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46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热搜!千金藤素是“新冠神药”还是“空头支票”(图)

新闻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中国新闻周刊 于2022-05-18 7:56:15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一款候选药物要真正成为抗新冠药物需要历经动物实验人体临床试验等层层验证

近日,又一款药物借助新冠登上了热搜。

5月13日,《科技日报》报道称,我国科学家发现的新冠治疗新药——千金藤素获得国家发明专利授权。专利说明书显示,10uM(微摩尔/升)的千金藤素抑制冠状病毒复制的倍数为15393倍。

报道还说,从目前的研究数据看,该药物抑制新冠病毒的能力在所有人类发现的新冠病毒抑制剂中排名靠前。消息一出,“千金藤素”便登上热搜,相关概念也随即引爆资本市场。当天,云南白药(000538.SZ)、大理药业(603963.SH)股价分别上涨8.66%、9.99%。

不过,随之而来的质疑声也愈演愈烈。

从现有进展看,千金藤素的研究仍仅停留在体外细胞实验环节,是否有望成为新冠治疗药物,还需要经过动物实验、人体临床试验、上市审批等多个环节。

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教授、病毒专家金冬雁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千金藤素距离成为抗新冠药物,还有很远的距离,中间各个环节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现在更像在开一个“空头支票”。

他解释,一方面,千金藤素抗病毒的具体作用机制目前还不算清楚;另一方面,动物实验未开展。这两件事做不好,研究无法向前推进。

中国新闻周刊联系了这项专利的发明人——北京化工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童贻刚教授,但后者表示目前不便接受采访。

“抑制15393倍”引争议

千金藤素是防己科植物千金藤的活性化学成分,最早是日本科学家藤平三郎1934年首次将其分离出来,之后相继被应用于多种疾病的治疗。中成药千金藤素片在国内外都已上市,临床上有几十年的使用历史,主要用于肿瘤病人放化疗所致的白细胞减少症。

在抗新冠研究方面,千金藤素属于老药新用。童贻刚团队2020年5月发表在《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上的研究显示,研究团队通过对已经批准治疗其他疾病的2046种药物进行筛选,最终发现千金藤素、西拉菌素、盐酸甲氟喹3种药物能在体外有效抑制新冠病毒对细胞的感染,其中千金藤素效果最好。

具体数据显示,10uM的千金藤素、西拉菌素、盐酸甲氟喹在细胞感染72小时后,分别能抑制病毒复制15393倍、5053倍、31倍,实验结果均可重复。“15393倍”这个极具视觉冲击的数据则成为此次千金藤素“一夜爆红”的主要原因。

童贻刚此前在接受《科技日报》采访时表示,这个数字可以通俗地理解为不用千金藤素药物时,如果有15393个病毒,在用10微摩尔/升千金藤素药物的情况下,病毒数将只有1个。也就是说,很少量的千金藤素就能阻止新冠病毒扩增和传播。

“这个数据给大家带来了希望,也意味着千金藤素有可能成为未来抗新冠药物的备选之一。”武汉协和医院药学部药师王哲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但未来能走多远,还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

金冬雁则表示,像千金藤素这类被筛选出来的天然药物或老药新用药物,目前全世界已被公开的至少数百种,比千金藤素效果更好的至少也有上百种,有些已经进入动物实验甚至人体临床试验阶段。

“现在最重要的是尽快进行动物实验,弄清楚千金藤素进入动物体内后,能被吸收多少、多少剂量会起作用、体内代谢反应如何……这些问题都需要研究清楚,仅靠体外细胞水平的实验,很难谈具体的有效性。”金冬雁说。

值得注意的是,前述研究中用于体外实验的冠状病毒并非2020年以后流行的新冠病毒,而是研究人员于2017年从一只走私的死亡穿山甲身上分离出的、新的冠状病毒xCoV。xCoV的S蛋白与新冠病毒的同源性达92.5%,是迄今为止成功分离培养的与后者同源性最高的病毒。这也和近日公布的发明专利——“穿山甲冠状病毒xCoV及其应用和药物抗冠状病毒感染的应用”相吻合。

简而言之,根据上述研究和发明专利来看,千金藤素可以在体外抑制病毒,其所抑制的并不是新冠病毒,而是一种与新冠病毒在S蛋白表达上很相似的穿山甲冠状病毒。



童贻刚团队获得的专利证书。(来源:北京化工大学官方微信公众号)

一位从事药物筛选实验的资深专业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冠状病毒本身分为多个种类,千金藤素对不同的冠状病毒作用可能也存在差异,后续研究应该拓展冠状病毒的种类。

