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6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一个强人挟持了北约,这个人不是普京”(组图)

新闻来源: 凤凰网 于2022-06-30 7:02:24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核心提要:

1.埃尔多安领导的土耳其,在一众北约国家中因“一言不合就投反对票”的行事风格而显得特立独行。同其他成员相比,土耳其有着伊斯兰教国家身份、全球多极化政治主张、愈发盛行的反西方情绪和与美国截然相反的安全战略。主要战略点的不同,让土耳其与其他盟友之间的摩擦一直不断。

2.自2016年未遂政变以来,土耳其对于反西方主义和全球多极秩序的独特理解,使其在俄罗斯和西方之间的地缘政治达到一定的平衡。2017年因为从俄罗斯购入S-400防空系统,让土耳其成为第一个被美国制裁的北约成员国,也进一步加剧了土耳其与西方之间的裂痕。

3.土耳其对北约的贡献集中在解决阿富汗问题、保护欧洲安全和镇压宗教恐怖主义等方面。土耳其和北约,是双向的盟友关系。从前几日“瑞典芬兰加入北约”的投票拉扯中,我们不难看出,土耳其在“讨价还价”这条路上,又一次大获全胜。

作者丨《凤凰大参考》特约作者 俞霖霞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埃尔多安 图源/FT

在俄乌战争的阴影下,脆弱感倍增的瑞典和芬兰于今年5月首次向北约抛出入约申请 ,却被成员国土耳其以“支持恐怖组织”为由拒之门外。终于,6月28日,在经过一个月的谈判拉扯后,土耳其以180度的大转变,为这两个国家的亮起了绿灯。

长期以来,土耳其在北约中的角色一直饱受争议。在北约内部,欧洲盟友一直对土耳其“自私自利”的地区姿态,和不愿在采取行动前与盟友协商的做法日益失望。随着土耳其加入欧盟进程的停滞、对俄罗斯态度的“与众不同”,以及美国对库尔德人的支持和坚持拒绝引渡神职人员居伦...... 土耳其越来越成为北约组织的“局外人”。



北约中的“另类”

土耳其以一己之力反对瑞典和芬兰“入约”,这种与北约其余成员国唱反调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2009年,土耳其反对丹麦人拉斯姆森担任北约秘书长,指责该国对侮辱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过于宽容,对“库尔德工人党”(PKK)过于同情。经历了西方各国领导人数小时的劝说,以及奥巴马总统当面承诺将任命一名土耳其人担任北约领导职务后,埃尔多安才满意撒手;2010年,土耳其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破裂后,埃尔多安阻止北约与其合作,这一阻挠长达六年之久;2020年,埃尔多安派出一艘由战斗机支援的天然气勘探船靠近希腊水域,导致法国不得不派出船只支援同为北约成员国的希腊……



▎埃尔多安 图源/POLITICO

所以这一次,埃尔多安对瑞典和芬兰高举反对大旗,实属不意外。土耳其与北约,或者说与西方国家屡次背道而驰,甚至被称为是“北约最不可靠的盟友”,其中是有原因的。

首先是在意识形态与全球发展趋势的影响下,土耳其与北约存在难以磨合的深层冲突。

作为北约中唯一一个以穆斯林为主体的成员,土耳其独特的身份不仅有助于打破“北约是一个基督教国家联盟”的说法,还为后911时代北约在全球的军事行动消除了“对伊斯兰国家有偏见”这样的讨论。但也正是这样的身份,使土耳其和其他成员国之间始终有一层隔阂。按照贝京-萨达特战略研究中心(Begin-Sadat 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研究员伯拉克·贝克迪尔的说法,土耳其的伊斯兰主义意识形态与北约所谓的捍卫自由、民主、个人自由和法治原则的创始价值相悖。

贝克迪尔称,国际社会一直怀疑土耳其在系统地、秘密地支持叙利亚的各种圣战组织(包括伊斯兰国ISIS)。在叙利亚战场上,土耳其及其北约盟友也持有着不同的目标。西方的主要目标是打击ISIS,而土耳其的目标则是推翻叙利亚的阿拉维派(非逊尼派)总统巴沙尔·阿萨德。

2016年的未遂政变也是一个例子。这场政变除了导致土美关系出现问题外,也对北约产生了影响。自政变以来,土耳其一直被北约指责为向独裁政权倒退,这使得土耳其与某些欧洲国家的关系变得紧张。

