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70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中国这波裁员潮太狠了!李克强再发声保就业(组图)

新闻来源: 冰川思享号/央视 于2022-06-28 9:35:12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之前一些自称失业后要躺平的中年人,等到失业真的来了,他们这才想起无平可躺,一个鹞子翻身正待奋发向上时,却发现自己无枝可依。

冰川思想库研究员丨张明扬

自我记事以来,从来没有像这几天一样,这么密集地听说失业裁员的消息。比如,我仅昨天就看了两篇爆款文章:《我的父母,中年失业》和《2022我在大厂负责裁员》。

01

自2020年疫情以来,失业裁员其实已经算不上多大的新闻,比如所谓的“大厂裁员”,以往裁个几十人,都可以上个热搜或刷爆朋友圈,这段时间几百上千人的消息出来,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

但实在也不是我大惊小怪。

和以往不一样的是,以前的裁员信息我大多是从网上看到,很多事后都证明是夸大其词,涉及的大厂(企业)也纷纷出来“辟谣”,自称只是正常的“优化”而已。但这一波的裁员,相关企业几乎是一言不发,这不仅是默认,更是一种“反正已经这样了,你们爱说啥就说吧”的放弃抵抗。

更不一样的是,以往的裁员消息无论有多少,我无论持何种立场,多少还是作为一个看客和观察者,但这一次,我听说的很多裁员消息都与我的朋友们有关,

我从未认真想过他们会中招。

这一下子让我破防了。以往谈论裁员时,我这样的写作者还是更习惯于站在宏观经济的高度指点江山,虽然貌似忧国忧民但却未必接地气,但这一次,我仿佛是第一次感受到:裁员潮不仅仅是一个新闻和谈资,更是一个正发生在我身边的真实苦痛,虽然,现在流行把裁员自嘲为“毕业”。

▲电视剧《小欢喜》(图/视频截图)

前几天,我在朋友圈里看到几个不算很熟悉的朋友“毕业”的消息,还在下意识的“告诫”自己:这只是个别现象,个人选择吧。

今天,我顺手把几家企业裁员的相关新闻转给一个密友,其实也没什么意思,就是一种调侃吧。以往我这么干的时候,他要么辟谣,要么嘲讽我和路人一样听风就是雨。

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今天的回应居然是“是的,我也毕业了”。我是如此的猝不及防,还没等怎么安慰他,他又告诉我,我们共同认识的几位朋友可能这次也毕业了。

我因为太震惊一时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给出几个哭脸以掩饰我的慌乱,谁知道他已经一眼看穿我的小心思,淡定的说:“你激动啥啊,人到中年不都得失业么?”

人到中年不都得失业么?这是一个可以得满分的答案。

我又想起,今天早晨在一个(前)媒体人大群里,有人甩进几个裁员的链接。在过去,这往往会引发很多伤时感时的评论,要么是“中国新闻往何处去”,要么是“中国经济往何处去”,但在今天,好几个回复是这样的:“我都失业一周了”、“我随时可能毕业”。

02

发现朋友被裁,乃至家人和自己被裁,才会真正让你感受到裁员潮的寒意,否则,只是“新闻”。

这两个月,和朋友特别是(前)媒体圈的(中年)朋友聊天时,经常会触碰到失业的话题。在我们的面前似乎有无数条路,但深聊时你会发现就没几条路是通的,或者说尽管有几条路是通的,但我们并不知道是哪几条。

聊到最后,大家为了互相显示豁达,往往都是一句“人到中年不都得失业么”式的宽慰与自我宽慰。



图/图虫创意

有一位家有两娃的朋友加兄弟,他是在职媒体人,很忙,他老婆在某大厂工作,更忙,所以他老婆一直想换一份轻松点的工作,可以管管娃。今年年初看了一圈,发现就业形势比预想中的差太多,便暂时放弃了。我自告奋勇地给了他老婆一条建议:“千万别辞职,等被开拿赔偿”。

然后每次说到这个话题时,这位朋友总是自嘲地说:“我老婆还没被开,等得急死了。”上个月,他老婆终于“毕业”了,虽然多少有些“得偿所愿”,但当这份干了十年的工作真的与她分道扬镳时,她还是在家沉默了很多天,我朋友也在家小心翼翼不敢乱说话了很多天。

按说,大厂毕业的,本来再差能差到哪里去。但几乎在同时,我这位朋友的工作也出了些前途未卜的问题。

我只能没有底气地安慰他说:“媒体人啊,当我们做不出我们想要的那种内容时,就早已是丧家犬了,什么失业什么降薪,我们不早就有预期了。”

