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66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超生孩子被抱走调剂 多人被停职 胡锡进:不人道(图)

新闻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胡锡进 于2022-07-05 5:10:53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胡锡进:对超生小孩的“统一社会调剂”, 它也是错误的、不人道的


广西桂林全州县的一对夫妇告自己的孩子被拐卖,互联网上披露了一份疑似该县卫生健康局的红头回函,表示上世纪90年代该县根据区、市指示,有“调剂”超生小孩的政策,申诉夫妇当年生的是第7孩,所以被“抱走调剂”。“人口调剂”这是当下舆论场极其生僻的说法,但它的粗暴和必然导致的伤害都显而易见,因而迅速发酵为新的网络热点。

目前桂林市和全州县都表示在调查网上曝光的那封红头公函的真实性,以及事情本身的是否属实。据媒体报道,有桂林市卫健委人口家庭科的官员称,上世纪80年代当地的确有过“调剂人口”的相关政策。不过由于年代久远,记录当地那个政策的文件也在查找核实中。

舆论来得很急,调查速度显然跟不上人们关切和议论的发酵速度。老胡想说的是:

第一,如果全州县二十几年前的确搞过对超生小孩的“统一社会调剂”,它显然是错误的,按照今天人们的认识,它也很不人道。

第二,这个政策即使在与老胡同龄的圈子里也基本没怎么听说,互联网活跃十多年了,之前也没有过突出的曝光。人们在全州县的事情传热后,搜出了一篇2014年的报道,记录了一个被“抱走调剂”的女孩23年的人生,但当时也没有成为轰动性舆论事件。可以肯定,对超生小孩搞“社会调剂”不是一个当年广泛推行的政策,它应是少数落后地区的“土政策”。比如,在老胡的老家河南省,我的生活在农村的表亲全都超生,有不少于3个孩子,他们受到的处罚就是交罚款。从没有听他们说过有孩子被抱走“调剂”的情况。

第三,如果全州县的情况属实,即使是极少数现象,也是不可接受的。有些相关家庭的伤痛肯定至今难平,这完全可以想见。涉事地区应当采取措施予以抚慰,首先要尽最大努力帮着找到孩子的下落,不能因为是之前的事情,现在的政府就自动让自己“免责”。而曝光的那封红头公函如果是真的,其中的语言过于冷漠,那不应是基层政府机构对历史错误和其造成伤害的态度。

第四,计划生育是一场当时认知条件下的人口革命,它重塑了中国的人口格局,也很大程度上重塑了中国人的家庭面貌和生育观。这个过程肯定伴随了一些个人和家庭的不情愿乃至痛苦。我们今天离那场人口革命很近,产生了非常复杂的回溯评价,包括人道主义的喟叹以及因人口迅速老龄化而产生的焦虑。我相信对那场人口革命的评价会往后延续很多年、很多代,最终产生一个相对稳定的历史视角。

超生孩子被抱走“社会调剂”?桂林最新通报:多人被停职!广西纪委监委派出工作组指导调查处理


7月5日,一份盖有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公章的《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在网上热传。

这份于2022年7月1日出具的文件显示,20世纪90年代,广西全州县唐某某、邓某某超生(第七孩)的孩子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如今,他们要求追究这起“拐卖儿童事件”。全州县卫生健康局称,经核实,不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当时被全县统一进行社会调剂的超生孩子去向,没留存任何记录。因此,我局对你们提出的信访事项不予受理。”



据南方都市报,记者多次拨打网传图片中的联系电话,均被提示“正在通话中”。5日上午,桂林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工作人员就此事答复南都记者称,正在协调处理此事。



桂林官方发布情况通报

7月5日下午,据桂林晚报,桂林官方就全州县卫健局不当处理信访事项发布情况通报:

关于全州县卫生健康局不当处理信访事项情况通报

7月5日,全州县卫生健康局不当处理信访事项引发社会关注。事情发生后,桂林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派出由市纪委、市委组织部等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合工作组到全州县进行调查。根据初步调查情况,责成全州县对漠视群众诉求、行政不作为的县卫健局局长和分管副局长等相关人员停职检查。工作组将深入调查了解有关情况,切实维护信访人合法权益。

