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6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新西兰“太极天王”杀妻弃女 逃美被同胞擒获(组图)

新闻来源: 没药花园 于2022-01-04 7:38:48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今天要讲的是2007年发生在新西兰的“薛乃印杀妻弃女案”。案件的嫌疑人薛乃印自封“太极天王”的大名,案件本身还牵涉了四个国家的调查和追捕。嫌犯长达5个多月 “亡命天涯”的经历、以及最后极富戏剧性的落网过程,吸引了各大媒体的眼球,曾在海外的华人世界轰动一时。 即使被判有罪,薛乃印也坚持自己的清白,并通过种种方式为自己“鸣冤”。直到2020年3月,薛乃印在申请假释失败后,终于承认了自己杀妻的事实(害怕不承认就要将牢底坐穿)。



墨尔本车站的小南瓜

 2007年9月14日这天,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一个小女孩,走进了澳大利亚墨尔本的一家旅行社。这个男人看起来50多岁,是个身量不高(170cm)、但颇为壮硕(90kg)的亚洲人。

他身后的小女孩大约3、4岁,梳着乖巧的娃娃头,穿着搭配得体的红色连帽夹克、粉色灯芯绒裤子和粉白相间的漂亮跑鞋,宛若一个可爱的中国娃娃。小女孩清秀的眉目之间,隐隐有一点中年男人的样子,但是50岁的年龄差,又让人不太确定他们的关系,这个男人到底是她的父亲,伯父,还是祖父? 一位姓斯莱德(Slade)的女职员接待了他们,男人告诉她,自己想去美国,而且必须是当天立即出发。 斯莱德女士道歉说,这天所有飞往美国各地的机票,已经全都售罄了。听了这个消息,男人显得极为不安和焦躁,斯莱德女士心想,他一定是有什么紧急要事,必须尽快赶往美国吧。 可是接下来,男人走向墙上悬挂的一张地图,指着上面的各大洲的主要空港,逐个儿问道: “那伦敦呢?渥太华呢?圣地亚哥呢?约翰内斯堡呢?” 这些城市的航班更少,斯莱德女士一面摇头,一面心中狐疑:这人究竟要去哪里,怎么好像是在胡乱地选择目的地? 此时,一位名叫凯米·林(Cammy Lin)的华裔职员也过来帮忙,她用普通话和这个男人交谈,终于说服他买了一张第二天(9月15号)上午10点45分飞往洛杉矶的机票。 这个男人告诉凯米,自己抵到洛杉矶后,还要继续前往南非,到那里“寻找商机”,凯米则热心地提醒这位同胞:“那里的治安很不好啊!” 男人似乎不以为意,甚至有些得意地说道:“没关系,我可是个武术大师!” 在这期间,那个可爱的小女孩,没有发出过一点声音,只是眼神空洞地望着远方。 第二天,9月15日的早上,这个中年男人领着小女孩,来到了南十字车站(Southern Cross Station)。南十字车站是墨尔本主要的交通枢纽之一,从这里既可以前往澳大利亚的其他城市,也可以直达墨尔本的两个机场。



(南十字车站)

男人领着小女孩进了车站,来到自动扶梯旁边,此时他松开了手,独自上了自动扶梯,很快就消失了踪影。

 没过多久,一对老夫妻发现一个亚裔小姑娘,在扶梯下面迷茫地独自徘徊,他们以为她和家人走散了,赶紧叫来了车站的保安,保安很快报了警。



(监控录像上的老夫妻和小女孩)

 然而警察们却无法从小女孩那里,获知关于她、或者她父母的任何信息。因为小女孩身穿的马甲外套,属于一个名叫“Pumpkin Patch”的童装品牌,而“pumpkin”(南瓜)这个词,在英语俚语里还有“小可爱”、“小甜心”这类意思,警方便暂时以“南瓜”这个有点宠溺的双关语,作为小女孩的代号。

随着案件的发展,这个代号很快在澳洲变得家喻户晓,即使在警方确认了小女孩的真实姓名以后,各大媒体也依旧用“小南瓜XXXX”,“小南瓜的父亲/母亲/外祖母XXXXXX”这样的措辞,来报道这起案子。



