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8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30岁中国女孩辞去金融工作 在日本重读高中(组图)

新闻来源: 极昼plus 于2022-07-05 7:46:30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文丨魏芙蓉 编辑丨王珊瑚

摘要:人生在27岁时走入死胡同,服下一颗药丸变回17岁的模样,重回高三就读,这是日漫《relife》中的情景。2021年春天,旅居日本的女孩林欣竹刚辞去东京的工作,百无聊赖,待业在家,那是她第一次看到这部动漫,后来做出了一个被看来十分不着边际的决定——重返15岁,入读高中。

林欣竹人生的前三十年,选择的是一条高效、紧凑的路径,读书时效率最大化地赢高分和奖学金,工作后又像陀螺般周旋于加班和考证,她目标明确,规划严密,时刻处于不能自控的忙碌中。直到身体在三十岁这年亮起红灯,她辞去工作,决心重新调整生活的步调。

重回高中的想法之于她,最初也不过是一只习惯快跑的兔子盯上的又一根“胡萝卜”——去最好的高中接受更纯粹的日语教育,摸透日本应试技巧,顺便挑战代表日本顶尖学府的东京大学。

事与愿违,林欣竹最终来到的是一所“垫底”高中。这里全然是她预料之外的一个世界,教学基础,进度缓慢。抄最简单的生词,解X+2=5的数学方程,林欣竹坐在东京高一的教室里像在“坐牢”。

意外的是她坚持了近一个学期,过上了如“日漫”般的生活,同时扒开生活的缝隙,看到了一些可能。

以下是林欣竹的讲述,部分内容结合她在社交媒体上的记录整理,已获授权。

“是现役JK啦!”

4月7日

各班黑板上贴着座位表,仔细一看就是按名字发音顺序平均排的,于是头部就是可怜的青木和阿部,尾部是李!刘!林!名字暴露国籍,形成中文小团体。

穿上制服,我就是现役JK(高中生)啦!制服到货那天好激动,立马上身试了,很合身,不过冬裙和夏裙长度一样,材料厚度也没发现区别,我甚至怀疑给我放错了,想象了一下冬天穿短裙光腿,将会是个不小的挑战。

我们4月份开学。在学校,我就是一个15岁的中国留学生——这个人设是我入学之前就想好了的——由于父母工作原因,我去年跟随家人一起来东京生活,日语是在中国时跟父母学的。

到现在为止从没被怀疑过年龄,我天天在心里偷笑,他们不觉得(按照我的人设)去年才来日本,日语有点太好了吗?

第一天上课印象最深的其实是桌椅好小,有一种大学生去上小学的感觉。刚开始其实不需要自我介绍,只要我一开口说话,口音自然会暴露我外国人的身份。倒是也有人问我是不是混血,我都说:不是,我是中国人。

学校外国人比例很小,而且因为语言障碍,留学生都只能互相抱团,比如中国留学生在学校里就有固定的圈子。我在日本生活很多年了,交友方面很顺利,没有局限在留学生的圈子里,这样对我来说有更多的时间交流日语,提高口语能力。

这里课表相对国内高中会丰富很多,不分主课副课。每天6节课,没有两节语文或两节数学连在一起这样可怕的课表。50分钟的一节课可能有一半时间都是小组讨论,经常会有玩不完的小游戏。自习和小组讨论太多了,上课进度慢得出奇,对我提高日语倒是一件好事儿。

我开始还有些困扰,不知道到底多少老师知道我的年龄,于是特意去问了班主任,她说原则上是都不知道的,学校里凡是含个人情报的文件都非公开,除了年级组长和班主任之外都看不到。还跟我说:你放心你从外貌是完全看不出来的,你坐下去我也意识不到班里有个成年人。听她这么说我当然开心。

入学后唯一遇到需要写年龄的是体检,我那天贴了个即时贴遮挡,结果老师给每个人都发了信封装进去。学校在隐私保护和人格尊重方面做得很好,比如不允许问国籍、性别、性取向等,并且允许学生跨性别选择校服,学校还设有无性别厕所。

经常感觉自己像走进了动漫里。之前对日本校园生活的印象大多来自看的日漫,比如体育祭、室内鞋、图书委员……但这些在日本上班一般不会接触到,现在感觉一点点和印象中对上了。