他的回答是:“话说的没错,道理也都懂,但真落到自己身上……”

我的安慰苍白无力,就像我们写的新闻一样。

03

作为一个有经验的“过来人”,在我给朋友的“失业建议”中,最受欢迎的一条是“省钱”。

前几年,还有朋友和我辩论说“钱不是省出来的,是挣出来的”。现在,他们都沉默了,当你因为人到中年和所处夕阳产业(比如内容)而注定挣不到大钱时,当“钱越挣越多,生活越来越好”的虚幻进步主义频频被现实打脸时,我们除了省钱,还有什么是可以被自己真实掌控的?

我的朋友们显然听进去了,前几年,经常有些在酒吧喝酒的机会,有朋友会非常有情调地给我买一颗冰球,我百度后才知道是什么东西。现在,酒吧关的关,朋友们降薪的降薪、失业的失业,我很久没在酒吧中看到这颗冰球,但我在家里买了一个家庭自制冰球模具,虽然没怎么用过,但这让我有了一种与往昔繁华干杯的幻觉。

前一段,我们一些失意内容人聚会时,我给大家打气说:“以后我们失业了,聚会大不了就坐在马路边,买几瓶燕京啤酒,一样很开心。”大家纷纷表示这样也很开心,但分明我们说的时候就不怎么开心。

有很多朋友提前想好了自己的下一份工作,开网约车似乎是最受欢迎的。我看着一位朋友的宝马,揶揄说:“现在我才知道,那些开宝马干网约车的人并不是情调啊。”

还有些雄心尚存的内容朋友提出失业后想去大厂干公关,这几天看了这么多大厂裁员新闻后他们大概要换职业方向了。还有朋友自称要职业炒股,但我不合时宜地问了一句:“如果我们都失业了,这股市和经济还会好么”。

还有自恃有些家底的朋友说:“退休不行么?我们也辛苦了半辈子了。”我也想,但我也得提醒他说,延迟退休知道怎么回事么?家底经得起通胀的考验么?



图/图虫创意

不过,最近我接触最多的议题还是:失业保险金怎么申领。看着那些青年时为民请命叱诧风云,中年时曾经也年薪数十万的资深媒体人们,来研究失业保险金这个问题,我不禁有些感动:“比大丈夫能屈能伸更厉害的就是积极申领失业保险金了。”

中年人失业后登高远眺,举目望去都是路,却看不到一条自己能走的路。

最近,我明显感觉到大谈“躺平学”的人少多了,之前一些自称失业后要躺平的中年人,等到失业真的来了,他们这才想起无平可躺,一个鹞子翻身正待奋发向上时,却发现自己无枝可依,像一只无脚鸟一样从天空直线坠下,摔到在地上躺平。

不过,想到那些到现在工作还没着落的大学毕业生,我们中年失业人员该知足了,还是先去注册个网约车司机吧。

李克强:以发展促就业、以就业保民生 尽快把失业率降下来、控制住

央视网消息(新闻联播):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到民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考察,并主持召开座谈会。他强调,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落实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推动经济加快恢复发展,保市场主体,稳住就业基本盘,切实保障民生。

李克强来到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负责人介绍通过开展“产生你的企业想法”“创办你的企业”等培训,培育不少初创企业,带动大量就业。李克强说,普通人有上上智,要鼓励更多人有敢闯敢创办企业的勇气,深入推进双创,国家一视同仁支持包括民营企业、个体工商户在内的各类所有制市场主体发展。职业培训要适应市场需求,把我国人力资源丰富的优势发挥出来。

李克强听取了就业形势和工作汇报。他说,民生在勤,勤就得能就业,依靠劳动创造财富。就业稳是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的重要标志。当前稳经济一揽子政策措施正加快落地见效,经济总体有所恢复,但基础还不稳固,稳就业任务依然繁重。发展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稳经济大盘政策很重要的是以保市场主体来稳就业。要继续落实各项政策,推动经济运行尽快回归正常轨道,以发展促就业、以就业保民生,尽快把失业率降下来、控制住。用改革的办法拓展市场化社会化就业渠道、增加就业岗位,实现可持续。

李克强来到民政部社会救助司,了解救助政策实施情况。他说,社会救助是民生兜底保障,能够促公平保安宁,也是一个缓冲带,可让一时遇困人员渡难关后再就业创业。要把救助、社保政策与就业政策衔接起来,鼓励有能力的靠就业争取更好生活。

