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社区·评论·问卷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52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波士顿大学改造致命新冠毒株 号称80%致死率(组图)

新闻来源: 达拉斯生活网/美第奇效应/波士顿大学 于2022-10-18 3:11:15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美国又玩火:波士顿大学改造致命新冠毒株,号称80%致死率

玩的这么大,美国人这是想干嘛?

拜登改口

拜登最近对新冠的态度,发生奇妙的变化。

一个月之前宣布大流行结束,最近突然又把疫情紧急状态延长90天。当然这里有很多预算方面的考虑,但是一号人物如此出尔反尔,总是非常奇怪的情况。





神奇的拜老板,说了就忘,睡王范越来越足

潘多拉魔盒

今天,英国的每日邮报和美国的福克斯新闻都报道了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新闻。美国波士顿大学通过人工编辑的方式,制造出一种“号称致死率80%”



波士顿大学制造的新病毒,主要是依靠杂合的方式。波士顿大学的科学家首先获取高传染性奥密克戎毒株的S突刺(奥密克戎的S突刺是其高感染性的关键),然后将其转移到感染力弱,但是致病性强的原始毒株。这样就获得了传染性如奥密克戎一样,但致病性远强于奥密克戎的混合毒株。



然后科学家用新病毒感染实验用的大鼠,经过一段时间,新的混合病毒杀死了80%的大鼠;而作为对比组的单纯奥密克戎毒株,感染大鼠之后,无一死亡。证明新的杂合毒株,致病性和致死性大大超过了奥密克戎原毒株。



试想,一个传播力点满的奥密克戎变种,获取了超强的致病性和致死性,简直就是完美的“末日病毒”,制造出如此危险的病毒,波士顿大学的研究者们,是在玩火吗?



先升级传染性,然后升级致命性,波士顿大学是在玩瘟疫公司吗?

玩火者

波士顿大学这项实验,受到了全世界的谴责。许多科学家指责波士顿大学正在玩火,而这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很可能产生不可逆的后果。



全世界科学家都在谴责波士顿大学的冒险实验,以色列政府首席科学家 Shmuel Shapira 教授在评论这项研究时说:“这应该被完全禁止,美国人是在玩火。”



波士顿大学国家新传染病实验室 Boston University's National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Laboratories,是全美13个4级病毒实验室之一,其创造出来的病毒可能引发不可逆的大灾难

波士顿大学这种研究并非孤例。美国人不但在本国实验危险的毒株,还一直在世界各地建立生物实验室,包括全球30个国家建立300多个实验室。美国历史上搞过不少类似的玩火实验,甚至直接在本国公民上进行实验。

1950年美国海军执行了臭名昭著的“海洋飞沫”实验,

1950年9月20日至27日,美国海军在旧金山海岸附近释放了名为粘质沙雷氏菌和萎缩芽孢杆菌病原体。用来测试病菌在人群中的传播速度。

美国海军出动扫雷舰在旧金山湾区的上风口,释放几万加仑混合“粘质沙雷氏菌”的毒雾,在短短一周内,成功感染旧金山整座城市。而根据美军在市区建立的43个采样点的数据显示,当地人每人每分钟要吸入5000以上的带菌微尘。



1956年和1957年,美军又在萨凡纳和佛罗里达州埃文帕克又释放了百万只带有黄热病和登革热的蚊子,以测试这两种疾病在热带和亚热带的传播情况。

为了测试生物武器的传播速度,1965年5月,美军在华盛顿国家机场及其灰狗巴士客运站秘密释放了萎缩芽孢杆菌,进行模拟袭击,两周内传遍7个州的39个城市。1966年,美军又在到曼哈顿Midtown地铁站的轨道上散布枯草芽孢杆菌,测试其在大众当中的传播速度。



海洋飞沫行动因一次听证会而被世人所知,这很可能是冰川一角,不被人知的秘密实验可能更多

对美国白人尚且如此,那非我族类的少数族裔就更变本加厉了。1932年起美国399名感染梅毒的黑人男子和201名没有感染梅毒的黑人男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试验品”。美国公共卫生局对这些进行了一系列人体试验,测试在没有治疗情况下的梅毒发展,这个试验长达40年。



美国公共卫生部门自1932年起在亚拉巴马州与“塔斯基吉学院”合作,以数百名非洲裔为实验对象,秘密研究梅毒对人体的危害,故称塔斯基吉实验

到1972年试验结束时,只有74名被研究者还活着。在最初的399名被研究者中,29名直接死于梅毒,100名死于梅毒并发症,40名被研究者的妻子感染了梅毒,有19名被研究者的子女出生即患有梅毒。四十年间,此实验一直持续在相关领域期刊发表研究报告。

在乌克兰也发现了大量美国的实验室和未经披露的病原实验,波士顿大学这个被报道出来,可以想见,没有报道出来的那些……







余味 · 潘多拉的魔盒

一个完美的末日病毒被制造出来,美国这次玩这么大,到底想要干嘛?