(Pumpkin Patch是澳洲家喻户晓的童装品牌)

 “Pumpkin Patch”虽然是新西兰的知名品牌,但在世界各地都有分店,销售范围相当广,因此根本无法以此判断小姑娘的国籍和身份。

虽然小南瓜一直不说话有点奇怪,但她身体健康,从穿着打扮也能看出这个小女孩一直受到妥善的照顾,身上也没有受虐的迹象。所以墨尔本警方认为,她大概率就是和亲人走散了,随后便发布了寻人启事。 然而,墨尔本的警察等了整整一天,也没有人来认领小南瓜,到了16日的中午,警方在发布的最新通报里,使用了“遗弃”这个词。



(《悉尼晨锋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2007/09/16)

 根据车站的监控录像,与小南瓜同行的,是一个穿着灰色西装外套和黑色长裤的黑发男子(但看不清长相),他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牵着小南瓜。

9月16日这天,维多利亚州(澳大利亚东岸南部的一个州,墨尔本是其首府)警方和福利部门,连续发布了好几条求助信息,希望有人能提供这名男子以及小女孩亲人的线索。



(监控录像上的薛乃印)

 很快这些求助信息得到了反馈,警方确定了男子的身份,现年53岁的华人男子薛乃印(护照上的名字是“Nai Yin Xue”),小南瓜则是他的女儿,英文名叫Clare,还有个非常诗意的中文名字——薛千寻。

父女二人在2007年9月13日傍晚,从新西兰首都奥克兰抵达墨尔本。他们在市中心的一家酒店住了两个晚上,周六(15日)早上8点前后,薛乃印将小南瓜遗弃在南十字车站,之后只身飞往美国。



(澳洲警方发布求助信息时的“小南瓜”照片)

确定薛乃印的身份后,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警方将掌握的资料,发给了新西兰警方、美国警方和国际刑警组织。

澳大利亚警方同时也找到了小南瓜妈妈的身份信息,她是一名居住在新西兰的华人女子,名叫刘安安,现年28岁。

警方联系了新西兰的两大媒体《新西兰先驱报》和RadioLive,希望他们能够帮助寻找刘安安。这两家媒体都迅速做出了回应,并在17日下午,将原本的头版头条全部撤换,置顶了“寻找小南瓜母亲刘安安”的新闻。

与此同时,新西兰的奥克兰警方也来到了薛乃印位于奥克兰郊区罗斯基尔山 (Mt Roskill) 基斯通大街(Keystone Ave)的住所。他们发现一辆本田车(车主为薛乃印)似乎在屋外停放了好几天。

经过警方的调查,薛乃印的妻子、也就是小南瓜的母亲刘安安,和身在中国长沙的母亲的最后一次通话是在 9月11日,之后刘安安的母亲便再也联系不上她了。

18日21时,警方申请到了针对薛乃印房屋和汽车的搜查令。19日的13时,他们在那辆本田车的后备箱中,发现了一名年轻女性的尸体。



(藏匿受害人尸体的本田汽车)

 死者穿着绿色睡袍,颈部缠绕着一条黄色的领带(后证实睡袍和领带都属于薛乃印),一条红色的内裤(后证实属于刘安安)被丢弃在尸体旁。尸检报告显示,死者最晚在9月12日,就已经遇害。因为尸体已经高度腐烂,只能确定死者是遭他杀、暴力致死,疑似机械性窒息死亡(被勒死)。 新西兰警方很快就确认了死者的身份,她就是小南瓜的母亲,28岁的刘安安。很快,薛乃印被列为第一嫌疑人,警方在9月20日发布了薛乃印的逮捕令,并将它发送给美国的国际刑警组织。

9月24日,美国法警署发布了对薛乃印的通缉令,并称他“危险并且全副武装”,呼吁发现的民众,不要独自面对逃犯。薛乃印的通缉信息,还登上了收视率很高的电视节目《美国头号通缉犯》(America’s Most Wanted)。此时距薛乃印逃往洛杉矶已经整整10天了,他早已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美国头号通缉犯》中薛乃印的通缉信息)

 

