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社区·评论·问卷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30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俄军大举突破巴赫穆特战线 乌俄攻守再次逆转?(组图)

新闻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于2023-02-01 23:48:29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西方军援的“远水”

难解巴赫穆特的“近渴”?


零星的枪炮声中,居民在荒原上排着长队,领取用向日葵收获后的残渣制成的“燃料”,拿回家烧炉子。须发皆白的老人对着媒体镜头说,所有公共服务都已停止,只剩下士兵和志愿者在发放燃料和食物,“我们过着动物般的生活。”



1月10日,乌克兰军方在巴赫穆特发射防空武器。

这是乌克兰顿涅茨克州东部重镇巴赫穆特2023年1月底的实况。这座城市及周边村镇在2022年2月俄军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前有近10万居民,如今滞留于满目疮痍土地上的不足10%。1月中旬以来,俄军占领距巴赫穆特东北约18公里处的小镇索莱达尔,正迅速完成对巴赫穆特的合围。

美国智库战争研究所(ISW)称,俄乌战局已进入第三阶段:2022年2月到7月是俄军主动进攻、乌军防守;7月到11月是乌军大规模反攻、俄军转入守势;11月至2023年1月,乌军反攻停滞,俄军寻找重获主动权的机会。现在,俄军大举突破巴赫穆特战线,意味着攻守之势可能再次逆转。有分析认为,如果俄军赢得巴赫穆特之战,这将是2022年11月的“赫尔松大反攻”后,俄乌战局出现的最大变化。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1月31日表示,西方盟国“没有时间继续思考”,应当迅速就加强对乌军事援助做出“强有力决定”。此前,美国、德国、英国都已确认对乌克兰援助主战坦克,乌政府高层则提出进一步援助F-16战斗机等更多装备的要求。不过,美国总统拜登当天回答有关援助F-16的问题时,给了一个简短且明确的回应:“不。”

绕不开的巴赫穆特

2023年1月的最后一周,乌克兰军队控制的进出巴赫穆特的通道遭到俄军猛烈炮击。29日,俄方雇佣兵组织瓦格纳集团的指挥官宣称,已经控制了城镇以北的道路及居民点,从三面切断了乌军和巴赫穆特的联系。乌军指挥官对此予以否认,但也承认“现在进城已经太危险”。“想要离开这里的人都已经离开了。”一位名叫雅罗斯拉夫斯基的乌军军官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记者说,“巴赫穆特将没有一座建筑能幸存。”

危局何解,乌军内部观点不一。有指挥官支持在此决战,雅罗斯拉夫斯基则认为应当撤退以保存力量。塔斯社援引俄军指挥官的消息称,乌军仍在向巴赫穆特方向运送弹药并加强人员,似有坚守的决心。

“巴赫穆特的价值不在于城镇,而在于其交通位置。”一位曾在顿涅茨克州政府任职的乌克兰学者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2014年内战后,巴赫穆特并非乌克兰政府设置的军事防御城市,而是乌军在顿巴斯军事行动的“大后方”。

2022年“特别军事行动”前,巴赫穆特向北扼守顿涅茨克州通往乌控卢甘斯克州最大城市北顿涅茨克、利西昌斯克的唯一交通干线;向南则距顿涅茨克州首府顿涅茨克市不足百公里。“特别军事行动”中,俄军占领了北顿涅茨克、利西昌斯克及整个乌控卢甘斯克州,这让巴赫穆特变为一线。如果乌军控制了巴赫穆特及周边交通线,就可以随时威胁北顿涅茨克、利西昌斯克的俄军;而如果俄军占据巴赫穆特,就可以沿交通线向乌控顿涅茨克州的腹地推进。

2022年5月,俄军控制卢甘斯克州全境后,沿公路线从东、南、北三面逼近巴赫穆特,僵持半年有余,没有进展。这固然和一些局部性的胜利有关,一个经典战例是,乌军通过空中侦察发现一支试图渡河穿插巴赫穆特后方的俄军装甲支队,对其给予了毁灭性的远程打击。但根本原因,是乌军从7月开始大规模反攻,先后于北线哈尔科夫州和南线赫尔松州收复大片领土。军事分析人士多指出,乌军当时占据战场主动权,使俄军疲于应付,从而无法在顿巴斯方向集结决战兵力。

