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2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自我毁灭”:法版“特朗普”公然对妇女竖中指(图)

新闻来源: 新欧洲 于2021-11-28 8:09:44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法国极右翼代表埃里克·泽穆尔(Éric Zemmour)又被称为法国版“特朗普”,最近,他频频登上法国媒体。

最开始,他被视为是2022年法国总统选举的一匹“黑马”,民调甚至显示他的支持率超过了勒庞,他最终将和马克龙直接PK。



只不过,能不能走到那一步还不好说。

是这个城市的错!



本周五,泽穆尔一行人来到马赛市实地考察,市民们夹道欢迎,民众欢呼雀跃,现场气氛热烈……



想多了,这些仅存在于泽穆尔的脑海里。

泽穆尔乘坐的TGV本来应该在Saint-Charles车站下车,但是在那里反对他的人已经等候多时,并准备好了口号:“我们这里不欢迎法西斯!没有哪个地方支持法西斯!”

迫不得已,泽穆尔只好选择在Aix-en-Provence车站下车,以避免不必要的尴尬。

到了马赛之后,泽穆尔除了跟个游客似的游览了一下马赛市以外,迎接他的全是反对他的人。街上的嘘声不断,时不时还能听到:泽穆尔滚开,马赛反对种族主义。



泽穆尔躲得了车站的尴尬,躲不了街头的尴尬,只能自言自语缓解尴尬:“他们不是马赛人,他们是激进分子。”

泽穆尔想去参观守护圣母圣殿(Notre Dame de la Garde),并在那里举行记者招待会,结果被碰了一鼻子灰:教堂神职人员要求他不要在大教堂前面讲话,在神圣的地方讲政治当然是不可以的。

泽穆尔铁着个脸参观了圣母圣殿,谁也没见着。



对于遭到这么“冷淡”的接待,泽穆尔表示:“大家都知道,当人们在闲逛时,见不到真正的人。我认为我在和法国人说话,我在谈论法国,这就是马赛的象征意义,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这就是法国的未来。”

言下之意:我在这里受到冷遇是这个城市的问题,是这个城市人民的问题,我没有问题。

可怜的是,连马赛市长也不待见他,市长说:“他试图利用我们的城市,让一场必然会失败的总统竞选重新开始。”



更可怜的是,连泽穆尔最好的朋友和支持者——菲利普·德维莱尔(Philippe de Villiers)也抛弃了他,菲利普最近几天表示,他不会出席12月5日在巴黎举行的大型竞选启动会议。

更更可怜的是,支持泽穆尔的“大财主”——查尔斯·盖夫(Charles Gave)也宣布退出泽穆尔的竞选团队。

离法国大选还早,泽穆尔的团队已经快要土崩瓦解了……



你二,我比你更二!



竞选的大日子还没来,泽穆尔已经头也不回地奔上了“自我毁灭”的道路。

周六早上,由于天气不好,泽穆尔取消了去鱼市参观的计划,这样也好,早就有一批人等在那里准备羞辱他了。泽穆尔心想:只要我不去,尴尬的就是别人。



中午,泽穆尔在一家餐厅里吃过午饭,然后在他的顾问——莎拉·克纳福(Sarah Knafo)的陪同下上车。

这时,一位妇女走了过来,执意要泽穆尔摇下车窗和他说话。泽穆尔激动了:一定是我的粉丝。

泽穆尔摇下了车窗,哪知道那妇女直接对他竖起了中指!然后丢给他一个字:“滚!”



泽穆尔愣了,但他立即竖起自己的中指怼了回去。旁边的莎拉·克纳福忍不住笑了。



泽穆尔实力演绎了一出戏:你二、我比你更二。萨拉·克纳福在一旁喝彩:陪你二到底!



后来,泽穆尔到达火车站后,在一队警察的护卫下登上了火车。没有护卫不行啊,因为一群人正聚在火车站准备给泽穆尔“嘘声送行”……



在火车上,泽穆尔向记者解释了为什么自己会竖中指:“这没有错,这是一个被侮辱的人的‘本能反应’。”



那万一你当了总统,有人当众扇你耳光,你就扇回去?有人冲你扔鸡蛋,你就扔回去?现在都能想象你当了总统之后,跟民众对话的场面会有多混乱!