薛乃印其人

 这位“武术大师”薛乃印出生于1954年,生于辽宁抚顺,祖籍山东省巨野县。他曾在自己的个人网站上发布了一篇名为《太极天王新西兰行--薛乃印的故事》的传记性质的文章,主要内容就是讲述薛乃印“为弘扬中华武术而不辞劳苦,仗剑踏遍全球的壮阔人生”。

文中写道,薛乃印出生时就“命格清奇”,算命的“侯半仙”说他“贵为奇人,将来必成大器”,八岁随四表哥学习少林拳(这一点后来被发扬光大成了“出身于武术世家”),是个“武术奇才的好苗子”,从小广拜名师,各种奇遇,俨然是个“天选之子”: 二十八岁,开始修习武式太极拳,最后拜乔松茂为师;三十八岁,成为武式太极拳第六代传人,出任抚顺市武式太极拳研究会会长,在东北建立武式太极拳根据地;三十九岁,当选为辽宁省太极拳协会首任,被推举为中国十大太极拳名家之一;中国中央电视体育大世界节目以《太极传人薛乃印》为题报道他传播太极拳的事迹;出版第一部著作《武式太极拳正宗》;四十岁,在国际太极拳年会上被定为国际太极拳名师;四十一岁,以副主编的身份协助中国武术研究院创编武式太极拳掌竞赛套路;……(引自《太极天王新西兰行--薛乃印的故事》,有删节)

当时国内的主流媒体也对他颇多赞誉,比如在1996年的《中华武术》(中国体育总局主管的权威性杂志)的专题报道中,就称其为“武式太极拳第六代传人、太极拳名师”。



(《中华武术》对薛的专题报道)

 1996年,薛乃印前往新西兰当武术教练,此行带有官方性质(“体委主任史帮宁的一个电话,让薛乃印面临新的人生抉择”)。

薛乃印在新西兰呆了三年,之后又开始环球之旅,头衔也走向了“巅峰”。据说他在洛杉矶时派发的名片上,写着“第六代掌门传人”(在国内时还只是“第六代传人”)和“武式太极拳世界盟主”。

在被介绍给其他人时,薛乃印还要求将自己称为“grandmaster”(宗师),在演讲时自称“太极天王”,自传中更是说自己“当之无愧的中华武术的传播功臣,扬名国际的太极拳一代宗师”。 2002年,薛乃印在奥克兰定居,拿到了新西兰绿卡(有人曾在论坛中爆料称,薛乃印拿到绿卡的方式,是通过和自己的房东假结婚,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未知)。

他每年都会举办一次中国功夫演武大会,还涉足华文报业(后来赔了巨款),自称是“武术家转行成媒体人的杰出典范”,算是奥克兰华人圈子里一个不大不小的“人物”。



(2000年4月的《T’ai Chi》杂志,薛乃印是封面人物)

 虽然薛乃印的履历看上去闪耀至极,但他的同行们对他的评价很差,甚至还被洛杉矶武术界集体抵制过。

我这里引用的三篇资料,是廖白的《评太极拳名家》(此文应写于薛乃印出国前)、颜紫元(这位先生在网络上风评其实也一言难尽)的《“太极天王”名该符实》(2006年)和孙安光写的《洛杉矶太极拳俱乐部主席给薛乃印的信》(大约是2000-2002年间的事情),都成文于2007年案发以前,不存在所谓的“杀妻滤镜”。

虽然这些“笔战”和“差评”,难免有所谓的“门派之争”和“武人相轻”的偏颇性,但其实也能看出薛乃印的许多真实个性。 这些人对薛乃印的批评和指责,主要集中在两大方面。 一是薛乃印的武功。

号称“台湾第一高手”的廖白说他“真本事一点没有,钱倒有一些,是个武林中的混子”。

同在新西兰的另一个“武术大师”颜紫元,说他靠着国内某不懂武术的相关部门领导的“赏识”,跻身于“武学名家”之列,武术背景完全是“吹牛造假”。

孙安光的爆料更多,说洛杉矶的拳家们对薛乃印的结论是“大骗子,没功夫”,仅有的几个学生说他“没有功夫,从不敢教推手”,表演时“才走了几圈八卦就呼哧哧”…… 比起真正潜心地修炼武功和踏实地传道受业,薛乃印更在乎的是自己被塑造出来的光辉形象(他被抓之后,在监狱里遇见来自国内的狱友,第一个问题也是:“你听国内都有什么(关于我)议论吗?”)。



