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86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李云迪人设崩塌,又有人鼓吹“嫖娼合法化”了(组图)

新闻来源: 观察者网/蝉创意 于2021-10-27 5:22:05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警方不该发表任何公告,又不是重大刑事案件,一点隐私也没有……”

“国外(嫖娼)早就合法化了,为什么在中国不行?”

“随着社会进步和法制完善,应当逐步允许嫖娼合法化,减少相关犯罪发生!”

……

自李云迪嫖娼事件曝光后,相关争议持续不断,不少网友借由“单身人士有生理需求”“嫖娼不影响他人”等说法开始为李云迪“洗白”,其中不乏有名人大V甚至境外人士下场,不仅认为警方通报“小题大做”,涉嫌侵犯犯李云迪的个人隐私,还呼吁起了“嫖娼合法化”。

那么,这些说法站得住脚吗?

多位法学专家指出,警方通报公众人物嫖娼于法有据,李云迪作为公众人物,对其隐私权的保护应有更大的“容忍度”,其本人也应当容忍更多尖锐的社会评价。

至于嫖娼能不能合法化,纵观世界,大多数国家(地区)或全面禁止性交易,或“罚嫖不罚娼”,明确禁止嫖娼和拉皮条等行为。

而即便是在性交易合法国家,反对的声音也从未平息。10月17日,西班牙首相佩德罗·桑切斯就在公开讲话中表示计划取缔卖淫,称卖淫行业是对广大妇女的奴役。

针对该问题,多位律师向观察者网表示,性交易中的“你情我愿”的交易多数情况下只是“理想状态”,若使嫖娼合法化,不仅会对公民人格权的严重破坏,还将滋生人口贩卖、毒品泛滥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在当今中国并不可取。



“钢琴王子”人设崩塌,网友吵翻

10月21日,公众号“平安北京朝阳”发布情况通报称,李某迪(男,39岁)被群众举报嫖娼,目前已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行政拘留。后经核实,李某迪即钢琴演奏家李云迪。

一石激起千层浪,各方主体随即作出反应。李云迪不仅被中国音乐家协会除名,在芒果TV更新的两期《披荆斩棘的哥哥》中,他的镜头被打码处理;广州市也终止了其城市形象代言人资格。

同时,李云迪已代言或有商务合作的十余家品牌接连宣布与其解约,或澄清双方已没有合作关系。



图自@财经网

从“钢琴王子”到“违法人员”,到“前程光明”到“各方抵制”,李云迪事件带来的冲击招致各方对其点名批评。

央视新闻评论称,遵纪守法是做人的底线。谁敢于突破底线,挑战国法和公德,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人民日报》则称,黑白琴键,不容涉“黄”;人生正道,不容走歪。越是公众人物,越需爱惜羽毛,一旦倒在“荆棘”里想翻身都难;一旦毁掉人设,再高的技艺也弹不尽悲伤。



钢琴演奏家李云迪 图自IC Photo

李云迪嫖娼一事固然已经坐实,但由此引发的舆论争议却并未停息,甚至引发的法律伦理讨论,不少名人大V纷纷下场为李云迪“洗白”。

有人提出,李云迪现为单身状态,或为解决生理需求而嫖娼。此举固然违法,但并不严重,警方通报显得“小题大做”,对李云迪造成了“二次伤害”,甚至有侵犯其个人隐私之嫌。





还有人借由此事提出“嫖娼应该合法化”的观点,还以“国外早就合法化了”作为理由。





上述说法也招致了不少网友的反驳:李云迪作为公众人物具有较大社会影响力,隐私问题本就与常人不同,通报其违法信息既有维护社会风气的效果,也能保障人民群众的知情权。




至于嫖娼合法化的问题,不少网友认为,合法化后存在增加“人口拐卖”的风险,还将造成一系列社会问题,并不可取。



更何况,生理需求也不是只能通过嫖娼进行满足。



那么,警方通报违法案件信息究竟是否合法?嫖娼究竟到底能不能合法化?

这两个问题,也让多位法律专家提出了见解。



通报嫖娼人员处罚信息究竟是否“于法有据”?

