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4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承认“造谣刹车失灵”的温州特斯拉车主 麻烦了(图)

新闻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于2022-05-21 3:35:55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2020年8月,浙江温州特斯拉失控事件车主陈俊(化名)因驾驶一辆Model 3高速冲撞停车场的拦截杆并连撞多辆车引发了外界关注。两年之后,2022年5月9日,陈俊因一份道歉信再次成为舆论焦点。他在败诉给特斯拉的同时,或还面临着三位特斯拉车主的起诉。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ID_韩潮)

因在与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的名誉纠纷案中终审败诉,陈俊通过其个人微博账户(@手机用户3042983165)发布了一份公开道歉信。在道歉信中,陈俊承认事故发生后,虽明知自己把油门当作刹车踩了,但因心有不甘,在多个媒体上捏造“特斯拉自动加速刹车失灵”等内容。道歉信还提及了正在向特斯拉维权的三位车主——提供法律平台的上海车主封先生、河南车主张女士(即2021年上海车展特斯拉车顶维权车主张靓(化名))以及天津特斯拉车主韩先生(即天津特斯拉二手车维权胜诉车主韩潮)。

5月17日,封先生和张靓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他们与陈俊沟通后了解到,道歉信内容并非当事人亲手写的,而是由特斯拉起草的。“温州车主告诉我说,他迫不得已的,因为法院已经强制执行,如果他不这样发布,他就回不了家。”张靓告诉记者。

对此,5月17日,特斯拉相关知情人士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道歉信内容是双方共同达成的,然后车主自主自愿发布,没有人去胁迫谁去做这个事。”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道歉信发布不到3天就已被删除。但在封先生、张靓等人看来,这并没有消除道歉信对他们造成的不良影响。“目前,我还在跟他(陈俊)沟通,会保留起诉他的权利。”张靓告诉记者。

5月20日,一位接近陈俊的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陈俊或将发布新的道歉信。



鉴定意见书出具后

车主承认“油门当刹车”

上述温州车主与特斯拉的名誉纠纷,可以追溯至2020年8月12日。该起事故不仅造成了10余辆汽车受损,同时车主陈俊也受伤入院。陈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当时车辆在距离停车场100米左右时,突然加速,刹车失灵,最后导致事故的发生。为此,陈俊在抖音等各大平台发布了关于此次事故的相关言论和视频。



图片来源:车主供图

2021年6月9日,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以蓄意捏造特斯拉突然加速刹车失灵、谎称车辆突然失控自动加速,恶意诋毁特斯拉和特斯拉生产的“特斯拉”牌车辆为由,将陈俊告上了法庭,并提出高达50万元侵权损害赔偿金和公开道歉的要求。

同年10月,记者从特斯拉方面拿到的该案件一审判决书显示,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陈俊在抖音平台上向特斯拉公开赔礼道歉,持续不少于90日,并支付5万元赔偿款。

作为陈俊与特斯拉名誉纠纷案一审律师,北京市盈科(西安)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盈科律所)律师任广东5月18日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一审庭审过程对被告非常有利。庭审结束后,特斯拉方面曾两次主动找车主(陈俊)欲进行调解,但均被拒绝了。所以一审判决被告败诉令其意外。

“在一审庭审审限已经届满的情况下,法官让我们签署了一份延长审限15天的文件。就在这15天时间里,负责此案的法官去当地交警大队调取了陈俊的谈话笔录,且仅调取了最后一次他‘承认踩错刹车’的笔录。”任广东表示。



图片来源:车主供图

记者了解到,陈俊在交警大队一共做了四次询问笔录,前三次都清晰显示本人没有误操作,是车辆存在“刹车失灵”故障。但在第四次询问笔录中,他却改变了陈述,承认自己踩错刹车造成事故发生。“因为不结案,事故造成的保险理赔就无法进行,但其他车主又不停上门要求我赔偿,最后为了保险理赔,(我)不得已只能改变陈述做了第四次询问笔录。”陈俊对记者说。