(年轻时的薛乃印)

二是薛乃印的为人。

颜紫元带着学生专程从惠灵顿到奥克兰和他切磋,薛乃印却说“如果你能在惠灵顿替我组织一场表演,我就赐给你搭搭手的机会”。

在洛杉矶时,薛乃印对太极界一位很有名的活动家尼尔森女士说,自己的太极拳是“Good”,美国的太极拳都是“No Good”,还用小指指着这位女士…… 即便薛乃印的武功真的是天下第一无人能敌,但颜紫元身为新西兰的武学“前辈”(那时薛刚到新西兰),薛乃印却对他使用“赐给你”这样的词汇。

尼尔森女士不仅是东道城市的贵宾,还是一位女性,用小指指点这样的动作,显然毫无情商而且狂妄无礼。 当自己的“光辉形象”遭遇挑战之时,薛乃印就会变得恼羞成怒,极具攻击性,甚至不惜歪曲事实(或者说在他心目中,只能看到自己版本的“事实”)。

2000年他在洛杉矶因为上文讲的那一系列骚操作,受到洛杉矶太极圈的集体抵制,结果他在不久之后出版的《武式太极拳精华》的序言中却写道: “有些国家的太极拳组织都是不欢迎真正的太极拳进入他们的圈子,这样对他们所谓的太极拳会有所冲击……看到美国洛杉矶太极拳阿里巴巴(薛乃印的原文)比阳春白雪更受欢迎的局面……”



(薛乃印在中国台湾出版的《武式太极拳精华》)

姑且不提“阿里巴巴”这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比喻,薛乃印竟能将自己的冷遇,说成“劣币驱逐良币”,还将这本《武式太极拳精华》,升华成了“拨乱反正”的“良心之作”。

他后来又写了一本名叫《内劲道功夫震惊美国》的书,说自己在洛杉矶时当面揭露某一组织骗人的鬼把戏;首场演讲会一炮打响,轰动整个美利坚合众国,引来了同行的嫉妒;而在《太极天王新西兰行》中,他甚至把这段写成了: “首闯美国,当面揭露洛杉矶太极拳俱乐部长期骗人的把戏,以精湛的功夫在洛杉矶站稳脚跟……”(其实他在洛杉矶只招到了几个学生)



(《内劲道功夫震惊美国》2002) 薛乃印在国内,仅仅几年时间,就完成了从市公安局武术教练-东北太极拳带头人-中国十大太极拳名家-国际太极拳名师”的四级跳,可谓志得意满。

然而出国之后,“太极拳”不再是国内那样的“显学”,只是西方的“小众文化”,海外各国的武术圈子,也自有一套规则。想要获得成功,需要融入当地文化,慢慢地积累人脉和声望,而不是靠浮夸的“头衔”、几篇杂志报道就能够轻易达到目的。

所以盛名之下的薛乃印,无疑感受到一种强烈的落差。他浮夸至极、近乎可笑的自吹自擂背后,其实是一种自己都拒绝承认的落寞和失意。



和刘安安的婚姻 薛乃印在国内时有妻女,在他来到新西兰后,婚姻就已经破裂。据一位和薛乃印颇为熟悉的辽宁老乡J女士说,薛告诉她,自己在中国事业做得很大,是前妻与他共同“打下的江山”(这一点在《中华武术》的专题报道里也有印证),但自己却在后来离开前妻,为此薛自称相当后悔(但从未说离婚的原因)。



(《中华武术》报道中关于薛乃印前妻的部分)

 他的大女儿格蕾丝(Grace)随他移民到新西兰,他声称自己“不顾女儿的感受,为了传播中国功夫,环球进修三年之久,把女儿一个人丢在新西兰,没能去照顾她”,导致女儿愤而离家出走。

