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55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外媒:俄罗斯在乌伤亡暴露普京战略潜在弱点(组图)

新闻来源: 纽约时报 于2022-03-02 5:17:15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上周在莫斯科参观了无名战士墓。乌克兰不断增加的军事伤亡可能会严重削弱普京的支持率。 ALEKSEY NIKOLSKYI/SPUTNIK, VIA REUTERS

华盛顿——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时,普京总统非常担心俄罗斯的伤亡数字被曝光,以至于当局要出面干扰那些试图报道阵亡士兵葬礼的记者,在那场为期一个月的行动中,有约400名士兵丧生。

然而美国和欧洲官员表示,在普京最近这次对乌克兰的入侵中,这可能只是一天的伤亡数字。俄罗斯的惨重损失对俄罗斯总统来说是一个软肋,毕竟在公开场合,他还是声称这只是一场针对分离主义的乌克兰东部进行的有限军事行动。

自上周四开始的突袭首都基辅演变为一场漫长的进军以来,究竟有多少俄军士兵丧生,至今无人知晓。五角大楼周二称,有一些俄军单位放下武器,拒绝参战。乌克兰几大城市承受住了猛烈的攻击,至今未被攻破。

例如美国官员原以为东北部城市哈尔科夫会在一天内陷落,但乌克兰士兵发起了反击,冒着密集的火箭轰炸夺回了控制权。哈尔科夫四周围能找到许多俄罗斯士兵的尸体。社交媒体上的视频和图片显示烧焦的坦克和装甲车辆,其乘员或负伤或死亡。



上周,在乌克兰哈尔科夫,一名俄罗斯士兵的尸体被遗弃在路边。俄罗斯政府周日首次承认军队“有伤亡”,但没有提供具体数字。 TYLER HICKS/THE NEW YORK TIMES

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伊戈尔·科纳申科夫少将在周日首次承认俄罗斯部队“存在伤亡”,但没有透露具体数字。他坚称乌克兰的损失要“数倍于”俄方。乌克兰称其军队杀死了超过5300名俄军士兵。

双方的说法都没有得到独立证实,拜登政府官员也拒绝公开讨论伤亡数字。不过一位美国官员称截至周一俄军死亡2000人,两位欧洲官员也认同这一估计。

国会官员说,五角大楼高级官员在周一的国会闭门听证会上表示,俄乌两军伤亡情况似乎是差不多的,在前五天分别有约1500人丧生。不过他们提醒大家注意这是一个估计的数据,其依据是卫星图片、通讯窃听、社交媒体和战地媒体报道。

相比之下,美国军队在20年的阿富汗战争中丧生近2500人。

对普京来说,国内对他这场乌克兰行动尚存的支持会随着伤亡数字的不断上升而减少。俄罗斯人的记忆是持久的——尤其如美国官员所说,士兵的母亲自然会想起苏联入侵阿富汗后丧生的那15000人,或死于车臣的数千士兵。

军事分析人士说,俄罗斯在前线附近部署了野战医院,他们在观察往返于俄军部队和邻国白俄罗斯的医院之间的救护车,后者是莫斯科的盟友。

“考虑到有多方报告阵亡的俄罗斯士兵达到4000人以上,显然情况是十分惨烈的,”退伍前任北约盟军最高司令的詹姆斯·G·斯塔夫里迪斯说。“如果俄军的伤亡如此严重,弗拉基米尔·普京会很难向国内的人交代。”

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还说:“将会有很多俄罗斯人被装在尸袋里带回家,这样的情况延续下去,会有很多俄罗斯家庭痛失亲人。”

五角大楼官员和军事分析家表示,尤其考虑到俄罗斯士兵留下了他们战友的尸体,这令人感到惊讶。

“看到他们将倒下的同胞留在战场上,令人震惊,”奥巴马政府期间五角大楼负责俄罗斯和乌克兰事务的高级官员伊夫林·法卡斯说。“最终妈妈们会问,‘尤里在哪里?马克西姆在哪里?’”