10月22日,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韩旭在公众号“司法兰亭会”发文称,李云迪嫖娼的官方通报“于法无据,涉嫌行政违法”。

韩旭认为,公权力行使的基本原则是“法无授权不得为”,但“遍查《治安管理处罚法》,无一处规定公安机关实施行政处罚有权向社会进行通报”。在通报没有法律依据的前提下,会导致嫖娼人员的行为被家人必然知悉,有可能导致家庭破裂,家庭不和谐。

“一旦李云迪提起行政诉讼,公安机关的行政处罚行为会受到司法审查,完全有推翻原决定的可能。”韩旭认为,如果对一项尚未确定的处罚决定进行公开通报,不利于树立司法权威,提高司法公信力。

不过,这一说法很快就遭到了反驳。

10月23日,同济大学法学教授金泽刚发文称,警方公开行政处罚的行为于法有据,因为《行政处罚法》规定了“具有一定社会影响的行政处罚决定应当依法公开”,而“李某迪嫖娼的处罚是否具有社会影响力,答案不言自明”。

“需要说明的是,《公安机关执法公开规定》中要求,向社会公开法律文书,应当对文书中载明的自然人姓名作隐名处理,保留姓氏,名字以‘某’替代。北京朝阳警方‘李某迪’的表述也是按照要求执行的。”

“试想,嫖娼这种事情即使公安机关不通报,当事者家属就一定不会知道吗?再说,发生这种事情,当事者理当主动告诉家里人,求得谅解才是,而不是瞒天过海,欺骗感情。”

对于韩旭所认为的“警方通报不利于树立司法权威”,金泽刚指出,李云迪固然可以尝试提起行政诉讼推翻该处罚决定,但是“这更不能说明公安机关不能通报,因为通报也没有阻却当事人诉讼维权”。

“只不过在铁的事实面前,若再提起诉讼只可能自取其辱,谁会做这种傻事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十八条,具有一定社会影响的行政处罚决定应当依法公开;《公安机关执法公开规定》第五条规定,对涉及公共利益、公众普遍关注、需要社会知晓的执法信息,应当主动向社会公开。

既然警方通报确实存在法律依据,那么此举是否侵犯李云迪的个人隐私权呢?

上海博和汉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田宁宁律师向观察者网表示,虽然《民法典》明确规定“国家机关对于履职过程中知悉的自然人的隐私和个人信息应当予以保密”,但在本事件中,因涉及到公众人物,所以在隐私权的保护上应该有更大的容忍度,公众人物的隐私保护可以采取“适当减损”原则进行保护。

田宁宁称,本事件中,警方并未在“通报”中直接载明“李云迪”,而是以“李某迪”“陈某卉”等代称陈述案件事实,并未具体针对特定的当事人,故而并未侵犯李云迪的隐私权。

对于李云迪被通报后遭遇的“商务解约”情况,田宁宁认为,若李云迪因此遭受经济损失,理应由其自身承担。

“品牌方与艺人是互相合作的关系,艺人的风评会当然地被广大受众投射到品牌及其产品之上,反之亦然。故行业内品牌方通常会在与艺人签订的品牌代言合同中加入‘道德条款’。”田宁宁称,根据《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办法(试行)》规定,演艺演员不仅不得“违法”“失德”,而李云迪的行为显然违反了这一要求,所以品牌方解除商务合作关系的决定完全符合法律。

田宁宁指出,不仅仅是嫖娼,即便是公众人物存在吸毒、赌博、逃税乃至其他违法犯罪行为,上述结论也不会有变化。

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汪洋在接受《人民法院报》采访时指出,除了警方通报,新闻媒体对李云迪的如实报道也没有侵犯其合法权益。

“我国法律并没有禁止案件通报和新闻报道不能使用个人姓名,原因在于姓名属于个人的一般信息,而非敏感信息。”汪洋称,因为个人信息保护法保护的是社会公众,而不仅仅是社会公众人物,公众人物由于其对社会的广泛影响力,更应受到社会公众的监督。

汪洋表示,李云迪身为我国享有较高知名度的钢琴演奏家,属于公众人物的范畴,其行为对包括青少年在内的社会大众,具有较大影响和示范效应。正因如此,作为一名社会公众人物,应当容忍更多尖锐的社会评价。

事实上,根据《民法典》的规定,为公共利益实施新闻报道、舆论监督等行为可以合理使用民事主体的姓名、名称、肖像、个人信息等,即将于11月1日生效的《个人信息保护法》中也有类似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

第九百九十九条 为公共利益实施新闻报道、舆论监督等行为的,可以合理使用民事主体的姓名、名称、肖像、个人信息等;使用不合理侵害民事主体人格权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个人信息保护法》

第十三条 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个人信息处理者方可处理个人信息:

……

(五)为公共利益实施新闻报道、舆论监督等行为,在合理的范围内处理个人信息;

……



嫖娼到底能不能合法化?

