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49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巴基斯坦女孩嫁到河南 享受农村生活打算生二胎(图)

新闻来源: 自拍 于2022-08-09 5:01:53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我叫佳音(@王哥的巴铁媳妇佳音),今年23岁,来自中国的铁哥们国家——巴基斯坦。佳音是我的中文名,不过,这个名字不是音译过来的,而是取自“静候佳音”这四个字。2018年,我在巴基斯坦遇到了出国打工的中国人王哥。从我们确定恋爱关系后,王哥一家人就盼着我早点嫁到河南,所以给我取了这个好听的名字。

认识王哥的时候我20岁,在那以前,我从来没有独自一个人出过门,也没有手机可用,生活在一个很小的世界里。来到中国后,一切都变了。我住进自己家的大房子,学会了骑电动车串门;我经常跟公婆下地干农活,还能说一口像模像样的河南方言.....今年是我结婚第四年,很多见过我的人都说,我已经成了一个地道的河南媳妇。

今年春天,我在河南睢县公园拍的照片。

在认识王哥之前,我对中国的记忆除了“中巴友谊万岁”,就只有《西游记》里的孙猴子。这还多亏了9岁那年爸爸买的那张DVD碟片。碟片显示的是中文字幕,配音是我们巴基斯坦的乌尔都语。这个电视剧让我第一次听说了中国神话,了解了三个徒弟守护师傅前往西天取经的故事。后来我才知道史书里有记载,唐僧玄奘曾到过巴基斯坦的白沙瓦地区,而这个地方正是我的家乡。

白沙瓦市位于我们国家的西北部,这里大部分人都信奉伊斯兰教。按照教规规定,女孩子到了十二三岁的年纪,出门就要蒙上面纱、裹着黑纱,遮住自己的头发和身体。由于白沙瓦靠近边境,过去有很多不法分子活动,这里曾被称为“全世界最危险的十大城市之一”。出于安全考虑,女性白天出门需要和家人同行,晚上是不出门的。

我1999年出生,这是八个月大的照片,头上戴着巴基斯坦传统风格的帽子。

我出生的地方位于白沙瓦市的平民区,由于没有耕地和宅基地,我们家吃的菜全靠买,住的房子只能靠租,房租换算成人民币大概每月500块。这笔钱在巴基斯坦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好在我父母都有各自的工作。我爸爸是一名电工,每天骑着辆摩托车上下班。我妈妈在培训学校里做饭,每天由爸爸负责接送,他们两个的收入加起来,养活我们一家四口完全足够了。

因为我是家里的老二,又是个女孩子,出生之后爸妈非常高兴,对我特别宠爱。在我们当地读书是要花钱的,贫穷的家庭可能没办法送孩子上学。我很幸运,因为当时家里条件还不错,7岁那年妈妈就把我送去了学校。见我学习成绩不如哥哥,妈妈还帮我报名了学校的舞蹈班,让我好好学习一门特长。

跳舞是巴基斯坦人民的传统项目,可以说是女孩子的必备技能,舞跳得好的女孩子更容易找到好婆家,这也是妈妈让我学习跳舞的另一个原因。上学期间,我还向妈妈提出要学游泳,每个月差不多多花1000卢比的费用,相当于我们房租的十分之一。但无论我提出什么要求,只要是对我有好处,爸爸妈妈都会满足。

六七岁时的我,在爸妈的宠爱下无忧无虑,当时家里也有钱带我去拍很多照片。

我们家的经济条件原本不错,可是随着我三妹、四妹和五弟的出生,生活变得越来越困难。我们家一共七口人,全都挤在仅仅五十多平方的一个小房子里,爸爸妈妈住一间,我们五个兄弟姐妹住一间。

到我14岁的时候,家里的生活水平已经和我六七岁时相差特别大了。最明显的区别就是鸡鸭鱼肉只能在重要节日才能吃到,平时只能吃大米、面饼、土豆,蔬菜也只有花菜和白菜。弟弟妹妹们很少有机会穿新衣服,几乎都是穿我和哥哥穿过的旧衣服。放在以前,我家虽然不是天天吃肉,一周至少还是能吃上一回的,新衣服一年能买个两三次。那几年,爸妈也没有多余的钱再带我去拍照,以至于我七八岁之前的照片有挺多,但从七八岁到成年之前,一张照片也没有。

