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7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为调查波白边境难民问题,我潜入进移民群中”(图)

新闻来源: 观察者网 于2021-11-20 22:29:11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白俄罗斯国立大学国际关系硕士生

波兰与白俄罗斯边境难民危机近来仍在持续发酵,谁是移民流动的幕后推手,它是如何组织的,谁该为人们的悲痛负责?欧盟和白俄罗斯互相指责,口水仗异常激烈。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这究竟是一起什么样的事件?笔者进行了一些调查,了解了旅行社的报价,追踪了穿越或即将穿越白俄罗斯和立陶宛边境的伊拉克、土耳其移民,进入他们相互交流的群体中,也找到了与白俄罗斯边防警卫沟通的途径。

根据已经调查到的结果,并没有发现白俄罗斯官方“刻意”组织非法移民流动的明显痕迹,移民的行动全部为自愿,这可能关乎到数百人乃至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安全。

笔者力图通过自己的调研和资料搜集,揭示该事件背后并不广为人知的一些情况。



2021年11月11日,在白俄罗斯格罗德诺的边境处,难民在营地内烤火。(新华社/美联)


一次次飞行

伊拉克和白俄罗斯的首都通过一条相当繁忙的航线相连,每周有四架飞机从巴格达飞往明斯克。直到今年5月份之前,这条航线一直只有伊拉克航空公司运营每周1-2趟飞往白俄的航班,具体数量取决于季节和需求。

飞机会在每周三和周五飞行,他们使用空客A320、波音747-446、波音777-29M(LR)和波音737-800等型号的飞机,运送伊拉克和其他国家的旅客飞往白俄罗斯。

但自5月10日以来,从巴格达飞往明斯克的航班数量翻了一番。这条航线新增了周一和周四的“加班”,这些新加入的航班由波音737-800飞机提供服务。从这张图可以看出航班数量的变化:



除了伊拉克等国的需求者,这条航线还会接收来自非洲的移民需求者。这些来自中东和非洲的移民抵达白俄罗斯的另一条热门路线是土耳其,从伊斯坦布尔飞往明斯克的飞机更是达到每天四班之多。

这一航线某些时候由白俄罗斯Belavia航空公司的航班执行,主要是Embraer E195型号客机,在6月份新增了波音公司的某个飞机型号。其他的空余航班,由土耳其航空公司在空客A320上运营。

廉价旅游


让我们回到伊拉克这个根据立陶宛方面说法的移民主要来源国,以观察这些移民究竟是如何活动的。

自2021年春季起,伊拉克旅游公司开始提供从巴格达到明斯克的集体度假旅行。旅游费用从560美元到950美元不等。旅游套餐包括机票、签证、保险、酒店住宿和“短途旅行”等。

大多数旅行社都会建议在周三和周五给入境白俄的意向者提供航班,即提供伊拉克航空公司的航班,因为它们比白俄罗斯的Fly Baghdad航空公司便宜。

而如果入境者购买旅游团机票时,机票的价格还会更低。如果航空公司的往返机票价格约为750美元,那么从旅行社订的往返机票费用最高仅仅为400-500美元。

总之,近几个月来,伊拉克到白俄罗斯的跟团游价格大幅下降是不争的事实。

居住在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并与当地居民结婚的白俄罗斯人艾莲娜也,在社交媒体上发帖描述了她个人的一些情况。帖子称,在直到今年5月份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她们这对异国夫妇都有计划去艾莲娜的家乡白俄罗斯旅行,但在之前这笔花费实在是“在经济上不划算”。

艾莲娜说,在去年时,一张前往白俄罗斯并在伊斯坦布尔转机往返的机票还将花费约1000美元,一张旅游票每人大约1200美元。但现在,你可以用不到每人500美元的价格就完成一次由伊拉克到白俄罗斯的旅途。“这次旅行包括支付白俄罗斯签证、往返航班、酒店住宿和导游的费用。我丈夫和我住在库尔德斯坦,也需要伊拉克签证的费用,但这一切现在仅仅需要每人500美元左右就够了”,艾莲娜解释道。