比如我们教学楼门口就是一排排鞋柜,要换室内鞋才能进,主要是为了干净,学校统一准备鞋,虽然丑萌丑萌的,看久了还蛮让人上头。我想动漫里同学往鞋柜放情书的情况应该也会有吧,唯一的区别就是早上大家上学时间都差不多,上百名学生排队换鞋,真的很容易迟到!另外运动时也要换体操着(运动服),和国内的夏季校服比较像,只不过颜色更浮夸,冬天也是短裤短袖哦,只多一件上衣外套。

目前最搞笑的瞬间是第一次参加部活(社团活动)。那天一群高年级学生里就我一个一年级的,高年级学生大部分都化了妆,校服裙子卷得很短,我不卷裙子,也没化妆,为了显小还特意剪了平刘海,跟他们说话用的是敬语,他们觉得很可爱,围着我高喊“新生卡哇伊”。

我瞬间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说什么,顾问老师赶过来救急,“你们吓到她了”。


家庭课是林欣竹喜欢的科目之一,教学生去如何使用缝纫机。讲述者供图

一根“胡萝卜”

4月9日

从同学视点就是来了个天才留学生,还是有钱家大小姐,但是音体美都特别差,然后说话偶尔出错,学习以外蠢萌担当。

30岁上高中,对我来说不是一个需要太大勇气的决定。生活上勤俭节约些,我的积蓄能担负未来几年的生活,而且我觉得这个决定无论成功与否,之后还是能回到原轨的。

日本的高中入学之前,每个学生都要经历一场校方面试。对于我这个30岁的学生,面试的老师也不惊讶。他们每年都会遇到一些成年学生,大多是因为经济原因或者成绩不理想,多年之后重读补一个学历。(按照东京都立高等学校入学申请文件要求,对于已经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的本国或外国公民都可申请全日制高中。只需要提交一份初中毕业证书。)

老师们也关心我为什么来这个学校。我跟他们都实话实说:我是来学日语的,我会遵守你们学校所有的规定。

我不是为了读高中专门辞职的,事实上读高中之前我已经裸辞在家玩了一整年。我之前从事金融相关工作,对接外资客户,负责议事录——做英语Interview时,把英语实时转换成日语记录。但是作为一个外国人,我对日语的熟悉程度肯定是不如当地人的,所以这项工作我总比其他人更累,花费时间更多。当时每天都在开会,相当于我每天都要额外加班,淡季995忙季706,很长一段时间我失眠,低烧不愈,体检指标异常,出现低血脂、尿蛋白,还心电图异常。

我当时已经很想辞职,居然遇到领导跟我说,“随便什么日本人都比你好,加点班咋了?你还嫌工资低是不是,你离开这再也找不到这么高。”听完这番话我震惊了,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明确的歧视,我立马辞职。我就想休息两三年,趁机提高日语,提高不了干脆转行算了。

提高日语的确是我目前比较迫切的需求。虽然我在东京生活好几年了,日常生活没有障碍,在外国人中日语也算好的,但和日本土著比还是有很大差距。

有过留学经历的人或许都有这种体验,缺少了文化背景和成长体验,在外语交流中通常很难感受到快乐。就像我用中文可以展现幽默感、开玩笑,能很快跟别人打得火热。但是在日本不行。我来日本这些年,中国朋友很多,但能称得上朋友的日本人可能就一两个而已。

辞职之后我想松弛下来,养好身体。其实也没有彻底闲下来,我报了些兴趣班学乐器,想利用这个时间充电。我比较喜欢也擅长考试,像我以前的书架满满的全都是考证的书,辞职后我专门写了一份两页纸的考证计划,计划把书架上那些书清零。

一身病的确是养好了。但在家很难坚持每天学习日语。每天刷剧聊天浪费了太多时间,过去这些年我的生活节奏都是很紧凑的,上学、工作、攒钱,就像有一根胡萝卜拽着我往前跑,现在胡萝卜没了,我就躺地上了。

我觉得我得去找胡萝卜。

我是无意中看到那部动漫的——一个成年人回去上高中,他吃了药丸变年轻才能回去,但我的长相跟我高中也没区别,我直接去上行不行?我也对比过成人大学或夜校,觉得高中性价比更高,而且是更理想的纯日语环境——几乎没什么留学生,全班都是日本人。通常作为一个社会人的话,我很难跟周边张嘴“这个我不会”、“这是什么意思”。但如果作为学生,我是被允许犯错的。

