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社区·评论·问卷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55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无烟战场!美议员呼吁警惕TikTok成主要新闻平台(图)

新闻来源: 美国之音 于2023-12-01 9:23:05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资料照:美中国旗与有着TikTok标识手机的图示

国会山 —
美国国会再次聚焦如何应对中国短影音社交媒体平台抖音海外版TikTok所构成的信息挑战。两党议员纷纷对于TikTok已逐渐成为美国年轻人主要获取信息渠道之一表示担忧,并称这是“一大战略错误”。议员们呼吁警惕TikTok、其母公司字节跳动与北京当局三者之间关系和影响力。

众议院美国和中共战略竞争特设委员会星期四(11月30日)晚间召开一场关于中共如何试图塑造全球信息空间的听证会。委员会主席迈克·加拉格尔众议员(Mike Gallagher)在开场陈述中直言,“中国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征服西方人的‘头脑’”。

“在人们头脑中的‘无烟战场’上,我们完全没有常备军,这使得反击变得极其困难,”加拉格尔说,“TikTok是个完美的武器,在众目睽睽下伪装隐藏起来。”

“TikTok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恶意影响力行动,”加拉格尔说。



属于中国字节跳动子公司的TikTok总部位于美国洛杉矶和在新加坡。尽管其首席执行官周受资多次表示,TikTok的业务由美国和新加坡团队所主导,但这些说法并未能安抚美国政界和学界对这款应用软件的担忧。TikTok、字节跳动和中国共产党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一直是令美国行政部门和国会对这软件感到担忧的主因。

“TikTok是中国共产党的间谍软件,”来自威斯康辛州的加拉格尔众议员说。

委员会首席民主党议员拉贾·克里希纳莫提(Raja Krishnamoorthi)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也认为TikTok最大的问题是其母公司与共产党政府的连结。

“我认为这里的大问题是,无论TikTok说什么,只要字节跳动能获取数据,以及控制TikTok的演算法,再加上字节跳动由中共控制,我们对此就存有疑虑,”克里希纳莫提说。

战略错误:TikTok成信息来源

最近,国会再次掀起一阵呼吁禁止TikTok的声浪,原因是许多议员认为这款中国公司出品的视频分享应用的算法可能助长了反以色列内容的传播,影响着美国年轻一代对以哈战争的看法。他们指责北京可能是美国社会中反犹信息泛滥的幕后推手。

“允许中共控制的实体成为占主导地位的媒体平台,在美国占主导地位的新闻平台,在我看来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加拉格尔说。

加拉格尔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进一步解释,“通过控制演算法,他们(TikTok)可以影响美国人看到的新闻,并以某种方式调整演算让某些内容获得更多关注,和降低其它内容的受关注程度,在我们的系统中建立一套说法。”

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联邦众议员里奇·托里斯(Ritchie Torres)呼应了加拉格尔的说法。

“TikTok不仅是一个社交媒体平台,它是美国下一代,社会中思想最容易被影响的一代人的主要新闻资讯来源,我们将塑造社会中这些思想最容易被影响的头脑的主要新闻来源交到我们的外国竞争对手手中,我认为是一个巨大的战略错误,这是一种国家自我破坏的行为,”托里斯在听证会后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

这个以分享短影音的社交媒体平台自2017年上线以来,广受全球年轻人喜爱。截止2023年,TikTok用户数量达到16.7亿,月活跃用户数量高达11亿。光是在美国就拥有超过1.5亿名用户,是最受欢迎和影响力最强大的软件之一,甚至有三分之一的美国成年用户将TikTok作为主要获取新闻和信息的主要渠道。

来自弗吉尼亚州的共和党联邦众议员罗伯·惠特曼(Rob Wittman)告诉美国之音,他认为TikTok锁定美国社会来影响信息。

“我认为TikTok特别希望在这里获得影响力,我认为他们是通过不同方式发布信息来创造对他们自己同情,我认为他们想塑造信息空间,”惠特曼说。

“信息战场,是的,他们的影响力非常恶劣,试图以同情中国的方式影响美国的舆论,推动他们的目的,这有非常大的问题。”