笔者查到了2020年8月伊拉克旅行社Jood Land提供的白俄罗斯八日游套餐,其中最便宜的都要949美元的价格,这还没有包括住宿费用。

在白俄罗斯,如果是最贵的旅游住宿酒店如“万丽酒店”和“皇冠假日酒店”,需要1325美元、1400美元,而便宜一档的普通酒店或旅社也需要700-900美元,此外还有20美元的签证费和12美元的医疗保险,由入境者入境后再支付。可见当时由伊拉克等国入境白俄罗斯的花费颇为不菲。

然而仅仅不到一年,在2021年5月下旬,与上文相同的Jood Land旅行社却推出了价值800美元、可供多次入境的一年期白俄罗斯签证旅行套餐。

笔者查询相关资料并询问现在的旅游费用,被该旅行社告知,单人入境如果选择在双人间客房住宿的话,八天的旅游费用已经低至570美元(价格包括门票、住宿、短期签证、短途旅行)。如果选择单人间或更简便的住宿提供点,那么费用将“比五百美元还低得多”。

该旅行社同时强调,现在希望访问白俄罗斯的伊拉克等国民众“比以前多得多”,所以该旅行服务套餐多由伊拉克、叙利亚、阿富汗人消费。

笔者还从网络上获得了一张由某伊拉克旅游组织发放的包含明斯克酒店价格的优惠券照片:



受到“启发”,笔者又去查了现在接待中东“战乱国家”的白俄罗斯酒店及其价格,果然有不一样的发现:白俄罗斯提供给入境者入住的酒店价格普遍出现了下降,最便宜的“星球”酒店仅仅需要一天27美元起,上文中提到的“皇冠假日”的价格现在也只需要127美元每天。

“我一生的梦想就是离开伊拉克”


考虑到白俄罗斯放松的政策与旅行团目前的价格,许多伊拉克人对白俄罗斯表现出兴趣是很自然的。这可以通过阅读Facebook旅行社广告下的评论来验证这一点。

笔者借此机会,在评论中向一些中东国家意向入境者询问了白俄罗斯之旅的相关事宜。

来自巴格达的一个评论者起初向笔者解释说:她看到了一个广告,在四个提议的入境欧盟地点选项中,她喜欢白俄罗斯,所以想去那里,“纯粹作为一个游客,为了休息。”她声称自己从未去过白俄罗斯,只是单纯好奇。

但仅仅几分钟后,又反过来向笔者提问:“您想必是白俄罗斯人,您知道伊拉克的情况吗?您熟悉欧盟的移民程序吗?如果我来白俄罗斯结婚,我可以合法地留在那里吗?”随后,进一步称,她的很多同胞“早就想通了”,已经买了旅游团去(或准备去)白俄罗斯再去欧洲。

笔者又找到了其中的几个人,他们说了自己的故事。

对于中国人来说,也许很难想象究竟有多少伊拉克人想要离开“令他们痛苦的家乡”,也很难想象究竟经历过什么,让他们如此迅速地掌握了白俄罗斯变化的局势以找到这个入境“机会”。

正如另一位伊拉克公民阿明(化名)告诉笔者的那样,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关于白俄罗斯将停止阻碍想要进入欧盟难民的声明,连续几天在伊拉克国家电视台播出。

总的来说,伊拉克媒体和民众都非常关注移民新闻,现在经常报道白俄罗斯。因此,许多伊拉克人不断等待离开该国、入境欧盟的机会,而且他们的目的地不止于欧盟,没有战乱、秩序稳定的白俄罗斯同样是滞留的选择。

阿明今年25岁。这个年轻人说,他一生的梦想就是离开伊拉克,并称伊拉克为人间地狱。在电视台上听到白俄罗斯的相关报道后,他和他的朋友们决定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他们说,对于移民来说,白俄罗斯之旅仍然是前往欧洲最便宜、最安全的方式之一。

“虽然‘走私’进入欧盟国家并不保险,但我们别无选择,如果欧盟将我们赶了出来,我们宁愿停留在白俄罗斯也不会回到伊拉克。”阿明对笔者说。

据他介绍,因为卢卡申科的表态,伊拉克到白俄罗斯的旅游需求大幅增长。他和他的四个朋友以每人600美元的价格从白俄罗斯的奇马旅行社购买了旅行套餐。这一价格包括核酸检测、签证、住宿和“旅行”的费用。阿明直接在明斯克国家机场获得了为期10天的签证,他和几个朋友都住在同一家酒店。

