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社区·评论·问卷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1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曾被子弹打穿腹部 伊拉克人来中国9年:很有安全感(图)

新闻来源: 自拍 于2023-09-05 5:01:35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我叫王立轩(@老王吃在中国),原名Ahmed Mohammed Jaber Alkalthoom,1994年出生于伊拉克一个富裕家庭。2014年,我和两个妹妹跟随父母来到中国,至今已在中国待了九年多。

2020年,我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拍的vlog截图。

在我小时候,伊拉克是个很富饶的国家。我爷爷是个生意人,生意做得很大。他有四个老婆,两个伊拉克人、一个叙利亚人、一个埃及人。在打仗之前,这种情况在我们那非常普遍——只要你公平对待每一个老婆就可以。

爷爷家有一栋很大的花园别墅,大概800多平。一到周末,家族所有人,包括儿孙上下几辈都会聚到爷爷家的大别墅里,经常能有一群十几个孩子在一起玩。大家会一起过古尔邦节,孩子们都才几岁大,待在一起特别开心,感觉很幸福。

那时的伊拉克在阿拉伯国家里地位很高。无论你去到任何阿拉伯国家,只要说自己是伊拉克人,大家就会非常尊敬你。因为我们有石油,我们的国家非常富有,政府会每个月给公民发工资,看病就医免费,上学受教育免费,大家都活得非常有安全感。

我父亲是个石油工程师,妈妈高中辍学就嫁给他,后来有了我和两个妹妹。从2003年开始,伊拉克局势日益动荡,在战争的硝烟四处弥散、愈演愈烈之际,爸妈决定带着9岁的我和两个妹妹躲去叙利亚。

小时候在伊拉克,我和妈妈妹妹的合照,中间照片是我爷爷。

叙利亚的人民对躲避战乱的我们特别热情友好。他们国家离我们很近,也能听到我们打仗的声音,所以很同情我们的遭遇。刚到叙利亚我们需要租房住,房东就把自己的房子空出来让给我们,自己去跟亲戚们一起住,还给我们减免了前三个月的房租。

我们前后在叙利亚待了十年。一开始的两年多,爸爸一直找不到自己专业对口的稳定工作,家里经济状况也捉襟见肘。后来陆陆续续地,伊拉克那边亲友们都跑到了叙利亚,爸爸也跟之前的人脉重新建立了联系,才终于又做回了老本行的石油工程师,家里经济状况也好了一些。

叙利亚的安稳日子过了几年后,2011年开始,叙利亚百姓和政府开始起冲突,之后升级打仗,打得特别惨烈。

我们一家人努力在战火的夹缝中维持生活。当时爸爸还在工作,妈妈负责照顾家人,我已经在叙利亚上大学,两个妹妹也在读书。

少年时在叙利亚跟妈妈和妹妹们的合影,我是中间的黑皮肤男孩。

因为国家小,大人都不会和孩子们分开。我们小学、中学都是七、八点上学,然后十二点半或一点就放学回家了,也不会在学校做作业,或者跑去外地上学。包括结婚以后,我们习俗上也是在别墅加盖一层,让孩子们都住在一起。

但战争会让无数家庭被迫面临分离的境地。2012年的一天,妈妈听到外头枪声还离我们很远,就让我出门买点大饼子吃。我在饼店门口排队等着买饼的时候,来了个人在旁边发了个火箭筒,把对面的坦克直接打爆了。打爆之后对面的人也出来了,一直在打我所在的位置。

我就近躲了起来。过了半小时后,我以为没啥事了就出来了,结果一出来就中枪了。子弹从我腰部后面进,从肚子前面出,打出了个对穿的血洞。我当时完全感觉不到疼,但脚软站不住,然后整个人直接倒下了。

后来我被送到了医院。因为战乱频繁,医院人满为患。医院的人说,如果警察来了,他们会以为你是“那边的人”,“那边的人”来了,又会以为你是警察的人,不管怎样,你都会死。于是我被迫躲回家里慢慢养伤。

