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409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50年后,那个“战火中的越南小女孩”怎么样了?(组图)

新闻来源: iWeekly周末画报 于2022-06-08 23:46:23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50年前的1972年6月8日,美联社越南摄影师黄幼公(Nick Ut)在越南展鹏县拍下照片《战火中的女孩》(Napalm Girl,又名《凝固汽油弹女孩》),于翌年获得普利策奖。50年过去,它不仅成为了越战的标志,也成为了20世纪的标志之一。照片中引人注目的9岁小女孩潘金福(Phan Thi Kim Phuc),如今也已经59岁。那些曾在她背上灼烧的凝固汽油弹,没有摧毁她,反而令她百炼成钢。照片拍摄50周年之际,潘金福还在《纽约时报》撰写专栏文章,讲述那场灼烧、那张照片带给她的影响。



被凝固汽油弹灼烧的女孩

“凝固汽油弹会粘在你身上,无论你跑得多快,它都会给你造成可怕的烧伤和持续一生的疼痛感。”潘金福在她刊登于《纽约时报》的专栏文章中这样写道。她永远忘不了摄影师黄幼公拍下那张著名照片的那一天,1972年6月8日。照片中,9岁的潘金福和同村的其他孩子正奔跑着逃离他们位于展鹏村的家,身后是凝固汽油弹的轰炸。镜头的正中央是赤身裸体的潘金福,她一边跑着,一边大喊着“太烫了太烫了”。



《凝固汽油弹女孩》


这张照片被洗出来后,它立刻从一众其他照片中脱颖而出。摄影师黄幼公和他的同事们都意识到它的与众不同。果不其然,它很快登上了美国20多家主要日报的头版,黄幼公本人也因此获得了1973年的普利策现场新闻摄影奖,它还被评为“年度世界新闻图片”。

实际上,这张照片的官方名称是《战争的恐怖》(The Terror of War),和它同组的其他照片共同记下了越南战争的日常恐怖:一枚炸弹从一架“空中突击者”飞机上被投放,定格在半空,浓重的黑烟从展鹏村升起,一名伤者在一架临时担架上被抬走……但对于那个刚刚被越战的残暴惊醒的世界而言,人们更熟记于心的是潘金福因此获得的绰号:“凝固汽油弹女孩”(Napalm Girl)。



1972年6月8日,黄幼公拍摄的其他照片。


CNN指出,没有证据证明“凝固汽油弹女孩”加速了越南战争的终结——直到1975年,这场战争才以北越共产党最终控制了美国支持的南越而告终;也尽管,早在1960年代末,美国社会就已经陷入了强烈的反战运动中,到1972年时,美国国防军已经几乎完全撤出南越。但这张照片确实“成为了反战情绪的象征”。据了解,由于这张照片以一种如此悲惨的方式表现了凝固汽油弹的恐怖威力,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曾私下怀疑它是不是“后期处理”的。在相关白宫录音后来被公布后,黄幼公曾表示,这一指控让他“非常不安”,他说:“这张照片的真实性无以复加。它如同越战本身一般真实。我所记录的越战之恐怖无须后期处理。那位受惊的小女孩至今依然活着,她正是这张照片为真的可信证言。”



如今的潘金福。


她感激他,也恨他

“尼克(黄幼公)用那张照片永远地改变了我的生活。但他也救了我的命。”潘金福这样回忆。根据黄幼公在接受CNN视频采访时的说法,他当时拍完照片后,立刻“把所有的摄影器材都放在高速公路上,给她身上浇了水”。然后,他将潘金福和其他受伤的孩子们抱上自己的面包车,用最快的速度给他们送到附近的医院。但到了医院后,他却被告知已经没有床位了,需要带他们去西贡。“我说,如果她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仍然得不到治疗,她就会死。我起初甚至担心她在车上的时候就已经撑不住了。”最后,黄幼公向医生出示了自己的媒体通行证,告诉他们第二天世界各地的报纸都会出现这些孩子们的照片,医院终于同意接收。2015年接受《名利场》采访时,他回忆起自己当时的原话是:“如果他们中有一个死了,你就有麻烦了。”