为了养活一大家人,我爸爸开始每天打两份工,白天一份,晚上一份。他每天早上七八点出门,晚上十二点甚至凌晨一两点才到家。只有到了发工资的日子,爸爸偶尔才会买点肉带回家,给我们改善伙食。看着爸妈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我很想为家里减轻一些负担,所以15岁初中一毕业就不读书了。

在同学的介绍下,我辍学之后先去了一家生产手机的工厂上班。工厂一共有两层楼,第一层全是男孩,第二层全是女孩,楼道里有扇门把一二层隔开。为了保护女孩子,下班时间工厂会安排我们先走,男孩子要等所有女孩都走了才能下班。工厂离我家有十几公里路,为了保证我的安全,哥哥每天早上八点都会骑着爸爸的那辆摩托车送我去工厂,晚上八点准时来接我回家。

哥哥比我大2岁,从小就是他在身边保护我。

那时候我每月工资1万卢比,相当于人民币400多块钱,这在白沙瓦已经不算低了。我白天在手机流水线前忙得很累,下班回到家,还要帮妈妈煮饭、做菜、洗衣服,年纪尚小的弟弟也需要我来照顾,我小弟几乎就是我一手带大的。

虽然一边工作一边兼顾家里有些辛苦,但我依然很开心,因为我比身边大多数女性的生活都要丰富。很多白沙瓦女孩的日常生活比较封闭,她们不能像我一样外出工作,只能天天待在家干家务。我不仅可以工作挣钱,还接触到很多新鲜事物,认识新朋友,相比她们已经幸福太多。

手机厂的这份工作我干了三年,到我18岁的时候,爸妈就不让我出去工作了。他们这样做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因为巴基斯坦女性满18岁就要准备出嫁,家里人担心我再去外面工作会比较危险;二是女性如果年满18岁没结婚的话,再去外面工作会让观念传统的人说闲话。绕来绕去,都离不开结婚这件事。

在我们那里,女性出门一般都是这个打扮,裹得比较严实。

其实在我十五六岁的时候,爸爸的同事曾经来家里提过亲事。那位叔叔家有个儿子和我年龄差不多,他们家的条件很好,有自己的房子,全家人都有工作,在我们当地算中上水平家庭。那时候我还未成年,妈妈觉得我还小,便把这门婚事拒绝了。现在我满18岁了,爸妈又开始帮我物色结婚对象。就在这段时间,我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男人。

2018年4月的一天,我家邻居突然找到我,说他在建筑工地上的一位中国同事想认识我。说实话,我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中国人,但我们巴基斯坦人对中国人非常友好,谁都知道巴基斯坦和中国是好朋友、铁哥们,听到这个请求,我立刻同意了。

邻居的中国同事叫王哥,这是我第一次认识中国朋友,见到他的第一眼先微笑了一下当作打招呼。在邻居的翻译下,我和王哥交换了Whats APP账号。这是一个聊天软件,就像中国的微信一样,可以打字也可以视频聊天。尴尬的是,当时我家里条件差,我还没有自己的手机,只能先用妈妈的手机和他聊天。

王哥在巴基斯坦拍的照片,他看上去很阳光。

由于语言不通,我和王哥聊天全靠谷歌翻译。我们每次聊天都是先说语音,用谷歌翻译完,再复制粘贴到聊天窗口。通过聊天,我知道了王哥是中国河南人,在巴基斯坦一个中资建筑工地上当钢筋工,他只比我大6岁,看上去很年轻,却已经是技术工人,每个月工资有一万多人民币呢。

一开始,我和王哥只是利用空闲时间聊聊自己每天做什么,后来越聊越嗨,除了分享中国和巴基斯坦的风土人情,分享各自的快乐和难过,我们还教对方说各自国家的语言。聊了两三个月后,我感觉到王哥对我的关心很不一般,心里对他也逐渐有了好感。

确定我们之间有了特殊的感情后,王哥先是给我买了个中国品牌的手机,这样我就不用再借妈妈的手机了。有空的时候,他还经常带我和弟弟妹妹们出去玩,有时候到河边散步,有时候到公园闲逛。每次来家里找我,王哥都会提着很多好吃的,还带我去买过几次新衣服。