阿明甚至告诉笔者他们到白俄罗斯之前做的准备:时刻监视着有关立陶宛边防卫队拘留移民的新闻,并在地图上标记卫队巡逻的地点;计划穿越格罗德诺地区的边界,通过卫星地图上看到的森林来制定越境计划。他们还寻找前往边境的交通工具,以及在哪里购买立陶宛手机卡的信息。

最终,阿明和他的朋友们决定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前往利达,从那里乘坐出租车前往边境,最后肉身越过白俄罗斯和立陶宛之间的一座森林以越境成功。



而就在前不久的10月13日,立陶宛边防部队报告说,他们在一天内拘留了56名从白俄罗斯非法越境的移民,其中包括伊拉克人赛义德(化名)。


笔者同样在Facebook的旅游广告评论下发现了此人的踪影,当时他正在积极寻找有关白俄罗斯的信息。

10月9日的评论中,赛义德“兴高采烈”地说他已经购买了前往明斯克的旅游团并获得了合法签证。11月13日下午,笔者联系到赛义德,他说自己当时在明斯克会见了其他伊拉克人,并决定不浪费时间在“侦察”上,而是与他们一起越过边界。他把“不必要的东西”都留在了酒店(他没有说是什么东西,但笔者猜测是伊拉克护照),然后和同伴在酒店叫了一辆出租车,付了50美元,驱车前往利达市。晚些,赛义德又告知称,已经越过边界,与一大群移民被立陶宛边防警卫拘留,并被关进“监狱”(移民安置营地),至今尚未脱身。

在移民流向立陶宛的过程中,笔者不仅看到了许多伊拉克人的身影,其他中东国家的民众亦不少见。

曼苏尔(化名),23岁,叙利亚人,毕业于土耳其一所大学,获得电力工程学位。他称因为自己“被迫”应征入伍,所以决定离开叙利亚,“我在媒体上读到有关白俄罗斯移民的消息,在叙利亚,我们密切关注所有与移民有关的新闻。当我知道白俄罗斯的情况和卢卡申科关于移民的话后,我决定抓住这次机会。”

由于曼苏尔在土耳其学习,他拥有双重国籍:叙利亚人和土耳其人。土耳其公民有权在没有签证的情况下进入白俄罗斯可滞留长达30天。因此,曼苏尔不必申请签证。

“在明斯克机场,白俄罗斯人对我的到来没什么意外的感觉,他们问我的国籍是什么,验证我的土耳其国籍是否能让我免办签证。我搭乘土耳其航空公司的航班,飞往明斯克的机票价格为230美元。

我从机场乘坐公共汽车到明斯克,然后从那里去了火车站,在电话中向收银员出示了翻译成俄语的“我要买一张明斯克-格罗德诺的票”这句话。因此我能顺利到达格罗德诺。

我在地图上看到它位于波兰和立陶宛边界附近,所以我决定立即前往这座城市。在这里,我仍然住在市中心的一家旅馆里,正在制定路线。现在我想最好去哪里,我正在检查这个地方。”

“在明斯克机场,白俄罗斯人对我的到来没什么意外的感觉,他们问我的国籍是什么,验证我的土耳其国籍是否能让我免办签证。我搭乘土耳其航空公司的航班,飞往明斯克的机票价格为230美元。

我从机场乘坐公共汽车到明斯克,然后从那里去了火车站,在电话中向收银员出示了翻译成俄语的“我要买一张明斯克-格罗德诺的票”这句话。因此我能顺利到达格罗德诺。

我在地图上看到它位于波兰和立陶宛边界附近,所以我决定立即前往这座城市。在这里,我仍然住在市中心的一家旅馆里,正在制定路线。现在我想最好去哪里,我正在检查这个地方。”



图为曼苏尔发给笔者的截图。


自己成功了,接着教另一个

移民们内部也在互相传递经验。他们在社交网络和telegram上进行大量交流——这些通常是封闭的交流,笔者也“潜伏”进他们的内部沟通团体。

在这些团体中,移民们会互相“分享”该走哪条路,不能走哪条路,怎么样的行为举止才能不被立陶宛、波兰等国军警、边防卫队发现,并彼此分享联系方式。

这些主要是讲阿拉伯语的团体。其中一个社区的创建者贾米尔告诉笔者,这些团体的存在主要是为了分享有关通往欧洲的最安全过境路线的信息,目标是让尽可能少的人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在获得了贾米尔的许可之后,笔者获取了上图所示的“移民指令”。以下是这份“指令”的简单翻译:

