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6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中国当代年轻人“性爱实录”:爱还在,性却没了(组图)

新闻来源: 后浪研究所 于2022-05-17 20:40:14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上个月,十点人物志发布了一篇“老年人去看男科”的文章,后台反响热烈,很多读者在围观一群老年人晚年生活的荒诞与困境之余,也顺道吐槽了自己性生活的不如意。

我们惊讶地发现,相比老年人对性生活保有极大的热情,年轻人更多处在“性致不足”的状态,这两个群体在身体素质和性欲两方面,存在严重的“倒挂”。

后浪研究所去年发布的一份《年轻人性生活报告》也显示,2021年整整一年,有近4成年轻人近一周没有性生活,3成年轻人近半年都已经无缘这项活动。

在性这件事上,相比老年人老当益壮的状态,年轻人呈现出来的却是“未老先衰”。究竟这届年轻人到底怎么了?是什么使他们在青春尚好的年纪,早早丧失了对性生活的热情?

年轻人之间又有哪些经验、心得可以分享,在“性生活减少”来势汹汹之际,减少冲击、有效过渡呢?今天这篇,就带大家走进年轻人的性生活。



今天,你过性生活了吗?

林南最近一次性生活发生在清明假期,那一次是她和男友都比较满意的状态。

只是面对这样的尽兴时刻,大家也经常提不起兴趣。林南回忆清明假期这次性生活,距离上一次,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一个月一次,已经成了两个人的常态,最频繁的时候,也不超过一周一次。大多数时候是,她不想,他也不想,“避孕套都嫌贵”,林南抱怨。

时间长了,双方甚至形成了一种不约而同的默契,偶尔两个人多过一次性生活,男友还会调侃“下个月任务也完成了”。其实,不只男朋友“性致”不高,大多数时候,林南自己才是“拖后腿”的那一个,“在外面工作,大家压力都挺大的,回家真就只想躺着”。



图源《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


现在她和男朋友两个人最有动力做的事,是周五放假一起出去吃东西,“那是一周中我最快乐,最放松的时间。”一个月中零星几次性生活,也大都发生在这天晚上。吃完饭回到家,洗了澡,就顺势亲密一下,几乎每次都是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发生的,“有点程式化”。

相比之下,桃子性生活频率要高一些,一周1-2次,接近正常频率。只是在某种程度上,性生活有点像他们确认彼此关系的一个手段。“每周固定频率的性生活已经是一种习惯了”,如果这个节奏突然被打断,桃子心里会觉得有点不安。

更重要的是,虽然保持着固定频率,但桃子却很难享受到这种性生活带来的极致的快乐。从第一次性生活到如今同居近7个月,她和男朋友共同的性经历有将近4年的时间,她甚至到现在对“自己之外的人能让自己高潮”这件事心存怀疑。

这确实也符合大多数女性性体验的现状,一份《全球性福指数调查》数据显示,68%的女性从未有过性高潮。

事实上,愉悦地享受性生活这件事,对于很多人来说,都不是每次都能成功的。恋爱之前,桃子和男友都没有性经验,性相关的知识比较匮乏,两个人共同摸索了很长时间,才终于正常完成了一次。在那之前,每每尝试失败,男友多多少少都会对“做不成”这件事生闷气。



现在虽然很少再出现难以正常完成的情况,但大家的耐心却在减少。每天7点钟下班,到家都已经8、9点钟,洗漱之后上了床可能就10点了,通常这个时候,留给双方亲密的时间就不多了,前戏的环节甚至干脆省略,过程中还要是不是时不时提醒对方注意时间,不要影响休息。

虽然谁也都没有刻意安排过,但就是在无形中,性生活开始有了一张时间表。

相比之下,已婚的小景情况可能更为复杂。他和妻子恋爱3年、结婚7年,加起来认识了将近10年时间,虽说已经过了激情燃烧的岁月,但也不至于心如止水。可根据小景自己描述,结婚之后不久新生命降临,夫妻两个就从此进入了无性婚姻。

怀孕期间不能进行性行为,这是夫妻两个的共识,后来妻子生产结束,身体要调养、小孩要照顾,有欲望能忍也就忍住了。因此,在将近3年的时间里,小景一次都没有和妻子提过这方面的需求,中间甚至还因为自己打鼾,被“驱逐”除了出了娘俩的房间,被迫和妻子分居。



图源《82年生的金智英》


直到孩子2岁多,见小景总提,妻子也就偶尔同意一次,大概一年4次。但这对于正当年的小景来说,依然很难满足,他意识到,再这样下去夫妻感情可能就要出现问题,于是主动找妻子争取,开始对方的答复是,一月一次,只要不吵架就给安排。

后来干脆制度化,夫妻生活成了一种奖励制度,妻子每周会按家务、看孩子、收入等综合指标给KPI考核,考核通过了就可以过夫妻生活,如果吵架就一票否决。明明是增进感情的一件事,却蒙上一层功利的色彩,这让小景觉得尤其伤害双方感情。

像小景这样被动失去性生活主动权的,还有创业失败的石梓,项目在疫情来临的那一年赔了钱,之后负了不少债务,他当时能够明显感觉到,由于经济方面的变化,导致自己在女朋友心目中的男性形象受到了影响。

在对方的梦里曾经出现过这样的景象,她梦见自己在和一个女人发生性关系,醒来之后,双方就梦境交流,对方直言那样的感觉令她恶心。而通过女友的描述,石梓发现,那个在梦中与女友发生性关系的女人形象,身上至少有一部分象征在指向自己。

他这才意识到,失去经济能力的自己,在无意识层面,对女友的性吸引力,可能和一个女人没什么分别。



爱还在,性为什么没了?