有一次,王哥带我去了一个大公园,那是我第一次坐摩天轮。摩天轮转到空中的时候,我觉得特别浪漫。摩天轮在天上转的时候,王哥突然提出要和我谈恋爱,听他说完,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没多久,王哥带着礼物来到我家正式登门拜访,我听到了邻居翻译说王哥想和我结婚。这句话让我很害羞,心里又有点忐忑,因为我不知道爸妈会不会同意我和外国人结婚。

王哥带我和两个妹妹去河边玩。

让我没想到的是,爸妈对王哥的印象非常好。不仅仅是因为在中巴友谊的影响下,大家都特别喜欢中国人,觉得能嫁到中国是非常有面子的事。最主要是王哥这个人特别好,他每次到我家的表现爸妈都看在眼里,他们当场就答应了这门婚事。反而是我舅舅和姨妈非常反对,他们觉得我嫁到中国太远了,嫁给当地人才是最好的,平时也有个照应。但是我爸妈都同意了,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

我爸妈很快敲定了婚礼时间,他们看好的日子是2019年1月13日。后来王哥告诉我,这一天是中国农历的十二月初八,正好是他的生日,我们都很惊喜,爸妈随口敲定的婚礼时间居然这么有意义!这可能就是缘分吧。

婚前我和爸爸的合照,以后我就是别人家的媳妇了。

我不知道中国在结婚方面有什么习俗,在巴基斯坦,女性出嫁并不需要彩礼。不过,王哥依然给我买了金戒指、金耳环和金鼻环,相当于在中国结婚前准备的“三金”。除此之外,王哥还给了我父母一些钱补贴家用,给我家买了洗衣机、冰箱这些电器,也给全家人买了新衣服。

婚礼当天,我们在白沙瓦的一家餐厅里举行了宴会,我家的亲戚朋友都来参加了婚礼。那一天,我穿上了洁白的婚纱,戴着头纱和手套美美地出嫁了。和王哥交换戒指后,我们一起切开了婚礼蛋糕,完成礼节的那一刻,爸爸妈妈紧紧拉着我的手,激动地直掉眼泪。

好玩的是,婚礼当天王哥还闹了个大笑话。我妈妈有个双胞胎姐妹,就是当初劝我不要嫁到中国的那位姨妈,她们俩长得简直一模一样。王哥一时没分清她们两个,竟然在婚礼上认错了人,对着姨妈喊妈妈,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2019年1月,我和王哥在婚礼现场。

办完婚礼之后,我和王哥在巴基斯坦生活了七八个月,等待办理我去中国的签证。那段时间我们自己租了套房子住,王哥负责上班挣钱,我负责在家做饭做家务。为了王哥吃得惯,我做菜的时候会少放辣椒,尽量迎合他的口味。王哥休息的时候,我们就和他远在中国的家人视频。虽然我只能听懂一点点中文,但隔着屏幕,我都能感觉到他们对我的喜爱。

2019年8月,我的护照和中国签证终于办好了。9月,王哥结束了在巴基斯坦的工作,和我们一家人做了告别。我带着妈妈准备的家乡美食玛莎拉和酸菜,与王哥踏上了前往中国的旅程。我不知道王哥的家乡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我未来的生活会是怎样,心里既忐忑又期待。

我的巴基斯坦护照。

巴基斯坦和中国是邻居,可我们想去王哥的老家并不容易。先是从白沙瓦坐车到首都伊斯兰堡,再从伊斯兰堡坐飞机到北京。飞机票一个人要四千多块钱,飞了六个小时左右才降落。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坐飞机,感觉就像做梦一样。刚体验完坐飞机,我又被王哥带着坐了看上去非常先进的高铁。

辗转两天半时间,我们终于到了王哥的老家河南商丘睢县农村。一走进家门,我就看到了公公婆婆做的一大桌饭菜,他们见到我这个外国媳妇都很高兴。吃完饭,王哥带我参观了家里的房子和六亩地,看得我一脸羡慕,心想我家要是在巴基斯坦有房子和这么多地,那得多有面子啊!除了村里的自建房,王哥在睢县县城还有一套114平米的房子,靠近公园,听说还是学区房。看着眼前的一切,我越发觉得嫁到中国是正确的选择。