你从巴格达坐飞机到白俄罗斯需要550-700美元。

在明斯克休息一天,第二天可以坐大巴20-25美元到最近的立陶宛边境附近,立陶宛和白俄罗斯之间的边境地带利达。

最好有人陪你一起过关。

穿过白俄罗斯森林越过边境后,立陶宛有专门做“生意”的当地人,你可以向他们支付一些费用,他们会带您前往维尔纽斯。一切顺利的话,恭喜你,你就已经在立陶宛安家了。远离警察,切记,如果遇到了立陶宛警察,回到白俄罗斯也许比被带到“监狱”(移民安置点)更好。

你和这些立陶宛“生意人”会开一辆特殊的汽车,这需要你自己与他们协商费用然后出发,到了地方之后再付钱。你可以要求他们把你带到波兰,也可以留在立陶宛,随你选择。

不要和“生意人”谈论你想生活在哪个国家,告诉他们去哪里即可。穿着要整洁,但不要浮华,举止端庄。

到达所需的国家,向那个国家的当局表明您是难民,他们将为您办理正式手续,并准备必要的文件以留在那里。

你从巴格达坐飞机到白俄罗斯需要550-700美元。

在明斯克休息一天,第二天可以坐大巴20-25美元到最近的立陶宛边境附近,立陶宛和白俄罗斯之间的边境地带利达。

最好有人陪你一起过关。

穿过白俄罗斯森林越过边境后,立陶宛有专门做“生意”的当地人,你可以向他们支付一些费用,他们会带您前往维尔纽斯。一切顺利的话,恭喜你,你就已经在立陶宛安家了。远离警察,切记,如果遇到了立陶宛警察,回到白俄罗斯也许比被带到“监狱”(移民安置点)更好。

你和这些立陶宛“生意人”会开一辆特殊的汽车,这需要你自己与他们协商费用然后出发,到了地方之后再付钱。你可以要求他们把你带到波兰,也可以留在立陶宛,随你选择。

不要和“生意人”谈论你想生活在哪个国家,告诉他们去哪里即可。穿着要整洁,但不要浮华,举止端庄。

到达所需的国家,向那个国家的当局表明您是难民,他们将为您办理正式手续,并准备必要的文件以留在那里。

此外,telegram上还有此问题关联的许多聊天群。其中一个已经超过450人(仅在两周内就增加200余人),讨论如何在立陶宛穿越欧盟边境,发布他们的过境视频。

在社交网络上的交流群体中,移民现在还经常发布关于他们如何来到白俄罗斯、如何到达边境并越过它的视频和直播。

例如,在其中一个视频中,一名男子展示了白俄罗斯边境上有摄像头,并对着镜头说:“伙计们,我现在在立陶宛和白俄罗斯的边界上。如果有人告诉你路上没有障碍,那他们就是在撒谎。这是一个摄像头,这也有一个摄像头,这里是一个热像仪。好吧,没关系,主要的是我们会搬到立陶宛的土地上。谢谢大家”。

到现在为止,笔者沟通了一定数量的入境移民,然而却没有一个移民(尽管他们都很健谈)透露,在白俄罗斯,他们被指示去哪里和说什么,尤其是白俄罗斯边防人员“强迫并组织”他们闯境这种说法,均遭到了他们的矢口否认。这与欧盟以及波、立等国宣称的“混合战争论”大相径庭。

如前文的阿明就表示,在大部分情况下,他们这种“非法移民”在白俄罗斯是完全独立运作的,没有任何组织和帮助,“白俄罗斯政府根本没有组织我们”,“只有在我们越境时白俄罗斯的边境警察会出现,但那是为了‘维持秩序’,为了不出现流血事件,至于带我们离开白俄罗斯,除了我们自己,没有任何人这样做过”。

而叙利亚人曼苏尔也同样否认了“组织论”,他说:“没有人强迫我,也没有人组织我强闯立陶宛的边境。购买行程、准备交通工具、规划越境路线,全部是我自己的安排。”