我和两个妹妹在叙利亚时的照片。

这件事之后,我们一家下定决心,要找一个和平的国家生活。我有个姨父之前在叙利亚待了六年,他的女儿,也就是我的表妹嫁给了一个中国人。之后他们举家搬到了中国宁夏,在宁夏国际语言学校教阿拉伯语。

因为打仗的原因,亲友已经四散得满世界都是了。家人们有的去了俄罗斯,有的去了迪拜,有的去了越南,还有的去了埃及。大家关系都非常好,都很欢迎我们去找他们,但我非常喜欢中国。

我从小就喜欢看李小龙,也喜欢成龙的电影。我还看过一个埃及人在中国拍的电影,就是拍一个埃及人在中国怎么生活。我对电影里大家相处的感觉,那种人跟人之间友善的笑容记忆非常深刻。所以我从小就对中国有巨大的好奇。

于是我们迅速作决定,通过姨父介绍来中国。当时叙利亚打仗打得很惨,我们先去了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然后发现飞机没有航班,只能安排个车先去黎巴嫩。在黎巴嫩待了一段时间,等中国签证下来之后,再从黎巴嫩到埃及转机,终于来到了中国。

来中国之后全家人的合影。

2014年,爸爸妈妈带着我和两个妹妹,一行五人来到了宁夏。姨父努力帮我们融入中国的生活:爸爸会电工,会修理各种电器类的东西,可以靠这个挣钱,妈妈也可以在学校厨房做事,帮吃不惯中餐的留学生和阿拉伯老师做阿拉伯饭。妈妈对一切接受度都很高,在她心里,只要不跟孩子们分开,就怎么都可以。姨父说我可以去他学校当老师,教阿拉伯语,妹妹们可以在学校学汉语。

我们就这么摸索着在中国待了下来。因为人生地不熟,也完全不会讲中文,再加上从小在战火中长大,还中过枪经历过九死一生,我其实内心非常没有安全感,不知道有什么能保护自己。

来中国之前我在叙利亚的大学念书,差两年就可以大学毕业了。到中国之后,我内心其实也想跟妹妹们一样继续上学,但大家刚到中国,家里开销非常大,收入也不稳定,根本供不起三个孩子念书。

妹妹们来中国后在学校学中文。

那时候父母加起来一个月挣5000多块,妹妹一年上学就要一万六,俩妹妹加起来三万多。一年三万多的学费,对当时的我们来说是非常贵的。我记得特别清楚,2014年我们来中国后第一次过古尔邦节,按照习俗都会宰羊,我们跟姨父一家一起去买了一只羊,才花了450块。

一万多能买30多头羊!所以如果我再要求去念书,父母就完全负担不起了,而且两个妹妹学习都特别好,一直拿第一名那种,就花钱感觉特别值。所以我更不能给父母增加压力,必须自己出来挣钱养家。

于是我开始在宁夏国际语言学校教阿拉伯语,一教就是三年。在那期间,我跟一个学阿拉伯语的中国女孩在一起了6个月。因为完全不会中文,所以我们一直用阿拉伯语交流,那个女孩的阿拉伯语也越来越好了。但6个月后,她一个老乡找到我,问我你跟这个女的是不是有关系?后来从他那得知,她其实一年前就结婚了,朋友圈还晒过婚礼和结婚证照片。

在宁夏国际语言学校教阿拉伯语。

我大受打击,后来连续三个月,我真的天天在哭,哭得很惨。那时候我也很年轻,什么都不懂,情绪非常激动。我当时是想跟她结婚的,甚至带她见过父母。后来就这样分开了,感觉不可思议。

这件事之后,我开始觉得必须要学好汉语。中文那么难,我要怎么才能学好呢?我姨父的儿子,也就是我表弟,从小跟着父母和姐姐来到中国,在中国念书,当时已经念到宁夏大学,学习成绩特别好。有一回我们一起玩,我看到他跟中国朋友说话聊天都非常溜,跟中国人没有什么差别,我突然意识到这个事情还是有希望的。

后来我就发现,作为外国人,只要你愿意讲中文,中国人是会对你非常热情的。比如我跟人说“你好”,中国朋友就会超级热情地发自内心的回应我一连串的“你好、你好、你好、你好”。我更觉得自己一定要好好学这门语言。

