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92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郑智化最猛的歌 每句歌词都违禁 胡锡进有话说(组图)

新闻来源: 华人志V/胡锡进 于2022-07-04 9:47:54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1、

郑智化愤怒被乱改歌词

中国台湾歌手郑智化愤怒了,因为在“浪姐3”里,王心凌和阿娇、阿Sa、张天爱、吴谨言翻唱他的原创歌曲《星星点灯》,里面的多句歌词被“乱改”。

原歌词“现在的一片天,是肮脏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再也看不见”被改为了“现在的一片天,是晴朗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总是看得见”。

对此,郑智化发微博表示:“震惊、愤怒和遗憾”。



站在郑智化的立场上来看,自己写的歌词被这样乱改,当然是愤怒的。这样一改,原歌词要表达的意境就完全颠倒了。从“肮脏”变成了“晴朗”,从“看不见”变成了“看得见”。对于任何一位有底线的创作者来说,都是不能容忍的。

有人会为之辩解,觉得根据场合的不同,修改歌词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如果真的觉得歌词在特定的场合不合时宜,不用这首歌就是了,为什么要把歌词给改了呢?作为财大气粗的芒果台,肯定不差再买一首歌版权的钱,为什么要搞得现在这么不体面呢?

有人可能会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一首歌而已。

可如果只是那些嘻嘻哈哈的“口水歌”,确实没什么,但这首《星星点灯》,是郑智化写给迷茫和低谷时期的人们的励志歌曲。

现在的一片天 是肮脏的一片天

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再也看不见

这两句描写的是在城市之中,天空被污染,连星光都看不到的情景。这样的情景衬托出主人公心情的低落和处境的可悲,但就是在这样的逆境之下,郑智化依然激励大家:

星星点灯 照亮我的家门

让迷失的孩子找到来时的路

星星点灯 照亮我的前程

用一点光 温暖孩子的心

如果像现在改的歌词,那么天空晴朗,星光璀璨,后面的激励就显得“无病呻吟”。



郑智化是一个对自己的歌非常讲究的人,这种讲究,以至于某一首歌只能在特定的场合唱。比如他曾经参加一个综艺,主持人嘻嘻哈哈问他,要不要唱《别哭,我最爱的人》,被他拒绝,他说,这是一首很悲伤和严肃的歌,不适合这个场合。

可以看得出,郑智化不是一个“随便”的歌手。作为上个世纪80、90年代,中国台湾乐坛“红极一时”的人,他的歌除了浅吟低唱的爱情,还有更多针砭时弊,意义深刻的主题。

和《星星点灯》相比起来,他最猛的一首歌,不要说放到现在,就是在当时,也几乎每一句歌词都是“违禁词”。

这就是引起过轩然大波和坊间谣传的《大国民》。

2、

郑智化最猛的一首歌

1993年10月5日,郑智化发表了专辑《落泪的戏子》,其中有一首歌叫做《大国民》。这首歌的歌词放到现在来看,让人心惊肉跳。

为了能够让大家更直观地感受到,我也顾不得“尺度大”了,选取几段特别犀利地展示一下:

伟大的工程要建三百年

区区的小事 六年国建

小小的“岛” 肮脏的台北

贪官污吏 一手遮天

美丽的谎言 说过多少遍

说来说去 从来没实现

宣传的口号 说大家都有钱

贫富的差距 假装没看见

这不再是个适合好人住的岛

礼义廉耻没有钞票重要

这不再是个适合穷人住的岛

一辈子辛苦连个房子都买不到

嗨嗬嗨嗬嗨嗬嗨嗬嗨嗬嗨嗬

大家辛苦啦

……

向钱看

十亿人民九亿商

还有一亿在观望

伟大的祖国挥挥手

中国中国一定强

这不再是个适合好人住的岛

礼义廉耻没有钞票重要

这不再是个适合穷人住的岛

一辈子的辛苦连个房子都买不到

这不再是个强人统治下的岛

生存和面子问题哪个重要

这不再是个明天会更好的岛

何去何从两千万同胞

这首歌,写的是90年代中国台湾的现状。有人说,这首歌的“措辞之激烈,揭露之直白,批判之尖锐,甚至可以和鲁迅先生当年的杂文《“友邦惊诧”论》相提并论。”



确实,当时的中国台湾经济发展迅猛,被列为“亚洲四小龙”之一。高速发展的经济让当局沾沾自喜,但是,却对民间的疾苦熟视无睹。

这个时期的郑智化,还写过多首抨击时弊的犀利歌曲。

比如《老幺的故事》。

1984,台湾海山煤矿发生严重矿难,72名矿工被深埋井下遇难。可当时的台湾媒体“大事化小”,报道的都是台当局高官“关切煤矿灾难”之类的通稿。郑智化看不下去,他拄着拐杖到矿难现场,与矿工家庭同吃同住一个月,了解他们的真实处境,写下了这首歌。

