】【科技频道】【宠物情缘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向留园新闻区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