我在宁夏国际语言学校当阿语老师,兼任留学生班的班主任。

从那之后三个月时间,我闭门不出,什么都不干,专心学汉语,用的是《HSK标准教程》。这个教材里面大概有1200个汉字,内容大概就是“你叫什么名字?”“你多大了?”“这个怎么说?”“这是什么意思”这类最基础的交流语言。然后在这些基础上,再慢慢开始跟人交流,一直到今天为止。

2017年初,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人生职业转折的第一个契机。有一天我在学校里穿得特别帅,西装笔挺,胡子剪得很好看,看起来像是中东富豪坐拥好几千万的感觉,其实那会儿我口袋空空,一毛没有。那天遇到一个美女搭讪,问我要我微信。

那时候我汉语还很一般,只会非常简单的交流。我就问她:为什么要加我微信?她说我们要去做模特。我说模特是干嘛的?她说模特就是上舞台,走两步,回来我就可以给你500块。

我早期当模特的照片。

哇塞,这时候的500块对我来说已经太多了,毕竟一只羊才卖450元!于是她就带我去做模特。后来她又跟我联系说两周之后再去外地,我又问“外地”是什么意思?她说去外地就是去别的城市。

那是我来中国第一次去外地,还坐了火车,去了内蒙古临河。去那边我以为也是做模特,结果到了内蒙古之后来了一辆车接我们,然后车越开越远,开到沙漠深处,最后连手机都没信号了。

我当时心想,完了,我被绑架了,哪有模特在沙漠里面工作的,我的腰子马上就没有了。

带着焦虑的心情,车子一路开到了拍摄现场。工作人员叫我去换衣服,我说沙漠里怎么做模特?然后我就看见离车子稍微有点距离的地方聚集了好多人,各种灯光,各种“开机Action”之类乱七八糟的,才发现他们是在沙漠里拍电影。

当时特别开心。然后我就拍了人生第一部电影,角色是个毒贩,导演觉得我演的还可以,就开始给我推荐其他导演。后来大家互相推荐来推荐去,我又得到了不少新角色。

早期给商家当活动模特的照片。

我也会发朋友圈,号召朋友帮我转发,希望能得到更多工作机会。宁夏的朋友们对我特别好,我非常喜欢拍电影,所以就跟他们说:我可以不要钱,只要能给我一个好角色。后来在大家帮助下,我机会越来越多,角色也越来越好了。

按照中国法律规定,外国人在中国如果没有工作就需要回国。2017年5月,因为学校发展,我父母失业了,随后他们签证就出了问题,不得不离开中国去了土耳其。那时候我大妹妹因为学习成绩特别好,她已经到上海外国语大学读本科。而我在中国三年,交到了很多朋友,也有了相对稳定的收入,考虑到如果跟他们一起走,又要去一个新的国家,又面临语言不通的问题,那我们全家都会很可怜,所以我决定留在中国。

我们家人四散在外,大家都很不容易,一切只能靠自己。父母家人在一起就像一支队伍一样。爸爸妈妈这么多年,领着我们三个小屁孩,从我十来岁开始,从伊拉克到叙利亚,到中国,又去土耳其,他们受了很多苦。所以在我心里,只要爸爸妈妈还有两个妹妹过得好,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的父母去土耳其后的合影。

所以我跟他们说,你们去土耳其,我在这边至少有朋友能帮我,以后我来负责你们在土耳其的生活费。所以直到现在,我每个月坚持至少给父母和小妹妹那边打3000块,给在上海念书的大妹妹打1500块,收入好的时候会再给多一些。

父母和小妹妹去了土耳其之后,我也从学校离职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开始做广告、拍电影,然后又接触互联网,接触抖音带货,做自媒体。

到目前为止,我陆续参与拍摄了32部电影,因工作需要去过新疆、内蒙古、四川、重庆、江苏、广东、东北等各个地方。

我(右)早期拍电影的照片。

其实我公司在电影里发展还不错,但后来有两部电影投资没钱了。那时候我公司还带了十几个兄弟,投资方不给钱,但我肯定要自己给兄弟们发工资,所以经济上遇到很大困境。我把该给兄弟们的工资结清后,还欠了朋友5万块,从那以后,我就希望能做一些比较有把握的事情,不想再做电影这种了。