座谈会上,民政部作了汇报。李克强说,发展是为了让人民过上好日子,越是有困难越要做好民生各领域工作。受疫情、灾情等影响,困难群众增多。要加强动态监测,及时发现失业人员和需纳入低保的对象、临时遇困人员等,该扩围的扩围,应保尽保、应兜尽兜,防止发生冲击道德底线的事。确保不发生规模性返贫。这些年全国财政支出70%以上用于民生,各级政府都要坚持过紧日子,负起责任保住基本民生。要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落实党中央、国务院部署,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王勇参加。

留在大城市,2亿"灵活就业者"该如何合法缴纳社保?



作者丨丰烨

主编|黎雨一

3月18日, 一则名为 《社会保险基金行政监督办法》(以下简称《办法》) 的新政 正式实施 , 其中 第32条第一款,明确以 挂靠企业、 虚构劳动关系来 代缴社保的行为 是 违法行为 ,严格禁止,后果严重 。 这则新闻并没有在公众范围内引起热议,但对于中国约2亿的灵活就业者而言,它的影响是巨大的。

社保缴纳的年限和金额,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与外来打拼者的买房、购车、落户、生育、子女教育等准入门槛捆绑在一起。过去多年,灵活就业者或暂时失业者,不少就是通过挂靠公司的方式代为缴纳社保以获得种种资格,并由此催生出了一个代缴社保的市场。

以在线服务平台蚂蚁社保为例,其曾声称为120万客户解决社保缴纳问题。此外还有众多从事代缴社保的人力资源和劳务派遣公司。天眼查数据显示,2022年度上海新增13108家人力资源公司和1004家涉及劳务派遣的相关企业,这些公司的背后,不少就挂靠着数千名有代缴社保需求的人员。

没有固定劳动合同的灵活就业者,正在中国成长为一个庞大的群体。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至2022年3月,灵活就业人员达到约2亿人,就业人口中占比26%。而2020年后新冠疫情进一步催化了灵活用工的市场,据艾瑞咨询保守估计,未来数年这个市场的复合增长率将维持在25%左右。今年,灵活用工市场规模将突破1万亿元。

事实上,在上述《办法》实施之前,各类法律纠纷案件中的代缴社保,已被认定为违法行为,只是,关于代缴社保合法与合理之间的争议从未止息。



灵活就业者为什么纷纷选择代缴社保?

从各大城市购房政策与社保挂钩的情况来看:在北京,非京籍人员在持有暂住证的情况下,需要连续缴纳5年社保,才能在京购房;在上海,非沪籍人员也必须满足缴纳63个月(5年)社保,中途不得断缴超过3个月;同样的规定还存在于广州和深圳,在两地购房的必要条件之一是连续缴纳社保5年。

购车方面, 非京籍人员需要连续缴纳5年社保,才能在北京参加车牌摇号;非上海户籍人员需连续缴纳3年社保,方可参加车牌竞拍;广州则要求非本地户籍人员提供近3年在广州缴纳社保累计满24个月的证明;深圳相对宽松,但对于非深圳户籍人员,也要求连续缴纳2年社保,才能参加竞拍或摇号。

教育资源, 是大城市吸引年轻人的另一项优势,它同样与社保缴纳情况关联。北京各区政策不同,对于非京籍父母,要求提供1~6个月不等的连续缴纳社保证明,方可申请子女幼儿园升入公立小学的资格;在上海,非沪籍父母一方必须提供连续6个月缴纳社保的证明,且中间不能有补缴记录;广州、深圳则要求非本地户籍父母双方或一方,连续缴纳社保满1年。

落户, 也是许多人在一线城市打拼的重要目标。在北京和上海,根据学历、积分、就业状况的不同情况,个人需要连续或累计缴纳1~84个月的社保,才有落户资格;在广州、深圳,对持有不同学历、职称、技术能力的外地户籍人员,要求缴纳1~48个月不等的社保。

购房、买车、子女教育、落户,这都是渴望居留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的年轻人最关注的人生大事,而它们都绕不开缴纳社保这一必要条件。

过去的矛盾在于:2021年以前,按照大城市的政策规定,非本地户籍的个人,只能以职工的身份,通过工作企业来缴纳全面的社会保险。非本地户籍、没有职工身份的灵活就业者们,则必须返回户籍所在地的社保局进行灵活就业登记,在户籍所在地缴纳社保。这意味着,在以上大城市里灵活就业的人,即使长年工作、生活于斯,也没有合法的通道缴纳社保,因此无法实现自己的重大利益。