上海博和汉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璐律师向观察者网表示,从定义上来讲,性交易是一种以金钱换取性交或者手交等与性器官接触或者具备性意涵的服务。根据我国现行法律,双方是成年人且自愿的性交易可能涉及两个层面的问题。

“一是违法,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依法应该受到拘留、罚款的行政处罚;二是犯罪,组织、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情节严重可能涉及到我国《刑法》分则第六章第八节中规定的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等罪名。由于性交易的存在,还可能会涉及《刑法》中聚众淫乱等罪名。”

对于李云迪嫖娼事件所引发的“嫖娼合法化”主张,刘璐明确表示反对。

“支持性交易合法的,大多理由是市场有需求,或者性交易是个人权利,社会危害性小。”刘璐表示,不是所有的都应当被满足,非正当需求本就应被禁止,比如黄赌毒,依据有需求进而要求合法化,只会天下大乱。

“行使权利之前提是有相应法律保障,而性交易贬损人格、违背人类基本道德准则,法律是道德底线,性交易作为一种贬损人格的交易,理应被法律所禁止。此外,性交易的社会危害性其实极大,性交易是引发各种违法犯罪的根源,黄赌毒黑四者通常不是孤立的,而是并行不悖的,允许性交易合法,无异于为犯罪提供温床。”

刘璐认为,性交易中的“你情我愿”的交易多数情况下只是“理想状态”,性交易合法化将会带来更多的社会问题。例如,《美国流行病学杂志》刊登的研究报告现实,在性交易合法化国家,女性性交易工作者在工作场所被杀害的机率是最高的,是女性从事的第二危险的工作的51倍。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 【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组织、强迫他人卖淫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组织、强迫未成年人卖淫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犯前两款罪,并有杀害、伤害、强奸、绑架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协助组织卖淫罪】为组织卖淫的人招募、运送人员或者有其他协助组织他人卖淫行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第三百五十九条 【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引诱幼女卖淫罪】引诱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卖淫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第三百六十条 【传播性病罪】明知自己患有梅毒、淋病等严重性病卖淫、嫖娼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性交易合法化将是对公民人格权的严重破坏。”田宁宁律师认为,“从法理学而言,绝对的自由带来的并不是自由,而是压迫。若性交易合法化,逐利的资本必然会导致‘性工作者自愿从事性交易行为’的假自由、真压迫。”

田宁宁指出,以德国为例,曾经走过性交易合法化的道路,但由于此后德国国内出现的政治、经济动荡,以及更为严重的压迫、贫富差距等一系列矛盾,德国在性交易合法化的12年后进行了严格限制并贻笑收场。

“性交易合法化也将滋生一系列灰色产业。”田宁宁称,以南美洲部分国家默许毒品产业为例,在毒品利润的驱动下,会延展出毒品种植、加工、装运等一系列工作,并进一步扩展至人口拐卖、枪支买卖等,“我国如若将性交易合法化,必然也会引发连锁型的后果。”



嫖娼合法化真的是世界主流吗?

虽然总有人高喊“国外已经合法了”以主张嫖娼合法化,但纵观世界各国的立法情况,禁止嫖娼合法的国家(地区)仍是多数。

具体而言,有的国家既禁止卖淫、也禁止嫖娼,即性交易违法。

例如,在被称为“人权灯塔”的美国,仅有内华达州的部分地区允许性交易。违法从事性交易将面临至少1000美元(约合人民币6384.6元)罚款和30天监禁,其个人信息也将被披露在网站上。



美国媒体2012年的报道:地方扫黄新招,嫖客一旦落网,名字和照片就会公布在互联网或报纸上,甚至家人也会收到政府的通知信函以示羞辱。

在部分国家,则采取“罚嫖不罚娼”模式,认为卖淫者是性交易中的受害者,理应对嫖客重罚以减少性交易中的强迫与剥削。

例如,在“浪漫之都”法国,仅对卖淫网开一面,嫖娼和拉皮条的行为依旧违法,将面临至少1500欧元(约合人民币1.1万元)的罚款。

至于性交易合法国家,反对的声音也从未平息。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BBC)报道,当地时间10月17日,西班牙首相佩德罗·桑切斯在公开讲话中表示计划取缔卖淫,称卖淫行业是对广大妇女的奴役。