同时,土耳其对全球政治的变化也有着自己的特殊解读。埃尔多安认为全球政治正变得愈发多极化,而不再以西方为中心,并且,埃尔多安也看到了欧洲和美国之间(尤其是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以及英国脱欧后欧洲内部的分裂迹象。



▎图源/meo

这种张力是双向的。近年来,土耳其方的反西方情绪也愈发盛行,即使在俄罗斯侵略乌克兰的背景下,土耳其民众对西方的怀疑态度也未曾减少。Metropoll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33.7%的土耳其人认为俄罗斯应对乌克兰的战争负责,而48.3%的人认为这是美国和北约的责任。这些数字反映了在埃尔多安的正义与发展党(Justice and Development Party,AKP)的统治下,土耳其人民中根深蒂固的反西方主义被激起。

土耳其的安全战略也与北约其他国家存在方向差异。以美国为例,美国赞同与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工人党合作,共同打击伊斯兰国,而土耳其则视库尔德工人党为其领土的直接威胁。

2016年的未遂政变则进一步加剧了土美问题。被指认为政变策划者的神职人员法土拉·居伦声称得到了美国的支持,而美国拒绝了土耳其对居伦的引渡请求。政变发生后,美国联邦调查局又以违反美国对伊朗实施的制裁、从事银行欺诈为由,逮捕了正在纽约访问的土耳其哈尔克银行副行长哈坎·阿蒂拉,这使双方关系进一步紧张。

土耳其与整个北约的主要战略点也并不一致。

自冷战结束以来,土耳其一直有着地区权力的渴望,希望成为中东的 “大哥大”。而北约显然对俄罗斯更感兴趣。自2014年以来,为了对抗俄罗斯,北约的扩张问题成为了焦点。在这样的背景下,土耳其屡次举起“反对派”旗帜,在北约的扩张之路上不断制造麻烦,惹来了许多北约成员的不快。



第一个被美国制裁的北约国家

虽然土耳其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在过去几年里有所波动,而且两国在叙利亚的利益并不一定相同,但自2016年未遂政变以来,两国的合作水平确有所提高。自未遂政变以来,土俄一直以“密集外交”为标志,普京和埃尔多安至少进行了11次面对面的会谈,并经常通过电话沟通。



▎2020年3月,埃尔多安同普京会面 图源/MEI

2017年,土耳其更是不顾北约反对,与俄罗斯签下了价值25亿美元的订单,购入俄罗斯的S-400防空系统,成为了北约最忌惮的问题。随后,美国根据《通过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对土耳其进行了制裁,这也使得土耳其成为第一个被美国制裁的北约同盟国。

可以说,自2016年以来,土俄关系发展的速度和深度都很耐人寻味。正是反西方主义和对全球多极秩序正在形成的独特理解,造就了土耳其在俄罗斯和西方之间的地缘政治平衡政策,而与俄罗斯的密切关系则又进一步加剧了土耳其与西方之间的裂痕。

对于土耳其来说,俄罗斯是他的功能性合作伙伴。



▎2019年,普京同埃尔多安在莫斯科郊外举行的国家航空航天沙龙开幕式上吃冰淇淋 图源/半岛电视台

首先,没有哪个西方国家像土耳其一样,在经济和地缘政治上都受到俄罗斯的影响。俄罗斯可以在 不触发北约反应的情况下对土耳其施加军事和地缘政治代价,因为土耳其和俄罗斯参与了许多不在北约安全承诺范围内的冲突。 例如,俄罗斯可以将数十万难民从叙利亚的伊德利卜省赶往土耳其边境。 而在经济上,俄罗斯是土耳其最重要的能源和粮食供应商,土耳其几乎80%的粮食来自俄罗斯和乌克兰,对俄罗斯拥有着超过三分之一的天然气需求; 其次,与俄罗斯合作,土耳其就多了一个可以用来对付西方伙伴的谈判筹码,来迫使北约大国支持土耳其在叙利亚的议程。

土耳其的对俄态度,加之其抓住北约“一票否决制”而对“讨价还价”这一惯用伎俩屡试不爽的做法,招徕了很多北约国家的不满。每当北约内部出现一些涉及土耳其的争议时,就会有一小部分民选官员、倡导者和分析家要求将土耳其赶出联盟,例如在最近,在土耳其与希腊发生矛盾、拒绝制裁俄罗斯,并为北约的扩张设置障碍等时,这类说法便屡次出现,“将土耳其赶出北约”已成为许多土耳其反对者和批评者的口头禅。



