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社区·评论·问卷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8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创始人跑路 白费几十亿刀 美国自动驾驶未发先败?(图)

新闻来源: 电动车公社 于2023-12-02 8:17:21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无人驾驶出租车的寒冬,可能比很多人预想的还要凛冽一些。

去年,有福特、大众两家头部车企支持的自动驾驶公司Argo AI惨遭倒闭,今年,robotaxi赛道的多米诺骨牌,已经传到了通用旗下、实力全球第二的自动驾驶公司Cruise身上。

11月19日,Cruise联合创始人兼CEO的凯尔·沃格特(Kyle Vogt)自请离职;

不到24小时之后,Cruise两名联合创始人之中的另一位——丹·坎(Dan Kan),也宣布离职。

(左一为Dan Kan,中间为Kyle Vogt)

成立十年的自动驾驶头部公司,创始人居然双双退场。然而这却并非Cruise遭遇危机的“因”,而是“果”。

因为在此之前,Cruise就已经因安全问题频发,而被旧金山车管局(DMV)暂停了robotaxi的营运执照和测试许可。

紧接着,又因为“牌照”被扣,完全为无人驾驶而生的Origin车型,也被通用汽车宣布停产。

(就是上图这款车)

除此之外,Cruise还面临着一系列的内部和外部审查,整个公司可以说是风雨飘摇、十分不妙。

这么看下来,创始人的离职哪是什么高层博弈,简直就是“引咎辞职”!

尤其是,据路透社报道称,CEO沃格特在正式辞职的前一天,曾向Cruise全体员工发电子邮件致歉,表示“作为首席执行官,我对 Cruise 目前所处的情况负责。”

一家曾风光无限、实力也稳居行业头部的自动驾驶公司,转眼却面临生死存亡,而造成这一切危机的导火索,则来自近两个月前的一场事故。

01 一场事故

10月2日,一名女子被一辆人类驾驶的车辆所撞,滚到了正在行驶的一辆Cruise无人驾驶出租车的车道前。

Cruise虽然立即紧急刹车,但还是碾到了这名女子的身上。之后,Cruise出租车试图靠边停车,却导致了对这名女子的二次碾压,并将其拖行了约6米,直到被消防员救出。

最终,这名先是被撞击、后遭遇拖行的女子经过医院抢救后,不治身亡。

这场事故在美国旧金山当地不断发酵,成为了压倒Cruise商业化运营的最后一根稻草。

平心而论,Cruise在遭遇这场事故时的表现,也说不上错——

一开始女子被撞至Cruise面前,车辆紧急刹车了,之后靠边停车的操作,其实也是基于“第一时间远离交通中心”的原则而做出的决策。

让加州机动车辆管理局(DMV)“怒火中烧”的,是这两点:

(图上文字为机翻)

1、既然Cruise的车辆已经识别到事故发生并紧急刹车,此时为避免发生二次伤害,车辆应停在原地,而非执行靠边停车操作;

2、Cruise公司在与DMV的初次沟通时,并没有提供完整的视频记录,仅有Cruise紧急刹车的前半段,DMV认为Cruise隐瞒了重要信息。

当然,Cruise方面否认自己有“故意隐瞒”的做法。

总而言之,DMV在10月24日发布声明,给了Cruise一张黄牌,几乎把这家公司罚到robotaxi的场下。而此时,距离Cruise被允许在旧金山不限时段、不限区域提供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也不过才两个多月。



牌照被扣的两天以后, Cruise主动暂停了包括旧金山在内全美范围内的robotaxi业务。

几年间的努力似乎就此付之一炬,Cruise的无人驾驶出租车商业化运营,进度一夜回到解放前。

02 很多起事故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Cruise今天这一副树倒猢狲散的模样,并不仅仅因为10月份这一场事故,而是此前多场事故的叠加。

2022年4月,一辆未开前灯的Cruise无人驾驶出租车,在警察前来查看时疑似“肇事逃逸”;



2022年6月,因另一辆车超速且错误变道,Cruise车辆在左转时发生车祸,导致两辆车的乘客受伤;

