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5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世卫评估后 各国恐慌 G7紧急开会 毒王影响有多大?

新闻来源: 央视/欧洲时报/腾讯医典 于2021-11-29 14:50:45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29日,世界卫生组织把与新冠新毒株“奥密克戎”传播有关的全球总体风险评估为“非常高”,并警告说:“奥密克戎毒株因其特性,可导致新冠疫情再次大规模暴发,将会产生严重后果。”

德国、法国、荷兰、奥地利、葡萄牙、捷克--周末以来,越来越多欧洲国家确诊了感染新冠病毒奥米克戎(Omicron)变体的病例。多个国家已禁止来自南部非洲的航班入境。

日本也再度收紧边境控制。首相岸田文雄周一(11月29日)下午宣布"作为紧急预防措施,从11月30日0时起,以全世界为对象,禁止外国人入境日本。"

对这一新的病毒变异株,目前人们还知之甚少。世卫组织上周五将该奥米克戎毒株列为"值得关切"的病毒变体,周一又宣布,它在全球传播的风险"很高"。

科学家在奥米克戎身上发现了大量变异,这意味着它的传染性可能高于已知的其他变体。而该毒株在南非的传播速度之快,也印证了研究者们的的担心。欧盟疾控中心ECDC认为,奥米克戎在欧洲传播的风险属于"高到很高"。



日本宣布禁止外国人入境


当天下午,七国集团(G7)成员国卫生部长召开紧急会议,会后声明称“新毒株传染性强,需要采取紧急行动”。不过目前奥密克戎感染病例尚未发现“特别严重”的病例,因此法国病毒学会副主席Mylène Ogliastro呼吁保持理性,强调“病毒传染性更强并不意味着毒性更大。”





▲ 意大利研究团队公布的奥密克戎与德尔塔毒株对比模型,可以看到奥密克戎毒株拥有更多的刺突蛋白突变。这些变异多样化,且大部分位于与人体细胞相互作用的区域。研究人员表示,新冠病毒通过变异进一步适应人体,但并不一定意味着变得更加危险。



▲ 目前,法国有8名奥密克戎毒株感染疑似病例。不过,28日法国卫生部长韦朗表示,政府“短期内”暂不会收紧防疫限制,而是寄望法国人积极接种加强疫苗来抵御新变种。

G7呼吁采取紧急行动

应轮值主席国英国的要求,G7成员国卫生部长针对来势汹汹的奥密克戎新冠变异毒株11月29日下午召开紧急会议,会后的联合公告称新变异毒株“具有高传染性”,国际社会“必须采取紧急行动”。

公告对南非迅速确认新变异毒株并通告其他国家表示感谢。公告同时认为,“兑现G7国家捐助疫苗的承诺”,“确保所有国家都能获得疫苗”,“打击有关疫苗的假新闻,支持疫苗的进一步研发”,是正确的策略。

公告还承诺,G7国家将“继续与世界卫生组织及国际伙伴密切合作,分享信息,监控奥密克戎病毒株”。



▲ 29日,美国总统拜登发表讲话,称对奥密克戎毒株无需恐慌。(法新社图)

拜登:奥密克戎毒株迟早会在美国出现 民众应尽快接种新冠疫苗

当地时间11月29日,美国总统拜登表示,奥密克戎毒株迟早会在美国出现,应当引起重视,而不是恐慌。

拜登称,对于这种新型变异毒株最好的预防措施就是尽快接种新冠疫苗,注射加强针,并坚持佩戴口罩等防疫措施。

拜登称,如果有必要,美国将制定新的疫苗或加强针计划,加速针对奥密克戎毒株的疫苗开发和部署。




截至11月26日,这种新变异毒株已经在5个地方被发现了,包括博茨瓦纳(4例)、南非(87例)、以色列(1例旅客)、比利时(1例旅客)、中国香港(1例,去过南非的旅客)等[1-3]。

欧米克隆变异毒株,首次发现于2021年11月9日非洲国家博茨瓦纳采集的样本中。

11月24日,南非报道了该毒株的传播情况。短短2周内,新冠确诊病例增长了4倍[4],尤其在高登省,新冠检测的阳性率在过去3周内从不到1%大幅增加到超过2.3%,在那里,欧米克隆毒株占比增加到75%,取代德尔塔毒株,成为优势毒株[5,6]。已有英美澳加、日本、以色列等多个国家对南非实施航空旅行禁令[7-8]。