按乌军情报机构的说法,直到近期调动空降兵部队投入巴赫穆特战线之前,俄军进攻巴赫穆特的主力一直是雇佣兵组织瓦格纳集团的轻装步兵。有外媒报道称,在乌军第28机械化旅的阵地上,缺乏苏制弹药补充的乌军坦克其实很少开炮,主要任务是在山坡上“露头”,就足以逼退那些没有重武器的瓦格纳步兵。

“人间地狱”的拉锯战

然而,随着乌军反攻势头在2022年11月之后减退,俄军得以重新部署兵力。乌军反攻停滞的原因众说纷纭,乌克兰政府高层将之归咎于欧美没有及时提供更多军事援助,让苏制弹药库见底的乌军难以组织起有效火力,来突破俄军的第二道防线。



2023年1月3日,人们在巴赫穆特一处人道主义援助中心避难。


俄方消息则显示,俄军在应对乌军反攻的同时,耗费大量资源在卢甘斯克州边境建立了坚固的野战工事。2022年10月以来,缺乏重武器的乌军多次尝试向北顿涅茨克、利西昌斯克方向反击,但仅占据少数居民点,未能突破俄军工事。

此外,2022年10月,擅长谋划空中打击的俄军将领苏罗维金被任命为“特别军事行动”总指挥,自此开始对乌克兰能源及城市基础设施的大规模空袭。据乌克兰方面统计,截至2023年1月底,此类大规模空袭已至少进行13轮,乌克兰电力、供暖、供水设施严重损毁,能源缺口“极大”,亦影响了乌军的战斗力及保障能力。

战争研究所指出,合理的反攻设计,首先要在敌军进攻达到顶点后迅速反攻,趁敌军组织松散、准备不足给予迎头痛击。随后则要持续反攻态势,减少大规模反攻之间的停滞时间,以防对方重组部队、重获主动权。该机构认为,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乌军未能实现第二层目标。

俄军则试图抓住这个转瞬即逝的机会。2023年1月11日,东正教新年假期刚刚结束,俄武装部队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被任命为“特别军事行动”的新总指挥,上一任总指挥苏罗维金和陆军总司令萨柳科夫、俄军副总参谋长阿列克谢·金一起担任格拉西莫夫的副手。格拉西莫夫上任后,迅速将巴赫穆特设置为俄军主攻方向。

乌军情报机构称,在近期对巴赫穆特周边村镇的进攻中,俄军伞兵代替了瓦格纳集团的步兵。这意味着被视为俄军精锐的空降兵部队再次成为主力。一年前的行动中,他们一度夺取通往乌克兰首都基辅的多个关键阵地,但因后勤补给不足未能实现战役级的胜利。

相对俄军而言,乌军能迅速组织起来的有生力量较少。乌克兰国民警卫队第4快速反应旅参加了基辅保卫战和赫尔松反攻,如今又是巴赫穆特守军的主力。该部军官对CNN记者坦言,巴赫穆特是“人间地狱”,天寒地冻,俄军不断进攻,连续作战的乌军“战斗力、士气都受到很大影响”。

巴赫穆特的状况,是1月中旬以来顿巴斯主战场的一个缩影。战线变化显示,俄军基本已夺回此前乌军反攻时占据的卢甘斯克州边境地区少数居民点,解除了乌军对北顿涅茨克、利西昌斯克一线的威胁。在顿涅茨克州南部,俄乌双方围绕另一座交通中心城市维勒达展开激战。俄军指挥官表示,如果夺取该镇,俄军将能从南方切断乌军补给线。

“显然,现在俄军已经阻止住了乌军的反攻,并能在顿涅茨克方向展开反击。但这种态势是否足够实现普京的战略目标,尚未可知。”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总干事科尔图诺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对俄军而言,这是“最好的机会”,可能也是“最后的机会”:2月冰冻中的乌克兰东部原野适合机械化兵团作战,而欧美承诺给乌克兰的主战坦克,到春夏之际才能就位。

主战坦克之后,援助还会升级?




