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社区·评论·问卷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4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对司法绝望?祁连山千亿矿权争夺案举报人坠楼(组图)

新闻来源: 知灼 于2024-04-03 7:04:30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今天,西安80后亿万富豪、套路贷受害人胡绪峰发朋友圈说:

今日凌晨三点,祁连山千亿矿权案举报人金宗博坠楼身亡。





胡绪峰在朋友圈说,金宗博于2024年4月3日凌晨3时在西安住处跳楼身亡。其自身合法权益被受侵害,曾在维q路上奔走了十八个春秋。这一跳无疑是对xxxx的绝望。

据悉,因为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多年不断反映的胡绪峰与金宗博常有互动。

而知灼从金宗博身边朋友获知,其坠楼的消息属实。



西安商人金宗博,是曾震惊全国的“木里矿区非法采煤事件”的举报人。

该事件经新华社《经济参考报》报道后,导致大批省部、厅局级官员落马陆续被查。

然而让人错愕的是,几年后,作为举报人的金宗博却跳楼自杀了。



细究原委,要从最初的举报开始。

2017年6月12日,金宗博在自己实名的公众号新媒体里发出了一封举报信。

信中,金宗博作为陕西金土地实业有限公司(简称金土地公司)法定代表人,实名举报青海省商务厅与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马少伟相互勾结,炮制虚假红头文件,影响经济纠纷案件的最终公正判决,并导致价值百亿元的国有矿产资源流失的问题。

青海省商务厅及个别领导的所作所为,已构成涉嫌滥用职权罪、伪造公文罪、伪造证据罪和妨碍司法罪,并有巨额贪腐之嫌。





他在举报信中还列出一真一假两份文件,而所有的唏嘘与悲剧,都由这两份文件开始的。

他在举报中提到:

2014年4月10日,在金土地公司诉香港华利国际有限公、兴青公司侵权纠纷一案中,兴青公司出具了关键证据——青海省商务厅青商资字[2005]296号《关于青海省紫金矿业煤化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的批复》(简称296号文件,假的),法院依据这一关键证据,判决金土地公司败诉。

金宗博举报一年后,终于引其重量级媒体的关注——2018年8月,新华社《经济参考报》刊发深度调查报道《涉假红头文件“夺走”千亿矿权》一文,披露了金宗博反映的问题。



简单来说,香港商人李似龙的华利公司在青海省一煤田开发时遇到了资金困难,2005年7月12日,华利公司与金宗博的金土地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华利公司将其持有的紫金公司49%股权及相应的一井田煤矿项目开发经营权,以490万元的对价转让给金土地公司。

金土地公司遂按约定如期向紫金公司支付200万元,加上先期投入资金,共计500万元。

随后,紫金公司宣布人事任免,金宗博接替李似龙担任公司负责人。

金宗博买来的“盲盒”到底值多少钱呢?后经青海105勘探队的详查结果显示:

一井田11.3平方公里矿区储藏有优质焦煤3.76亿吨。业内人士估算,根据当时的焦煤坑口价,这片矿区估值至少2000亿元以上。

可见金宗博当时有多兴奋。

但金宗博并没有高兴太久。

就在双方协议签署的次日,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马少伟找到他,提出与金土地公司合作,将一井田项目全部收购。

但商谈无果。

马少伟就是后来搅动祁连山官场的隐形首富。

事后证明,大批的官员早已被他腐蚀,其中不乏省部级的高官。

被“外地人”金宗博拒绝后,马少伟决定来一招狠的。

时隔13天即2005年7月25日,李似龙的华利公司又与马少伟的兴青公司签订《股权收购合同》和《补充协议》:

约定兴青公司以1500万元的对价,收购华利公司持有的紫金公司95%股权及相应的一井田煤矿项目开发经营权。

李似龙的“一股二卖”,引起了一场千亿矿权纠纷,并开启了长达多年的诉讼。

实际上金宗博一直占据优势,毕竟他与李似龙的转让协议在前。

但在2015年,一切发生了逆转。

2015年年底前,国家出台法律规定,凡涉及外资企业的股权、财产转让都必须经过商务部门审批。

这时候,马少伟的兴青公司突然向法院出具了一份关键证据——青海省商务厅《关于青海省紫金矿业煤化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的批复》,文件编号为青商资字(2005)296号。