一直以来,林南觉得自己和男友在性生活这件事上都比较和谐,两个人在性这方面的经验完全来源于彼此,共同做了很多尝试。她还记得,最开始双方肢体之间突然发生很亲密的交流之后,感情似乎都会更粘稠一点,而自己会明显更黏对方,彼此的距离也随着缩小。

那个时候,大家对性这件事还有很多好奇,常见的情趣用品在恋爱初期就已经进入了他们的生活,当时还是一种增添情趣的存在,男朋友状态也很好,哪怕偶尔自己不参与,他也依然“性致”不减,几乎会一天用一次小玩具来解决。



图源《平凡的荣耀》

后来走出校园,大家都开始工作了,也越来越懒得动,比起叫上伴侣过一次性生活,他们更多时候可能会选择自己用小玩具解决。这种情况,尤其在工作忙、感到焦虑的时候,最常出现。在一起第三年,林南明显感觉到,在性快感的获得上,相比男朋友,小玩具贡献得可能要更多一些。

那一年,她挤进了互联网大厂,公司正处在高速发展阶段,加班是常事。工作几乎榨干了她大部分精力。后来,林南工作上逐渐稳定之后,男朋友的工作却开始越来越忙,一天工作下来,两个人谁也不想动。

工作压力固然是很重要的原因,除此之外,激情褪去也是一个因素。

同居之后,桃子和男友两个人抬头不见低头见,有点熟过头了。彼此靠得太近,那种新鲜感、刺激感以及对彼此的好奇会消失,性在彼此的关系中所处的位置没那么凸显了,围绕在彼此身边都是非常生活化的东西,原本火花四溅的爱情变成了一种更牢靠的关系。



图源《做我的奴隶》


“生活可能没有那么浪漫了,但你会觉得跟这个人可以一直生活下去也挺好”,桃子告诉我。不过她也明白,这其实还处在爱情到亲情中间的过渡阶段。当爱情真正变成亲情,又会是什么样的局面呢?

结婚已经7年的小景,在性生活上依然有强烈的渴望,很难简单断定,这完全是性别导致的。哪怕小景如今已经38岁,也有了一个孩子,但他仍未觉得,当爱情变成亲情,性就可以到了退场的程度,甚至是“佛系”“躺平”的态度让他难以接受。

只不过现实很难尽如人意,如今他想要为夫妻生活增添一点变化,都难上加难。生孩子前还好点,虽然知道老婆保守,但基本的性需求,还是会满足自己。但在孩子降生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生活重心明显从夫妻之间转向了母子之间。

以前天天问小景“老公爱我吗?”,但现在问的最多的却是“儿子,爱妈妈吗?”。

夫妻间分居也是大问题,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改善。开始夫妻两个在外租房住的时,也只有一个卧室,为了让孩子能安心睡觉,不被自己的鼾声吵到,小景只能搬到厨房打地铺;后来,两个人有了自己的婚房,卧室多了,分居更成了常态。一切都以小家伙的需要为优先。

即使后来孩子长大了一些,断了奶,妻子每晚起夜也不再那么频繁,有时间好好休息,但再提起夫妻生活,也还是没有太多兴趣。提得多了,小景也总挨呛:你天天想着那些事就是不累,多干家务就不想了。甚至,干脆给自己扣上“色情狂”“耍流氓”的帽子。

相比之下,石梓情况更糟糕,甚至都没有商量的余地。他很清楚,自己的爱情,在破产那一刻,也就跟着死了。原本在学历上,女友985硕士就远高于自己,事业上,女方会对他寄予的期待多一点。开始的时候,对方年纪比自己小,生意上的事情不是很了解,而且那时候很顺利,对方也很少过问什么。



图源《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


虽然彼此都见过双方父母,但石梓迟迟拿不出钱来在上海结婚,他十分清楚女友面对的家庭压力以及自身的年龄焦虑。

当时经济形势向好,石梓决定贷款扩张,资金进来之后,生意确实越做越大,但风口之下,竞争形势也越来越严峻,他想再从银行贷一些款出来,保证公司正常运转,但此时疫情已经爆发,贷款政策收紧,资金链很快断掉了。

眼见着自己的债务在短期内无法还清,女友也很难顶住压力继续和他在一起,“原本如果没有这些波动 我们可能已经结婚了吧。”



性生活的归宿,是飞机杯?