王哥家的地,主要种玉米、小麦、大蒜,还有一小部分种的是照片上的红薯。

到河南没多久,我和王哥又举办了一场中式婚礼。我们的中式婚礼特别热闹,一大早王哥就带着婚车车队来接亲,我们还拜了天地,喝了交杯酒。担心我人生地不熟,完婚之后王哥没再出远门,平时在县城打打零工,有时候在村里干干农活,花更多时间陪陪我。

去地里干活的时候,王哥很爱骑着电瓶车,我觉得这个东西挺有意思的,特别想学。在我们巴基斯坦,女性也可以学骑车,但我们那里完全没有电瓶车,只有加油的摩托车。可能是王哥这个师父教得好,我才花几天就学会了骑两轮的电动自行车,后来又学会了骑三轮电动车、四轮电动车,没事就骑车去姑姑家串门儿。

和学骑电瓶车相比,我在饮食上适应得就太慢了。刚到中国的那个月,我吃饭没有胃口,每顿只能吃小半碗米饭。为了让我尽快适应,王哥费了很多心思。他带我去过睢县的各大餐馆,还带我去小吃街尝过各种小吃。看到那些我从来没有见过更没吃过的美食,我才逐渐有了些胃口。胡辣汤、包子、饺子、烧烤这些我都吃过,还有闻起来臭臭的螺蛳粉,吃过一次就让人爱上了,我现在经常自己在家煮着吃。

我和王哥在睢县的餐馆吃干锅大虾。

婆婆知道我们两个国家的饮食习惯不同,平时也很照顾我,冰箱里经常存着我爱吃的鸡肉和蔬菜。想家的时候,我就自己动手做巴基斯坦食物,比如咖喱鸡。第一次看到家里带皮的鸡肉,我觉得非常意外。因为在巴基斯坦买鸡的时候,老板都会把鸡皮连带鸡毛直接去掉,来中国之后,我才知道原来鸡皮也能吃,而且味道很不错。

在中国待到第二个月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孕吐让我每天都很难受,胃口更加不好了。这时候,我在巴基斯坦办的签证也快过有效期了,考虑到以后得在河南生孩子,王哥和我马不停蹄地跑去郑州做了体检,续签了签证。

我们在农村的家,房间墙贴了很多小宝宝的年画。

单是续签就花了一个多月时间,来回奔波,加上孕吐和晕车,本就只有八十多斤的我又瘦了五六斤。看我难受成这样,王哥很心疼,只要我有想吃的,无论多远他都会跑去买。

除了饮食,睢县的气候我也不是太适应。这里的夏天没有巴基斯坦热,冬天可比巴基斯坦冷多了,房子外面风特别大。一冷起来,我就全副武装,戴上帽子和手套,穿上厚厚的棉服和毛靴,没事都不怎么出门,在家里熬过了第一个冬天。

刚怀孕时的我,即便穿得很厚,看起来也瘦。

2020年5月,我儿子还未足月就提前出生了。把儿子抱回老家后,我和王哥做了分工,孩子主要由我带,王哥负责挣钱。他好不容易休息的时候,有啥事都跑前跑后,在家里也会给我打打下手。

坐完月子,我身体慢慢恢复了,没事喜欢带儿子去村里逛逛,坐在村口听大爷大妈们唠嗑。村民们刚开始见到我都很好奇,熟悉之后也没再把我当外人了,挺爱和我拉家常,我还和邻居家的一个姐姐成了好闺蜜。本来我是想学普通话的,结果跟大家待久了,我的中文也不自觉地带上了河南味儿。

在村里坐月子,我的打扮、抱娃的姿势都和中国的媳妇一样。

2021年6月,在朋友的介绍下,我和王哥开始在西瓜视频做自媒体。大家一看我除了有张外国人的脸,其余和外国都不沾边,都觉得很有意思,说我是妥妥的河南本地媳妇。我去县城逛街碰到过好几次粉丝和我打招呼,有时候买东西都能遇到粉丝,老板硬要不收钱,我还是坚持给了。我觉得买东西本来就应该给钱,这是天经地义。