然而在小南瓜案发生后不久,薛乃印的女儿格蕾丝(中文名叫薛娇/薛千素)却主动联系了警方,声称自己是因为不堪父亲的残暴虐待,这才趁薛乃印出国时出逃。



薛乃印的大女儿格蕾丝) 就在格蕾丝离家出走的那一年,2002年的9月,薛乃印遇见了刘安安(薛称其为“安妮”)。 当时薛乃印的事业,显然没有他自传中的辉煌,需要靠做二房东和二手家具生意补贴家用。他在华人报纸上,刊登一则以工作代替房租的小广告,应聘的人就是刘安安。



(00年代的薛乃印) 

刘安安出生于1979年(和薛乃印的大女儿几乎同龄),来自中国湖南长沙,家中境遇不差,母亲刘晓萍(音译)是私营企业主管。出国之前,刘安安有一份体面的银行工作,为深造自费前往新西兰留学(2002年4月)。

她先是在语言学校学英文,但一直无法过语言关,接着因为不熟悉交通规则,又出了车祸,申请签证延期时又被留学中介诈骗,手上的钱全部被卷走。她只好退学打工赚钱,晚上住在车里,看到薛乃印“以工作换房租”的广告时正处于走投无路的人生低谷。 在被捕入狱之后,薛乃印写过一本名为《我不是凶手》的“洗冤录”,力辩自己的清白。随着他在2020年最终认罪,这本书就变得可笑而讽刺。不过他在书中,倒是详尽地讲述了自己和刘安安的“奇婚异恋”,声称自己对刘安安一见钟情: “她是上天赐给我的一个礼物……我的目光与她相遇的一霎那,她让我怦然心动。那时也正是流行老夫少妻的年代,我在不知不觉中也搭上了这班车。”——《我不是凶手》第2章



(薛乃印的自传《我不是凶手》)

 接下来薛乃印开始“主动出击”,带刘安安吃饭、唱卡拉OK、喝咖啡,但几次吃饭后(只是单纯的吃饭),薛乃印突然笔锋一转,“我和安妮在一起同居生活了……”(2003年初),此时距刘安安和薛乃印相识,只不过几个月,刘安安已经有了身孕。 薛乃印对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友,颇为沾沾自得。既然如此,为何对自己如何“抱得美人归”的光辉历程只字不提呢? 案发之后,最主流的观点,都认为刘安安是为了身份结婚。一位Z先生曾在庭审中作证说,刘安安因为签证超期一筹莫展,薛乃印建议她找人结婚获得居留权,并毛遂自荐。

刘安安对自己惠灵顿房东(疑似刘的情人)的说法是,因为自己在贫困交加之时,房东薛乃印对自己细心照顾,才决定嫁给他;

不过也有人反驳说,刘安安年轻貌美,想拥有居留权不缺选择,何必嫁给年纪长她一倍、没钱落魄的薛乃印?而且如果纯粹是为身份假结婚,又何必未婚先孕?很可能是被薛趁人之危,骗上了床……



(刘安安)

 无论真相如何,薛乃印作为房东+雇主,对刘安安具有绝对的“性权威”,所以对于他的追求,刘安安一定不敢过于“绝情”(否则就失业+流浪街头了)。 有人也许会有疑问,刘安安为何不联系自己的父母,让他们为自己添钱,回国或者继续读书不就行了?大概是因为刘安安虽然家境不错,但在00年代初,这笔留学费用,也应当是父母的一大部分积蓄。结果自己出国不到半年就血本无归,据说“生性非常要强”的刘安安,怕是实在难以开口。这时如果有人体贴照顾,提供另一条“出路”,刘安安想来会动心吧。 2003年7月,刘安安和薛乃印结婚,同年12月生下女儿薛千寻,也就是被遗弃在墨尔本的小南瓜。“薛千寻”的名字,是刘安安所起,取“众里寻他千百度”之意。



(刘安安和女儿)