进入2023年8月,Cruise和其他营运车辆“平起平坐”之后,开始更加频繁地出现问题。

短短一周内,Cruise出现了“十辆车集体熄火阻碍交通”、“陷入施工区域的混凝土”、“撞上消防车导致乘客受伤”多起事故。



解禁后越来越多的意外,让Cruise公司此前为游说robotaxi可以不限时段、地段运营而做的广告,显得格外打脸。

(《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等报纸上刊登了整版广告,大大的标题上面写到“人类是糟糕的司机”)

Cruise的CEO沃格特本想通过这则广告为robotaxi站台。

在他看来,人类驾驶汽车的安全性取决于不可控的个人驾驶技术。有的人可能是一个好司机,但很多人并不是。由人工智能控制的无人驾驶汽车则不同,持续迭代的程序大脑可以让每一辆robotaxi都成为高水平“老司机”。

然而美好的理论落实到纸面上,却引发各路人马抱怨连连。屡次被妨碍公务的旧金山消防局,就曾公布过一组数据,称2023年1月至6月期间发生了39起robotaxi阻挡急救人员的事件。

将这些都看在眼里的旧金山民众,自然早已对“无人驾驶”所代表的高科技光环祛魅——你说无人驾驶靠谱就靠谱,我怎么觉得那么不可靠呢?

于是,就在8月份那场关乎“robotaxi是否可以全天候商业运营”的听证会上,出现了门内投票表决通过、门外民众举牌抗议的经典场面。



不少专业人士也为robotaxi投入日常运营的前景感到担忧。

一位NHTSA的前局长就曾发声,认为Cruise公司用以支持无人驾驶安全性的数据,实际很难让人信服。

“Cruise发布了100万英里安全报告,一年跑100万英里看似很长,但和美国道路上每年汽车行驶超3万亿英里的数据相比,100万英里不过是0.00003%的九牛一毛。哪怕是旧金山网约车司机在一工作周所跑的里程,也比100万英里多了将近3倍。”

对比如此悬殊的样本数据,就算拿出无人驾驶车辆比人类驾驶车辆碰撞率更低的成绩,也难以让更多看到了robotaxi不靠谱的人相信,无人驾驶就真的比人类驾驶更安全。

相反,“无人驾驶更安全”的命题,在面对公众时几乎时时都处于一个“证伪”的处境。

(还有一些旧金山民众组织起来,用放雪糕筒的方式来阻拦robotaxi的运营)

信任的建立是艰难而脆弱的,只要有一例安全事故发生,就会动摇公众心中本就摇摆不定的天平,为不信任的那一方再添一枚砝码。而砝码只要放上去,就再难拿下来。

如果只是不涉及人命的“小打小闹”,怎么都还好说,大多数人可以当个茶余饭后的乐子看,而一旦出现一起危机人命的事故,本就摇摇欲坠的信任就会瞬间崩盘。

毫不客气地说,Cruise在10月那起“拖行”事故后所遭遇的一切,早在此前一次次的“人工智障”事件中就已注定。

03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作为无人驾驶领域的明星企业,Cruise的每一项进展,都是行业内密切关注的焦点。

推出全球首款无方向盘、无踏板的无人驾驶电动车origin;

取消安全员,全球首批提供真·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

不再只能夜晚固定时段出没,和普通出租车一样可以全天候提供服务……

Cruise在努力达成每一个商业化运营上的突破时,也在面临“是否过于激进”的质疑。

其实要说激进,每一个跳过L2级辅助驾驶、将目标直接对准L4级无人驾驶的科技公司,都是激进的。



Cruise之所以被认为格外激进、承受着更大压力,在于同处全球无人驾驶第一梯度、实力公认全球第一的Waymo,就没出过Cruise这么多的幺蛾子。

虽然Waymo负责运营的robotaxi车队,也闹出不少过像“阻塞交通”、“撞死一只狗”这样的乱子,但程度算不上严重、原因尚可解释,对于公众而言勉强可以视作无伤大雅。

(Waymo事后通过大数据模型复盘,表示从路径和方向判断,撞上这只狗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同样公布了100万英里无人驾驶数据,Waymo表示在这部分里程发生的20起事故里,只有两起的严重程度能够上NHTSA事故报告标准,其余18起都是现实生活中完全可以“私了”的轻微碰撞。