随着国家发布新的政策指导,这样的矛盾在2021年7月后逐步得到化解。彼时,我国人社部等八部门共同印发《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要放开户籍限制,组织未参加职工养老保险的灵活就业人员,按规定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做到应保尽保。

此后,广东、安徽、河南、浙江、江苏等多地人社部门纷纷响应政策指导,发布灵活就业人群在就业地参加社保的政策。

然而,风动咨询了北、上、广、深的人社部门后了解到,截至发稿时,除了上海户籍配偶的非本地户籍人员,可在上海进行灵活就业人员登记,缴纳上海社保之外,在北京和上海两地,非本地户籍的灵活就业者仍然无法在生活所在地缴纳社保,只能返回户籍所在地缴纳。



上海一名劳务派遣公司的老板告诉风动,以上海为例,截止2021年10月末,上海灵活就业人员约290万人,主要分布在生活服务、快递物流、网约送餐、网约车及代驾、网络直播等行业。其中,半数以上为非上海户籍,他们都面临灵活用工者没有合法渠道缴纳社保的困境。

“要享受上海的公共利益,通过挂靠企业来代缴社保,是他们唯一的选择。”该人士表示。



代缴的灰色操作

所谓代缴社保,主要体现为通过私人关系或者中介机构,找到愿意与灵活就业者签订劳动合同的企业,建立“虚假”的劳动关系,从而由该挂靠企业代为缴纳社保。

据了解,中介机构和被挂靠的企业两方都会向个人收取服务费用,此外,企业代缴的社保金额,也是由个人根据自己的承受能力而支付的。

两位灵活就业者向风动讲述了他们通过挂靠企业代缴社保的经历。

31岁的张超,来自河南郑州,在上海居留已3年,他并没有落户的打算,但因为工作需要——他是一名经常跑东跑西的摄影师,而萌生了购车的计划。2021年底,张超经历了突如其来的失业,不得不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中断了社保,此前他已缴纳两年多上海社保,只差不到一年,就能满足车牌竞拍的条件。

权衡之下,张超选择通过挂靠代缴公司延续他的购车计划。2022年初,张超在蚂蚁社保平台上挂靠了上海谊琛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以5500元的薪资标准缴纳上海社保。每月,他要支出2355元的五险、392元的公积金和120元服务费,共计2867元。首次办理时,还交了300元的会员费。所幸的是,坚持到八月,他就能实现三年的缴纳标准了。

相比张超,26岁留学生徐烽的目标是落户,他要付出的代价就更大。

从新加坡留学归来的徐烽,来自江苏徐州,回国后想定居上海,但尚未找到稳定的工作,于是他成为了一名金融业的灵活就业者。为了满足落户的社保条件,他找到了代缴上海社保的中介机构,这家机构承诺他通过挂靠企业、代缴社保的方式,一年以后就可以顺利落户。然而,之后的故事发展并不顺利。

去新加坡之前,徐烽的学历是专科。按照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布的《留学回国人员申办上海常住户口实施细则》(下简称,《细则》),专科生起点人员,落户需达到本科留学生所约定月薪10338元的1.5倍,也就是15000元以上,且须缴纳上海社保满一年。

2021年7月,徐烽按落户中介提供的代缴方案进行操作,与中介机构签订了一份落户上海的服务协议,该中介负责处理徐烽在落户过程当中的资料与手续。通过这家中介,他又与一家代缴社保的广告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该公司负责办理徐烽的用工登记,每月为他缴纳社保、发放薪水,徐烽与代缴公司约定的薪资为17000元。这种为落户进行的社保代缴,实际上是劳动者扮演自己给自己发工资的老板。



| 徐烽的工资单。受访者供图

以17000元月薪为标准,每月徐烽需自行承担原本企业为劳动者缴纳的五险一金,共计5382.2元。此外,他还需缴纳个人所得税和个人社保,总计2915.95,再加上他每月给挂靠公司支付的2000元服务费,要缴满15个月的社保----满12个月可申报,但审批时间(三个月)也不能断缴,因此,实际支出的总费用是154472.25元。

尽管费用不菲,但为了实现落户,得到在这些大城市买房买车、子女受教育的机会,这些灵活就业者仍络绎不绝地选择了这条灰色的通路。



如何定义违法?

