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社区·评论·问卷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1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武汉女子车库遭丈夫碾死案另有隐情?最新鉴定(组图)

新闻来源: 华商报 于2023-02-07 7:38:30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两年前发生在湖北武汉的一起妻子在车库里遭丈夫碾压拖拽致死案,现在有了新的鉴定结论,她被人扼颈窒息后再遭车辆挤压拖拽。1月4日,此案一审开庭,后来延期。如今新的鉴定结论公布,联想到案发前4天起诉离婚,父亲怀疑女儿遭女婿谋杀。女儿与女婿吵架后下楼吃早餐从此父女阴阳两隔

这名女子叫甘蕾(化名),出生于1992年,系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人。

其父亲告诉记者,他们家位于武汉市江岸区后湖大道某小区,“女儿怀孕后的大部分时间以及生了小孩后基本上都住在我们家,主要是方便照顾。”

他回忆说,2021年3月6日,他准备到外地去上班,但此前一天中午,女儿和女婿张某突然发生争吵,“张某曾借了我30万元拿去还债,女儿要求他把流水打出来,当着我们的面看一看,但遭他拒绝。”

他还透露说,有一次,甘蕾无意间发现张某与单位一名女子通话较勤,便到他单位找到对方了解情况,张某知道后要求甘蕾给那女子赔礼道歉未果。

不幸的事发生在3月6日。

“当天清晨6:50,我起床后,发现甘蕾和张某又在争吵。”他说,这时张某告诉他,要他们把甘蕾看好,“如果让她出门,会有大事发生。”

如今每每回想起这句话,甘蕾的父亲就后悔不已,“我不知道当时他这句话的意思,如果早知道,我们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她出门的,女儿或许就不会离开人世。”

他告诉记者,当天清晨7:15,女儿说出去买菜顺便吃点早餐,上午要出门办事,说完遂独自乘电梯下楼,过了一会儿,张某也乘电梯下楼去了。

父亲接到女婿电话女婿称妻子钻进他车底下了

甘蕾的父亲回忆,大约过了10多分钟,他正在家中收拾东西,突然老伴的电话铃声响起,是女婿张某打来的,“我接起电话,张某在电话中称快下来,快下来,甘蕾钻到他车底下去了。”“当时我还说了他几句,我说这怎么可能,你不要乱说,他说,是真的,快下来。”

将信将疑的他来到车库,看到张某在不远处打电话,“女儿当时穿的粉色上服,下穿红色运动外裤,我看到她的头在左前轮处,脚在右前轮处,整个身子横在两个车轮之间,那辆车是白色雪佛兰迈锐宝三厢轿车。”

他说,当时他注意到,左前轮地上有一点血迹,但更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平时张某或甘蕾开车都是从右边出去,再左转就是车库出口,但事发当天张某则是从左边转弯的,“他转弯后还要再转好几个弯才能出车库,他为何要这样做,这引起我的高度怀疑。”


车库出口

警方勘测女子被拖拽8.5米经抢救无效身亡

接到报警后,120、民警、消防和保安很快赶到现场展开救援,他们将甘蕾从车底移出来,由120送至武汉市长航医院进一步救治,后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救援现场 家属供图



120、民警、消防和保安赶到现场救援

经民警现场勘查,该车左前轮胎西侧地面上有头发若干,左前保险杠上方有明显灰尘印痕,下方有明显擦划痕迹,后备箱垫上有明显踩踏痕迹。

该肇事车被移开之后,民警发现地面有明显的连续的拖拽痕迹,经现场测量长度约8.5米。

据介绍,案发后肇事司机张某未逃离现场,经民警传唤到当地派出所投案。

出生于1987的张某,拥有本科文化程度,老家在湖北荆州,系武汉一家公司员工。

事发次日,他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刑拘。

后经鉴定,甘蕾系因颈部、胸部、腹部受钝性外力作用致机械性窒息与肝脏、大网膜破裂失血死亡。

死者怀孕期间曾报警称遭丈夫家暴

甘蕾的父亲回忆称,2020年3月,女儿在丈夫张某老家,有一天他突然接到她的电话,她哭诉说遭丈夫家暴,原因是当时她有事要忙,叫张某煮一下饭,当她忙完发现饭还没有煮,张某一直坐在那里看电视。