而总共的20起事故,过半的过错方都在人类驾驶员,比如司机看手机了之类的。

所以当Waymo跟进Cruise“人类是糟糕的司机”广告时,宣传无人驾驶更安全,多少还有些说服力,不至于招致公众舆论的反噬。

Cruise就不一样了,不仅已开始激起越来越多的反感,甚至在自家员工看来,公司商业化运营的决定有“急于求成”之嫌,实际并没有做好面向公众的准备。



一年以前,Cruise被允许在旧金山开展限时段、限区域的robotaxi付费服务时,被一名前员工(自称)匿名举报。

该员工表示,Cruise的车队经常会当路宕机,而当这种情况发生时自然会阻塞交通、甚至挡住消防车、救护车等紧急车辆。

而除了程序方面存在缺陷,公司管理方面也有大隐患。

他作为Cruise一名安全系统的员工,在报告一个安全问题时,发现该问题竟然在系统中滞留了6个月都没有得到解决。而且公司还故意向包括安全系统在内的大部分员工“隐瞒涉及Cruise车辆的碰撞事故和其他敏感事件的调查结果。”

然而以上这些内容,在公司全力探索robotaxi业务新领域时,被当成影响大局的边角料,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于是他选择以匿名信的方式将以上内容捅了出来,意图让加州监管机构仔细想想:Cruise这种并没有把安全放在首位上考虑的公司,怎么能放心让其车队上路呢?

事实证明,这名前员工的担忧一切都有迹可循。

一年以来频繁发生的事故,让Cruise站到了无人驾驶的风口浪尖上,而10月这次严重到涉及人命的事故,终于把Cruise推到了是否还能留在场上的临界点。

要知道,上一个搞出无人驾驶致死事故的Uber,现在robotaxi业务基本已经凉透了,只是作为平台方与Waymo展开合作。

值此“生死存亡”之际,Cruise总算愿意主动踩一踩刹车,乖乖暂停robotaxi商业运营的同时,也在公司官方首页刊登了主动整改公告。



公告里四个重点:1、通用高层挂帅收拾烂摊子,通用汽车主管法律和政策执行的副总裁到Cruise担任首席行政官;2、内部新增一名首席安全官,外部聘请第三方安全专家来对公司进行审查;3、聘请第三方公司,不止调查10月的那起事故,也全面审查公司技术;4、内部自查自纠,重新回到封闭道路测试环境中磨炼无人驾驶技术。整体来看,态度不可谓不端正,行动不可谓不彻底。问题只有一个,这一番“痛改前非”在今天来做是否还来得及?

写在最后: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事到如今,Cruise创始人兼前CEO沃格特和他背后的通用汽车,可以说都难辞其咎。

这家创业公司在2016年被通用汽车诏安后,虽然大方向上要顾忌通用的安排,但实际上运营主导权仍相对独立。

无人驾驶是沃格特的童年梦想,也是通用预计在2030年会带来500亿美元收入的新增长点。



尽管背靠大集团,Cruise不用担心现阶段在辅助驾驶领域的应用问题,但眼前的这“三瓜俩枣”无疑比不上以百亿计算的“未来预期”。

自动驾驶的故事已经说了这么多年,孵化到这两年才终于摸上商业化的边。眼看开始捞着回头钱,的确很难让“素”了十年的创业公司继续按捺住变现的欲望。

如此想来,也不是不能理解Cruise在robotaxi领域一路“狂奔”的执着。

只是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不能因为面前即将到来的美好愿景,就忽略脚边的砂砾。

标榜取代“糟糕的人类司机”的无人驾驶,更该在心中时刻守好安全的这道线。

完全自动驾驶的春天一定会来,但这并不意味着不会再有公司倒在之前的寒冬,而失去耐心的公司会以经验包的形式成为后继者的养料。

隔壁硅谷的robotaxi玩家,已经洗过了两轮牌,官方态度更为保守的中国,也已经走到了允许L3/L4 自动驾驶车辆上路进入试点阶段。



真正的无人驾驶,距离我们可能真的不远了,只是未必所有现存的公司,都能坚持到不算遥远的那一天。

			
网编:空问站

鲜花(0)

鸡蛋(0)
8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经济观察】【谈股论金】【股票投资】【车迷沙龙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向留园新闻区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