联合国调查报告显示,西班牙是世界上第三大卖淫中心,仅次于泰国和波多黎各。

1995年,卖淫在西班牙合法化。2016年,联合国估计该国的性产业价值37亿欧元(约276亿人民币)。

2009年的一项调查发现,多达三分之一的西班牙男性曾付费购买过性服务,另一份报告表明,这一比例可能高达39%。

2017年,西班牙警方在反人口贩运突袭行动中,发现至少有1.3万名女性,而其中至少80%在违背她们意愿的情况下,被第三方强迫从事性工作。



西班牙首相佩德罗·桑切斯

2019年3月,现任法国欧洲与外交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与时任瑞典外长的玛戈特·瓦尔斯特伦在《瑞典日报》发文称,两国同意制定一项战略,以打击欧洲和全球的贩卖人口和卖淫活动。

该文指出,充分的文件记录和研究证明了卖淫和人口贩卖之间存在联系,在西欧和中欧的主要妓院中,大约95%的女性来自其他地区或大陆——往往是东欧和非洲。

“有些势力主张将卖淫合法化。但不管它是否合法,卖淫总是意味着弱势群体被迫生活在不人道的处境中。”

该文还表示,法国、瑞典和许多国家立法禁止嫖娼,这项立法有效地减少了人们对卖淫的需求,并使帮助受害者离开卖淫业变得更加容易,“在瑞典,这项立法已经实施了20年,妓女相对较少,贩卖人口的发生率也相对较低。”

“没有人梦想成为一名妓女。人口贩卖的受害者正生活在真正可怕的处境中——21世纪的欧洲!”

可见,很多国家都看清了这一点,一旦嫖娼(卖淫)合法化,某些弱势的女性群体将被“商业化”,变成许多人眼中利益的存在。随之而来的拐卖、绑架、甚至谋杀等“黑色产业”,将会层出不穷。那些共情于李云迪,想要替嫖娼洗白的人可以消停了。



中国有多少男士会找小姐?


‍任何研究型文章的撰写,都是建立在事实和数据的基础上。



最近李某迪的新闻刷屏了,难道找小姐的男人真的这么多?



本期,拽拽依托前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潘绥铭的著作《2000-2015年中国人的全性sexuality》,尝试回答几个读者们关心的问题,虽然数据不新但也可以说明问题。



1995年起,潘绥铭就在全国各地开始了红灯区调查,慢慢了解到性工作者的心理状况及现实需求,以及红灯区建立与变化脉络。



在他的主持下,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于2000年、2006年、2010年和2015年,完成了四次中国人的性总人口随机抽样调查,样本数量超过2万人。

                 

1. 男性找小姐的发生率是多少?

18-61岁男性人口中,承认自己曾经与性工作者发生过关系的人数比例逐年上升,以此推测目前约占20%左右。



从2015年数据来看,发生率最高的是25-29岁的人,高达26.4%之多。18-24和35-39紧随其后,分别是23.5%和22.5%。比例最低的是55-61岁。



换句话说,每几个男性中,至少有一个找过小姐。



2. 扫黄扫非治理后,找小姐人数有减少吗?

21世纪前15年扫黄不断,公安机关处理的卖淫嫖娼案件先升后降。



2010年5月以来,随着北京警方高调查封包括天上人间顶级娱乐场所,成为打响全国扫黄行动的第一枪。



随后一场扫黄风暴迅速席卷至少26个大中城市,一大批夜总会、商务会所、桑拿洗浴中心、KTV等纷纷被查封或停业整顿。



2010年史上最严厉的扫黄大风暴后,嫖娼案件数量不断减少。



3.哪些职业找小姐的比例最高? 按照职业来分类,男性厂长、经理、老板接受过性服务的比例最高。他们平均有过6.41-6.27个性伴侣,是工人的1.95-2.60倍,是农民的2.87-3.37倍。

                                    

4. 男人接受小姐服务的频率是多少?              

调查数据显示:他们接受性服务,在调查前3个月之内占39.2%(有38.8%的人只有过一次,有34.0 %的人是有过多次),在6个月之内的占50.0%,在一年之内的占71.6%,在5年之内的占88.5%。                                             有23.3%的人只与一个小姐性交过,有65.8%的人是与两个到五个小姐,还有10.8%的则是超过五个。



5. 男人通常在哪些场所找小姐 ?

31.6%在歌舞厅里找到小姐的。15.4%在发廊或者按摩场所里。14.2%在各种旅馆里。5.3%在大街上。31.1%的在其他类型的地方。所以,歌舞厅、发廊、按摩和旅馆仍是小姐们最主要的营业场所。



6. 什么样的男人最容易找小姐?