11月26日,欧米克隆新冠病毒毒株,被WHO列为值得关注的新冠变种。

相比于其他突变株,这种毒株传播力更高、致病性更强(比如提高重症风险),或者可能威胁到目前我们防疫措施的有效性(比如降低目前诊断、疫苗和疗法的有效性)。





欧米克隆新冠变异毒株带有大量的突变,尤其刺突蛋白上出现了32处突变,最值得注意的是,一些突变有助于病毒逃避免疫[9]。此前,大家熟知的德尔塔变异毒株,刺突蛋白上有16处突变[10]。

刺突蛋白是新冠病毒的关键部分,新冠病毒通过它识别人体ACE2蛋白,进入人体细胞。这个蛋白也是我们免疫系统识别新冠病毒的关键位点,是新冠疫苗和中和抗体疗法设计研发的主要靶标。

这就好比是射箭一样,靶子变得奇形怪状了,就很难射中了。

针对欧米克隆毒株的“极其大量”的突变,许多研究人员认为,这些突变很可能会改变新冠病毒入侵细胞的特征,并且可能造成免疫逃逸。

换句话说,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性:

新冠欧米克隆毒株传染性、致病性和免疫逃逸能力全部加强,从而出现更多的突破性感染病例,并使得新冠疫苗的保护效力、中和抗体疗法的疗效大幅下降[10]。

还记得之前全球大流行的阿尔法、德尔塔变异毒株吗?

这些变异毒株的刺突蛋白上产生了一系列关键的突变,例如N501Y、E484K、P681H等,增加了变异毒株在人群中的传播力,提高了患者体内的病毒载量,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免疫逃逸。



本次出现的欧米克隆毒株,刺突蛋白的关键位点新增了更多的突变,带有诸多关键突变(比如K417N、E484K等),大大增加了病毒的感染能力和传播效率,同时在一些关键蛋白上也发生了很多关键突变,可能产生干扰素拮抗等免疫逃逸效应,增强感染性和致病性。

目前,学术界的许多科学家和新冠疫苗厂商都在紧锣密鼓地研究欧米克隆变异毒株,同时测定它是否会使得现有的主流新冠疫苗的保护效力下降。

相信很快就会有权威结果发布。



一年前,新冠Beta毒株,也是南非最先报道发现的。

为什么不幸会一再发生在南非这个面积不大的非洲国家呢?

这可能与艾滋病在南非地区的高度流行有关,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患者70%分布在非洲,53%分布在中东非和南非[11]。

由于生活习俗、医疗卫生等历史原因,艾滋病在南非及其周边区域的发病率很高。

根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发布的2020年权威统计数据,仅5900万人口的南非,就有780万人感染艾滋病病毒,15~49岁成人的感染率为19.1%,其中,男性13.5%,女性24.7%[12]。

艾滋病患者免疫功能,尤其是,细胞免疫水平有缺陷。

假如患者混合感染其它病毒,如新冠病毒,一旦进入艾滋病患者的细胞,无法被免疫系统识别、清除或消灭,病毒就能持续不断地进行复制,同时源源不断地发生变异。

2021年6月4日,在线医学期刊medRxiv发表了一篇病例报告,南非研究人员报道了一名36岁的艾滋病晚期南非女性患者,感染新冠病毒216天后才被治愈,新冠病毒在其体内发生了32次突变,其中13次突变发生在刺突蛋白上[13]。

许多科学家认为,新冠病毒新变种频繁出现与南非地区艾滋病的高度流行之间可能存在着联系。晚期艾滋病患者可能成为新冠病毒突变的一个来源,科学家也在呼吁加强对艾滋病患者的检测和治疗。



不会。

新冠病毒和艾滋病毒,虽然都是RNA病毒,但两者完全不同。

打个比方,新冠病毒就像是在天空自由飞翔的鸟儿,而艾滋病毒就像是海底淤泥中的微生物,两者很难见面,更别谈融合在一起了。

新冠病毒的基因组以单链RNA的形式,存在于肺部上皮细胞的细胞质中;而艾滋病毒的基因组整合在淋巴T细胞的细胞核中的染色体DNA上,两者处于不同的空间。

新冠病毒的基因组比艾滋病毒大3倍,两者基因组序列的同源性很低,新冠病毒的基因组中不包含任何艾滋病毒特异性的片段[14]。

总之,新冠病毒和艾滋病毒在许多方面都存在巨大的差异,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两者可以发生“融合”,而产生全新的一种病毒[15-16]。