 薛乃印的自传中,以大量篇幅描写了两人“蜜里调油”的新婚生活,写刘安安对他如何体贴、如何爱慕。

然而在自称“深爱妻子”的薛乃印笔下,我看不到刘安安的样子,倒是案发后薛乃印一些“友人”和“熟人”的描述中,刘安安的形象才立体起来:她文笔不错,文字颇有灵性,情感细腻又多愁善感;喜欢唱歌而且歌喉婉转,是个颇有文艺气质的女孩;待人随和,但并不善于言谈,穿着朴素又安静,对女儿照顾得无微不至,是个“贤妻良母”…… 灵气、才华、细腻的心性和敏锐的感悟力,这些都是一个人身上非常动人的闪光点,然而自诩为“文字工作者”和“媒体人”的薛乃印,却对这些一概视而不见,总结起来不过是漂亮年轻四个字。就像他在自传中,多次洋洋自得的那句,“这么一位年轻漂亮的太太,让我很有面子……” 其实,两人婚后感情一直不佳,刘安安取得新西兰居留权(2006年初)后,两人感情开始破裂,并出现了家庭暴力。

2006年9月,薛乃印用厨刀袭击刘安安。刘安安在奥克兰的一个妇女庇护所呆了一个月,并申请了针对其丈夫的人身保护令,薛乃印也因此被捕,被指控五项罪名,被关进了拘留监狱,不过刘安安后来撤诉了(但一直没有撤销针对薛的人身保护令)。 而在自传中,这个时期的刘安安,也从原来对薛乃印崇拜体贴的小娇妻,摇身一变成了狡诈阴险的浪荡泼妇,还会在下半夜外出偷情: “我站起身来,借着夜色中的自然光亮一看,床上没有安妮的影子……我坐在她和孩子房间的地板上等了她一个多小时……一辆崭新的红色跑车停在我家的马路对面,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安妮从里面走出来……轻轻用钥匙打开门锁……”——《我不是凶手》第14章 很难想象被形容为“特别爱护孩子”的刘安安,会丢下自己不到周岁的女儿(薛乃印未曾参与任何实质上的育儿工作),独自跑去约会情人。实际上生下小南瓜之后,刘安安就和薛乃印分居而睡,他们的熟人则说,刘安安“似乎是用孩子来躲避丈夫”,极力避免再和他同房。 至于那起家暴事件,薛乃印的说法是,此事完全是刘安安的诬告,而自己因为“被同胞骗了认了五项莫须有的罪名,结果生不如死”: “安妮导演了一出家庭暴力的闹剧,并跟警察谎称我要杀了她,把我送进监狱关了七天,使我的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和损伤。” ——《我不是凶手》第6章 这次家暴发生后的2006年11月,刘安安带着女儿回了中国长沙的娘家,在这期间薛乃印结交了一位山东籍女友。

2007年3月,刘安安带着女儿返回新西兰。 薛乃印的说法是,刘安安在国内给他发了一封邮件,表示自己要“改邪归正,好好和他过日子”,自己才忍痛和山东籍女友分手,接受刘安安回家。

还有报道称,是薛乃印承诺要给刘安安补办婚礼,刘安安才回心转意……无论薛乃印答应了刘安安什么,刘安安又回到薛乃印身边。 2007年6月,薛乃印又对刘安安实施了家暴,他挥拳殴打刘安安的脸,并狠狠踢了女儿小南瓜一脚,还用一把太极剑威胁要杀掉刘安安。然而这次指控没有成立,家事法庭释放了薛乃印,只是让他去参加“修复家庭关系”课程,他的护照和太极剑都被警方暂时扣留。

刘安安再次离开了薛乃印,带着女儿去惠灵顿租房居住。薛乃印则查到她在惠灵顿的住处,挥舞着斧子进屋“搜查”,幸亏房东持枪示警,薛乃印才终于离开。 案件发生后,警方发现刘安安曾以“彼岸花”为名,注册过某婚恋网站。

他们还找到了刘安安的私人博客,里面有三篇文章,似乎以第一人称,写了一段跟一个有妇之夫(疑似为惠灵顿房东)发生的炽热恋情。

最后那篇9月的文章写道“在他老婆回来前的一个星期,我开车逃离了我们爱的小屋,逃离了属于他的城市……”



(刘安安注册的婚恋网站)

 如果这篇文章是写实的话,那么就意味着刘安安在9月离开了惠灵顿,回到奥克兰。据惠灵顿的房东后来回忆说,刘安安对他说,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她觉得薛乃印不会想到自己又回到了奥克兰。

而接下来究竟发生了什么,除了薛乃印无人知晓。

......

