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4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清零后上海人消费不积极 上海时尚品牌“清货”(图)

新闻来源: 路透社 于2022-06-25 9:08:38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上海消费者还没有回到商场,除了没有餐饮堂食的诱惑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是担心再次被突然封锁,就地隔离。时尚品牌零售商正为大量的库存发愁。



上海解除严格的防疫封锁近一个月以来,消费者仍然对公共场所心怀芥蒂,时尚品牌零售商正为大量的库存发愁。

由于中国政府实施严格的“动态清零”防疫政策,4月和5月,这个拥有2500万人口的城市陷入了停滞状态,商店里的服装和美容产品无人问津,进口服装的集装箱滞留在港口。

本月上海开始恢复生产和生活,大量货物从仓库搬运到商店的货架上。通常情况下,进入中国的全部进口货物中约有五分之一经过上海港口。

商家忙着清理库存

复市初期,上海各家商店都挂出“打折”的标识来招徕顾客。在线零售商也忙个不亦乐乎。中国市场电子商务公司功夫数据(Kung Fu Data)首席执行官Josh Gardner说:“这对我们影响很大。”该公司为包括G-Star Raw在内的 10个时尚品牌管理在线商店。

据咨询公司贝恩发布的全球奢侈品研究报告,中国是个人奢侈品公司的一个主要市场,2021年的销售额达到744亿美元。

一家咨询公司估计,从5月31日到6月20日的大型购物活动“618”期间,天猫和京东等主要电子商务网站的销售额同比持平。



来自天猫的数据显示,在活动开始后的第一周,男装销售额下降了22%,女装下降了4%,不过运动装的销售额上升了26%,这可能是由于封锁期间人们健身的需求增加。

目前,一些零售商正在清货,并减少了第四季度的订货量。他们寄望于11月的“光棍节”来清理库存。

“就服装类别而言,由于疫情和消费低迷,春季系列的库存积压较多。” 在线零售商京东首席执行官徐蕾在看过本公司第一季度财报后说。

闪购网站OnTheList以70%以上的折扣销售包括范思哲(Versace)、Jimmy Choo和浪凡(Lanvin)等品牌在内的奢侈品,并于上周末重新开张了上海实体店,销售意大利奢侈品牌菲拉格慕(Salvatore Ferragam)服饰。4月和5月菲拉格慕关闭了全上海的商店。菲拉格慕公司没有回应路透社记者的置评请求。

OnTheList的中国区总经理Jean Liang说,奢侈品品牌现在线上线下都更加开放,化妆品品牌更是积极主动地展开销售,以清除积压的库存。

她说:“以前都是我们向他们推销自己,询问他们的计划,现在他们主动找我们,这意味着他们有库存需要清理。”OnTheList的销售日历上,预订已经排到了9月份。

在线批发市场Peeba的供应总监Benny Wong说,将产品送到国外,在欧洲或美国分销,是另一个解决方案。但目前航运成本激增,事情变得更加复杂。“现在的主要障碍是运输......这给库存方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他说。

消费者尚未回归

据零售业人士称,商店重新开业数周以来,零售业行情低迷,上海消费者尚未回归常态,市中心主要商场的人流约为平时的一半。

上海人不愿意回到室内公共场所,主要是担心再次被突然封锁。每次出现新的疫情时,根据中国政府顽固的“清零”政策,人们可能被就地隔离。

餐馆继续禁止堂食,这也意味着商场仍然没有餐饮的吸引力。

中国5月份的零售额比去年同期下滑了6.7%,延续了上个月11.1%的跌幅。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经济放缓阻碍了消费。

“就库存清理而言,在中国并没有一个真正好的解决方案。”功夫数据首席执行官Josh Gardner说,“我的意思是,你要怎么做才不会损害你的品牌呢?”

解封后上海人消费不积极 时尚品牌清仓难

上海解封已将近一个月,但消费者一直捂紧荷包,时尚品牌零售商库存陷入积压。为执行北京当局的病毒清零政策,上海于4月初封城,一直持续了两个月。期间,这个拥有2,500万人口的城市陷入停滞状态,商店里的服装和美容产品陈列品无人问津,载有进口服装的集装箱滞留港口。

本月该市重新开放后,大量货物离开仓库,来到商店的货架上,让原本已经堆满未售出商品的货架越发不堪重负。通常情况下,中国约有五分之一的进口货物通过上海港入境。



于是,上海的商家挂出了各种“促销”招牌。从露露柠檬(lululemon)到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等零售商都通过提供折扣以吸引顾客。

即使是在线零售商也在努力清理封锁和供应链中断造成的供应过剩。

路透社报导说,中国市场电子商务合作伙伴功夫数据(Kung Fu Data)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乔什‧加德纳(Josh Gardner)说:“这对我们影响很大。”该公司为10个时尚品牌(包括G-Star Raw)管理在线商店。

与上海几乎所有其它零售商一样,这个意大利高端时尚品牌在整个4月和5月店门紧关。萨尔瓦托‧菲拉格慕拒绝对路透社发表评论。

OnTheList中国区总经理梁瑾(Jean Liang)说,奢侈品品牌现在对线上和线下销售更加开放,而化妆品品牌则积极主动地寻求促销,以清除多余库存。

她说:“以前都是我们向他们推销,询问他们的计划,现在他们主动找我们,这意味着他们有库存需要清理,以便有一个健康的库存状况。”

在线批发市场Peeba的供应链总监黄本尼(Benny Wong)说,将产品送到国外,在欧洲或美国分销是另一个解决方案,但目前由于航运和空运成本激增而变得棘手。

“现在的主要障碍是运输……这给库存所有者带来了很大的问题。”他说,“库存能害死人,一些产品类别有巨大的库存需要移动。”

据零售业工作人员称,重新开业数周后,零售业情绪低迷。上海的消费者尚未大量返回商场,市中心主要商场的人流约为平时的一半。

上海人不愿意回到室内公共场所,主要是担心再次被锁住。因为每次出现新增病例时,中共执意坚持的极端清零政策都要求实施封锁。

而且餐厅内用餐继续被禁止,也意味着商场失去了通过食品和饮料的吸引力获得的另一个财源。

在整个中国,5月份的零售额比去年同期下滑了6.7%,延续了上个月11.1%的跌幅。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1)
14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经济观察】【谈股论金】【投资理财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