《社会保险基金行政监督办法》实施后,徐烽看到了“代缴违法”的新闻。惊慌失措之余,他害怕自己的落户受到影响,他的代缴方案只剩最后2个月就能缴足,之后即可启动落户流程。

徐烽赶忙打电话给中介咨询新政的影响,对方斩钉截铁地告诉他:“你不是挂靠代缴,所有的手续都是正常的,我们不是那种黑中介,放心”。半信半疑的徐烽,除了相信代缴公司之外,也没有别的选择。

对于通过挂靠企业进行代缴社保,不少专家学者都认为,它既不合法,也不合理,应该予以禁止。从法律的角度来说,我国《社会保险法》强调,用人单位在缴纳社会保险费用时,应当与职工存在事实上的劳动或人事关系。挂靠代缴原本就不受法律保护。

张超也明白这个法律的要求,“可我也没其他办法啊,找不到工作我能怎么办。”在看到了相关新闻后,他也拿起电话咨询客服专员。对方告诉他,企业代缴社保之所以不合法,多数是因为代缴企业没有相关资质,并且伪造劳动合同给个人办理包括带病参保等违规业务,目的在于骗取社保基金,但他们的平台是以挂靠人力资源公司的名义帮助个人参加社保,在社保局系统里入职备案,整个手续和流程合法合规。

风动记者采访和查阅了相关资料,发现实际情况并不这么简单。

首先,是代缴社保的企业资质问题。根据人社部门的认定,代缴社保的企业需要同时持有《营业执照》、《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三证。上海一家劳务招聘单位的相关负责人刘晓丰向风动介绍,取得《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必须实缴注册资金200万,单位需有5名参保人员。在《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办理成功后,才能申请《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

天眼查的信息显示:为张超“代缴”社保的上海谊琛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只有三证中的两证——《营业执照》与《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

其次,是关于代缴社保的动机。清华大学医院管理研究院教授杨燕绥向风动表示,法律上界定的“违法代缴”,指专门伪造劳动关系,单纯为了参保而成立的企业。这类企业本身经营的业务就是为了参保,从动机到结果都与法律法规相悖。

杨燕绥强调,采取这种非规范的方式进行社保缴纳,对于“灵活就业人员”的权益维护都会出现漏洞,比如“代缴”收费没有统一标准,有的企业收取很高的服务费,影响了企业用工秩序、劳动关系秩序、参保秩序、社保权益记录管理秩序、待遇发放秩序等。因此,对于这样的“代缴”企业,可以从动机方面定性为违法。



上海的人社部门工作人员对风动表示:每个地区的社保基金属于当地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代缴社保的企业发生骗保行为,会扰乱正常的社保秩序,甚至导致社保基金亏空。

但社保稽查部门常常面临着执法的困难,他们曾对社保代缴企业进行调查,以确认员工与企业之间是否存在事实上的劳动关系,稽查往往没有结果,“因为事实劳动关系是否存在很难界定”。

前述那家劳务派遣公司的老板告诉风动,如今,仍有大批资质不全、甚至无证的人力资源和劳务派遣企业提供违规违法代缴社保服务,“这是一个无本买卖”,“企业什么都不用付出。只需要操作后台、做用工登记,接下来就等着每个月收钱了。”

不过,一旦参保人员与代缴公司发生纠纷,自然无法得到法律保护,只能自认倒霉。

比如,一些代缴社保公司在明知“灵活就业人员”材料不全时,通过假造材料的方式为其缴纳社保。2020年6月,北京朝阳的一家科技公司在互联网平台发布代缴社保的信息,通过虚构参保人员与公司的劳动关系,先后为2800余人办理社会保险参保业务,按月或按年收取社保代理服务费,其中1400余名参保人员违法申领生育津贴、报销生育医药费和基本医疗医药费,涉案金额751.1万元。2022年4月,广州一家代缴企业上演了卷款逃跑的戏码。这家企业宣称可以通过特殊渠道帮助缴费不足15年的参保人一次性补足社保,立刻办理退休,也可以帮助没有工作单位的市民挂靠参保。在收取费用后,即携款消失。缴纳费用者,皆打了水漂。



灵活就业者何去何从?

