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社区·评论·问卷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6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这国总统狂秀中文 有多少中国校友在外国当总统?(图)

新闻来源: 军武次位面 于2023-05-25 7:06:32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这几天,中亚五国的领导人都来到了丝绸之路的“起点城”——西安,这一待就是五天,最巧合的是,在5月17日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抵达西安的当天,正是他70岁的生日。

 

         

在随后的访问活动中,托卡耶夫一口流利的中文,瞬间拉满了网友们对他的好感,事实上,托卡耶夫跟中国确实有很深的渊源。          

1970年,他进入苏联外交部直属的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开始接触中文,大学五年级时,他到苏联驻华大使馆实习半年,毕业后,他就成为了驻新加坡的外交官。          

1983年,托卡耶夫二度来华,在北京语言学院(今北京语言大学)进修10个月,后来,他在苏联驻华大使馆工作,在中国待了8年之久,成了地道的“中国通”。          

▲年轻时的托卡耶夫          

据托卡耶夫回忆,在华留学时,有一次跟同学在老师家中吃饭,见到一盘菜上饰有用京糕条拼写的俄文“友谊”字样,他用中文幽默地说:“老师,这个菜不能吃,不能破坏‘友谊’啊!”在场的人全都大笑。          

         

可以说,托卡耶夫算是北京语言大学的校友中职务的天花板了,那么像他这样曾在中国留过学的外国领导人还有谁呢?          

地方院校的校友领导人们          

其实,托卡耶夫的校友当总统的还有一位,他就是埃塞俄比亚第四任总统穆拉图·特肖梅。          

生于1956年的穆拉图·特肖梅,在1976年第一次踏上中国土地,来到北京语言学院来华部一系(今北京语言大学汉语进修学院)学习了一年的汉语。          

▲穆拉图的家庭成分是地主          在打好汉语基础后,穆拉图升入北大哲学系,当年像他这样放弃建设国家需求迫切的理工科,而选择人文学科的非洲留学生是极其罕见的。          

1982年,穆拉图从北大毕业后回国,结果正赶上国内动荡,他一想,还是中国好,于是又回到了中国,在1985-1991年在北大念完国际政治系的硕士和博士。          

据当时的同学回忆,穆拉图人缘很好,常与中国同学逛街、聊天和喝啤酒,熟悉北京的大小胡同,一口京腔,而在中国的学习显然为穆拉图日后的政治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博士毕业当年,年仅34岁的穆拉图以参赞头衔进入埃塞俄比亚外交部,很快就晋升为政策制定及培训司司长。          

此后,穆拉图仕途坦荡,先后担任驻日本、澳大利亚、中国等国家的大使,以及埃塞俄比亚联邦政府经济发展及合作部副部长、农业部部长,到2002年时就任议会联邦院议长。          

         

2003年4月,穆拉图偕夫人、儿子访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记者夸他汉语说得好,他幽默地回应说:“我很久没说汉语了,水平退步了很多。要是10年前,我一口‘京腔’,人家会以为我是北京人。”          

2012年,北京语言大学成立50周年庆典之时,穆拉图还专门发来贺信表示,中国是他的第二故乡,以后他要常常回中国看看,更多地为埃中友谊作贡献。          

         

他甚至还表示,在不远的将来,要把他的儿子送到北京语言大学学习,进一步巩固和加强埃中友谊。          

穆拉图这样绝对算得上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了,而这段在中国的留学经历,无疑成为他在担任总统后,拉近与中国距离的最佳话题。          

前面咱们讲过,托卡耶夫曾经在北京语言大学进修10个月,而当年曾跟他搭班子的总理马西莫夫,可是正经在中国上了好几年大学。          

23岁的马西莫夫曾以前苏联留学生的身份,于1988年9月至1989年6月在北京语言学院学习汉语,而后,他和十多名苏联留学生一起来到武汉大学法学院学国际法。

▲马西莫夫在武大的学籍卡          

他们这批留学生是武大接收规模最大的一批前苏联留学生,马西莫夫由于成绩优异,用3年时间修完4年本科课程,提前毕业并获得法学学士学位。          

因为在中国的留学经历,马西莫夫不仅能说一口流利汉语,也写得一手漂亮的汉字,至今武汉大学档案馆里都还保留着马西莫夫用中文写的两封信。          

而且,当年马西莫夫凭借一口流利汉语,还帮老师和同学们解了围,据他当时的老师回忆,有一次几位老师带领一帮留学生到西安法门寺搞课外实践。          

         