最开始只是突发奇想,后来我去东京都厅咨询,人家说如果你在日本没读过高中的话,是可以上的,前提是我必须跟其他15岁的孩子一样参加普通中考,另外高中并不提供留学签证,你需要有额外的长期签证。我符合这个条件,我二十出头来的日本,而且现在有永驻(日本绿卡)。

结合了多重需求,我把目标定在东京最好的一所高中。我觉得我又重新支棱起来了。我还想试着考下东大(东京大学),就是单纯想挑战一下,甚至想过顺便研究下日本的应试技巧,有可能的话转行到教育(教培)行业,那是我擅长的也是我喜欢的。



东京都立高等学校入学申请文件规定,对于已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的本国或外国公民都可申请高中。

“跌落”垫底校

4月18日

言語文化和現代国語课,罗生门之类的文章挺有挑战性,课堂讨论和记述题超多,比预想更符合需求。但没想到日本都上到高中了,还次次收随堂讲义和记述题老师给批改。

我的计划并不是一帆风顺,虽然有认真学习日本史地政,也重拾了数理化生,但依旧没能弥补上国语(语文)这一科的劣势,以微弱之差落榜了。Top1没收我,直接就掉到招不齐生源的垫底校了。我现在就读的是一所本科率不足20%的学校。

国内只要是公立普高,教材和考纲都是统一的。日本呢,以数学为例,同一出版社出了5套教材供选择,最高版能覆盖国公立大学考纲,我们学校选择的是最低版——从初中复习开始,并且删掉所有衍生公式,只保留最基本的定理和基础计算。所以开学一个月,我还在解二元一次方程。



高一数学教材,题型简单基础。讲述者供图

不少人觉得不学习还第一不是更爽吗?但估计你们低估了垫底校的简单程度。正常高中是高一学数1数A,高二学数2数B,而垫底校呢,花两年学数1数A,毕业时只有半个高一水平,翻开卷子全是压根没见过的知识点。其他科目同理。

如果按照这种教学进度,所有的科目在课堂上的学习知识是不足以应付高考的,升学的概率可想而知。

入学前的面试学校曾经主动提出过:如果觉得简单时可以自己看别的书,结果入学后是另一回事——班主任说原则上禁止,有需要自己跟任课老师商量,但所有作业都必须交,因为要公平计算平时成绩。

好像又回到了在国内读书那会儿,厌烦没有意义的作业、无理的规定。比如无论国语还是英语都有抄生词的作业,我用心看一遍就能记住的东西,何必非要检查我抄了多少遍呢?除了练字这有什么用?

我就去找班主任商量,让班主任带着我去挨个见其他科老师,解释下我的特殊情况。结果就是大部分任课老师不同意。他们的原话:日本公立学校就这样子,没有例外,我们不打破任何规定。

我现在已经成了老师的重点关注对象,他们有事没事就敲我桌子。只要发现我不想抄笔记,我抄的比别人少,我没按他格式抄,他就会敲一敲:这次不扣分,下次必须改这个(格式)。

如果是15岁的我,不用想了,一天我就退学。之所以现在还能继续享受集体生活主要因为年龄大、上过班,“坐牢”能力还是很强的。上课听废话,就跟我听领导开会是没区别的。

我想过,这种教学进度和方式或许跟学校的生源有关。这里学生普遍基础差,家庭经济条件也不高,家长不重视学习也不鼓励他们考大学,很多学生高中毕业后都会直接就业。

目前我知道班里同学家长职业好一点的是护士,还有很多父母是没有正式职业的。我有一个同学是单亲家庭,爸爸不做任何家务还家暴,妈妈实在忍不了就离婚了,独自抚养三个孩子,生活困难,以至于三个孩子都要打工补贴家用,最大的孩子才18岁。

女孩就跟我讲她将来绝对不要结婚。我跟她说如果你遇到一个会分担家务的好人,其实也不用恐婚。她说自己没什么兴趣爱好,对职业也没什么要求,就想做一份能力范围内工资最高的工作,赶紧有收入来帮助家里渡过难关。虽然她才15岁,就已经在考虑收入、将来怎么养家了。

我跟他们相处时会特别注意,不要轻易站在成年人的角度去打量他们,随便给建议。我跟这个女孩说:听说编程行业特别缺人,对学历没要求,技术过硬就能找到工作,你要是不讨厌的话可以考虑读个IT的专门(两年制专科)。

其实以前毕业生进路(升学)调查都贴在楼道里,他们大多去的都是专门,有一些能保送去私立大学,自己考大学的在个位数,剩下的毕业就直接就业或待业了。我给出过建议的那个女孩,开学不到三个月,她就退学了。

