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65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超生的孩子竟被社会调剂下落不明 政府:确有该政策

新闻来源: 新京报/南方周末/时代财经/天目新闻 于2022-07-05 3:43:50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广西全州“超生子女被调剂”?当地民政局:以前抱过很多 派出所直接上户口

7月5日,一则关于广西桂林市全州县“对超生子女进行社会调剂、统一抱走”的消息引起社会关注。

据网上流传加盖了“全州县卫生健康局”的公章、发布日期为2022年7月1日的文件显示:

当地民众唐月英、邓振生要求追究高丽君等人涉嫌拐卖儿童责任,要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在文件中称,“经核实,你们超生的孩子(属第七孩)是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为便于和促进全县计划生育工作的开展。当时被全县统一进行社会调剂的超生孩子去向,没留存任何记录。”因此不予受理。



7月5日11点14分,时代财经拨打上述文件电话,但均被提示“正在通话中”。

11点35分,时代财经以市民身份致电全州县民政局社会事务部,咨询当地是否存在超生小孩抱走调剂的情况。

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现在《民法典》出来就不行了。以前很多抱过去,派出所直接给上户口也是有的。”该工作人员进一步介绍,“现在不行,政府是没有调剂的权利的,派出所也不给上户口,必须符合法律条件,到民政部门办理收养证才能收养。”

11点36分,时代财经拨通了全州县卫建局电话,相关工作人员称,超生领养事宜由出生人口监测部门负责。随即,记者拨打该部门咨询电话,了解是否存在超生小孩会被调剂抱走的情况。

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国家允许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孩子。”当记者问及“如果超生,比如生了7个孩子呢?”该工作人员称,“现在不收社会抚养费,需要把户口本、结婚证、出生证、准生证等证件一起拿过来卫建委,我们再根据特殊情况来谈。”记者进一步咨询网上流传关于全州县把超生的小孩抱走调剂的事情,该工作人员一再表示“你刚刚说的那些我都不知道”。

事实上,《中国青年报》2014年5月7日曾经报道《被“调剂”了23年的人生》,该报道主人公四川达州的谢女士就是被自己的幺爸谢某才从计生办公室抱回来。

此外,2011年5月《财新》杂志的封面报道《邵氏“弃儿”》就是关注被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计生部门强行抱走的婴幼儿。该报道称,“2002年至2005年间,以违反生育政策为由、强行抱走婴幼儿的行为,在湖南省隆回县高平镇达到高潮。”

北京市炜衡(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陈晶晶对时代财经分析,根据我们国家2002年到2005年的相关法律,即使违反生育政策,也只是对超生的父母征收社会抚养费,并不存在调剂一说。

陈晶晶进一步指出,如果是真实的情况下,这属于一些地方在过去执行政策时矫枉过正的行为,是过度的执法,对政策层层加码。“这就涉嫌违反行政法律,如果是部分工作人员真的抱走了小孩子,涉及侵犯公民人身权、滥用职权,轻则应行政处分,重则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广西全州“被社会调剂的超生孩子”:父母网上寻子 “被抢”时1岁

2017年,邓振生、唐月英夫妇曾在“宝贝回家”网上登记了寻找孩子“邓小周周”的信息。“这么多年来家里人都在找他,全家人都很想他,妈妈整天以泪洗面。”



网传的告知书 (资料图/图)

2022年7月5日,网络流传一份落款为广西全州县卫生健康局的告知书。告知书显示,针对唐月英、邓振生信访反映“要求追究高丽君等人涉嫌拐卖儿童一案”,经核实,两人“超生的孩子是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对信访事项不予受理。

告知书显示,根据20世纪90年代全区计划生育工作严峻形势,严格执行“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的政策,对违反计生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强行超生的子女中选择一个进行社会调剂,是县委、县政府根据当时区、市计划生育工作会议部署要求和全县严峻的计划生育工作形势需要作出的决定。唐月英、邓振生超生的孩子(属第七孩)是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为便于和促进全县计划生育工作的开展,当时被全县统一进行社会调剂的超生孩子去向,没留存任何记录。”