但那个时候国内某些景点对外宾收费较高,虽然国家教委出台规定,外国公派来华的留学生进景点,可一律享受“国内群众价”。          

但寺院售票人员始终以未见到文件为由,拒绝让这帮留学生享受“国内群众价”,结果马西莫夫当场灵机一动,到售票窗口用流利的中文告诉售票员:          

“我是武大的新疆维吾尔族教师,带我们维族学生来这里参观,我们不是外宾。”这招果然见效。          

学成归国后,马西莫夫又到哈萨克斯坦国家管理学院学习,获经济学博士学位。此后平步青云,在2007年至2016年三任哈萨克斯坦政府总理。          

         

期间的2015年,他曾在中国举办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全程用“略带阿拉木图口音”的中文演讲,并引用中国俗语“想致富,先修路”比喻发展互联网的重要性,惊艳全场。          

马西莫夫也是经常回母校看看,甚至经常开玩笑称自己是半个武汉老乡,他的中国留学生身份,对他在中国的外交活动帮助显然很大。          

▲马西莫夫访问武汉大学

除了来自东欧和非洲的留学生,在上世纪50至70年代中越蜜月期,为了为抗法、抗美战争和国家建设培养人才,胡志明决定派一批干部子弟到中国学习。          

而他们学习的学校就是广西师范大学育才校区,据统计,在1951至1975年间,共有14000多名越南学生从广西师范大学学成回国。          

这些人后来出了40多个省部级官员和30多位将军。          

▲阮晋勇 

除了为国外输送不少政要的地方院校,最让军迷们津津乐道的,当然是更加“硬核”的几所军事院校了。          



今年的苏丹内战中,据说苏丹政府军军官大都是南京陆军指挥学院(今陆军指挥学院)毕业的,反政府的快速支援部队的军官则大多毕业于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今国防大学联合作战学院)。          

而上一次这种中国军校毕业生“对抗性答辩”还是在2016年,那会南、北苏丹冲突,谁知几个回合下来,发现对方战法竟然有几分眼熟,一问才知道北苏丹的将领好多都是国防大学毕业,而南苏丹的将领则师从于石家庄陆指。          

         

谁知最后这南、北苏丹打的不分胜负,最后只好握手言和,而石家庄陆指却在军改的时候,并进了国防大学,真是前方打得热火朝天,后方却被偷塔了!          

截至目前,解放军先后有130多个单位承担过外训任务,近年来主要以国防大学国际防务学院和南京陆军指挥学院为主。          

这其中,国防大学主要培养外军的高级军官,而陆军、空军指挥学院、炮兵防空兵学院这类则主要培训外军军兵种中级和基层军官,而像陆军、海军、空军工程大学则主要以培养外军专业技术军官为主。          

         

正所谓枪杆子里出政权,从中国军事院校里走出来的总统那自然不在少数了,名声最大的当然就是被称为“中国西点”的陆军指挥学院了。          

位于南京的陆军指挥学院,是中国对外军事培训最完备的基地之一,60多年来,从这里走出来自116个国家的近6000名中高级指挥军官和政府官员,其中就包括5位总统、1位副总统、1位总理、8位国防部长。          

         

这其中最早的就是纳米比亚总统努乔马,1969年,44岁的努乔马来到南京陆军指挥学院,经过几个月系统的学习,虽然只对解放军的战法有了初步了解,但这足以在非洲大陆称雄了。          

在此之前,努乔马一直在为纳米比亚的独立而斗争,但是因为缺乏武装斗争经验,多数战斗均以失败告终。          

▲努乔马          

而在中国学得“武功”后,努乔马很快一跃成为了非洲大陆上最耀眼的将星,1973年,努乔马把纳米比亚游击队改名为纳米比亚人民解放军,利用中国的游击战术,最终把南非军队赶出了纳米比亚。

1990年,纳米比亚共和国成立,努乔马以压倒性优势当选第一任总统,当选总统第二天,就宣布了跟中国建交。          

在随后的十几年间,努乔马连任三届总统并多次访华,他还嘱咐自己的孙子们好好学习中文,还真的把他们送到了中国留学,也是在他的积极推动下,纳米比亚与中国建立了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还有几内亚比绍总统若昂·贝尔纳多·维埃拉,他是1961年在南京陆军指挥学院学习,还曾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          