黑色的煤渣 白色的雾

阿爸在坑里不断的挖 养活我们这一家

骄纵的老幺 倔强的我

命运是什么我不懂 都市才有我的梦

纠缠的房屋 单纯的心

坑里的宝藏不再有 为何我们不搬走

沈淀的悸动 醉人的酒

阿爸的嘴角喃喃地说 这里才有老朋友

通往坑口的那一条路 不是人生的唯一的方向

晨曦中模糊的脚步声 已忘了最后的一次道别

谁说宠坏的孩子不哭 就在悲剧发生的那一瞬间

泪水呐喊唤不回 阿爸在淹没的矿坑里面

淹没的矿坑它淹没了我的梦 淹没的矿坑淹没多少笑容

焚烧的纸钱在狂风中乱飞 过去的回忆抹不去的伤痕

……

比如《阿飞他的那个女人》。

随着中国台湾经济的快速发展,城市化脚步也在加快,许多失去土地和生计的村民只能背井离乡来到城市讨生活。可是在残酷的城市里,他们没有技能和本钱,往往只能沦为社会底层,为了生存出卖尊严……

阿飞和他的那个女人

离开家乡在台北混了几年

阿飞曾有满腹的理想

事到如今依然一事无成

阿飞开始学会埋怨

开始厌倦身边所有的一切

阿飞每次生气的时候

那个女人显得特别可怜

这样的日子一天一天

阿飞花掉身上仅有的钱

阿飞付不起房租买不起烟

吃饭喝酒都靠那个女人

阿飞和他的那个女人

为了生存到酒廊陪酒赚钱

活在这个现实的世界

难免要学会放弃一点尊严

……

在流行歌曲都被男欢女爱主题占据的时候,郑智化这一类的歌手,的确属于异类。他们不仅仅是把歌曲当作娱乐的工具,更是表达人文关怀,抒发社会理想的“匕首与标枪”。

这样的歌曲,你要把它们的歌词改成一片“形势大好”,不觉得是对这些作品的亵渎吗?

当年海明威在看到改编的电影《老人与海》之后,说了一句话:“这是在给我的啤酒里面掺尿”。

想必郑智化此刻的心情,也可以用这句话来形容。



3、

请留给他们最后尊重和尊严

艺术不光只能用来娱乐,艺术还有更多宝贵的价值。

前几天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在庆祝晚会上,压轴的歌曲当仁不让的是那首《东方之珠》。

在这样的场合,你想不出还有另外一首歌能够比《东方之珠》更为合适,看看这些歌词,你就能深深感受到历史的沧桑,家国的悲欢。

船儿弯弯入海港

回头望望 沧海茫茫

东方之珠 拥抱着我

让我温暖你那苍凉的胸膛

让海风吹拂了五千年

每一滴泪珠仿佛都说出你的尊严

让海潮伴我来保佑你

请别忘记我永远不变黄色的脸

香港出过多少明星?出过多少首脍炙人口的歌曲?但为什么没有一首歌能够替代《东方之珠》呢?这就是因为罗大佑在写下这首歌的时候,饱含着对香港命运的感叹,对国耻家恨的痛惜,对民族同胞的温情……

这些元素加在一起,才有了《东方之珠》这首歌独特的历史厚重感,才能让所有中华儿女为之共情。

这就是艺术更宝贵的价值。

罗大佑和郑智化,是中国乐坛难得的两位,能够超脱娱乐,给作品更多人文关怀、社会思考的歌手。

尽管在“娱乐当道”,“流量至上”的年代,在艺术家对权势和资本双重投降的年代,这样需要思考作品似乎是有些过时了。但请不要随意篡改歌词,把作品搞得面目全非,这是给他们最后的尊重和尊严。

胡锡进点评:

郑智化《星星点灯》的歌词在别人的演唱中被改了,原作歌词“现在的一片天,是肮脏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再也看不见”改成了“现在的一片天,是晴朗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总是看得见”。对此,郑智化公开表达不满,网上意见不一。

我觉得,从著作权角度讨论,是一回事。出于市场动机争取最好效果而改动歌词,也不是什么大事。我通常不会参与那样的讨论。

我想说的是,如果这次对《星星点灯》的改动是为了迎合某种所谓的“政治正确”,正如一些人担心的那样,那么我不赞成,认为没必要,而且我主张我们的社会不应鼓励推动这样的所谓“政治正确”。

政治正确的重要内容就包括尊重历史,实事求是,以及对文艺表现形式百花齐放的包容。《星星点灯》创作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台湾的社会现实是它的歌词创作背景。今天在大陆唱这首歌,可能会有人对被改动歌词的苍凉感产生疑惑,但这是可以解释清楚的,而且我们的社会应当有消化这种疑惑的能力。