最开始察觉到性生活的激情在消退,林南和男友想过改善,比如切换一些新鲜的场景,增加一些新鲜的道具……但实际操作起来发现,每次结果都一样,“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用的还是双方最舒服的方式,从结果上来看,并没有实质性的变化。

她曾调侃,或许相处太久了,潜意识里也很想试试其他类型的男生,比如弟弟。但聊到后来,她也觉得,或许换一个全新类型的男生,自己也会很快厌倦,毕竟性生活再怎么样,也就那么点事,“在这件事上,我觉得我们的探索已经到头了。”

如今,哪怕是用来增添情趣的小玩具,也平添了许多实用性。毕竟小玩具在大学时,就已经进入了林南和男友的性生活,因此对于他们来说,如今小玩具已经谈不上太多刺激,更多的是一方面提不起“性致”时,另一方宣泄欲望的工具。

因为租住的房子只有一个卧室,所以进行的时候甚至都不用将空间区隔开,直接叫对方把脸转过去就算回避了,而另一方也早就习以为常。甚至有些时候还会觉得,相比两个人一起做点什么,小玩具的准确性、可控性以及舒适度,都要高多了。

随着神秘感被撕开,“性”这件事,在情侣双方眼前袒露无疑,彼此对“性”的感知进入一个平淡期。林南对此很坦然,她觉得这是一种自然的趋势。

虽然桃子也有类似的感受,不过相比之下,她还经历了一个过程。

最开始,性生活频率减少与感情之间的关系,常常困扰着桃子:“如果真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那我还是会有点担心,是不是我们的感情出了问题。”同居之前,她曾在偶然的状态下瞥见男朋友的社交软件,看到他在和其他女孩的暧昧信息,那种不确定性带来的影响,多少会留下一些痕迹。

双方也试过一些辅助工具,包括小玩具、情趣内衣,或者尝试换种氛围,去酒店里度过短暂的假期……不过这些烧钱操作的效果是短暂的,大多数时候,围绕在两人身边的,还是日常生活的平淡、小屋陈旧却温馨的气息、那张熟悉好睡的床,以及眼前这个人。

其实桃子很理解男友那种“想要找人说说话的心情”,如果不是这种心情,最开始两个人也不会相识于偶然,尽管一直到现在,双方还是保持着深度沟通,但生命中依然有一些绝对孤独的时刻,是无法被彼此填补的。桃子想到上学时候懵懂的自己,也曾同时和几个男生保持暧昧关系。

哪怕到现在,她也保持着在社交软件上吐露心声的习惯,想到这里,她常常自我开导,谁都可能会有那个时候,自己也不是道德洁癖的人。后来,她干脆想开了,面对未来不确定的一切,不如提前想好自己应对姿态,事情来了,选择让自己更舒服的处理方式,在此之前,能做的或许只有保护好自己。

对比90后淡然甚至是坦然的态度,年纪稍长一点的80后小景夫妻,在“性”这件事上可选择的余地小多了。

小景尝试过在妻子性致不佳的时候,偷偷看爱情动作电影自己解决,为此专门下了点片子,还买了个飞机杯。但在一次使用的过程中,被妻子发现,对方又哭又闹,觉得小景看着别的女人解决,属于出轨行为。在那之后,小景便没在家里再看过,飞机杯也被没收了。

小景最开始搞摄影,身边总有已婚的朋友,还在炫耀新的性伴侣,小景明白男人的心理,都想当皇帝。但是对于自己来说,这一步代价太大了。

今年过年期间,妻子回了趟娘家,可能是有和家里人聊过这个事情,回来之后,态度缓和了很多,现在基本能够做到1周1次。但距离小景的理想状态还有差距,他准备和妻子争取1周2次。不过他也没报太大希望,争取不下来,维持现状也还行,总不能离。



图源电影《色戒》

石梓自从女友离开后,一直一个人。他清楚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应该很难交往到理想的对象,可又不想委屈自己,所以感情上越来越没有动力。尤其,回想起当时女友为了和自己分手,制造的种种的故意伤害,那一段感情给他的心灵上带去的伤痕,一时之间更无法消除。

虽然性的欲望依然存在,可除了自己解决,石梓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相比大部分男性,石梓情感上更细腻,在亲密关系中,也更看重心灵上的契合。年轻时,他曾尝试过没有感情单纯的肉体关系,更像是一种机械的欲望宣泄,自己根本无法从中获得满足。

结语

性是美好的。爱情里,很多语言无法抵达的地方,透过性,身体的表达或许更准确。但也可能是危险的。一些原本可以修饰的情绪、态度、情感,透过性,或许无从遁形。张爱玲就曾在《色戒》中提出“通往女人心灵的路是阴道”,直接道明了性与爱的关系。

对于性和爱,或许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感受和理解,而没有确定答案,即便是作为爱的行动性表现,性生活减少也并不可怕,毕竟生活中美妙的事情还有很多。
网编:睿文

鲜花(1)

鸡蛋(0)
2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华人故事】【生活百态】【杂论闲侃】【婚姻家庭】【情感世界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