同学之间也会聊这个话题,“你肯定去大学吧?”每次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都是淡淡地应一声“嗯……”,不再继续讨论。对于他们中很多人来说,努力三年最多考上个一般的私立大学,毕业后的收入可能还比不上专门。



高一入学教材。讲述者供图

重回15岁

5月2日

下午还睛天呢,放学突然下雨,只好钻进超市。一进去就条件反射式开始买菜,结账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未成年买不了料酒!就不掏证件出来吓人了。

后来支撑我的动力只剩下音、体、美包括课后的兴趣班了,都是一些跟学习无关的东西。我很喜欢家庭课,虽然理论部分巨无聊,但实践部分非常好玩,学校有“被服室”,里面摆了很多电动缝纫机和裁缝工具,每个人领一份材料和道具后,按着老师指示一步步练习。5月的一个任务是花四节课时间,制作一条裤衩。

体育课更重要,和保健课并在一起的话,一周有4节,快赶上主科英语的排课量,本来去年在家歇着就无任何运动量,全当锻炼身体了。还有美术课,其实美术老师只布置作业并不指导什么,但如果没人布置作业我也不会想到要画幅画,结果发现其实我画画也还不错!



美术课作业 讲述者供图

辞职之后我才开始广泛接触这些(兴趣班)的。过去我忙碌的时候会压抑自己各方面的想法。如果你问当年15岁的我喜欢什么,我会说我对音乐没兴趣,对美术没兴趣,因为我内心就在告诉自己:这没有用,我不想学。比如高考,我喜欢理科,但因为文科成绩更好,我在高考最后一年选了文科。

受生活条件限制,过去我学什么都是强目的性、强规划性,这种行为习惯延续到后来上大学、工作。比如大学选课的时候,别人会选感兴趣的课,我一般都选我擅长的科目,这样可以确保我这些科目轻松拿高分,还可以省下不少时间去打工。

刚来日本时也受经济条件困扰,很多时候都在寻求尽可能减少学习时间、又提高学习成绩的方式,这样我才能打工赚钱的同时,又能拿到奖学金,维持我的生存。工作后不用为钱纠结了,但动不动就是0点才下班,周末也在考证,总之一直挺忙的,那种状态有点像为了工作、生存而不得不玩命。

直到辞职后,我才觉得我终于有条件可以去学一些没有经济价值的东西了。

上高中的生活非常单纯,我把不需要的信用卡停了,生活费从30万日元调整到5万日元,收起LV钱包,换了个学生用的平价小钱包。每天上课不能用手机,也看不了股票。我只需要关心明天考什么,下礼拜学校有什么活动。当然讨厌的事情和15年前是一样的——还是会因为某个作业很无聊,或者是明天有什么活动不想参加而烦恼。

每天家和学校两点一线。部活结束之后,大家也不着急回家,会推着自行车陪着彼此绕绕远路。其实跟他们聊天过程中遇到一些特别需要(文化)背景的梗,我还是听不太懂、笑不出来。过去在职场,我听不懂只能装听懂了笑一笑蒙混过去。现在不一样,我会直接问: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啊?你们为什么会笑啊?

现在最兴奋的是我妈,她觉得“我孩子上高中了,太有意思了”。我父母都非常支持我这个决定,而且觉得自己也跟着一起年轻了。现在我妈没事就催着我问:你学校怎么样跟我聊聊;你把上学的照片都给我发一发;你考多少分,老师表扬你了没?在国内上小学、初中那会我天天给我妈讲学校发生什么事。但后来上大学、出国工作,是她完全不了解的领域,她插不上嘴,问得越来越少。

重读高中,对我妈来说,我又回到一个她能明白了解的领域,她好像有了很多可以关心的东西,她又能给我提建议、享受做家长的快感了。

现在每天我放学了,我都会给她打个电话,说说今天我们学校怎么着了,跟15年前一样。好像从家长的角度来看,不管你15岁还是30岁都是个孩子。

总之,这次经历有惊喜有失望。也算是打破了我对发达国家教育的想象吧。我本来一直抱着随时退学的想法,不知不觉坚持几个月了,虽然很多事情不理想,但我好像真的给忙碌的社会人提供一点做梦的空间了。

(应讲述者要求,文中林欣竹为化名。)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2)
28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华人故事】【留学移民】【学习园地】【爱子情怀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