这位专业人士补充说,体外实验只是前期实验中最前端的部分,药物筛选则是其中最常用的实验,也是新药研发中的一种常规操作思路。在药筛实验中,不仅要看对冠状病毒的抑制作用,药物对细胞的毒性、药物本身和病毒结合的特异性等因素也应该关注。

据了解,一般筛选药物之后,要看细胞的致死率和病毒的致死率,涉及到3个指标:半抑制浓度(IC50)、半最大效应浓度(EC50)和半致死浓度(CC50)。其中,IC50是指能抑制50%病毒复制时的药物浓度,CC50是指50%细胞死亡时的药物浓度,EC50则指引起50%个体有效的药物浓度。

一般而言,CC50/ IC50和CC50/ EC50这两个比值越大,说明药物越有效,且不会对细胞产生毒性作用。在童贻刚团队2020年的研究中,EC50为0.98uM/L,CC50为39.30uM/L,后者是前者的40倍。

离临床很遥远

从2020年1月开始,童贻刚团队就开始对数千种药物进行筛选。不过,在过去两年,一直没有开展动物实验。

据报道,该专利的第二发明人范华昊此前曾在社交平台公开表示,长时间未将千金藤素推进至临床阶段的原因在于,一是药物开展临床需要大量资金;二是对其进行临床,会涉及到千金藤素化合物专利问题,一般企业不愿意冒险。

多名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既往有很多体外效果很好的药物,到了体内实验阶段,效果大打折扣。

“在药物筛选的过程中,会发现很多药物都会对新冠病毒有抑制作用,但最终鲜有药物能杀出‘重围’。”金冬雁举例,之前有一款上市多年的抗疟疾药物“磷酸氯喹”,在体外实验环节,抑制新冠病毒复制的效果也非常好,但后续到体内实验环节不但抑制结果很差,而且死亡率增高。之后,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批准紧急使用该药后两个月,又撤销了批准。

“磷酸氯喹的体外实验和动物及人体实验的结果差异度很大。”金冬雁说,有相关研究表明,这个结论也适用于与磷酸氯喹相似的盐酸甲氟喹,以及曾被用于新冠治疗的药物阿维菌素(审定名词,与西拉菌素是同类药物)。

“也就是说,在前述专利证书中提及的3种药物中,2种的同类药物已被证明对新冠病毒无效,千金藤素的效果也存疑。”他说。

在前述从事药物筛选实验的专业人士看来,就药物筛选这个环节而言,要么是从现有的化合物里面筛选,要么是对现有化合物的结构进行一些改造和修饰,随后进行评估和体外的药筛实验。他说,每种药物的筛选都需要经历很多步骤,包括向细胞添加病毒、细胞培养、观察分析、计算IC50等指标……可能两三个月筛选上千种药物,最后一个有效的都没有。

“从药物研发的角度看,还有几个问题需要进一步明确。”一位新药研发与评价资深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一是其作用靶点是S蛋白,该靶点变异性比较大,靶点的成药性需要进一步确认;二是目前仅仅是体外数据,缺少体内实验数据的支持;三是对该药物的研究始于2020年,所采用的毒株与目前流行毒株有所不同。其对新的变异毒株是否仍有效,还需要研究数据的支持。

这位新药研发与评价资深专家表示,作为已上市药物,千金藤素制剂原来的适应症跟现在拟开发的适应症有较大差别,需要更多的研究数据以支持其新适应症选择的合理性评价。即使依据现有数据,也还需要计算口服时在体内是否能达到体外实验得出的抗病毒有效浓度。“如果这个药物在体内很快代谢,现在体外实验的参考意义就很有限了。”

值得注意的是,国际知名的《细胞研究》杂志(Cell Research)去年11月曾发表过一项来自清华大学和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团队的研究。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利用小鼠模型对千金藤素等几个药物进行了体内疗效评估实验,发现千金藤素确实能在小鼠体内抑制新冠病毒(B.1.351谱系)的感染。

药物研发并非一蹴而就,更像是大海捞针。王哲说,“一款药物最终能上市,需要经历很多环节,一个环节失败,基本上就满盘皆输。” 