上周,一名妇女在莫斯科的反战抗议活动中与警察发生争执。长期以来,俄罗斯的母亲们一直在关注军队的损失,政府则试图对此保密。 SERGEY PONOMAREV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乌克兰政府已经开始回答这个问题。周日,当局启动了一个网站,他们说该网站旨在帮助俄罗斯家庭寻找可能被杀或被俘士兵的信息。该网站声称它是由乌克兰内政部创建的,称它正在提供被俘俄罗斯士兵的视频,其中一些人受伤。图片和视频全天都在更新。

“如果你的亲戚或朋友在乌克兰并参与了针对我们人民的战争——你可以在这里获得有关他们下落的信息,”该网站说。

该网站的名称www.200rf.com暗指Cargo200,这是一个军事代号,苏联用来指代放置在镀锌棺材中以便运离战场的士兵的尸体。这是对在战争中丧生的士兵的委婉说法。

该网站是乌克兰和西方发起的一场反对虚假信息运动的一部分,美国官员所称的俄罗斯虚假信息包括俄罗斯在入侵之前坚称驻扎在乌克兰周围的军队只是为了进行军事演习。在这场看似大卫对决歌利亚的战争中,世界各地的信息和公众舆论战发挥了超乎寻常的作用。

周一,乌克兰驻联合国大使谢尔盖·基斯利茨亚在联合国大会上宣读了他所说的一名俄罗斯士兵给母亲的最后一条短信。他说,这些照片是乌克兰军队在这名士兵被杀后获得的。“我们被告知,他们会欢迎我们,但他们却倒在我们的装甲车下,钻到车轮下,不让我们通过,”基斯利茨亚说。“他们叫我们法西斯。妈妈,这太难了。”

俄罗斯问题专家和五角大楼官员表示,之所以要把这些文字读出来,也是为了明确提醒普京,俄罗斯母亲们会让人们注意到军队遭受的损失,这些损失一直是政府试图保密的。俄罗斯历史学家朱莉·埃尔克纳在《后苏联社会的权力机构期刊》(The Journal of Power Institutions in Post-Soviet Societies)中发表文章写道,事实上,一个现在被称为“俄罗斯军人母亲委员会联盟”的组织在让军队接受公众监督,以及影响人们对兵役的看法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上周在克里米亚,俄罗斯军人在一辆装甲车上。乌克兰国防部长提出,如果俄罗斯士兵投降,将给予现金和特赦。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周二,五角大楼一名高级官员表示,有的俄军部队在遭遇乌军异常坚固的防御后整编制停止了战斗,放下了武器。这名官员说,有的俄军部队在车辆的油箱上打洞,大概是为了避免战斗。

这位五角大楼官员在讨论行动进展时不愿透露姓名,他同样拒绝透露军方是如何做出这些评估的——估计是根据被俘的俄罗斯士兵的陈述和截获的通讯信息等各种情报——也没有透露这些挫折在广阔的战场上可能有多大的影响。

拜登政府的一名官员说,事实将证明,尸袋或棺材,或士兵被杀死、尸体留在战场上的画面在国内对普京构成的伤害会是最大的。

乌克兰官员利用社交媒体上有关俄罗斯伤亡的报道和图片,试图削弱入侵俄罗斯军队的士气。

周一,乌克兰国防部长阿列克谢·列兹尼科夫提出,如果俄罗斯士兵投降,将给予现金和特赦。

“俄罗斯士兵!你们被带到我们的土地是为了杀戮和死亡,”他说。“不要听从犯罪的命令。如果你们放下武器,我们保证对你们提供全面特赦和五百万卢布。对于继续表现得像占领者的人,我们不会手下留情。”

俄罗斯远不如人们以为的那么强大



ALEXANDER ZEMLIANICHENKO/ASSOCIATED PRESS

当心,弗拉基米尔·普京:春天要来了。当它来临时,你手上的筹码将所剩无几。

在普京入侵乌克兰之前,我可能会把俄罗斯联邦描述为一个挑战更强国家的中等规模大国,其原因部分是它利用了西方的分裂和腐败,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它维持着一支强大的军队。然而,从那时起,有两件事变得清晰起来。首先,普京抱有自大妄想。其次,俄罗斯的力量似乎比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大多数人意识到的还要薄弱。

很明显,普京迫切希望恢复俄罗斯的大国地位。在已经臭名昭著的“乌克兰不存在”演讲中,他谴责了列宁(!),认为他给了邻国错误的民族认同感,这清楚地表明他的目标不仅仅是重建苏联——他显然是想重建沙皇帝国。而且他显然认为可以通过一场短暂战争的胜利朝着这个目标迈出一大步。