9月11日晚间,薛乃印开着自己的本田车超速,并且横穿马路。警方拦下了他,但只是确认了他没有酒驾之后,便让他离开了。而此时刘安安的尸体,很可能就已经在后备箱里了。

第二天的9月12日,薛乃印前往亨德森警察局,要求取回之前因涉嫌家庭暴力被捕时扣留的一把太极剑和自己的护照。因为薛乃印自称完成了“修复家庭关系”的课程,也没有再受到指控,警方便也轻易地还给了他。

拿到护照的第二天,9月13日,薛乃印便带着小南瓜离开了新西兰,前往澳大利亚的墨尔本……



 杀妻动机

 在刘安安的博客和注册信息被曝光之后,很多人认为刘安安“咎由自取”,有些人更称之为“薛武师怒杀潘金莲”,甚至为薛乃印叫好:

(新月文摘/《刘安安之死也是咎由自取》)

自从家暴事件,薛乃印和刘安安的婚姻已经处于事实上的破裂状态,如果按照西方文化,处于分居状态的夫妻,是可以交往新人的(薛乃印就有了山东籍女友)。

刘安安逃往惠灵顿期间,薛乃印自己至少有一位已婚的“临时性伙伴”(这位“性伙伴”后来曾自愿为检方作证,薛便称其为“为了掩盖她自己的过错陷害我”的“胖女人”,还在书中恶毒地大肆曝光这位女士的床笫隐私)。

所以若要指责刘安安出轨和不忠,薛乃印也应是如此,那是否薛乃印也应该付出生命的代价并被人嘲为咎由自取呢?(当然在薛乃印和其支持者看来,婚姻中的道德估计是 “男女有别”的)。 在《我不是凶手》这本书中,薛乃印极力为自己设立“无辜人设”,将案件打造成“我离开的时候妻子被神秘人物莫名其妙地谋杀,我有口难辩”的“千古奇冤”。

薛乃印的笔下还经常出现“责任”这个词,但这种“责任”却永远属于别人。比如自己在洛杉矶受冷落,是因为当地人对“高手”的嫉妒;报业经营不善,是因为刘安安出轨,让自己心神不宁;在赌场上输钱输了,是因为和刘安安吵架(其实他经常赌博,欠下不少债务);家暴被捕是因为自己被人算计,法律本身有问题……

大概在他心中,自己的确是“无辜”的,即使自己下手杀人,也完全是刘安安的责任。到了这个时候,刘安安究竟做了什么,已经不重要了。薛乃印将自己的所有失意、不顺和所有自己该背负的责任、承担的后果,全都怪罪到了刘安安身上,所以她十恶不赦,死有余辜。

2007年9月25日,在中国使领馆的帮助下,刘安安的母亲刘晓萍抵达新西兰。在墨尔本的福利机构度过整整十天的小南瓜,由墨尔本市长苏震西亲自护送,在农历中秋节这天,终于在新西兰与外祖母团聚。



(小南瓜终于见到了外祖母)

 小南瓜的遭遇,在这十天里,牵动了许多人的心,有来自三个国家的夫妻(华裔和非华裔都有)主动给警方和福利机构写信,表示愿意收养她。小南瓜的异母姐姐格蕾丝,也想要获得妹妹的抚养权,她还在9月26日建立了“小南瓜基金会”(Little Pumpkin Trust),号召华人团体为妹妹的抚养费捐款。 10月4日,奥克兰的家庭法庭,最终将小南瓜的抚养权判给了他的外祖母。2007年10月6日,薛千寻和她的外祖母一起,带着母亲的骨灰回到湖南长沙,从此再也没有返回新西兰。



“太极天王”落网

 另一方面,薛乃印依旧踪迹全无,2007年10月5日,美国法警署宣布提供薛乃印踪迹的人,将获得10,000 美元悬赏。

 