金冬雁则认为,即便千金藤素真的有用,也需要经历相当漫长的过程,才能得到紧急批准用于临床试验。

能治新冠?千金藤价格暴涨,一天一个价,种植户:订单多到发不完!相关概念股异常波动,多家上市公司紧急公告

最近若论起什么最火,“千金藤素”榜上有名,近段时间,多家上市药企因千金藤素概念导致股价大幅波动。

据初步统计,截至目前,已有十余家上市公司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就千金藤素相关情况进行澄清。此外,还有多家上市药企因概念炒作而产生股票异常波动。业内人士提示,距离千金藤素作为药物上市还很遥远,投资者需注意风险。

中药类上市公司“沾边”就涨,而如今这股“火”还烧到中药材市场。



图片来源:摄图网_501224071(图文无关)



中药材千金藤价格暴涨

据中新财经,“最近几天千金藤价格变化很快。”17日,安徽亳州一家药材销售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13日、14日的时候,当时还没有火起来,千金藤零售价格最高也就60元一公斤,还有每公斤二三十元的。”该负责人说,“今天(17日)大货(100公斤起)已经卖到110元一公斤,零售达到160元一公斤。”

据该负责人透露,最近很多老客户也在询问千金藤,有人是要买回家煮水喝、有药厂要做提取,包括一些诊所医院也都在求购千金藤。

考虑到这一段时间的需求,该负责人预测,接下来价格可能还会继续涨。

据红星新闻,在中药材行业真正大火的是千金藤圆片切片。但由于金银花的藤也被称为千金藤,因此中药材市场上有人鱼目混珠,用金银花的藤充当千金藤售卖。

据相关中药材网站,有来自广东的千金藤供应商的此前售价为43元/公斤,也有来自江西的千金藤供应商售价48元/公斤。

“一天一个价,现在千金藤单买最低售价160元/公斤。”有来自安徽的中药材批发商告诉红星资本局。

该批发商告诉记者,千金藤在前天仅为40多一公斤,但昨天价格就开始疯涨。“昨天有客户买了一吨,我们的报价是93元/公斤。”

据悉,近日在一些社交媒体上,也出现多条收购千金藤的信息。不少人表示,“大量收购,可上门收货。”



种植户:毛利率可达60%

还有几万单订单未发出

中药材批发商已然赚得盆满钵满,种植户也开始了售卖种苗,并规模扩产。

据红星新闻,“太火了这个苗,你快点定,可能两天就没了。”有售卖种苗的种植户称,大批量的种苗价格可以低至2元/根左右。

该种植户称,虽然单价只在2元左右,但毛利润却有1.2元,加上所有人工快递成本,毛利率可以达到60%。

而在千金藤种苗大火之前,批发价仅为1元左右。红星资本局搜索多个电商平台,目前千金藤种苗的单价大致都在10元/根左右。

上述种植户称,目前还有几万单订单还未发出,目前手上还有几千根,到下个月,会将规模扩大到10万根。

此外,还有种植户表示,其也要继续扩产,由于大火,所以并不准备降低10元左右的单价。

记者了解到,多数种植户的千金藤种苗为种子繁育而来,其主要是根部生长繁衍。



千金藤素是什么?

获得发明专利授权意味着什么?

根据北京化工大学官方微信公众号消息,5月10日,我国科学家发现的新冠治疗新药获得国家发明专利授权。专利说明书显示,10uM(微摩尔/升)的千金藤素抑制冠状病毒复制的倍数为15393倍。



图片来源:北京化工大学官微截图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该专利名称为“穿山甲冠状病毒xCoV及其应用和药物抗冠状病毒感染的应用”,而所谓的千金藤素可以在体外抑制病毒,是一种与新冠病毒在S蛋白表达上很相似的穿山甲冠状病毒。

“穿山甲冠状病毒xCoV,其与SARSCOV2的S蛋白同源性达92.5%,xCoV感染细胞的受体与SARSCOV2一致,均为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但xCoV不感染人,可用于抗SARSCOV2病毒的活性药物、疫苗的筛选,还可用于制备抗SARSCOV2病毒的减毒疫苗或灭活疫苗。”专利说明书如是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千金藤作为中药材的主要功效和作用为清热解毒。据药监局官网,目前有云南白药集团大理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云南白药集团文山七花有限责任公司、沈阳管城制药有限责任公司、云南生物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四家公司的千金藤素片拥有生产批号。



对此,金藤素相关专利发明人童贻刚提到,目前四家拥有生产批号的企业只是有批号,但并没有生产,在中国是买不到这个药。这次报道引发关注后,有企业对这个比较感兴趣,有批号的四家企业中也有人找到童贻刚。

