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8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潮酷帅”的疯狂营销背后,电子烟如何毒害青少年?

新闻来源: 酷玩实验室 于2021-11-21 8:18:15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如果你在2019年3·15晚会之前,恰好来到深圳宝安区的夜店、洗浴、会所之类的地方玩耍,不管你是晚上几点到的,随便拉上几个人攀谈两句,他的身份十有八九会是个电子烟老板。

 

在罗永浩还没离开锤子手机,宣布投身电子烟创业前,这个行业用一句话形容特别贴切,叫闷声发大财。



 

当时中国生产了全球90%的电子烟设备,准确点来说,是深圳宝安生产。仅距离虎门销烟旧址20多公里的宝安区沙井、松岗两条街道,就同时存在着600多家电子烟生产商和零部件供应商。

 

2019年,经济观察报记者来当地调查时,一位电子烟老板介绍道:

 

“现在推出一个新的电子烟品牌,最低投入不到9万元,10天就可以把产品做出来。”

 

“从烟油、设计到包装,你什么都不用操心,只要你去注册一个牌子,我们把牌子给你喷上去,你就可以拿去卖了。”

跟Rap行业一样,搞个厂牌卖电子烟在这儿根本不是什么难事。而即使是自己开厂,也花不了太多钱。有从业者告诉记者:

 

“只需要一个厂房,刷一点地板漆,买两条生产线,请一些工人组装,没有检测环节,更遑论生产标准,几万元就可以开个厂,买点原料回来一装,直接就可以找客户卖了。” 

这些电子烟老板一边在娱乐场所内挥金如土,一边对外界却讳莫如深,“有时候一个单品的销量上亿”,但大家却喜欢默契地在提到销售额时少说一个零。

 

与喜欢埋头搞钱的深圳人不同,罗永浩宣布进军电子烟时特别高调,还喊过一个将重新定义行业的口号:

 

“让电子烟迎来真正的工业设计,告别乡村风时代。”

 

可电子烟还没等到罗老师来重塑审美呢,先迎来了3·15晚会后的最强监管,老罗口号喊完汤都没喝着,淘宝、京东就纷纷下架屏蔽了电子烟关键词。属实行业指路冥灯。

 

2019年联合国报告公布过一组数据:

 

中国有7.4亿人在吸烟(纸烟),其中每天有3000个中国人因吸烟而死亡,到2030年每年将有200万中国人因吸烟而死,到2050年这个数字会是300万,到本世纪末,烟草将夺走2亿中国人的生命。



 

电子烟在诞生伊始以“帮助戒烟”的脸谱出现,但随着近年来相关知识普及,“帮助戒烟”这个标签明显已经贴不住了,世界卫生组织给它起了个更直白的名字:

 

“电子尼古丁输送系统”。

 

电子烟的营销策略,也逐渐从帮助戒烟变成了如今比抽纸烟更健康、危害更小,以及完成了优于传统纸烟的“脏乱差”到电子烟“潮酷帅”的形象转变。

 

这些年来,国内外关于电子烟的实际危害大小始终存在着争议,网上的资料也数不胜数。

 

那么,真实的情况到底是怎样的呢?

 

01

 

电子烟诞生于中国沈阳,这种“荣誉”没必要自我标榜,确实是举世公认。

 

2002年,吸了30多年烟的药剂师韩力,想创业做一款戒烟产品。



韩力

 

他的动机非常简单,一是他父亲吸烟已经吸出了肺癌,二是他用传统戒烟贴戒烟失败了。

 

2003年,一个偶然的噩梦让他产生了灵感,韩力发明了由气流传感器、控制电路、执行电路、内置锂离子电池等微电子元件构成电子雾化器,起名叫“如烟”。



 

吸烟者上瘾的本质是对尼古丁上瘾,“如烟”的戒烟原理乍听非常唬人:

 

先把正常浓度的尼古丁溶液作为烟油,保证老烟民对尼古丁的习惯性摄入,然后逐级开始把尼古丁的浓度由高调低,逐渐消除对尼古丁的依赖性成瘾。

 

简单点来说,这个原理也可以这么解释:比如一个原本一天要抽一包烟的烟民,先让他改成一天抽半包,再改成一天抽5根,然后是一天3根,最后不抽了。

 

很明显,电子烟戒烟能否成功的关键依旧取决于烟民的自控能力。但如烟当年的口号却是“无痛苦戒烟”,这明显是个忽悠人的口号。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和8848找的同一个广告公司,如烟当年定价高达599元~16800元,目标受众直指“成功中年男人”。

 



 

如烟通过广告轰炸的方式很快打开了市场,面市第一年销售额就破了亿,第二年销售额突破10个亿。

 

但好景不长,2006年,央视曝光了如烟的戒烟效果造假,相关宣传涉嫌失实并有违科学。再加上当时技术不成熟,隔三差五就有漏油之类的问题爆出,如烟很快哑火。

 

在舆论与监管双重压力下,如烟主动放弃了国内市场,转战海外。

 

转战海外的如烟就不装了,摊牌了,就是想让大家从抽纸烟换成抽电子烟,你要不要吧?