在这之后,先后有目击者声称,曾在休斯顿、比洛克西和莫比尔发现过薛乃印的行踪。 2008年的2月中旬左右,薛乃印化名唐力高(音译),来到乔治亚州一个名叫切伯利(Chamblee)的小城市。逃亡近半年后,薛乃印盘缠告罄,于是来到当地一家华人职业介绍所找工作,自称是个来自唐山的按摩师。

职业介绍所的袁姓女老板相当热心肠,把这位“老唐”安排在自己居住的浅滩(Shallowford)公寓里,和一位名叫吴桂森(音译)的中餐馆厨师合住。据吴桂森事后说,薛乃近连车上的行李都没有搬进屋里,大概是随时准备着跑路。

这位“老唐”相当低调,对自己的身世只字不提,还经常以找工作为借口玩消失。2月22日这天,消失了一段时间的“老唐”突然返回公寓,此时吴桂森正和其他四个天津老乡吃饺子,分别是李林宝、陈伟、李东顺和齐金波(以上人名皆为音译),其中李林宝和吴桂森一样是厨师,其余三人都在中餐馆送外卖,“老唐”和他们寒暄了一场之后又外出了。 薛乃印2月23日现身德州,被警察发现踪迹之后,他又逃回了乔治亚的小城公寓里,继续当“老唐”。

而在2月25日那天,薛乃印在德州逃脱的消息登上了当地的中文报纸,吴桂森无意间翻看时,惊觉这位通缉犯和自己那位来无影去无踪的新室友特别酷似。不仅如此,这个“老唐”的很多细节都非常可疑,比如他曾说自己会武功,甚至摆过跟通缉令照片上一样的pose……

吴桂森立即叫来了吃饺子时的那四个天津老乡,五个人背着“老唐”研究了一番之后,决定报警。



(其中四位天津人因为擒拿薛乃印,被媒体称为“天津四杰”) 由于他们几乎不会英文,2月27号当天,他们试图报警了好几次,也没人说明白,于是几人决定,干脆自己上场抓人。

因为听说薛乃印会武功,“很厉害”,几个人不敢冒险,制定了周密的“团战计划”。

2月28日那天,身量矮小的吴桂森首先被派往警局喊人。

其余四人趁薛乃印背对着他们、毫无防备的时候,先由曾在国足效力的陈伟一脚绊倒,再由练过武术的李林宝将他制服在地,武警出身的齐金波趁机解下薛的皮带,将他的双手捆住,李东顺则赶紧脱下薛乃印的裤子,将他的脚踝绑牢。 半个小时之后,警察姗姗来迟,他们发现“太极天王”被捆着手脚摁在地板上动弹不得,艰难地喘着粗气。 薛乃印一开始还试图否认自己的身份,但警方很快搜到了他的新西兰驾照、以及他和女儿薛千寻的护照,至此薛乃印无法抵赖。

薛乃印于2008年3 月10日被遣送回新西兰,以谋杀罪在奥克兰受审,但薛乃印拒不认罪。



(薛乃印受审)

 2009年6月20日,薛乃印被宣判有罪。听到判决以后,薛挥舞着拳头,狂呼“不公平”(unfair)。

2009年7月,薛乃印被判终身监禁,12年内不得假释。不过他在狱中颇为活跃,不但写了那本《我不是凶手》为自己“鸣冤”,还在狱中学画,甚至据说还办过画展。

2020年3月22日,薛乃印的假释申请被拒,之后他才首次承认了杀妻的事实。 当年格蕾丝建立的“小南瓜基金会”,累计收到了超过40,000新西兰元(27,265.99 美元)捐款,但是外婆刘晓萍拒绝接受这笔钱。

小南瓜回到中国后,和外祖父母一起生活,成长得健康快乐,外祖母刘晓萍向她隐瞒了母亲的不幸遭遇,然而据说小南瓜早已通过网络,看过了关于事件的所有报道,那些同情的、诋毁的、真诚的、虚妄的言辞,也许会在她心中,存留一辈子。
网编:空问站

鲜花(1)

鸡蛋(1)
2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史海钩沉】【百家论坛】【历史天空】【华人故事】【留学移民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