两人发生争吵后,张某动手打了她。

事后,甘蕾报警求助,民警进行调解。“当时她怀有身孕,到医院检查发现身上有软组织挫伤,幸无大碍。”

离奇“车祸”前4天女儿起诉要求离婚

然而,令甘蕾父亲没有料到的是,2021年3月下旬的一天也就是甘蕾去世10多天后,他突然接到一名自称是她律师的电话,称甘蕾的离婚官司要开庭了,“后来我找到她的起诉状,才知道同年3月2日也就是案发前4天,她已委托律师向法院起诉离婚。”

甘蕾在自己亲手签名并按有手印的民事起诉状中称,2018年10月,她经朋友介绍与张某相识,两人比较投缘,遂交往相识相知相恋,一年后的2019年12月12日,他俩到民政部门登记结婚,婚后于2020年11月生下一女。

她说,婚后她除上班外,还要操持家务照顾孩子,丈夫对她漠不关心,时常因琐事与她发生争吵,期间多次打砸家具家电,有暴力倾向。

她在起诉状中也介绍了当初遭家暴报警的事。

她还说,婚后的日常开支以及小孩的费用都是由她支付的,丈夫有固定工作,每月有稳定的收入来源,但都被他挥霍一空,他时常向她借钱偿还信用卡等,她不知道他收入的去向,她怀孕期间,丈夫经常很晚回家,偶有夜不归宿现象。“婚前感情基础薄弱,婚后他缺乏注重感情培养。”甘蕾在起诉状中说,“这段感情早已心灰意冷,夫妻关系已经彻底破裂,没有和好可能。”

她请求法院判令双方离婚,每月由张某支付女儿6000元抚养费直至她独立生活为止,同时分割相应财产。

丈夫被控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死者家人请求延期开庭

2021年10月9日,武汉市江岸区检察院指控张某犯过失至人死亡罪,向江岸区法院提起公诉。

起诉书称,该案由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侦查终结,以被告人张某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于 5月 19 日向该院移送起诉。

后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该院曾分别于2021年6月18日、2021年8月12日二次退回警方补充侦查,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补充侦查完毕后分别于2021年7月14日、2021年9月10日再次移送起诉。

江岸区检察院认为,被告人张某因疏忽大意造成一人死亡,应当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甘蕾的父亲告诉记者,此案于2023年1月4日上午在武汉市江岸区法院一审开庭,当天的庭审大约持续了20多分钟,“后因种种原因,我们提出延期开庭,获法院允许。”

新的鉴定结论称死者曾被人扼颈窒息

甘蕾的父亲对记者说,当初他看到现场后结合事发前女儿女婿的种种表现,当即产生了怀疑,怀疑女儿遭张某谋杀。

他说,他曾对女儿的死亡原因和案件定性存在异议,后来通过湖北和新疆两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委托北京云智科鉴中心进行法医学书证审查论证。

2023年1月6日开始,该中心根据警方提供的相关材料对此进行审查。

1月18日,该中心出具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称,甘蕾符合机械性窒息死亡;机械性窒息的形成缺乏“车辆碾压、挤压”颈部的客观条件和尸体表现;不能排除她左大腿前外侧先被撞击,再被他人扼颈后又被车辆挤压拖拽致肝脏等器官损伤;案件有进一步侦查的必要。



新的鉴定结论

“张某的行为不是过失,而是涉嫌谋杀,是涉嫌故意杀人。”甘蕾的父亲说,他希望法院能还他们一个真相。

2月6日,他和代理律师将这份新的鉴定结论递交给了武汉市江岸区法院,同时还将递交给江岸区检察院等单位。

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 黄平 编辑 董琳
网编:和评

鲜花(1)

鸡蛋(0)
21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华人故事】【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