在任广东看来,陈俊承认“踩错刹车”的最后一次笔录,是导致其败诉的关键。“自主承认,从法律上来讲叫自认,自认后就很难再被推翻。”任广东解释称。

陈俊在与张靓的聊天中也称,“就是因为我在交警大队的最后一次笔录,法院才这样判决的。”

任广东建议,消费者在维权过程中,首先一定要了解相关法律法规,把握好尺度和边界。“以陈俊这起案件为例,他可以通过各大网络平台对外发声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仅限陈述事实,不要去讲一些诋毁或引导性话语,这样很容易被对方拿住把柄。”任广东表示。

但因为觉得自己“冤”,陈俊在一审败诉后向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上诉。不过,陈俊的申诉并未被法院采纳,并以“维持原判”终审了判决。

记者拿到的该起名誉纠纷案的终审判决书——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以下简称民事判决书)显示,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提供的事故车辆《鉴定意见书》,明确载明案涉车辆各机件未发现机械故障及安全隐患、碰撞发生前5秒制动踏板均未被踩下。而陈俊在《鉴定意见书》出具后,承认当时确实没有踩刹车,而是把油门当刹车踩了,故对《鉴定意见书》的鉴定结论予以采纳,本次事故系陈俊遇状况时操作不当造成的,陈俊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



图片来源:张靓供图

同时,民事判决书提出,陈俊在上述鉴定意见书和事故认定书作出后,仍在抖音平台和新浪微博平台上发布有关与事实不符的有关损害特斯拉公司声誉的信息构成对特斯拉公司名誉权的侵害。

为此,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要求陈俊不仅需公开向特斯拉道歉,还需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特斯拉5万元。

张靓在其个人微博账号“淡水里的珊瑚”上公布的一份“鹿城区人民法院发执行通知书”显示,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鹿城法院于2022年4月24日依法立案执行。



三位“维权”车主对道歉信提出质疑

5月9日,陈俊在道歉信中承认,在2021年8月12日发生的特斯拉撞车事故中,是自己为避前方行人踩错刹车所致;事故发生后,心有不甘,捏造刹车失灵,并在抖音、微博、电台等采访中捏造“特斯拉自动加速刹车失灵”、珍爱生命远离特斯拉等内容。

陈俊在上述道歉信中还称,自己实施上述相关行为是其他自称“维权”车主主动联系自己,分别为其提供法律平台的上海车主封先生、首例维权成功的天津车主韩先生(即韩潮)、河南车主张女士(即张靓)。

“原被告之间的法律诉讼和我有啥关系,败诉写道歉信就要围绕着原被告之间发生的事,和案外人有啥关系,把我名字写进道歉信干啥?”韩潮在其个人微博上连续发布多条内容,公开质疑道歉信内容是特斯拉方面“自导自演”。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ID_韩潮)

张靓和封先生也向记者表示,道歉信内容提及案外人不合理。张靓还向记者提供了陈俊主动添加她微信的截图和聊天记录,证明道歉信中提及的她主动找到陈俊,并不是真的。“是温州车主主动联系的我,我当时还问他是谁。”张靓说。

而针对道歉信中提及的“封先生介绍某平台,且平台安排了律师,且一审律师所有费用该平台出,自己未支付任何一审律师费”一说,封先生告诉记者,他只是向陈俊分享了一个法律平台的信息,还建议他多找找其他律师。最后,陈俊决定还是聘用该平台推荐的任广东作为一审的代理律师,二审时陈俊自己换了其他律师。该平台并不是承担任律师的所有费用,而仅承担一审时的代理费。这个平台是一个共享法律服务平台,能提供免费法律援助。他与该平台、陈俊均无任何资金与利益往来。

对此,记者也向任广东进行了求证。“平台和他(陈俊)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有没有资助他,我并不清楚,但他肯定是和我们律所签署了代理合同,他是直接将相应的律师费支付给了盈科律所。”任广东表示。