南方周末记者拨打了告知书上唐月英、邓振生的联系方式,显示对方已关机。

南方周末记者发现,2017年,“宝贝回家”网上登记有寻找孩子“邓小周周”的信息,其中提到“失踪”孩子的父母是“邓振生、唐月英”。据其登记,孩子出生日期为1989年8月9日,“失踪”日期为1990年7月3日,“失踪”地点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全州县的桥头旅店二楼。

夫妇二人这样描述“邓小周周”的身体特征:“(孩子)1989年8月初九早上9、10点出生。1990年被抢时1岁,刚会走路和说话。家穷无相片,唯一胎记是左脚脚踝有颗红痣。被抱走时穿的花衣服和自己做的布鞋。他的爸爸妈妈是邓振生和唐月英。”

除却对邓小周周的描述,夫妇二人还补充说明:“这么多年来家里人都在找他,全家人都很想他,妈妈整天以泪洗面,现在一个眼睛哭瞎了,爸爸老了也生病了。家里对他也没什么要求,也不会非要让他认祖归宗,他能过得好我们也就放心了!还有大家都非常非常希望他能回来看看,看看亲生父母亲,还有他的哥哥姐姐们!”

南方周末记者在7月5日上午拨打了该网负责人电话,截至发稿未有回应。全州县人民政府卫生和计划生育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自己并不清楚相关超生问题的处理办法和政策内容,“去(县)卫生健康局问”。

随后,南方周末记者拨打全州县卫生健康局电话,工作人员称:“您说的这个是计生方面的政策问题,我们办公室这边对具体内容、细节不太清楚。”工作人员给了该局综合监督股的电话,但拨打后无人接听。

针对网传信息,桂林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工作人员答复南方都市报记者,“我们目前正在向领导汇报,协调处理这个事情。”


媒体:超生被“调剂”的孩子不能下落不明


无论如何,都要帮助邓月英、邓振生夫妇找回亲生孩子,这关乎人伦底线。



▲7月5日,一份落款为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发布的《关于唐月英、邓振生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引发网友的热议。

文 | 丁慧

7月5日,一份落款为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发布的《关于唐月英、邓振生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引发热议。当日上午,天目新闻就此事致电全州县卫健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办公室未下发过这份“告知书”,此事应该是由负责信访工作的相关股室处理,“他们现在也正在开会处理调查,稍后会在人民政府官网上有通报。”

这份告知书显示:根据20世纪90年代全区计划生育工作严峻形势,严格执行“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的政策,对违反计生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强行超生的子女中选择一个进行社会调剂,是县委、县政府根据当时区、市计划生育工作会议部署要求和全县严峻的计划生育工作形势需要作出的决定。告知书接着指出,信访人超生的孩子(属第七孩)是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为便于和促进全县计划生育工作的开展,当时被全县统一进行社会调剂的超生孩子去向,没留存任何记录。因此,该局对信访人提出的信访事项不予受理。

触动大众神经的还是那句“经核实,你们超生的孩子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任何人都清楚,孩子不是商品,不是可以任人安排的资源,而是一条鲜活的生命。“调剂”一词挑战了人的常识,也践踏了社会道德底线。在关乎个体生命这件事上,相关部门必须要慎重对待,绝不是一句“统一安排社会调剂”和“无任何记录”就能够草草了之的。

即便该事件因为计划生育产生,孩子也不可能凭空消失,总要有个下落。将父母和孩子分开,何等残酷残忍,作为负责这件事项的地方政府部门,更需及时纠错,无论如何都要帮助唐月英、邓振生夫妇找回亲生孩子。

特别是在当下“全国打拐”的背景下,又有不少父母倾尽全力寻子的先例在前,父母锲而不舍寻亲,其中的苦和难非常人所能体会,而这一切都源自于父母对孩子的爱。亲情和团圆是一个家庭的渴望,不能一句“无任何记录”就打发了唐月英、邓振生夫妇寻找孩子的请求。