学成回国后,他带领几内亚和佛得角独立党,领导葡属几内亚人民开始争取民族独立的武装斗争,到1994年时,维埃拉顺利当选为几内亚比绍的首任民选总统。          

▲维埃拉          

在位期间,他推动中几两国恢复了中断八年的外交关系,在贸易、文化、科技、卫生教育与军事等方面与中国展开双边交往与合作。          

不过可惜的是,由于几内亚比绍政局一直不太稳定,2009年3月,维埃拉遇袭身亡。          

比维埃拉晚几届的伊萨亚斯当的是厄立特里亚总统,他是1967年被送到南京陆军指挥学院学习,回国后,他自创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开始横扫四方。          

1987年,伊萨亚斯担任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领导人,四年后,出任临时政府兼武装部队总司令。

▲伊萨亚斯          

1993年,厄立特里亚从埃塞俄比亚独立出来正式建国,伊萨亚斯当选厄立特里亚首任总统,就在当天厄立特里亚就宣布同中国建交,由于秉承着相近的外交观念,在他的推动下,中厄关系不断升温。          

中国在厄投资逐年增加,厄立特里亚也从中国购买不少工业品和武器装备,成为了“一带一路”重要的沿线国家,就在去年,中厄关系也提升成为战略伙伴关系。          

还有坦桑尼亚总统基奎特,他是1980年来到南京陆军指挥学院接受培训,回国后,被推举为革命党全国执行委员会成员。          

         

2005年12月,基奎特当选坦桑尼亚第四任总统,并于2010年获得连任,期间还当选为非洲联盟轮值主席。          

基奎特任职总统期间,中坦关系相当融洽,中国也一直是坦桑尼亚学习的榜样,别的不说,坦桑尼亚可是号称“东非解放军”的,当年也就是他们把乌干达干得满地找牙。          

在非洲国家中,在坦桑尼亚的工作的中国人并不是最多的,中国的投资也不是最多的,但坦桑尼亚却是中国在非洲最“铁”的国家之一。          

此外,还有在中国军校留学比较传奇的刚果(金)总统约瑟夫·卡比拉,他是刚果(金)已故总统洛朗·德西雷·卡比拉的长子。          

         

1998年,约瑟夫・卡比拉,以刚果(金)武装力量副总参谋长的身份来到国防大学参加为期半年的高级指挥员班培训。          

然而,刚学习了半年,卡比拉就因国内发生混乱而不得不提前回国,回国后,他很快就帮助父亲镇压了反叛武装,并于1999年出任刚果(金)陆军司令。          

2001年,在父亲遇刺身亡后,卡比拉临危受命,被内阁会议全面授权接替父亲掌管政府和军队,控制了国内的局势,整个过程中,他表现得非常沉稳而缜密。          

2006年,卡比拉在大选中获胜,宣誓就任总统,并在2011年获得连任,他在任期间,多次访问中国,致力发展对华友好关系。          

         

他曾说:我虽然在中国国防大学只学了半年,但受益匪浅,如果没有这半年的学习,我可能不会在国内站稳脚跟。          

而为了弥补卡比拉当年被迫提前回国的遗憾,国防大学还特意将他当年在学校的录像和照片制作成光碟送给他作纪念,这让卡比拉感动不已。          

今天的刚果(金)也是中国在非洲的重要伙伴,95%的进出口商品都是零关税,在2019年时,中国首次超越欧盟,成为刚果(金)第一大进口国,而刚果(金)也成为吸引中国投资最多的非洲国家之一。          

         

在知乎上,有过这么一个问题:为什么外军来到我国军事院校学习,吃的伙食要比我军好很多?

其中,有一个回答写的是:“你知道他们来学校毕业回去都干些啥不?人家没准过几年就政变成总统过来国事访问了好不好。”          

有人在评论里还担心:“他们会因当初吃的好而亲中吗?”回答则是:“中华美食(文化)博大精深。”          

其实,招收外国留学生是一种双赢的战略选择,毕竟第三世界国家里能来中国留学的,基本上都是当地的军政精英或者名门之后,学成回国之后也会大概率成为所在国家的高层。          

         

这对于中国扩大海外影响力是相当有益的,像努乔马当上纳米比亚总统后,中国在纳建了航天测控站,还开采了铀矿和石油,建了集装箱码头......          

这些实实在在的利益是需要提前铺垫的,随着中国影响力的扩大,相信还会有越来越多其他国家的人到中国来留学,而我们这些总统校友也会越来越多!

			
网编:和评

鲜花(4)

鸡蛋(0)
1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军政原创】【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向留园新闻区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