到目前为止,事情并没有按计划进行。乌克兰的抵抗十分激烈;俄罗斯的军队没有宣传的那么高效。尤其令我震惊的是,有报道称入侵行动在初期受到后勤问题的严重阻碍——也就是说,入侵者很难为他们的部队提供现代战争的必需品,甚至包括燃料。供给问题确实在战争中很常见,尽管如此,后勤是先进国家本应非常擅长的一件事。

但俄罗斯看起来越来越不像一个先进的国家。

实际上,我将俄罗斯描述为一个中等规模的大国已经是很客气的说法了。英国和法国是中等大国;俄罗斯的国内生产总值只有两国各自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半多一点。这样一个经济实力不足的国家能够支持一支世界级的精良军队,这看上去很了不起——但也许并没有。

这并不是否认这支摧残乌克兰的军队拥有强大的火力,而它很可能会占领基辅。但是,如果乌克兰战争的事后分析最终表明普京军队的核心腐烂程度比所有人意识到的要严重得多,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俄罗斯开始在经济上看起来比开战前更弱。

普京并不是第一个导致自己成为国际弃儿的残暴独裁者。然而,据我所知,他是第一个在这样做同时还领导着一个严重依赖国际贸易的经济体的人——而其政治上层或多或少地习惯于将西方民主国家视为他们的游乐场。

对普京来说,俄罗斯不是像朝鲜那样封闭的暴政,也不是旧苏联。该国生活水平靠大量进口制成品来维持,主要通过出口石油和天然气来支付。

这使得俄罗斯经济极易受到可能破坏这种贸易的制裁的影响,周一卢布大幅贬值反映了这一现实——尽管该国国内利率大幅上升,并实施了严厉措施试图限制资本外逃。

在入侵之前,人们普遍谈论普京如何通过外汇储备积累巨额战争金库来建立“俄罗斯堡垒”——一个对经济制裁免疫的经济体。然而,现在这种说法似乎很幼稚。究竟什么是外汇储备?不是一袋袋现金。在很大程度上,它们包括在海外银行的存款和持有的其他政府债务——也就是说,如果世界大部分地区联合起来反对流氓政府的军事侵略,这些资产可以被冻结。

诚然,俄罗斯在国内也持有大量实体黄金。但是,要用来支付普京政权之需,这种黄金有多大用处?你真的能用金条来做大规模的现代生意吗?

最后,正如我上周指出的那样,俄罗斯的寡头们将大部分资产藏匿在海外,如果民主政府能够鼓起勇气,这些资产就会被冻结或没收。你可能会说俄罗斯不需要这些资产,这的确是。但普京在任时所做的一切都表明他认为有必要收买寡头的支持,这样一来,他们的弱点就成了他的弱点。

顺便说一句,关于俄罗斯在入侵乌克兰之前的实力形象有一个令人困惑的地方——一个盗贼统治的政权如何成功拥有一支高效有力的军队。也许这并不存在?

尽管如此,普京还有一张王牌:无能的政策使欧洲严重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这可能会抑制西方对他的侵略的反应。

但欧洲主要用燃气取暖;冬季的天然气消耗量是夏季的2.5倍。好吧,冬天很快就会过去——如果欧盟愿意做出一些艰难的选择,它还有时间为下一个没有俄罗斯天然气的冬天做准备。

正如我所说,普京很可能会占领基辅。但即便如此,他也会变得更弱,而不是更强。现在,俄罗斯现出了原形,一个实际实力远不如人们所看到的波将金式超级大国。

乌克兰人为什么相信他们能赢



周一,乌克兰武装人员离开基辅的一个地堡。 LYNSEY ADDARI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019年,我在基辅遇到了乌克兰哲学家弗拉基米尔·叶尔莫连科,他是英语新闻网站“乌克兰世界”(UkraineWorld)的主编。我此行是为了报道乌克兰人对于特朗普试图敲诈他们的总统泽连斯基,以及美国右翼对乌克兰反腐妖魔化的感受。叶尔莫连科当时说,乌克兰是全球民主和威权主义斗争的前线,一边是欧洲,另一边是普京领导的俄罗斯,而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所扮演的角色令人困惑、摸不着头绪。