最新民调:马克龙的PK对象是勒庞



最新一项民调显示,在下一届总统选举中,马克龙和勒庞的支持率仍然处于领先地位,而埃里克·泽穆尔(Eric Zemmour)的支持率则有所下降。



马克龙的支持率在25%到28%之间,稳居第一;勒庞的支持率在19%到20%之间,比本月初高出3个百分点;而埃里克·泽穆尔(Eric Zemmour)的支持率则在14%到15%之间,比月初时下降了2到3个百分点。

在可能的右翼候选人中,泽维尔·贝特朗(Xavier Bertrand)的支持率占13%,米歇尔·巴尼耶(Michel Barnier)和瓦莱丽·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各占10%。埃里克·乔蒂(Eric Ciotti)获得6%的支持率,菲利普·尤文(Philippe Juvin)则获得3%的支持率。

左翼这边,安妮·伊达尔戈将获得6%的支持率,让-吕克·梅赫兰雄(Jean-Luc Mélenchon)的支持率在7.5%到8.5%之间,扬尼克·贾多(Yannick Jadot)的支持率则为6.5%到7.5%之间。



在第二轮选举中,现任总统马克龙将获得54%的选票,而勒庞将获得46%的选票。

只是,大家先不要着急推断,马克龙到底会不会参加选举啊?

瓜德罗普岛想要自治,科西嘉岛也在考虑自治



马克龙或许没有时间来考虑要不要参选总统,因为眼下还有更为棘手的事需要解决:法国的海外省——瓜德罗普岛想要自治了!



前段时间,瓜德罗普岛的疫情恶化,法国政府给出的防疫政策包括:鼓励民众接种疫苗,强制医护人员接种疫苗。可谁知,一场反对强制为医护人员接种疫苗的运动逐渐演变成充满暴力的社会危机。

道路被封锁、警察被袭击……法国政府迅速做出反应:实行宵禁,并从法国本土派出200名警察和50名特工增援。



除此之外,马克龙还表示:“全国要上下团结一致,必要时在瓜德罗普部署更多的支持、资源、设备和议员床位。”

几天过去了,危机似乎并没有化解,瓜德罗普岛的民选代表提出了“自治”的要求,根据他们的说法,“瓜德罗普岛的人民可以更好地管理自己。”

看到瓜德罗普岛这样做,科西嘉岛也不淡定了,也想“自治”。



右翼政党赶紧借机给现任政府踩上几脚,而现任政府正在焦头烂额地处理这些问题……

“奥密克戎”变种病毒或许已经在法国传播了……



今天,卫生部长奥利弗·韦朗(Olivier Véran)访问了巴黎第18区的一个疫苗接种中心,他在谈到当前疫情时说:“当‘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在我们的邻国传播时,它很可能已经在我们的国土上传播了。” 



“这只是时间问题。”但是,他并没有改变目前制定的卫生防疫政策。

韦朗表示:“我们可能担心这种新变体至少会像德尔塔毒株那样有很高的传染性。”

 “所有的研究人员都在努力观察这种变体是否具有任何值得关注的特征,在没有得到结果之前,我们会假定这种变体是危险的。”



“我今天早上签署了一项法令,将南部非洲飞往法国的航班禁令至少延长到周二晚上,行政部门正在与地区卫生机构合作,以检测和隔离被这种变异病毒感染的人。

目前,英国、德国、意大利等国都发现了‘奥密克戎’变异病毒确诊病例。

约翰逊周六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要求所有进入英国的人,在抵达后的两天内,接受病毒核酸检测,并自我隔离直至获得阴性检验结果。

约翰逊还表示,与“奥密克戎”病毒变异株疑似病例接触的人必须自我隔离10天,政府也将收紧戴口罩的规定。进入商店及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将强制戴口罩。



德国巴伐利亚州卫生部也公布了两例病例。两名患者本月24日自南非抵达慕尼黑机场进入德国,他们现在正接受隔离。

意大利宣布,也发现了一例变种病毒确诊病例。这起病例在米兰市被发现,意大利国家卫生研究所表示,患者来自莫桑比克。

荷兰卫生部门表示,在61人从南非抵达荷兰的确诊感染者中,有13人感染了‘奥密克戎’变异病毒。



另外,捷克也出现了疑似病例,卫生当局正检查一名到过纳米比亚人士的具体情况。
网编:空问站

鲜花(0)

鸡蛋(0)
12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