除了拍视频分享生活,儿子稍大些之后,我也开始下地帮公婆干农活。我们家主要种两季农作物,玉米种完收完接着种大蒜和小麦,一年总收入大概两三万块钱。大蒜一亩产量大概2700斤,就是价格不太稳定。所以我们有时候种一半大蒜,一半小麦,小麦亩产能达到1200斤左右,我们会留一部分自己磨成面粉吃。

我在地里割草,这种活儿对我来说已经很熟练了。

我们家有好几个看起来特别笨重的机器,第一次见到这些大家伙,我完全不知道是干嘛用的。有一次,我看到王哥把机器开到地里,随着机器的轰鸣声,地很快就翻好了。后来王哥告诉我,这是拖拉机(带旋耕机),专门翻地用的,价格还挺贵,差不多要11万人民币一台。除了拖拉机,我们家还有大蒜收获机和碎秸秆的机器。我当时就想,巴基斯坦要是有这些机器就好了,可太方便了。

河南的农业真是挺现代化的。大蒜成熟的时候,王哥会先用大蒜收获机把大蒜从地里连根带叶刨起来,我和婆婆负责把大蒜的枝叶剪掉,再拉回家里等有空了剪掉根须。这个农活我学得特别快,干起来速度也挺快,王哥都夸我比他还利落。

我们家的农机,有了它们种庄稼很方便。

因为平时都生活在农村,我还看到了很多新鲜事,比如我发现在中国的虫子和花竟然可以吃。家人第一次带我去摘槐花的时候,我以为只是因为花儿好看,可他们没有把花插到花瓶,而是用白色花朵包饺子,吃起来竟然喷香喷香的!除了槐花,我还尝过油炸的爬蚱(知了猴)和豆丹虫,很难描述这是什么味道,反正嚼起来挺香的。前不久我还和老公又去抓了爬蚱,学着自己用油炸,婆婆尝了直夸我做得好。

嫁到中国三年,我已经完全融入了河南农村,有时候会和闺蜜约着一起去地里剥蒜苔,我们一边干活一边拉家常,就是典型的农村妇女的样子。闺蜜有次问我嫁到中国后不后悔,我说一点也不后悔,这段婚姻带给了我幸福和自由。虽然王哥家在农村,条件也不算很富裕,但家里每个人都很照顾我,我们一家的小日子过得很好。

来中国之后我学会了太多太多,河南话、干农活、手机支付、做中国菜、玩无人机、打雪仗……今年3月,王哥还带我去了商丘游乐场玩,手动的旋转飞椅可太有意思了,才几圈就把我都转晕了。王哥说,以后他会多带我和儿子超哲多出去玩,中国有句话叫“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只有走出去看一看才能增长见识。

我很喜欢待在河南农村的,不过如果将来能拿到工作签证,我也愿意去城市里工作。

能在中国生活是我的福气。现在我明白了为什么很多外国人都喜欢中国,很多女孩子愿意嫁到这里。我在王哥家可以随便开空调,在我们那里却只有少部分富人才能享受到。中国也从不缺蔬菜、小麦,我们家种的蔬菜和小麦完全够自己家吃了,这要是在我的家乡,全都要花钱买。

我很幸运这辈子能遇到王哥,在我眼里,他几乎就是万能的,好像没有他不会的事儿。虽然我们平时也会吵架,但冷静之后王哥就会来哄我。我过生日的时候,他还会给我买生日蛋糕和礼物,亲自下厨给我做好吃的。公公婆婆对我也特别好,我们房间的衣柜坏了,婆婆二话不说就给我了买一套新的衣柜,她自己反而把旧的拿去用了。我随口一提想吃韭菜鸡蛋饺子,婆婆马上就收拾东西做给我吃。

我们一家三口的合影。

现在,我主要在家带孩子,公公婆婆年纪大了身体不太好,王哥平时就在家种种庄稼,用农用器械帮周边邻居收庄稼、犁地,加上做短视频的收入,足够我们一家生活了。

我们在县城里的新房已经在慢慢装修,方便以后孩子去城里读书。等孩子上幼儿园之后,我还打算生二胎,让老大有个伴。如果二胎能生个女儿是最完美的,再生个儿子也不错。我相信通过我和王哥的努力,我们一家人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网编:空问站

鲜花(32)

鸡蛋(1)
49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女性频道】【魅力时尚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