那么,又是什么让这“非法移民”的态势在卢卡申科宣布不再为欧盟买单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逐渐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以前更糟


白俄罗斯入境欧盟的中东难民问题由来已久,其实根本不是近期才出现的“新事态”,只是因为白俄罗斯与欧盟和波兰等国近期愈来愈恶化的关系,才使得这一问题日趋“吸引眼球”。

在白俄罗斯与欧盟关系良好的时期,这一问题被白俄罗斯“遏制”住,但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颇为有趣的是,就在前几年,非法移民,特别是来自伊拉克的非法移民,他们的口径仍然是“任何入境欧盟的路线都要绕过白俄罗斯”,甚至互相警告,不值得通过这个国家去欧盟,因为这里的边境戒备森严。

笔者发现了2017年的一篇帖子,其中不少中东国家的移民意向者讨论了为什么越过白俄罗斯边境是危险的。在评论中,来自叙利亚的卡蒂姆(网名)描述说,他听说过很多关于白俄罗斯是一个移民入境就会被捕的国家,所以最好不要考虑这个选项。

此外,有些人还录制了有关此话题的视频,视频中的内容全部是提醒白俄罗斯“整治”移民的手段,警告有意移民的同胞不要前往白俄罗斯。

当时的伊拉克移民团体还会定期发布这张照片。图中所示的聊天记录显示,此人现在回到了伊拉克,他被白俄罗斯警方逮捕,被关押期间他的八天签证就已过期,为此他支付了175美元的罚款,并被驱逐回伊拉克,同时被禁止进入白俄罗斯五年。

白俄罗斯彼时“整治”这些移民的决心不可谓不坚定,那又是什么让白俄罗斯现在几乎成为难民进入欧盟的“最有保障”的方式?

廉价航班和旅游只是表面现象,而笔者看到的所有情况都表明,白俄罗斯边防人员“保护边防”的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及其体现的白俄罗斯政府的政策转变才是根本原因。关于这一点,不仅移民在谈论,白俄罗斯人也是如此。

笔者还设法联系到了两名同意匿名发言的边防人员,并确认了这一情况的属实。其中一位表示,

“现在正在发生与以前不同的事情。如果说早先我们因抓捕偷渡行为而受到鼓励,现在政府则不鼓励这样做。对于非法移民,边防部队从前真的可以把他们拘留了。

但最近,政府一直在以某种方式指示边防部队‘不要管他’。这意味着非法移民可以轻松通过我们的边境了。虽然政府没有直接指示,但例如,当您告诉上级某一边境地区的右翼没有被覆盖时,他们就会回答说,没关系,你辛苦了,之后就不去理睬这些情况。

如果之前边防部队拘留非法移民,那个人会得到了大约500卢布奖金的话,现在,即使边防仍然拘留一个人,他也得不到很多好处。我的某位同事拘留了14名叙利亚人和5名伊拉克人,他只得到20卢布的象征性奖金。

显然,政府现在不想在这些移民身上花费精力,政府对我们暗示道‘他们本来就是合法的入境者,我们只需要确认他们在白俄罗斯停留是否合法,至于他们之后干什么,我们无需关心’。”

“现在正在发生与以前不同的事情。如果说早先我们因抓捕偷渡行为而受到鼓励,现在政府则不鼓励这样做。对于非法移民,边防部队从前真的可以把他们拘留了。

但最近,政府一直在以某种方式指示边防部队‘不要管他’。这意味着非法移民可以轻松通过我们的边境了。虽然政府没有直接指示,但例如,当您告诉上级某一边境地区的右翼没有被覆盖时,他们就会回答说,没关系,你辛苦了,之后就不去理睬这些情况。

如果之前边防部队拘留非法移民,那个人会得到了大约500卢布奖金的话,现在,即使边防仍然拘留一个人,他也得不到很多好处。我的某位同事拘留了14名叙利亚人和5名伊拉克人,他只得到20卢布的象征性奖金。

显然,政府现在不想在这些移民身上花费精力,政府对我们暗示道‘他们本来就是合法的入境者,我们只需要确认他们在白俄罗斯停留是否合法,至于他们之后干什么,我们无需关心’。”

另一位化名“罗马”的白俄罗斯边防卫队成员,在格罗德诺地区的白俄罗斯-立陶宛边境服役。他向笔者确认了上一位边防人员的说法:

“政府发出了口头命令,我的上级们告诉我们可以对非法移民视而不见,应该仅在他们变得完全无礼并试图几乎暴力通过检查站时才拘留。很显然,这些非法移民根本不会这样做,这等于是政府完全不管他们、放任他们走出白俄罗斯的国境。确实,我们没有义务阻拦他们,因为欧盟制裁,现在这些事情归他们管。”

“政府发出了口头命令,我的上级们告诉我们可以对非法移民视而不见,应该仅在他们变得完全无礼并试图几乎暴力通过检查站时才拘留。很显然,这些非法移民根本不会这样做,这等于是政府完全不管他们、放任他们走出白俄罗斯的国境。确实,我们没有义务阻拦他们,因为欧盟制裁,现在这些事情归他们管。”

话中之意很明显,白俄罗斯政府所做的仅仅只是从严加管制到不理不睬而已,根本没有波兰和欧盟所指责的“混合战争”行径。如果只是不理不睬都能定义为“发动战争”,那这将是比二战时期的“静坐战”更可笑的战争了。

写到这里,笔者与上述相关人士的沟通已经结束。我们可以从上述的内容中发现什么?

在2017年,白俄罗斯还是治理难民的“明星国家”,现在却成了欧盟和波兰等国口中的“放任难民”的“混合战争”发动国?其姿态的转变巨大让人心生疑惑,其中缘由,欧盟和波兰等国将之总结为“白俄罗斯当局破坏民主世界的邪恶用心”,却不去反思为何2017年时白俄罗斯还愿意为之阻挡难民的脚步,而如今却打起了“难民牌”?

那时欧盟与白俄罗斯关系尚且紧密,在“东方伙伴”关系框架下欧盟大大方方地“挖俄罗斯的墙角”,白俄罗斯也愿意与欧盟保持着良好关系,为此挡下难民的脚步也不在话下;而当欧白关系持续恶化、波兰等国野心勃勃,白俄罗斯显然没有义务、更没有必要继续为欧盟“服务”。

“阻挡难民是情分,无视难民是本分”,白俄罗斯的做法真的欠妥吗?很显然,如果说“与我无关”都会是罪行、不理不睬是“发动战争”,那西方世界的说法就未免太过于可笑了。短短几年,白俄罗斯从移民口中的禁止之地成为了“移民天堂”,自然不可能是白俄罗斯的“邪恶”在作祟。



2021年11月13日,在白俄罗斯格罗德诺地区,难民领取救援物资。(新华社/路透)


显然,白俄罗斯并不是伊拉克等中东难民的制造者,阿明、曼苏尔等人移民至欧盟愿望的产生,也绝不可能是白俄罗斯“挑唆”的原因。

归根结底,以欧盟为代表的西方世界才是使这些难民产生的真正“幕后黑手”,难民们冲击欧盟的真正原因,他们不可能不知道,但他们仍然毫无心理负担地“甩锅”给白俄罗斯。

当然,欧盟乃至西方世界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已经告诉我们,他们对“行有不得,反求诸己”这句话的学习结果:那就是根本毫无理解。欧盟对双方关系的持续恶化,在白俄罗斯发动“颜色革命”及诸多渗透,也都心知肚明,但他们显然不会说出来。

少了一个白俄罗斯,还会有“黑俄罗斯”,也还会有许许多多的难民通过这些国家入境。真正结束这些难民来源国的战乱、恢复生产,才能从根源上真正解决难民问题,但这显然不符合西方世界的“人设”。

而指责白俄罗斯“放人”,把“锅”甩到白俄罗斯头上,只能说是欧盟不愿意真正面对问题、掩盖自身移民政策失败、掩盖破坏他人家园罪行的最后“无赖之举”了。
网编:睿文

鲜花(0)

鸡蛋(1)
7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媚眼瞟瞟 [♀★品衔R5★♀][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1月20日 23:24:52 回复
诸如遵守社区规定,请不要人身攻击,违规发言,此评论已被屏蔽
7   1
评论人:射刁英雄 [★品衔R5★][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1月21日 2:24:06 回复
水往低处流,边界见真章。都是些心怀信念心怀家国出去操婊子的冒险家。羊群自然会找新草地啃,除非开枪。
所以"命运共同体"不是空穴来风
4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