封先生向记者介绍称,陈俊上述“侵权行为”始于2020年8月中,而陈俊是在2021年3月10日加入名为“特斯拉事故幸存者群”。“我向其介绍相关法律平台的起因是,他被起诉后向车友求助,称在当地难以找到律师,也难以承担费用。”封先生表示,陈俊的维权,有明确的自主观点,并无人干涉与指导。

值得一提的是,道歉信在5月12日上午已被删除。“道歉信发布以后,部分消除特斯拉负面影响的效果达到了。我们在执行中也没有明确要求具体发布期限,任何道歉都不可能一直存续的。”特斯拉中国方面回应称。

“我要的是他将涉及我们三个案外人的内容删除,并就道歉信内容形成情况,为何会将我们牵涉其中,做公开说明,以消除对我们名誉造成的影响。”封先生表示,道歉信全文删除,既不符合法院判决的“90天”时间要求,也并未消除此前道歉信对他们造成的影响。

为此,记者通过微信、电话等多种方式尝试联系陈俊,但均为被拒状态。



特斯拉:道歉信内容形成程序正当合法

据悉,张靓已经向陈俊发去了律师函。张靓告诉记者,她有两点诉求:首先,道歉信内提及案外人的内容在未向相关人员核实就被发布,希望法院能给她一个合理解释;其次,温州车主再重新补发一个道歉声明,并解释已删除的道歉声明并不是出自本人真实意愿。“否则,我将保留起诉温州车主的权利。”张靓称。



图片来源:张靓供图

记者发现,无论是从韩潮公开发布的他与陈俊聊天记录,还是封先生与张靓接受记者采访时的回应内容来看,陈俊都向外界传递出,他发布的道歉信内容并不是出自其手,而是特斯拉起草好的,且他是迫于无奈发的。如,“那封道歉信是特斯拉起草好的,我没有任何添加”“特斯拉原来写的更多,在我强烈要求下才删除了一些不恰当的用词”等。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ID_韩潮)

根据记者拿到的一份陈俊家人就道歉信内容一事与张靓的通话录音,陈俊家人在电话中称,“道歉信肯定是对方(特斯拉)起草好的,是在线上沟通完成的。”

任广东告诉记者,特斯拉是不能给被告方起草道歉信的。从法律层面来讲,如果出现这种要求赔礼道歉判决,内容一定是本人写,法院最后把关。“假如,本人坚持不写,法院可以写一个类似的东西,发在相关的媒体上,但这部分相关费用仍须由道歉方承担,还没有出现过由对方来写道歉信的这种情况。”任广东表示。

面对外界质疑,特斯拉中国方面仅称:“道歉信内容的讨论均在法官的见证下形成,最终是陈(当事车主)自己确认所有内容并自愿、自行发布的。道歉信所有内容都经得起推敲,都符合客观实际情况。”

但记者从封先生提供的一份其与鹿城区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夏法官的通话录音中了解到,鹿城区人民法院并未就道歉信内容予以明确审核通过。“本案涉及的致歉信是申请人与被执人自行和解达成,合议后发布的。我们未予以明确审核通过。”夏法官称。



图片来源:封先生供图

对此,5月1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夏法官进行核实,他回复称:“我与封先生的电话内容已被封先生原原本本还原出来了,其他不好多说。”据夏法官介绍,该起名誉纠纷案,申请人已向法院申请结案,但法院现在还未认可结案。

“理论上,道歉内容需要法院审核把关才能对外发布。”任广东表示。

“道歉信内容形成的整个程序肯定是正当合法的,且是在按照双方自愿原则下形成的‘文案’。这个事情肯定是在法律框架下解决的。”上述特斯拉中国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网编:空问站

鲜花(0)

鸡蛋(0)
14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经济观察】【谈股论金】【投资理财】【车迷沙龙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