如今,我们已经基本知道,人类与新冠病毒的较量很可能是一场“持久战”。

病毒自身变异和人类的防控措施都会不断升级。

新冠病毒不停变异,变得越来越适合在人类社会生存;

我们也越来越多采用戴口罩、隔离防护、体外消毒剂、接种疫苗、注射或口服抗病毒药物等诸多手段,阻断病毒在人类社会的传播。

双方的火力都不断在进阶。

但这并不意味着疫情不会结束。

随着我们对新冠病毒的认识不断深入,掌握的武器越来越多,未来的新冠病毒也不再令人恐惧,极有可能成为类似于流感一样的普通传染病,我们还会恢复正常的生活。

面对德尔塔毒株也好,欧米克隆毒株也罢,我们需要做的,还是那“三板斧”:

控制传染源:隔离患者、消毒环境等;切断传播途径:维持社交距离、少聚集、戴口罩、勤洗手、注意通风等;保护易感人群:适时接种疫苗,普及加强针等。



在历史上,我们战胜了很多病毒,这些病毒都是刚进入人类社会时人们恐慌,随着我们对其不断研究和认识,最终我们不再害怕,直到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回过头来,新冠欧米克隆毒株,虽然传染性、致病性等都有可能加强,但并不是不能战胜的可怕敌人。



未知让人恐惧,而此刻,有无数科学家在不断研究和破解它。

对于我们普通人,抗击疫情的最好武器永远是保护好自己。

奥密克戎感染症状大不同

南非医学协会(South Af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主席库切(Angelique Coetzee)医生治疗了三十多名感染奥密克戎变种的新冠病人。她发现,虽然这些病人的新冠检测呈阳性,但表现出来的病征却和此前见过的病人不太一样。“他们来找我看病的原因是因为感到极度疲乏。” 

 库切介绍说,她治疗的病人中,大部分为40岁以下男性,近半数已接种新冠疫苗。除了疲乏感,还会有全身肌肉酸痛、干咳或“嗓子痒”等症状,只有个别患者发低烧。 库切医生11月18日提醒卫生当局说,一些新冠病人的“临床症状与德尔塔变种不符”。德尔塔毒株感染症状主要为心跳加快、缺氧、失去嗅觉、味觉等。不过,卫生当局对此并不感到惊讶,因为研究人员已对这些不寻常病例展开研究。 

▲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28日说,获取奥密克戎毒株的完整数据需要大约两周。(新华社图)
“未接种疫苗的感染者也只是轻症”

 

库切医生强调,尚不知奥密克戎变种的危险性,不能说一定没有重症,但截至目前,“未接种疫苗的感染者也只是轻症”。

她更大胆推测道:“我确信在欧洲已经有很多人感染了新变种,但因为人们只关注到德尔塔变种的病症,所以(奥密克戎)极少被监测到。” 

▲ 南非近期新增病例中近四分之三都是奥密克戎变种感染病例。(新华社图)

 “突变点多不代表致病性更强”

法国病毒学会副主席Mylène Ogliastro也赞成库切医生的看法。她解释说,目前对奥密克戎变种的毒性知之甚少,且尚未发现“特别严重”的病例,因此,“现在重要的是保持理性,不要风声鹤唳,病毒传染性更强并不意味着毒性更大”。 罗马Bambino Gesù医院公布的一项研究显示,奥密克戎变种的突变点比德尔塔变种多很多。“但这并不代表新变种一定更危险,而是新冠病毒为了更好地适应人体而突变出了新的变种。”研究人员强调:“其它研究将告诉我们这些适应性突变对病毒毒性的影响,是更强还是更弱或没变。” 另一方面,世卫组织指出,初步数据显示,随着奥密克戎变种成为主导病毒,南非新冠住院率也有所上升。但世卫组织同时强调说,这可能是因为感染新冠的总人数增加导致的。理论上说,感染人数越多,住院人数也会更多,但目前还没有感染奥密克戎变种的重症统计数据。 

▲ 南非官方数据显示,过去一个月,南非人口最多的省份豪登省的住院人数增加了一倍多,也是这波疫情新暴发的中心。(中新社图)

巴黎Bichat医院Boris Hansel医生表示,暂时没有任何因素显示,奥密克戎变种比其他变种致病性更高:“病毒的突变数量多,不代表它的致病性就越高。相反,有很多先例显示,病毒突变后,危险性反而降低了。”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0)
25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健康人生】【运动健身】【女性频道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海外生活投稿·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