当时我身边有一些朋友是企业老板,他们特别喜欢我乐观的个性。有一次我就问他们:“你们能不能给兄弟我一个机会,简单跟我说一下你们是怎么赚钱的?你看你们一个个这么高的档次,你们肯定也不希望你们好兄弟像我这样,大家差异太大了都没办法沟通,我跟你们在一起,只能嘻嘻哈哈喝一杯,没有别的。”

2018年5月回伊拉克办新护照,家人们也从土耳其回来短暂团聚。

然后他们就告诉我,说他们以前做销售,就找到一个品牌,再找更多人一起卖。不光是做批发,还可以线上线下一起跑,后来跑通了有了客户,然后就可以开始做自己的品牌。

我又问他,你第一年怎么做,第二年怎么做,第三年怎么样。他们就告诉我,第一年赚多少,第二年又亏多少,后来发生了什么,然后慢慢越来越好。我就觉得特别有意思,后来就开始做各种带货。

2020年初疫情爆发的时候,远在土耳其的父母非常担心我的安危。他们从外网看到一些信息,觉得中国疫情很严重,很不安全,马上要饿死了,所以给我订了机票让我马上跟他们团聚。

我当时刚从外面回来,买了一些菜。我就觉得很不对劲。我给爸妈看我买了菜,我可以出门,一切正常。我也发了一些视频给他们,最后他们终于相信我一切安好。

为了让外面世界知道中国真实情况,我自费拍微电影《飞过矮墙的靴子》。

我觉得很难受,父母在国外接触了很多造谣的信息,给他们吓得不轻。他们给我发那些造谣中国的短片,我一看里面不是在喊“加油”吗?但下面翻译写的却是“我们饿死了,救命”,然后说大家只能在家饿死。

于是我决定拍一部微电影,给大家看看中国其实很安全。我拍做防疫工作的工作人员,拍小区的一些场景,让大家知道中国防疫工作做得很好,小区楼下就能买到需要的食品和生活必需品,中国人非常团结。然后把这些剪辑成了微电影,名叫《真相》(又名《飞过矮墙的靴子》)。

这个微电影大概花了六七万块,是完全自费的,我也没有考虑过回报的问题。后来,我们又收集了30多个住在中国各地的外国人的视频。我们把这些视频发到国外社交媒体上,妈妈看到这些视频之后,终于放下心来让我留在了中国。

拍摄《飞过矮墙的靴子》后接受新华社采访。

2020年5月,我开始跟两个朋友合伙,做了一个内蒙古牛肉干品牌,我负责直播卖货。内蒙古牛肉干在全中国都很有名,而且这个东西在伊拉克是没有的,它有自己的历史文化背景。

一开始我在抖音直播间里卖了两个月,没有任何人买。那时候不管有人没人,我每天坚持直播四小时,一直说一样的话术。第三个月,我终于卖出去500块。我非常高兴,觉得这件事终于看到希望了。为了庆祝一下,我花钱请朋友去KTV庆祝,倒花了1500块。

从那以后,直播间的流量渐渐有了气色,第一年我们就做了2000多万流水,其实正经卖货赚钱也就大半年时间。

挣钱之后的第一件事,我给家人在土耳其买了个房子,再买了台车,一共花了大概30万,那是我这些年来最开心的时刻。当时我爸在土耳其骑自行车摔伤了膝盖,我看着特别难受,刚好当时直播成绩还不错,就直接给他们买了房和车。

家人在土耳其聚餐的照片,他们开心是我最大的追求。

后来因为不允许外国人直播,我还一度把自己打扮成新疆人。其实我在中国这么多年了,真的没把自己当外人。我是外国人,但我不是外人。我就跟大家说我是新疆人,然后直播间朋友说你新疆人去内蒙古卖什么牛肉干,我就说那你内蒙古人难道就不能去新疆卖羊肉串吗?