也就是前述提到的假文件。

这份文件的主要内容为:同意华利公司将其在紫金公司所持95%的股权折合人民币1042.91万元转让给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后,由受让方承继转让方的债权债务,法定代表人由李似龙变更为马少伟。

经济参考报的报道说,就在庭审当日,296号文件复印件上出现“情况属实”的注明,并加盖有青海省商务厅公章。

这份突然现身的红头文件,无疑加重了兴青公司胜诉的砝码。

尽管在重审过程中, 金土地公司的辩护人发现296号文件存在一系列疑点,很可能涉嫌伪造,还提供了证据但未被法院采信。

2017年6月,走投无路的金宗博通过“网上发帖”,“曝光”296号文件涉假。出乎意料的是,网络曝光引起青海省纪委的关注。

记者从来自青海省纪委的信息获知,省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在与金宗博沟通、反馈过程中表示:

经省纪委核查小组调查,省商务厅出具过296号文件,但发出后不久发现有问题,作收回撤销处理。

此前就296号文件真伪,金宗博曾数次向青海省商务厅申请政府信息公开。

2018年4月和5月,该厅两次向金宗博复函,均称“296号文件系真实文件”“296号文件原始档案丢失无法公开”,却回避了省纪委查实的该文件被收回撤销的关键事实。

媒体在报道中提到:令人费解的是,青海省商务厅在上述答复书中强调:“我厅给申请人的答复中虽未明确该文件已被撤销的事实,但并非故意隐瞒抵赖。”

实际上,依仗296号文件重创对手的马少伟于2005年10月就已经“武力”接管了公司。

报案材料显示:

2006年11月9日和11日,跟兴青公司有关的十多人,手持枪械和刀棍驱赶金土地公司留守人员。

据当地专业人士测算,到2014年6月底,一井田煤矿开采优质焦煤1000多万吨,获利超过百亿元。

反观金宗博,金土地公司财务资料显示,其向一井田项目累计投入2000多万元。不仅投资血本无归,加上旷日持久的官司,壮马拖成了瘦驴。

至2018年报道时,甚至还拖欠员工工资500多万元。



尽管当年的报道引发了不少关注,但远不足以撼动马少伟。

马少伟背后,其实还有更多位高权重的保护伞。

一直到著名调查记者王文志祭出那篇“核弹级”的深度报道。



2020年8月,新华社《经济参考报》刊发《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的深度报道。

报道一出立即引发轰动。报道直指:

追责高压之下,祁连山生态保护总体取得成效,但南麓腹地的青海省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非法开采并未根绝。大规模、破坏性的煤矿露天非法开采,正给这片原生态的高寒草原湿地增加新的巨大创伤,黄河上游源头、青海湖和祁连山水源涵养地局部生态面临破坏。

《经济参考报》记者多方调查证实,制造这一区域生态灾难的,是一家名为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青公司”)的私营企业。兴青公司董事长马少伟号称青海“隐形首富”,14年来盘踞木里矿区聚乎更煤矿,涉嫌无证非法采煤2600多万吨,获利超百亿元。

报道提到,就兴青公司“掠夺式、破坏性”开采行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宏福连呼“痛心疾首”地说:

“木里煤田区域生态极其敏感和脆弱,大规模无序探矿采矿使得成千上万年形成的冻土层被剥离,水源涵养功能减弱或消失殆尽,将使地表大面积发生不可逆转的干旱化。”

报道刊发后,立即掀起巨大的舆论冲击波,触发一场声势和力度空前的专项整治行动,引发青海官场“地震”。



其中包括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管委会原专职副主任兼原木里煤田管理局局长李永平;

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管委会原木里煤田管理局常务副局长马成德;

海西州委原常委、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原常务副书记、管委会原常务副主任梁彦国;

青海省副省长、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书记、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书记文国栋;

海东市民和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马生全接受审查调查,曾任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管委会木里煤田管理局党工委专职副书记(正处级)和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管委会木里煤田管理局常务副局长(正处级)。

海西州自然资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王洪斌;

青海省海西州茫崖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建国;