 



 

老外表示不要,原因不是担心不健康,而是口感不行。

 

单纯溶于丙三醇的尼古丁没法给老烟民带来良好的击喉感和尼古丁满足感,两年后,“如烟”无奈作价7500万美元卖身帝国烟草集团。

 

电子烟真正开始撼动纸烟的地位,还要再等几年,等到另一位起到里程碑作用的华裔出山。

 

2013年,美国电子烟品牌JUUL的原始母公司猎头打电话给华裔科学家邢晨悦,希望她能来担任JUUL的首席科学家。



邢晨悦博士

 

邢晨悦生于中国上海,移居美国后在密歇根大学攻读化学,并获得了加州大学的化学工程博士学位。

 

接到电话时,她正在一家制药公司工作,开发下一代的呼吸类药物。

 

邢晨悦和对方深度交流后,决定加入JUUL。2年后,邢晨悦创造性地发明出了“尼古丁盐”,把电子烟的口感做的如纸烟一般。



 

JUUL随即起飞。

 

2015年至2018年短短3年间,JUUL凭借加入了尼古丁盐的电子雾化烟,迅速成长成为超级独角兽,一路高歌猛进,在2018年达到380亿美元估值。

 

也是那年底,JUUL把20亿美元年终奖分给了1500名员工,人均130万美元。

 

这一切对于中国创业者、投资人来说,实在是太梦幻了,太有搞头了!

 

中国的烟民比美国人口总数还多,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啊!

 

于是才有了一众中国电子烟品牌揭竿而起,深圳宝安成为世界电子烟生产大本营,连罗永浩也忍不住进来参合一脚,大跃进式发展的两年。

 

对于电子烟从业者来说,邢晨悦的这个发明毫无疑问是他们掘金路上的引路人。数据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尼古丁盐发明之前,美国曾有60%的烟民尝试过用电子雾化烟替烟,但是只有6%的人成功转化为纯雾化烟用户;尼古丁盐发明之后,美国烟民的电子雾化烟转化率提高了5倍,直接改变了美国30%烟民的吸烟方式。

 

但对普通人来说,这个发明,又意味着什么呢?

 

02

 

全世界对电子烟最乐观的国家应该是英国,早在2015年,英国公共卫生署(PHE)就发布了公告,称电子烟比真实烟草的危害程度小95%。



 

2020年,英国再次为电子烟做背书。这次是英国政府官网直接发布了一份关于电子烟的最新报告,声称电子烟是2020年英国尝试戒烟者最常用的辅助手段,有27.2%的戒烟者是因为使用了电子产品。

 

英国官方机构的这些数据也成为了国内各大电子烟品牌公关、营销时反复引用的素材。

 

然而,支撑英国PHE数据背后的实验,却受到了相当多的质疑。

 

比如,有人指责相关健康专家做的实验方法过于简单了,观察哪个危害更大,采用的是分别向3个装满棉花的钟罩内等量等速注入香烟烟雾、电子烟蒸汽及正常空气,观察棉花颜色。

 

结果,注入烟草烟雾的棉花及管子都被“污染”成了棕色,而另外两个钟罩的棉花几乎无颜色改变。

 

结论就是传统香烟危害最大。但问题是,很多专家认为电子烟虽无颜色变化,可并不能证明电子烟对人身体伤害就比较轻。

 

相比英国,世界卫生组织(WHO)和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对电子烟都更谨慎,提到最多的概念就是“潜在未知风险”。

 

如果你买一盒电子烟,打开说明书上经常会看到上面写的添加剂如甘油、薄荷醇等,“经常在蛋糕、巧克力和化妆品中被使用”,看完让人觉得特别放心。

 

但这种说法,实际上是一个文字游戏。原因是,虽然这些东西在食品和化妆品中使用安全,但进入呼吸系统后的安全性,却不得而知。

 

此外,这些物质混合后再加热所产生的羰基化合物、芳香烃等,已被证实对人体有害。可说明书上根本不会告诉你这些。

 

相比直接燃烧的纸烟,电子烟雾化过程不产生燃烧,确实少了焦油、一氧化碳等有害物质。

 

但依旧致癌。已知的致癌化学物质就包括甲醛和乙醛。

 



 

甲醛大家都再熟悉不过了,会增加白血病、鼻咽癌的患病风险;而乙醛不仅会对肝脏造成损害,也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被列为了2B类致癌物质。