“这关系到民主和法治是否正在向东进一步扩散,”他在谈到乌克兰未来的冲突时说。“它如何传播到东欧,这说来话长——先是东欧、中欧,然后是乌克兰、格鲁吉亚和摩尔多瓦。我们希望它有一天能到达俄罗斯。”但意识形态的潮流也有可能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叶尔莫连科说:“新的威权主义正在向西发展。”在这种观点看来,乌克兰新生民主的命运是世界的风向标。

周日,当俄罗斯军队包围叶尔莫连科的国家时,我再次与他交谈。“这种精神非常强烈,”他说。“没人听天由命,没有人愿意按照俄罗斯的条件进行谈判。人们很确定。”他说,乌克兰自卫主要是出于爱国主义,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和生活方式,抵御残酷的外国势力。但他也认为,这是我们两年半前讨论过的意识形态大战的一部分。

“人们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如果乌克兰赢了——我肯定它一定能赢——就可以让普京和卢卡申科的政权都完蛋,”他说,后者是指白俄罗斯的强人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据说他正准备向乌克兰派兵,与俄罗斯并肩作战。

他的自信让我感到惊讶,但似乎在全国范围内也得到了广泛认同:根据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在俄罗斯占领区以外的乌克兰人中,70%的人认为他们将打败俄罗斯。目前在华盛顿从事外交工作的乌克兰议会议员亚历山德拉·乌斯季诺娃说,普京认为他可以轻易控制她的国家,但“乌克兰人已经证明,我们不会倒下,我们确实相信我们会赢得这场战争”,她说。

我不知道她说得对不对,但显然我希望她是对的。俄罗斯似乎在入侵开始的几天里出师不利,但乌克兰军队仍处于巨大的劣势,普京有能力让这个国家遭殃。然而,乌克兰人有着坚定的信心,认为他们有能力抵御俄罗斯,这是一个重要的政治事实,而那些预测俄罗斯会迅速获胜的人并没有充分考虑到这一点。正是这种信念促使世界上许多国家团结起来反对俄罗斯,重新激发了直到前不久还显得软弱无力的自由国际主义。

尽管乌克兰人的决心令人鼓舞,但这或许并不令人惊讶。近年来,所有访问过基辅的人都能看到,人们对2014年的革命感到多么自豪。那场革命迫使克里姆林宫支持的盗贼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逃往俄罗斯。在基辅的独立广场,一座革命纪念碑上挂着一些照片,照片上的示威者燃烧轮胎击退镇压,并准备向防暴警察投掷鹅卵石。不远处,一个小贩在卖印有普京头像的厕纸。

并非所有乌克兰人都欢迎这场革命——亚努科维奇在乌克兰南部和东部拥有大量支持者。但这里有一种文化,向来尊崇反抗俄罗斯统治的公民。

乌克兰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发生了两次革命;还有在亚努科维奇被指控试图窃取2004年的选举后爆发的橙色革命。乌克兰记者、《失落的岛屿——来自被占领克里米亚的故事》(Lost Island: Tales From the Occupied Crimea)一书的作者纳塔利娅·古梅纽克告诉我,这些革命让乌克兰人逐渐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自主意识。“乌克兰有一个推翻独裁者的正面例子,做出了一些过去不可想象的事情,”午夜时分,她在基辅说。

她指出,泽连斯基直接向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公众呼吁。“我们真的相信,如果人们,独立的人们,站出来,”他们就可以迫使他们的领导人屈服。“因为我们就是这样,”她说。

这意味着,即使以前民主的乌克兰对普京的生存没有威胁,现在却有了,因为乌克兰的生存就意味着他的耻辱。2019年,我遇到的乌克兰人热切地谈论自由民主,这让我很感兴趣。也许他们是最近才赢得了这些东西,还没来得及变得犬儒。他们的理想主义变成了一件有力的武器。他们向老牌民主国家展示了为自己认定的价值观而战的意义,这导致了全球近乎欣喜若狂的支持。

乌克兰人的胜算依然不大。但信念给了他们一个机会。
网编:空问站

鲜花(3)

鸡蛋(5)
55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网际谈兵】【军事纵横】【史海钩沉】【百家论坛】【历史天空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