海西州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范增智。

值得一提的是以上官员,还只是保护伞的一部分而已。



细节显示,在木里矿区非法开采案中,同在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的文国栋、梁彦国和李永平分别扮演了不同“角色”。

央视在2021年1月播出的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披露:

2015年7月,文国栋调任海西州委书记,正值兴青公司以边坡治理为名开始非法采煤。

兴青公司并没有采矿许可证,其控制人马少伟与文国栋关系密切。在文国栋的庇护下,兴青公司从2007年以来非法采煤1195万吨。

2017年,李永平新任木里煤田管理局局长,因为不了解兴青公司背景,曾一度叫停非法开采。马少伟立即找到文国栋,请他出面约木里煤田管理局、柴达木试验区管委会多名相关领导参加饭局,帮他扫除障碍。

文国栋主动出面约饭局为马少伟站台,并表示让兴青公司重新上报优化治理方案,还多次催促相关领导干部,对这一方案要加快研究通过。实际上,这个所谓“优化治理”方案是进一步扩大了非法开采规模。

此前叫停开采的李永平见风转舵,转而开始收受马少伟贿赂。时任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原常务副书记的梁彦国等10多人也都成为了利益共同体,为非法采煤提供保护。

一个无权无势的外地商人,面对这样如此庞大的利益集团,可想他十多年“反抗”之艰辛。



2023年8月19日,西宁中院二审维持了对马少伟的一审判决:

犯非法采矿罪和单位行贿罪合并执行有期徒刑6年6个月,并处罚金630万元。其控制的兴青公司9亿余元违法所得被依法追缴。

随着一众官员的落马,随着马少伟的锒铛入狱,开始的金宗博很是兴奋,他认为属于他的一切就要回来了。

然而之后的结果……

马少伟虽然被抓了,但据说金宗博的所有投资也打了水漂。

最终,金宗博仍旧身无分文。且越来越艰难。

多位与金宗博熟悉的人说,金宗博在之后的几年越发穷困潦倒。甚至连生计都是问题。

“特别是这两年,没有人知道年近70的老金,身无分文又无生活来源,他怎么熬的”一位跟他熟悉的人士如是说,

而另一位与他熟悉的老媒体人听到消息后感叹:

知道他很难,没想到他如此绝望!

			
网编:空问站

鲜花(0)

鸡蛋(1)
14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不管我是谁[★品衔R5★][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2024年04月03日7:30 回复
看看《大明王朝》就知道了。掠之于民,掠之于商,掠之之官。。。RIP。
8  
评论人:沙漠之狐[★帝国骁骑尉★][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2024年04月03日7:46 回复
这块土地上几千年都是如此。没有信用,没有法治只能自己跟自己玩,到国际上就歇菜。
22   1
评论人:ccdb99[★品衔R6★][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2024年04月03日8:07 回复
本身就都不是什么善类,还有脸指摘什么“司法”
1   2
评论人:种玉御月[☆品衔R3☆][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2024年04月03日10:31 回复
跟陕西千亿矿权案有的一比啊,那个卷宗都能在最高法丢失…奇葩
11  
评论人:路人丫[★品衔R5★][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2024年04月03日9:45 回复
呵呵。。。估计是少写了一个字,他不是跳楼,而是被跳楼。玩老毛子玩腻了的把戏而已。🤣
9  
评论人:燃烧的腿毛[☆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2024年04月03日9:44 回复
死你都不怕,应该在死前多杀几个官员陪葬才对,废物!😂😂😂😂😂😂😂😂😂😂😂😂😂😂😂😂😂😂😂😂😂😂😂😂😂😂😂😂😂😂😂😂😂😂😂😂😂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6  
评论人:6520[☆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2024年04月03日14:27 回复
共产中国 你去相信党妈的司法, 头被𫘧踢了?
2   1
评论人:随意岁月[★品衔R6★][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2024年04月03日11:43 回复
没有国字头,也敢在西北玩千亿矿权,真以为中国是法制国家吗,今上的法律博士论文是自己写的吗
2  
评论人:邓波[♂★吃嘛嘛香★♂][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2024年04月03日10:08 回复
红头文件乃天朝特产
5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生活原创】【三叶原创】【留园网事】【生活百态】【杂论闲侃】【婚姻家庭】【女性频道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向留园新闻区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