传染提高5倍,致死率80%!美国病毒实验室造出新冠新毒王

在新冠致死率逐渐降低,全球开始寻找方法如何与病毒共存的时候,美国波士顿大学的科学家因在实验室中制造出更致命的新冠新毒株而被谴责在“玩火”!

波士顿大学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开发出了一种新的新冠毒株,将目前占主导地位的奥密克戎(Omicron)变种和2019年底在中国首次发现的原始毒株进行结合,经过一系列类似的实验后,该毒株的传染性是奥密克戎的五倍,致死率达到了80%!



在这项未经同行评审的新研究中,来自波士顿和佛罗里达州的一组研究人员提取了奥密克戎变种的刺突蛋白,附加到疫情刚开始时的原始新冠毒株上,将其命名为奥密克戎 S(Omicron S)。

研究人员在实验鼠身上对这种杂交毒株进行了实验,并与奥密克戎毒株进行了对比。

他们在论文中写道:“在K18-hACE2小鼠中,虽然奥密克戎会导致轻度、非致命的感染,但奥密克戎 S 的病毒会导致严重的疾病,死亡率为 80%。”

在只接触奥密克戎毒株的组里,这些老鼠都活了下来,并且只出现了“轻微”症状。



研究人员表示,这表明虽然刺突蛋白负责传染性逃逸疫苗,但其结构其他部分的变化决定了它的致命性。

刺突蛋白是一种结合并侵入人体细胞的独特结构,并指示健康细胞产生病毒的拷贝。它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进化。奥密克戎的刺突蛋白上有数十个突变,使其成为具有传染性并能逃避免疫的新冠毒株。

不过,研究人员指出,如果奥密克戎 S 要感染人类,不太可能像对实验老鼠那样致命。

他们解释道,小鼠和人类的免疫系统差异很大,目前没有小鼠模型能够复制人类新冠的所有方面。另外,研究用的是一个特定品种的老鼠,不是与人类更相似的其他老鼠,这种老鼠是专门为观察严重的新冠症状而开发的,因此非常容易感染。

话虽如此,研究人员也承认,他们用奥密克戎 S 变体感染人类肺细胞时,他们发现它的传染性是奥密克戎的五倍。



波士顿大学的国家新兴传染病实验室是美国授权处理最危险病原体的13个BSL-4实验室之一。

BSL-4指的是最高级别的生物安全4级实验室。

这些实验室的实验存放和改造病毒,以推进可用于未来爆发疫情的治疗方法和疫苗。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位于亚特兰大的4级实验室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存放活天花病毒的地方,另一个在俄罗斯。天花于1980年在全球范围内被宣布根除。

此前,由于担心可能导致无意中造成疫情,在2014年至2017年期间美国曾停止对病毒进行功能性改造。直到2017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开始恢复允许使用政府资金进行功能研究。



该研究的发表立即引起了国际社会大量的关注和谴责。

以色列政府首席科学家什穆埃尔·夏皮拉教授说:“这应该被完全禁止,这是在玩火。”

新泽西罗格斯大学的化学家理查德·埃布赖特博士说:“如果我们要避免下一次实验室引发的大流行,就必须对潜在大流行病原体的增强研究加强监督。”

英国东英吉利大学传染病专家保罗·亨特博士10月17日说,他担心实验室能够生产什么,“问题是你将使用这种实验室来做什么。如果它们用于医疗目的,那么您需要它们。但我不认为每个国家都需要 BSL-4”。他还说:“如果他们开始对具有进攻性军事影响的研究有双重目的,那就值得担心了”。

自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已有40多个被认证为生物安全3级或4级的设施已建成或正在建设中,主要在亚洲。许多国家认为,他们被新冠病毒弄得措手不及,并希望通过研究威胁人类的病原体来领先于下一次毁灭性的爆发。



俄罗斯已经提出了15个最高级别生物安全实验室的建议,印度的目标是总共建设18个3级和4级实验室。

目前全球一共有63个 BSL-4 实验室。四分之三位于市区。人们普遍担心这些实验可能会增加疫情的风险——一些专家认为,新冠就是这种情况。

新冠已经持续了2年多,关于这场疫情究竟从何而起至今没有定论。这一最新的研究再次提醒人们,当病毒被故意操纵以使其更具传染性或致命性有多么危险。



相关报道:研究人员驳斥了英国关于 COVID 应变的文章



波士顿大学的国家新兴传染病实验室 (NEIDL)。波士顿大学摄影摄影

公共卫生NEIDL 研究人员驳斥了英国关于 COVID 应变的文章BU 称该报告“虚假且不准确”,并称其歪曲了研究人员的实际发现

波士顿大学正在驳斥 关于该大学国家新兴传染病实验室 (NEIDL) 研究的一系列误导性声明。这些报道于周一首次出现在英国《每日邮报》上,声称该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创造了一种新的致命 COVID 毒株”。在周一下午的一份声明中,BU 称该报道“虚假且不准确”,该报道被包括Fox News在内的其他媒体报道,并称“这项研究降低了病毒复制的危险性。”