桂林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2022年7月5日

据广西日报5日下午报道,针对全州县卫健局不当处理信访事项的问题,按照自治区党委要求,自治区纪委监委牵头会同有关部门迅速派出工作组,指导桂林市进行调查处理。



据新闻晨报报道,7月5日,该小孩母亲向记者回忆了当初事的全部经过。

今年69岁的唐婆婆是这名失踪男孩的母亲,家住广西桂林市全州县农村。

她告诉记者,她和丈夫育有4男3女共7个小孩,老大出生于1969年,失踪的老幺出生于1989年,如果健在的话,今年33岁了。

她对记者回忆说,1990年农历7月初六,她带着15岁的女儿和1岁左右的老幺,住在全州县城一家旅馆里,“当天上午8时左右,突然冲进来3名女子,外面还站着2名男子,我一个都不认识,他们从我手中抢夺孩子,我哭喊着拼命护着娃儿,但最终还是被他们抢走了。”

7月5日中午,新京报记者致电安和派出所,接线工作人员表示,《全州县公安局转交信访事项告知书》中提到的案件已立案,“毕竟已经过去很久了,我们要侦查,肯定要先调查取证。”该工作人员还表示,他不是这起案件的办案民警,不太清楚具体立案案由,并称“是上周接到上级公安机关反馈下来立案的”。下午1时许,记者再次致电安和派出所,接线工作人员表示,“(案件)我们正在调查中,还没出结果。”

据了解,现行《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口和计划生育条例》于2022年3月24日修订通过,自公布之日起施行,《条例》中无“超生”字样。关于“生育调节”的章节规定,提倡适龄婚育、优生优育,一对夫妻可生育三个子女,实行生育登记制度。广西卫健委办公室宣布,取消再生育审批,不再发放《计划生育服务手册》,推行电子化生育登记。相关负责人明确,夫妻可以在生育前进行生育登记,也可在生育后补登。



“社会调剂”政策是否真实存在?

5日,天目新闻联系上全州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县委县政府领导对此事都很重视,已经在开会调查这份“告知书”的真实性以及其中所描述的政策在当时是否真实存在。

为了解“社会调剂”政策是否真实存在,天目新闻记者联系上桂林市卫健委人口家庭科的邓科长。邓科长说:“在上世纪80年代确实是有过这个政策,由当时的桂林地区下发。因为年代久远,现在正在查阅档案找具体的政策内容。”

天目新闻记者就此事咨询了相关律师,江苏法德东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蓝天彬律师说,在现有法律框架下,相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是无权把小孩抱走,进行社会调剂的,这种行为显然是逾越职权的,是违反法律规定的,造成巨大的家庭伤痛和人间悲剧,相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涉嫌滥用职权罪。如果此事属实,根据《刑法》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不过,该事件发生在20世纪90年代,至今已经20多年,而滥用职权罪的追诉时效期限最高为10年,这也就可能面临超过追诉时效期限不再追诉的现实问题。具体如何处理,还需依据调查结果。

据界面新闻,律师吴有水表示,计划生育法虽然修改过多次,但任何时期的计划生育法都没有规定可以将“超生”孩子进行“社会调剂”,计生部门强行抱走小孩的行为涉嫌违反刑法,“(假设这种行为属实)与绑架罪比较靠近,因为小孩没有力量反抗,但从其监护人手中强行抱走也是违法的。”

“社会调剂”是否涉嫌拐卖?吴有水表示,这需要了解孩子被抱走之后的情节,“是否存在金钱交易的行为等”。

吴有水表示,绑架罪的追诉时效为20年,如果检察机关认定应当深入追查,还可以向最高检申请追诉超过20年的相关案件。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认为,即使按照当时的计划生育政策,相关部门也只能只对超生者进行行政处罚,具体为罚款等措施,相关政府部门如将孩子抱走就涉嫌构成滥用职权罪。但事件是否属实,还需官方调查。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3)
6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华人故事】【生活百态】【杂论闲侃】【博论天下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