获得发明专利授权意味着什么?据中新经纬,某知识产权从业人员表示,该药品专利更类似于防御性专利,但需要根据专利检索与分析来进一步确定。“如果你发明了一种新药(新的分子式)、药品的新用法,或者可以用更少的成本或者更少的时间来制备出效果相同的药品的制备工艺都可以申请专利。”该从业人员说道。

根据公开资料,在化学、生物医药领域专利申请中,我国对于创造性评价需要通过对比实验数据来证明。据《专利审查指南》第二部分第十章规定,已知产品用途发明,要求该新用途不能从产品本身的结构、组成、分子量、已知的物理化学性质以及该产品的现有用途显而易见地得出或者预见到,而是利用了产品新发现的性质,并且产生了预料不到的技术效果,才具备创造性。

由此,从能够获得国家发明专利而言,或意味着千金藤素体外抑制病毒得到证实。

就专利而言,北京化工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童贻刚教授16日在直播中表示,目前该专利的PCT(专利合作条约,专利领域的一项国际合作条约)已经过期。上述知识产权从业人员解读道,“PCT过期的影响在于,以美国为例,如果PCT过期,美国审查员检索到中国五月份公开的这个专利,就会把这个专利作为现有技术来驳回在美国申请的这个专利。”对此,童贻刚表示,团队目前正在重新递交PCT申请。



专家:目前说千金藤素有望用于治疗新冠

还遥遥无期

据界面新闻,与此前引发舆论关注的一些“抗新冠”药类似的是,童贻刚团队目前针对千金藤素也只做了细胞水平的体外实验。

原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研究副教授张洪涛告诉界面新闻,“抑制病毒复制15393倍”这一数据在某种程度上没那么重要,因为在体外,例如使用酒精同样也可以使病毒减少上万倍。

最重要的还是要回到人体试验上,看千金藤素是否能在人体试验中达到这样的抑制效果。“就好比你用70%的酒精能够把病毒全部消灭,但你不可能喝酒之后,让血液里的酒精浓度达到70%。达不到这个程度,就没有办法实现这个药物的效果。”张洪涛说。这也就是在新药研发上通常所说的“血药浓度”,如果无法在保证安全性的前提下达到所需的血药浓度,也就无法起效。

实际上,仅仅作为一款“有前途的候选药物”,目前说千金藤素有望用于治疗新冠,还遥遥无期。

众所周知的是,新药研发需要经历药物发现、临床前研究和包括多期试验在内的临床研究三个阶段,以证实或发现试验药物在临床、药理、药效学方面的作用、不良反应,及吸收、分布、代谢和排泄特征,确定试验药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有数据显示,在新药研发中,感染领域的临床试验中位数时长为7.1年,新药研发成功率仅为19.10%,而临床前体外实现效果优异,但人体临床试验失败的候选药物可谓数不胜数,从这一角度上看,千金藤素并无任何特别之处。

张洪涛进一步表示,哪怕有动物实验的一些初步数据,可能更容易判断千金藤素在人体内的效果。就当下的研究进度而言,还是有很多未知因素,距离真正的成药和审批上市还有非常远的距离。此外,他还指出,当下可能存在对于千金藤素的炒作,比如直接去购买含有千金藤素的植物食用,以此预防新冠,这都是“有跳跃性的、不可行的”。



相关概念股异常波动

多家上市公司紧急公告

借此概念,5月16日生物谷、优宁维、大理药业、步长制药、华北制药、千金药业等公司股票上演涨停潮,生物谷更是以两个“30cm”遥遥领先。

5月17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致电生物谷销售服务部,接线员工表示公司目前并不销售千金藤素相关产品,公司虽有千金藤素药品批文,但并未开始生产,也没接到开始生产的相关通知。

值得注意的是,自5月16日晚至今,已有华北制药、千金药业等多家上市公司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在公告中,上述公司同时也进行了相关澄清。公告显示,多家遭到市场“热炒”的上市药企其实并没有千金藤素相关业务。

华北制药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显示,公司股票于2022年5月12日、5月13日、5月16日连续3个交易日内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规则》的有关规定,属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该公司同时表示,近日,公司注意到部分媒体报道中提及“华北制药与专家团队有千金藤素相关技术合作”。经公司核实,目前,公司未与相关专家团队开展千金藤素技术合作,公司也没有千金藤素相关产品。

此外,千金药业因证券简称带有“千金”也遭到了盲目炒作,5月16日涨停收盘。16日晚,千金药业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并在公告中澄清称,公司没有千金藤素的生产及销售。