劳务派遣业内不少人士认为,在《社会保险基金行政监督办法》实施后,相关部门一定会对不合规或违法的“人力资源”以及“劳务派遣”企业进行更严格地调查,一批代缴社保企业将无法生存,但那些能在暗处生存者,其代缴服务费会水涨船高。

这个灰色市场的存在,与大城市非本地户籍者强烈的落户、享受市民待遇的刚需密不可分。 经济学家任泽平5月发布了《中国城市人才吸引力排名》,北京、上海、深圳、广州仍居前四。2021年,在所有投向一线城市的简历中,应届生和硕士及以上人才的简历占总数的20.7%、30.0%,这表明应届生和硕士及以上人才更倾向往一二线城市集聚。

摄影师张超思量再三,还是想留在上海。也就是说,他仍然不能断缴上海社保。他给自己定了一个月的期限,争取在上海找到一份工作,不苛求薪资与工作环境了,只为不断缴。实在找不到,那就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用挂靠企业的方式代缴。

2022年6月,上海留学生落户政策放宽之后,不少中介公司告诉风动,收到的客户咨询明显变多,其中灵活就业者想要在这座大城市落脚、扎根,还是得解决社保缴纳难的问题。

一些研究社保的学者指出, 灵活就业者社会保险缴纳问题,本质上是社会保险与劳动关系分离的问题。根据被保险人的实际情况来设计社保制度,这是未来中国社保制度改革的必然方向。

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社会法研究会副会长董保华曾撰文表示,“代缴社保”存在着合法与合理的冲突,我国的社保行政部门不应当简单对“代缴社保”一禁了之。一些公共管理学者也建议,打破户籍和险种限制,为灵活就业人员提供参保渠道。这样不仅可以动摇挂靠企业、代缴社保的根基,也可以降低参保人员的经济负担,保障其合法权益。这是实行社保制度统一的第一步,即户籍和险种统一。

值得注意的是, 2021年起,为满足灵活就业者的社保缴纳需求,以深圳、广州为首的大城市已经迈出了改革的第一步。



2021年5月,广东省人社厅、财政厅、税务局联合印发了《广东省灵活就业人员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办法》,全面取消灵活就业人员参保户籍门槛,特别是为异地户籍灵活就业人员大开参保方便之门。

2022年1月28日,广东省医疗保障局联合国家税务总局、广东省税务局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我省灵活就业人员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有关工作的通知》,其中指出:有合法经济收入的灵活就业者,可在省内就业地缴纳医疗保险,不受户籍限制。

2022年4月28日,深圳市医疗保障局联合国家税务总局深圳市税务局印发一份通知(《关于非深户籍灵活就业人员参加我市基本医疗保险有关事项的通知》),法定劳动年龄内的四类非深户籍灵活就业人员可以申请参加基本医疗保险,包括:无雇工的个体工商户、未在用人单位参加职工医保的非全日制从业人员、依托电子商务、网络约车、网络送餐、快递物流等新业态平台实现就业,且未与新业态平台企业建立劳动关系的新型就业形态从业人员、国家和广东规定的其他灵活就业人员。在办理流程上,灵活就业人员可以在线办理,也可以前往社保经办窗口全城通办。

该通知于5月10日起正式实施,符合条件的非深户籍灵活就业人员,可申请参加深圳市社保,缴费基数可在本市上年度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60%至300%范围内自行选择,缴费比例为8.2%(含地方补充医疗保险)。截至6月28日,灵活就业者可选择缴纳养老、医疗、失业的金额从1043.7元-7795.32元不等。此外,灵活就业者的生育保险也涵盖在了医疗保险内,根据政策,发生的生育医疗费用按照《广东省职工生育保险规定》有关规定执行。

风动向深圳、广州人社部门咨询后得到回复:目前,深圳、广州非本地户籍灵活就业人员可在人社局进行灵活就业登记,并参加社保中的养老、医疗保险两个险种。其中,网约车司机、外卖员、快递物流员等新型就业形态从业人员,则可以按需缴纳失业保险。同时,在现行的政策下,广、深两地的灵活就业者只要按规定缴纳了养老与医疗保险后,即可享受与有稳定工作的外地户籍人员同等的购房、购车要求。

一直敢于通过政策改革吸引人才的深圳、广州,在社会保险中的部分险种(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失业保险)上率先打开了口子,制度红利对人才的吸引效应值得观察。 “如果代缴违法,那就应该放开,让灵活就业者自己缴纳社保”,仍然在灰色空间里纠结的沪漂者张超如此表达他的期望。

至于如何实现个人缴纳社保与企业为职工缴纳社保之间的收益公平,这个技术性的问题则需要专业人士的细节设计了。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0)
70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经济观察】【谈股论金】【投资理财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