改动歌词如果是为了契合表演现场的氛围,是商业目的,我前边说了是另一个讨论,但我所说的这种担心也在舆论场上是真实的。如果你一点我一点营造出一种“政治正确”,变得大家都谨慎小心,每一句话每一个词都变得很敏感,是不好的。那样是对“正能量”的曲解,是把正能量窄化,让它变得很干巴,最终脱离群众。

正能量一定要宽厚,有容乃大。上世纪九十年代唱得很火的歌,今天当然应该能原封不动地唱。如果作者不反对,特殊场合有需求,当然也不是不能改歌词。但我所说的担心在互联网上有一定代表性,对应了一个真问题,值得注意。

胡锡进:张学友和郑智化先后上热搜,其背后原因应当引起我们关注


从昨天到今天,两件事先后在互联网上出现高热度,一个涉及张学友,另一个与郑智化有关。

老胡倒着说,先说与郑智化有关的那件事。大家都知道,郑智化有一首歌叫《星星点灯》,三十年前开始流行,一度很火。但是在近日的一个综艺节目上,网友们发现它的歌词被改了,原作歌词有这么一句话“现在的一片天,是肮脏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再也看不见”,综艺节目里的演唱组把这句话改成了“现在的一片天,是晴朗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总是看得见”。对此,郑智化公开表达不满,网友们的态度则不太一致。



老胡个人觉得,从著作权角度如果讨论这个问题是一回事。出于市场动机争取最好效果而改动歌词,能不能这样做,老胡通常不参与那样的讨论。

我想说的是,如果这次对《星星点灯》的改动是为了迎合某种所谓的“政治正确”,正如一些人担心的那样,那么我不赞成,认为没必要,而且我主张我们的社会不应鼓励推动这样的所谓“政治正确”。

政治正确的重要内涵就包括尊重历史,实事求是,以及对文艺表现形式百花齐放的包容。《星星点灯》创作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台湾的社会现实是它的歌词创作背景。它说的那片天空是台北的天空。今天在大陆唱这首歌,可能会有人对那句歌词的苍凉感产生疑惑,但这是可以解释清楚的,而且我们的社会应当有消化这种疑惑的能力。



▲郑智化 资料图

改动歌词如果是为了契合表演现场的氛围,是商业目的,我前边说了是另一个讨论,但我所说的这种担心也在舆论场上是真实的。如果你一点我一点营造出一种所谓“政治正确”,大家都提心吊胆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词都变得很敏感,是不好的。那样是对“正能量”的曲解,是把正能量窄化,让它变得很干巴,最终脱离群众。

正能量一定要宽厚,有容乃大。上世纪九十年代唱得很火的歌,今天当然应该能原封不动地唱。如果作者不反对,特殊场合有需求,当然也不是不能改歌词。但我所说的担心在互联网上有一定代表性,对应了一个真问题,值得注意。

再说说张学友的事,他因为在庆祝香港回归25周年的一个视频中说,“因为我是和这个城市一起成长的,香港加油”,内地就有网友就联想说,2019年香港闹反送中时,就有一个“香港加油”的口号,张学友这个时候说“香港加油”,是呼应那些黑暴分子,是别有用心。搞得张学友挺紧张,昨天发了个声明,表示自己“是一个爱国家、爱香港的中国人”,并解释自己说“香港加油”是与“北京加油”“武汉加油”“上海加油”是一样的。



▲张学友通过香港媒体发表声明做出回应

老胡今天发贴挺了张学友的这个回应。我们这代人年轻时是听着张学友的歌过来的,我相信他的表白,也相信他的爱国爱港情怀。我想多说几句的是,舆论要坚决弘扬爱国主义、与“台独”“港独”针锋相对做斗争,同时我们也要有团结大多数的主流意识,对艺人名人的话不宜做最严苛的解读。有人不小心碰了某个敏感点,或者他的某句话有做负面解读的空间,只要他本人作出正面的澄清,舆论应当欢迎或接受。即使一些人就是一时冲动、糊涂,说了错话,但面对舆论批评,他们改变态度,作出反悔,愿意重新加入正确的主流,我们也应把他们与死硬的敌对势力区别开来,让他们回归正义有门,而不是把这条路给他们堵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真正“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

其实,郑智化和张学友的事虽然隔得挺远,但在逻辑上又存在某种关联。我希望,我们的社会对其中不利国家发展的那种动向保持清醒的认识,及时加以把控、纠偏,这挺重要的。
网编:和评

鲜花(8)

鸡蛋(1)
92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娱乐八卦】【情感笔记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