TikTok的“欺骗手段”误导信息

议员们也对于TikTok上频繁出现的“欺骗手段”感到担忧,呼吁重视这些不实信息对美国社会的影响。

听证会上,委员会首席民主党议员克里希纳莫提播放了一则在中文社媒平台上传播的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用中文发表演讲的视频,以此来显示新社交媒体技术对国家安全可能构成的威胁,以及这类技术会如何被威权政府用于信息战和认知战,散播虚假消息。

“这就是我们面临的挑战,一个精通技术的中共意图扭曲叙事来削弱美国,并在战略竞争中脱颖而出。如果我们转头不管,我们就有把公共话语控制让给中共的风险。我们必须坚定正视事实,抵制不良影响操作,”克里希纳莫提说。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星期四发表书面声明,同样对TikTok在技术使用方面误导民众感到担忧。

“我谴责中共锁定美国和其他国家日益增强的网上欺骗行为,中共已经明确表示将使用一切策略来传播其恶意企图,TikTok不仅仅只是对民主制度的威胁,”来自德克斯萨州的麦考尔在声明中说。

他呼吁拜登政府必须对北京的操纵手段保持警惕,不能容忍这种咄咄逼人的行为。



出席作证的哈德逊研究所中国中心主任、前国务院中国问题首席顾问余茂春在听证会上指出,美中之间存在的是政治制度差异,必须以立法措施从根本解决问题。

“我认为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潜意识里把中国当作只是经济、贸易甚至军事意义上的另一个竞争对手。我们在政治议题和制度上存在根本分歧,”余茂春说。

“我建议国会制定法律,将中国视为非市场经济,中国政府是反市场的,反商业的,那么中国的每一个企业,包括TikTok,愿意和美国做生意的企业,我们必须让他们承担举证责任,证明中国政府不会干涉他们在美国的运作。如果我们发现他们违背了自己的承诺,他们自己所说会做的,那么我们就将他们踢出去。”



同场地出席的还包括人权观察中国部研究员王亚秋和前悉尼晨锋报驻北京记者、长期关注中国政治的《中共太子党》一书作者约翰·加内特(John Garnaut)。

委员会成员、来自共和党的联邦众议员安迪·巴尔(Andy Barr)对美国之音表示认同这样的看法:TikTok凸显了美中两国的体制差异。

“问题是,TikTok和控制它的字节跳动,不是思想的自由市场,”巴尔说,“控制TikTok的中国机构可以提升某些有利于中国共产党的信息,或者提升某些他们希望投射出的信息,还有压制某些叙事,这些叙事可能是贬损的,真实但贬损中共的,是他们想压制的。”

余茂春还说,中国的话语权是利用言论自由的工具来摧毁自由,“他们使用X、脸书和TikTok来传播这些宣传”。

禁或不禁?

就在同一天,一名联邦地方法院法官阻止了蒙大拿州全美首个全州禁止TikTok的立法禁令。根据原本的禁令,蒙大拿州可对TikTok在该州的每次违规行为处以1万美元罚款,不过不会针对TikTok的个人用户。

此前部分美国国会议员试图要求禁止TikTok,或赋予拜登政府更多权力限制或禁止这项应用程序,不过这些努力在最近数月已陷入停滞。

加拉格尔在听证会召开前一天与媒体进行了一场电话会议,他在其间回答美国之音的提问时表示,除了以立法措施推动限制和禁止TikTok外,提高美国民众对TikTok的认识和警觉也至关重要。

“在短期内唯一能做的是鼓励情报界公开他们对这个软件的威胁的评估,或者鼓励那些国家安全官员进一步公开谈论这件事。我认为告诉公众我们为何需要采取行动是重要的。除了推动立法进程,这是我们短期内能做的唯一的事,”加拉格尔说。

2020年,时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曾试图禁止下载禁止下WeChat(微信国际版)及TikTok(抖音海外版),但一系列法院判决阻止了这一禁令的生效。

			
网编:空问站

鲜花(0)

鸡蛋(10)
55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经济观察】【谈股论金】【股票投资】【生活原创】【三叶原创】【留园网事】【生活百态】【杂论闲侃】【婚姻家庭】【女性频道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向留园新闻区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