那时候直播间其实很有意思,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特别快乐。牛肉干回购率也很好,大家都特别爱吃,甚至有人一个月回购两三次,或者买去当礼物送给朋友。

但后来因为牛肉干销量太大,我们一个合伙人开始把猪肉干当成牛肉干卖。当时我卖了一天,第二天就发现了不对劲。那个合伙人说是因为工厂的产量已经顾不上了,需要先用猪肉干顶一顶。为此我们大吵一架。考虑到这个合伙人有诚信问题,虽然我一天就能有十几万流水,但还是果断结束了合作。

之后我跟另一个兄弟又一起做过一个《三国演义》的账号,我扮演关羽。那个直播间我们投资了100多万,光装修搭建就花了两个月。后来直播了大概15天,已经有19000多人在看,算非常成功了。但还是因为不允许外国人直播的规则,这个直播间也没能顺利做下去。

我做《三国演义》直播间时的照片。

去年开始,我和另一个中国朋友重新合伙创业,做了一家新的牛肉干品牌,我们给它起名“龙帮”。龙代表中国,帮是互相帮助很友好的意思。

我跟这个朋友是在当阿拉伯语老师的时候相识的。当时他未婚妻想学阿拉伯语,但因为错过了报名时间没法入学,于是我答应晚上7:00-9:00可以给她免费补习。他当时特别感动,我们就这么熟络了起来。后来他跟未婚妻分手了,但我跟他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络,关系也越来越好。他知道我遇到很多事情,也帮我解决了很多签证上的麻烦。

于是我们就开始一边合作一边学习,可以说他改变了我的一切。现在我们合伙的牛肉干生意也是他在负责日常运营,我们在内蒙古和重庆都有工厂,同时我也在运营自己的个人抖音账号“老王在中国”,用视频分享各地的中国美食。

我和朋友合伙的龙帮公司,目前有14000平米的工厂。

做现在这个账号一开始是因为直播政策发生了变化,外国人粉丝达到50万以上就可以报备做直播了。所以我们想看什么内容能快速涨粉到50万,然后结合我自己的特点和喜好来设计的方向。我兄弟发现我特别能吃,而且对美食的评价用词有时候还挺有意思,脸皮比较厚,喜欢和大家嘻嘻哈哈,所以最终选择了这个内容方向。

当时我们就试拍了一条牛肉面的内容,第一个视频就爆了。这个账号我做了三个月,从零开始到现在积累了100多万粉丝。我们计划是每个城市待十几天,然后就换新的城市寻觅新的美食。我们试过直播了一场,最高人数达到9000多,其实很不错了。但我们目前计划先把流量做好,把视频内容做好,所以一直在坚持拍视频。

之前几年,因为工作需要,我一直在努力工作。我妹妹在上海外国语大学念书到现在,我也没有去学校看过她,互相只有电话联系。如今我情况渐渐稳定下来,我也希望今年过年能接父母来中国团聚。

2022年,一个特别信任的朋友介绍我进了《万里归途》的剧组,最后我出演了卡马尔的角色,这也是几年来我久违的电影角色。我在剧组只待了15天,刚好拍的都是战争很惨烈的环境,很吓人,有时候会突然恍惚觉得自己不是在拍电影,而是回到了伊拉克。



拍《万里归途》时的照片。

我看过一部电影,里面设定是有一座桥,桥的这边打仗特别惨,非常痛苦,那一边却在唱歌、跳舞、喝酒。对我来说,离开伊拉克、离开叙利亚,我现在就是已经从桥的这头走到了那头,所以不管怎么样,就算吃一个馒头,我都会觉得很乐观很幸福。

直到今天,不论是牛肉干的生意,还是抖音账号视频,我其实都还处于投入阶段,并没有开始真正盈利。但一路走来,我见到了太多不一样的风景,学到了很多,感受了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美食。大家对我都很包容,很有耐心,这让我可能成长速度也比别人稍微快一些。所有一切,都让我觉得特别开心。

这就是和平给人带来的安全感。

			
网编:空问站

鲜花(6)

鸡蛋(0)
21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生活原创】【旅游风向】【摄影部落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向留园新闻区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