千金药业公告显示,公司主要产品妇科千金片中的主要成分黄藤素是干燥藤茎中提取得到的生物碱;千金藤素是从防己科植物头花千金藤、地不容中分离提取的双节基异喹啉生物碱。两者不是同一种物质,在化学结构、药理作用方面存在较大差异。

步长制药也在5月16日晚发布的股票异常波动公告中表示,近日关注到有媒体报道将公司列为千金藤素概念股,经核查,公司全资子公司山东丹红制药有限公司(原菏泽步长制药有限公司)拥有“一种盐酸千金藤素的制备方法[专利号:ZL201010556531.0]”的发明专利,但公司目前无千金藤素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生物谷则在5月17日发布的股票异常波动公告中表示,公司具备生产千金藤素片的设备和技术条件,且2020年4月28日获得该药品再注册件,药品批准文号有效期至2025年。由于近两年未生产销售该产品,恢复生产时,需向云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出现场检查申请,经云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现场审核合格后方可上市销售。公告同时显示,最近2个有成交的交易日(2022年5月13日、2022年5月16日)以内,公司股票收盘价涨幅偏离值累计达到63.14%。

据经济参考报,业内人士提醒,千金藤素刚刚经历药物发现阶段,后续成功上市需要经历较长过程,不确定因素较多。目前来看,市场对于相关个股主要系概念炒作,投资者应当注意风险,避免盲目跟风。

5月18日,“千金藤概念股”股价纷纷回落,其中生物谷股价跌16.69%,报收11.08元;华北制药股价跌停,报收7.44元;步长制药股价跌8%,报收21.17元。







据澎湃新闻消息,千金藤素相关专利发明人童贻刚表示,二级市场波动与其没有任何关系。



每经评论员:

远离千金藤素概念的无厘头炒作

对此,每经评论员胥帅评论道:一个概念,鸡犬升天,这次资本市场的题材主角轮到了千金藤素。

一时间,A股千金藤素炒作此起彼伏。可笑的是,千金药业卖妇科药,竟然因为名字带有“千金”,也迎来资金追捧。

千金藤素这两条消息放在一起存在一种因果关系诱导,即千金藤素的需求已经爆发,种苗涨价证实了这种需求。但实际上,千金藤素的产业化预期还很远。

首先是公布的千金藤素数据是体外实验的结果,体外试验和体内是两码事。况且,从实验室数据到获批上市,还要经历成药、动物实验以及临床试验。每个过程都面临漫长周期和不可抗力,没有经历过这些流程,新药都不算走完整个商业化流程。

其次,千金藤种苗涨价虽有市场供需原因,但这种原因又有很多种类,比如因季节导致的供需错配。在这两年,中药材原料药处在涨价周期,千金藤种苗价格上涨也可能因为这一原因。将千金藤种苗涨价和新冠联系起来,这其实是错误归因。

从大理药业、生物谷、千金药业这些被热炒的概念股看,有的压根就没有千金藤素,有的已未生产,远远没有到大规模使用千金藤素治疗新冠的时候。

更何况,还有部分热炒股才因资金占用等问题被监管关注。比如,生物谷近三个交易日累计涨幅高达74.31%,只因为它称具备生产新冠治疗新药千金藤素条件。而笔者注意到,5月初,生物谷才因控股股东金沙江违规占用资金问题被北交所问询,金沙江还收到云南省证监局采取的责令改正的监管措施。尽管公司给了人无限遐想的空间,但在缺失的内控面前,这些都是苍白的。上市公司有了公司治理的基础,才能去谈发展,这是常识。

但有没有这些常识不重要,只要执念够深,情绪够高涨,“说你有,你就有”的无厘头炒作就依然会继续。但历史经验证明,无厘头炒作就像一阵风,来得快,走得也急。最早把瑞德西韦视作新冠的治疗物,当年也引起一番热炒。但时隔两年再看当年概念股的股价,哪一只概念股不是回到了原地?

好在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时代,上市公司越来越重视热点事件的信息披露。最近两日,多家上市公司对千金藤素辟谣,这有助于及时扭转题材疯狂炒作的歪风。这些上市公司作出了榜样,希望更多的上市公司也能在合规的信披平台披露真实信息。

除此之外,监管层也应该注意核查题材炒作当中是否存在多个账户操纵、坐庄“抢帽子”等违规行为。应重点关注是否存在资金操纵方利用自媒体散布传言,利用资本优势拉抬股价牟利。
网编:空问站

鲜花(0)

鸡蛋(1)
4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经济观察】【谈股论金】【投资理财】【华人故事】【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