 

电子烟的雾化蒸汽中,还存在着“丙烯醛”——常用于杀死杂草的除草剂,可引起不可逆转的肺损伤。

 

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2018年2月21日发布的报告,该校科学家从56名使用者的电子烟产品的蒸气中,检出了15种重金属,包括铅、铬、镍、锰、铁、铝、铜、锡、锌等。

 

其中,铬、铅、镍、锰的含量都接近或超过了安全值。

 

另外,还有10个样品检测到了含量较高的砷——即砒霜的主要成分。

 

除此之外,另外两个原因也间接导致了电子烟在新加坡、巴西、墨西哥、土耳其、泰国、香港省等地区,遭到了全面禁销。



 

一个是大多数电子烟是在没有国家强制标准下的生产出来的产品,每个合法或非法的制造商都可以像小作坊一样,自由生产电子烟设备,随意定制电子烟配方,吸烟者就像小白鼠一样接受着化学测试。

 

另一个是当下未知的“潜在风险”,与传统香烟不同,吸食电子烟一代的年轻人毕竟还未老,还没有足够多的病体样本做全面分析。

当然了,“未知”不代表电子烟的危害一定就比传统纸烟大,相反,我相信当下的科学研究预判,严格按照相关标准生产的电子烟危害有可能真比纸烟小。

但问题是,现在有些商家喜欢把电子烟包装成又酷又帅的商品兜售给原本不抽烟的青少年,这就有点让人不能忍了。

 

03

 

根据“腾讯医典”3月份的报道,经过多年努力,我国15岁及以上人群吸烟率已经在下降了,二手烟暴露情况也有所改善。

 

但青少年电子烟的使用率却显著上升。2019年初中学生听说过电子烟的比例为69.9%,现在电子烟使用率为2.7%,与2014年相比,分别上升了24.9个和1.5个百分点。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虽然有关部门早就三令五申不允许把电子烟卖给未成年,但看看网上这些吐烟圈的广告,敢说不是在利用青少年“耍酷”“猎奇”的心理在卖电子烟吗?

 





 

因为炒作“健康无害”“时尚”的概念,电子烟行业在2020年5月被人民日报点名批评。

 



 

除了广告诱导,中国疾控中心的调查显示,“加味”也是吸引青少年尝试电子烟的重要原因,其中水果、薄荷醇或薄荷、糖果味最为常见。

 

“独特的电子烟液(味道更好)更容易普及,导致孩子们更倾向于在吸传统香烟前使用电子烟。”

 

电子烟厂商的宣传有多成功?

 

根据多项数据,有超过60%的青少年用户并不知道,他们吸食的电子烟产品含有尼古丁。

 

青少年因为对电子烟好奇过早接触了电子烟,不但伤害了身体,还会造成很多社会问题,甚至未来转变成为卷烟的消费者,进一步导致我国吸烟率上升。

 



 

针对这些乱象,3月22日,国家工信部在《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指出:

 

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

 

此前一直处于没规定、没限制、没人管的「三没」状态的电子烟,正式进入了有专门法律监管阶段。

 



 

各大电子烟厂商的股价也应声大跌。

 

在很多语境中,电子烟甚至被塑造成了一个与“传统烟草”相对抗的英雄式形象,但实际上做的事情却是“打着左转向灯,疯狂往右走”。

 

正如前WHO无烟倡议负责人阿曼多所说:

 

如果抽传统香烟是从100楼往下跳,那么吸电子烟有可能是从更低的楼层往下跳,但到底是99楼还是1楼?我们不知道。

 

作为电子烟商家,不首先告诉年轻人“这是在跳楼”,相反忙着把“跳楼”包装成一种时下潮流的时尚运动,这本身就是错误的。

 

尾声

 

2016年,华裔科学家邢晨悦离开了为之立下汗马功劳的JUUL团队,原因是她不希望从事“雾化THC(四氢大麻酚)”的工作。

 

四氢大麻酚俗称“大麻素”,可以从大麻中分离合成,在我国是明令禁止的毒品,在美国很多州也是。

 

也就是说,JUUL已经开始研究能“吸大麻”的电子烟了。

 

这个故事再次告诉我们,商人的本质就是逐利,就是为了赚钱。

 

如果法律允许,我相信资本家也愿意卖能“吸海洛因”的电子烟给普通人,只要能够赚钱。

再次重申,吸烟有害健康。不管是传统香烟还是电子烟。

 

如果你身边有人,尤其是青少年因为“潮”和“酷”,对电子烟跃跃欲试,请及时劝阻。
网编:空问站

鲜花(1)

鸡蛋(1)
8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科技频道】【宠物情缘】【学习园地】【爱子情怀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