对于舆论场上的诸多疑问,相关方面还是要有详细的调查回复。若确实存在相关人员失职、渎职的情况,相关部门还要及时查清、追责,这是对唐月英、邓振生夫妇的交代,也是回应大众关切应有的态度。

曾对超生子女进行“社会调剂”?桂林卫健委:80年代确有该政策

7月5日,有网友爆料,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全州县唐某和高某夫妇信访反映了“XXX等人拐卖儿童一案”,其中涉及的被“拐卖”儿童,是两人的孩子。而后,一份盖有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公章的《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在网上热传,这份告知书显示,唐某和高某夫妇的孩子属超生,当年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此事在网络上引发广泛关注。

天目新闻记者从网传的告知书上看到,纸张顶部印刷着“全州县卫生健康局”,下方标注有“全卫信告【2022】2号”字样,落款为“全州县卫生健康局”,落款时间“2022年7月1日”,并有相应的公章。

这份网传的告知书中写道,根据20世纪90年代全区计划生育工作严峻形势,严格执行“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的政策,对违反计生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强行超生的子女中选择一个进行社会调剂,是县委、县政府根据当时区、市计划生育工作会议部署要求和全县严峻的计划生育工作形势需要作出的决定。并称唐某和高某夫妇“超生的孩子(属第七孩)是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行为。为便于和促进全县计划生育工作的展开,当时被全县统一进行社会调剂的超生孩子去向,没留存任何记录。”


7月5日上午,天目新闻记者就此事致电全州县卫健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办公室未下发过这份“告知书”,此事应该是由负责信访工作的相关股室处理,“他们现在也正在开会处理调查,稍后会在人民政府官网上有通报。”

随即,天目新闻联系上全州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县委县政府领导对此事都很重视,已经在开会调查这份“告知书”的真实性以及其中所描述的政策在当时是否真实存在。此外,全州县网信办也回应天目新闻称正在调查该“告知书”的真伪。

为了解“社会调剂”政策是否真实存在,天目新闻记者联系上桂林市卫健委人口家庭科的邓科长。邓科长说:“在上世纪80年代确实是有过这个政策,由当时的桂林地区下发。因为年代久远,现在正在查阅档案找具体的政策内容。”

天目新闻记者就此事咨询了相关律师,江苏法德东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蓝天彬律师说,在现有法律框架下,相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是无权把小孩抱走,进行社会调剂的,这种行为显然是逾越职权的,是违反法律规定的,造成巨大的家庭伤痛和人间悲剧,相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涉嫌滥用职权罪。如果此事属实,根据《刑法》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不过,该事件发生在20世纪90年代,至今已经20多年,而滥用职权罪的追诉时效期限最高为10年,这也就可能面临超过追诉时效期限不再追诉的现实问题。具体如何处理,还需依据调查结果。

警方回应广西超生孩子被调剂:已立案

随后,一份落款为全州县公安局的《全州县公安局转交信访事项告知书》在网上流传,其中提到,关于2022年6月21日收到邓某某向桂林市政法委提出“要求对全州县安和乡原副乡长黄某某、原计生站站长高某某等人涉嫌拐卖儿童罪一案立案侦查”的事项,信访部门已登记,并依例转全州县公安局安和派出所办理。



▲相关《转交信访事项告知书》。 图据网络

7月5日上午,新京报记者尝试联系相关当事人邓某某夫妇,语音提示对方已关机。记者随后多次拨打全州县卫生健康局电话,显示正在通话中或无人接听;桂林市卫健委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正在对事件进行调查”。

7月5日中午,新京报记者致电安和派出所,接线工作人员表示,《全州县公安局转交信访事项告知书》中提到的案件已立案,“毕竟已经过去很久了,我们要侦查,肯定要先调查取证。”该工作人员还表示,他不是这起案件的办案民警,不太清楚具体立案案由,并称“是上周接到上级公安机关反馈下来立案的”。下午1时许,记者再次致电安和派出所,接线工作人员表示,“(案件)我们正在调查中,还没出结果。”

新京报记者联系全州县委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正在核实该事件的具体情况,后续情况以官方通报为准。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2)
65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华人故事】【生活百态】【杂论闲侃】【博论天下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