讨价还价与驱逐机制

一位土耳其官员曾指出,尽管土耳其的国防开支不超过其GDP的2%(北约的开支目标),但它却拥有北约第二大的军队。土耳其为北约在阿富汗的任务提供了宝贵的支持,充分和积极地参与了联盟的演习,并在北约帮助乌克兰击退俄罗斯入侵的努力中给予了支持。



▎土耳其军队 图源/Sada EI balad

在北约没有直接参与的地方,土耳其人也反对俄罗斯,特别是在叙利亚、利比亚和纳卡地区。此外,自加入北约以来,土耳其在欧洲安全方面也发挥了关键作用,将欧洲大陆从东部和南部保护起来;再者,土耳其对于在广大中东地区击败激进的宗教恐怖主义至关重要,还有助于解决欧洲的难民问题。

土耳其是北约的一个重要盟友,这是不言而喻的,而北约对于土耳其来说亦是如此,维持北约成员国的身份符合土耳其的利益。首先,在北约的核保护伞下,土耳其应对其领土安全的传统威胁的能力肯定会提高;再者,北约是当今世界上将土耳其与西方联系在一起的最重要的国际组织;第三,如果土耳其退出北约,土耳其不仅对俄罗斯等其他非西方国家的议价能力会下降,也会失去一个可以用来对付西方伙伴的筹码;最后,北约也为土耳其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平台,使得土耳其可以在北约的多边机构环境中与盟友谈判。总之,北约暂时还离不开土耳其,土耳其更无法置身北约之外。

相比之下,土俄关系近年来的发展其实是出自机会主义和利益的一致性。俄罗斯和土耳其的关系历来不睦,正如前文所说,土耳其更看重的是俄罗斯对其的功能性作用,而不是以牺牲传统联盟为代价的外交政策大调整。事实上,土耳其的强硬姿态使其在纳卡地区、叙利亚和利比亚等冲突环境中与俄罗斯的矛盾不断加剧。尽管几个北约盟国仍然对土耳其与俄罗斯的关系仍抱有深刻怀疑,但出于安全利益的对立,土耳其和俄罗斯最终更有可能走向相互制衡,而不是相互结盟。

从这次土耳其对芬兰和瑞典入约申请的松口中,我们也能看出端倪。俄罗斯的立场一直是坚决反对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并认为这是北约对俄罗斯周边的进一步蚕食。土耳其最终同意两国入约,也有着协助北约制衡俄罗斯的考量。

同时,北约和土耳其的关系也让埃尔多安一次次的“敲竹杠”都满意收网:在瑞典与芬兰提出申请后,土耳其表示反对并提出了两点要求与一点担忧:1、北欧国家必须停止支持库尔德武装团体;2、取消对土耳其的武器出售禁令;3、土耳其怀疑瑞典一直在窝藏库尔德工人党成员。而在6月28日的会谈中,土耳其的要求如愿得到了要求满足,并撤回了之前的反对意见。



▎土耳其外长梅夫吕特·恰武什奥卢与瑞典首相马格达莱纳·安德森握手周二在马德里会谈上握手,中为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右二为芬兰总统绍利·尼尼斯托

按照当日达成的协议,瑞典需要满足土耳其关于引渡可疑恐怖分子的请求,并修改瑞典和芬兰的法律,以加强对他们的处置;同时,瑞典和芬兰将取消对向土耳其出售武器的限制。第一点要求的满足意味着在打击库尔德工人党及其附属组织(包括YPG)的斗争中,瑞典与芬兰将与土耳其进行全面合作。在“讨价还价”这条路上,土耳其可谓是又一次大获全胜。据报道,埃尔多安在赴马德里之前也曾表示,他将推动与美国F-16战斗机的交易,不知这次会不会再次成为土耳其又一成功的交易。

“一个强人挟持了北约,他不是普京”,6月28日的《政治学家》杂志以此为标题,配上了埃尔多安的大幅照片。文章表示,“土耳其是几个北约国家探索驱逐机制的原因,目前的北约缺乏这种机制。”
网编:和评

鲜花(1)

鸡蛋(2)
1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