2022年12月21日,巴赫穆特,人们砍柴过冬。 本版图/澎湃影像

面对巴赫穆特危局,欧美主要国家终于结束了此前漫长的磋商和犹豫,同意对乌克兰援助先进主战坦克。2023年1月25日,泽连斯基45岁生日当天,德国政府发表声明称,将首先从自己的库存中向乌克兰运送14辆豹2坦克,最终的目标供应量是80辆,约能装备两个装甲营。同日晚些时候,美国总统拜登宣布向乌克兰派遣31辆M1 艾布拉姆斯坦克。

此后,波兰政府承诺将为乌克兰提供60辆豹2坦克。更早之前,英国政府已经表态援助14辆挑战者2型坦克。法国总统马克龙也表示可能向乌克兰派遣勒克莱尔坦克。1月30日,法国、澳大利亚宣布,将进一步为乌军供应数千枚 155 毫米炮弹。

就理论参数而言,欧美主战坦克的装甲防御能力、光学瞄准系统和数字火控系统比俄军列装的坦克更先进,夜战优势明显。待这些装备到位,当前乌克兰陆军面临的弹药供应困难问题也将不复存在,北约标准弹药库就能源源不断地为乌军输送炮弹。

但是,获得援助承诺,与坦克交付和形成战斗力、影响战局之间尚有很长的距离。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指出,列装至少100辆先进主战坦克,才能在乌克兰战场上形成关键优势。驻欧美军前司令官霍奇斯则披露称,乌军希望建设的是一支师级规模的装甲部队,“作为战争下一个阶段的主要突破战斗群”。考虑到31辆“遥遥无期”的M1坦克仅能装备一个营级战斗群,14辆挑战者坦克只能装备一个连,更值得乌克兰陆军期待的是近百辆豹2坦克。

要让豹2坦克形成战斗力,乌军仍需克服一系列困难。语言障碍、“操作哲学”等问题或许可以通过训练和前期实战解决,但在“综合战争”中,坦克只是多兵种协同作战的一环。按欧美陆军编制,每个坦克连都需要配备防空导弹小队、充足的燃料供应车、协同作战的机械化步兵分队,以及其他辅助装备。

军事分析人士颇为关注的是,在没有空中优势的前提下,乌军如何为大规模装甲集群保障燃料运输,又如何维护前线弹药库的安全?即便是比乌军战斗经验更丰富、保障水平更先进的俄罗斯陆军装甲部队,在“特别军事行动”初期就遭遇后勤补给困难、燃料半途断供的危机。到2022年7月之后的乌军反攻及僵持阶段,俄军装甲部队更因燃料库、弹药库屡遭海玛斯火箭炮袭击而难以形成战斗力。

霍奇斯为此呼吁称,欧美应当为乌军提供更多有助于防空及形成空中优势的武器援助,包括远程导弹和“灰鹰”武装无人机。乌克兰总统顾问波多利亚克和国防部长列兹尼科夫则表示,乌军还需要尽快获得西方先进战斗机,特别是美制F-16战斗机。

F-16的制造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首席运营官弗兰克近日承认“有很多关于第三方转让 F-16 的讨论”。F-16是欧洲各国列装的上一代美制战斗机,荷兰空军就计划在2024年之前淘汰剩余的24架F-16战斗机,全部换装F-35。按照惯例,这些战斗机将卖回美国作为教练机。欧洲媒体认为,乌克兰政府看中的可能正是这些飞机。

不过,截至1月31日,美国、德国等西方主要国家,均否认对乌援助先进战斗机。英国皇家联合军种研究所空中力量高级研究员贾斯汀·布朗克指出,F-16很难突破俄军防空系统,且不易维护,乌军飞行员和地勤人员都需要长达数月的训练才能掌握。更重要的是,遭受俄军近一年的空袭后,乌军现有空军基地分散而简陋,并不具备驻扎F-16战斗机中队的条件。

另一方面,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指出,拜登政府对军事援助的保留“是为了控制局势升级”。对乌军来说,当务之急是让新的装甲部队迅速成军并投入战斗,取得成效,从而向西方证明:这种突破俄罗斯“红线”的尝试是值得的。此后,欧美才可能考虑更多的援助。未来数周能否守住巴赫穆特防线,将是乌克兰政府提振盟友信心的关键。

			
网编:睿文

鲜花(0)

鸡蛋(0)
30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军政原创】【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网际谈兵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向留园新闻区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