上世纪70年代的黄幼公。


潘金福说,她对黄幼公“永远心存感激”。她在医院接受了14个月的烧伤治疗后终于回归了日常生活。但她也坦承,自己有时候会“恨他”:“我从小就讨厌那张照片,我常常想, ‘我是个小女孩,全身光着,他为什么要拍下那张照片?我的父母为什么没有保护我?为什么他要把那张照片洗出来?为什么在那张照片里只有我是光溜溜的,而我的堂兄弟们都穿着衣服?’我感觉自己又难看又羞耻。”当然,她早期生活中的许多痛苦与照片是否被拍摄无关——她身体的三分之一被烧伤,产生了持久而剧烈的慢性疼痛;身上的伤痕也给她带来羞耻与尴尬,并让她患上了严重的焦虑和抑郁症。学校里的孩子们躲着她,她担心没有人会爱自己。这一切只是在那张照片的盛名之下一次次不断被提醒。



她试图从照片带来的伤痛阴影中走出,但结果似乎恰恰相反。“这张照片变得更加出名,也让我的私人生活和情感生活变得更加困难。”据了解,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潘金福接受了无休止的媒体采访,与世界各地的皇室成员、首相和其他领导人见面,他们都希望从潘金福的经历中找到意义。“沿着马路奔跑的孩子成了战争之恐怖的象征。真实的人们在阴影中看着我,担心我最终会成为一个饱受摧残的人。”

成为一个拥有更大能量的人

直到1992年,潘金福获得加拿大政府的政治庇护后,她终于开始意识到,自己可以利用那段悲剧性经历来完成更大的善行。她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了一本书,并成立了一个专门为战争中的儿童提供援助的慈善机构“国际金基金会”(Kim Foundation International)。她还在1997年被任命为联合国亲善大使,并在世界各地发表演讲,讲述自己的人生故事和宽恕的力量。她也一直和黄幼公保持联系——她始终亲切地称呼后者为“叔叔”。据悉,就在今年5月,这对相差12岁的“叔侄”还在梵蒂冈的圣彼得广场向教皇方济各赠送了《凝固汽油弹女孩》照片的副本。



黄幼公与潘金福。


“我意识到, ‘哇,那张照片已经成为上天给我的一份非常有力的赠礼。我可以用它来为和平作出努力,因为它一直萦绕在我心头’。”“现在回首往事,我可以欣然接受……我非常感谢黄叔叔能够记录下这一历史性时刻,记录下战争的恐怖,这可以改变整个世界。那一刻也改变了我的态度和信念,我相信我可以通过帮助他人来实现自己的梦想。”她告诉CNN。作为战争的亲历者,潘金福也对当今世界的各种不安因素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我知道你的村庄被炸毁,你的家园被摧毁,看着家人死去,无辜平民的尸体躺在街上是什么感觉。这些都是越南战争的恐怖,在无数的照片和新闻短片中被记录了下来。令人遗憾的是,它们也反映了世界各地的战争,反映了在今天的乌克兰,无数宝贵生命被破坏、被摧毁的情况。”



她也由此延伸到如今美国各地频频发生的枪击事件,她认为,校园枪击案就“相当于国内的战争”。她尤其指出,分享大屠杀的画面,尤其是有关儿童的画面,似乎令人难以忍受,“但我们应该面对。如果我们看不到战争的后果,就更容易逃避战争的现实”。“战争的恶果已经烙印在我的身上。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你都无法摆脱这些伤疤。但我现在很感激那张9岁的照片带给我的力量,也很感激我曾独自走过的旅程。我的恐惧变成了全世界的恐惧。而让我感到骄傲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已经成为和平的象征。”
网编:瑞风

鲜花(4)

鸡蛋(0)
409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史海钩沉】【百家论坛】【历史天空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