该大学还指出,该研究得到了由科学家和当地社区成员组成的机构生物安全委员会 (IBC) 的审查和批准,波士顿公共卫生委员会也批准了该研究。

NEIDL 主任兼 BU Chobanian & Avedisian 医学院微生物学主席Ronald B. Corley谈到新闻报道时说:“他们夸大了信息,歪曲了这项研究及其目标。”

该研究着手检查 SARS-CoV-2 Omicron 变体 (BA.1) 上的刺突蛋白。研究人员有兴趣将该变体与原始病毒株(称为华盛顿株)进行比较。Corley 说,他们想知道这种病毒是否真的毒性较小,“仅仅是因为它感染的细胞与最初的毒株不同。” 他们“对病毒的哪一部分决定一个人患上疾病的严重程度感兴趣”。

但科利说,新闻报道从论文摘要中断章取义,《每日邮报》在其标题中暗示,研究人员创造了一种“致命的 Covid 毒株,死亡率为 80%”。该报继续提出一系列其他误导性声明,包括该研究是“获得功能研究”,声称研究人员着手制造一种更致命的病毒。

不是真的,科利说。大学的声明强烈否认了这一点。

BU 声明说:“我们希望解决今天出现在《每日邮报》上的关于波士顿大学 COVID-19 研究的虚假和不准确报道。” “首先,这项研究不是功能获得性研究,这意味着它没有放大华盛顿州的 SARS-CoV-2 病毒株或使其更加危险。事实上,这项研究降低了病毒复制的危险性。”

科利说,断章取义的线实际上与病毒对人类的影响无关。该研究从组织培养开始,然后转移到动物模型。

“使用的动物模型是一种特殊类型的高度易感小鼠,80% 到 100% 的受感染小鼠死于原始菌株的疾病,即所谓的华盛顿菌株,”科利说。“而 Omicron 会在这些动物身上引起非常轻微的疾病。”

这个 80% 的数字是媒体报道的重点,歪曲了这项研究及其目标。

“这是出于耸人听闻的目的而断章取义的声明,”科利说,“它不仅完全歪曲了研究结果,而且[也]歪曲了研究的目的。”

事实上,根据 BU 的声明,“这项研究反映并强化了包括 FDA 在内的其他组织进行的其他类似研究的结果。” 这得到了该研究的主要研究人员之一、 NEIDL 研究员Mohsan Saeed的支持。

“与其他人发表的研究一致,这项工作表明驱动 Omicron 致病性的不是刺突蛋白,而是其他病毒蛋白,” BU Chobanian & Avedisian 医学院生物化学助理教授 Saeed 说。“这些蛋白质的测定将导致更好的诊断和疾病管理策略。”

严格的安全程序自 2009 年开放以来,NEIDL 让科学家们能够在受保护的环境中研究一系列传染病和病原体。实验室由严格的安全程序管理。NEIDL 的 BU Chobanian & Avedisian 医学院微生物学教授Robert Davey说,早在研究人员开始研究疾病或病原体之前,他们的提议就必须经过一系列严格的安全审查。

“在 NEIDL 中做任何事情之前,它会经过多层仔细的安全审查,这是通过波士顿大学下属的委员会以及波士顿公共卫生委员会等独立于 BU 之外的委员会完成的。 ,”戴维说。“我们可以完全独立地看待即将完成的任何事情。只有在所有这些都获得批准和双重检查之后,您才能继续进行工作。而这项工作只有在 BU 环境健康与安全小组的监督下才能进行。”

该研究是在实验室的生物安全 3 级设施中进行的。所有研究都在生物安全柜中进行,研究人员必须通过一系列互锁的门进入他们的工作空间。所有地板和墙壁都是密封的,实验室配备了先进的过滤和净化技术。如果研究人员在研究过程中发现任何不愉快的事情,他们会立即关闭并报告。

“我们认真对待我们如何处理病原体的安全和保障,病毒不会离开正在研究它的实验室,”科利说。“我们的全部目标是为了公众的健康。这项研究是其中的一部分,它发现了病毒的哪一部分是导致严重疾病的原因。如果我们能理解这一点,我们就可以开发出开发更好疗法所需的工具。”

“最终,这项研究将提供公共利益,”根据该大学的声明,“通过导致更好的、有针对性的治疗干预措施来帮助对抗未来的流行病。”
网编:空问站

鲜花(0)

鸡蛋(4)
52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华人故事】【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