外出1-3个月的男人,找小姐的可能性增加6.6倍;外出超过6个月增加7.2倍。每周社交2-3次的男人,找小姐的可能性增加4.5倍。抽烟的男人,找小姐的可能性增加2.7-2.9倍。男性的年龄越大,找小姐的比例就越低。



受教育程度更高,工作更体面,收入越高,性交易比例越高,从低阶层到高阶层直线上升,构成正比例的增加。



找小姐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生理行为,更是需要能力的人际交往活动。



近年来,随着国家扫黄打非力度的增大,性交易场所的数量大幅下降。而嫖娼,不仅是违法行为,还会给生活带来许多麻烦。



拽拽奉劝大家悬崖勒马!



洗白李云迪,他可真有一套



李云迪嫖娼被拘,沸沸扬扬的狂欢已经褪去,但是讨论并未停止。

有人注意到,芒果台的灵魂打码师,充分展示了自己逐渐崩坏的心态。

从“灵异事件”式打码展示自己真正的技术:





到逐渐暴躁,满屏都写着“想下班”的敷衍:



李云迪的话题之外,关于“嫖娼”的讨论还在继续。

其中也呈现出了两种不同的声音。

 

一方认为,嫖娼就该社死封杀,李云迪是自作孽不可活。

一方则坚持,“十男九嫖”,不信所有对李云迪落井下石的人都没有嫖过。



 

嫖娼真的很普遍?

不久前,复旦大学2名研究生和1名博士生因为校外嫖娼被开除。



三个学生,其中一个还获得过国际建模大赛冠军,被校长在开学典礼上表扬过。

嫖娼之后,他们被开除,学业生涯直接葬送。

对此,网上也掀起了“处罚过重”、“怎么名校生也嫖娼?”的讨论。

 



不少大V发表言论,认为单身嫖娼,花钱买服务,解决自己的性需求,无可厚非,例举了古代各种文学大家经常出入风月场所,被冠以“风流才子”雅号的往事。

 

甚至言之凿凿:“不承认嫖娼的合理性,就是不承认人性,就是道德警察”。

 

对这个问题,蝉主认为,还得一分为二地看待。

 

“十男九嫖”,便对吗?

普通男性嫖娼的概率有多高?

这是互联网一直都在讨论的话题。

所谓的“十男九嫖”、“十男十嫖”,从一些网络平台的发言来说,似乎并非捕风捉影。

你在google上搜索“嫖娼”,出现的都是“嫖娼被发现的概率的概率有多大?”



不知有多少人跃跃欲试,又有多少人在现身说法。

被誉为“中国性学第一人”的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潘绥铭教授,曾对2000到2015年的中国男性嫖娼率进行过调查。

“十男九嫖”属实夸张,但在23~30岁之间的男性,嫖娼率最高可达到23%左右。



按照这个数据,至少有3/4的男性是没有找过小姐的。

大多数人只不过是在“我朋友”、“我朋友的朋友”、“网上说的”这类语境中,对嫖娼有了了解。

但总有当事人直呼:没被抓到的还有一大把。



所以,该给您鼓个掌吗?



很多人都知道,不少国家都存在合法的风俗业和色情行业,但很人知道,即便合法,都管控严格。

比如日本风俗业是律令禁止插入性服务的,其他例如英国、荷兰、德国等欧美国家,则对于嫖娼的地点、时间都有监管,性工作者需要持证上岗,不得出现人口贩卖、未成年妓女的情况,政府甚至还会设置安保公司,在特定地点保护性工作者的安全。

 

为什么?因为嫖娼,是最容易滋生犯罪的的场所。

 

根据《美国流行病学杂志》刊登的一份研究报告,妓女的平均死亡年龄是34岁,妓女在工作场所被杀害的机率是最高的。其它研究显示,10个妓女中就有9个急切地想要逃离卖淫的工作,几乎有一半的妓女企图自杀过至少一次。

另外,人口贩卖,也是性服务合法化的孪生疾病。德国《明镜周刊》说,每年有1500名少女,受当地黑帮胁迫从事卖淫活动,这些少女中,有些只有十一二岁。



爱泼斯坦诱骗少女供名流政客性侵

嫖娼,实际上就是在购买女性的身体使用权。

在性服务的过程中,把女性当成工具,实现掌控欲。

奥斯卡·王尔德早就说过:“世界上所有的事都和性有关,除了性本身,性只关乎权力。”

 

如今很多短视频在吹捧的“姨太太和军阀”的爱情故事,事实上历史中不少姨太太都来自青楼,且下场极为悲惨,残疾的、抛尸荒野的不在少数。

青楼不是什么风花雪月争头牌的地方。

1951年的老电影《姐姐妹妹站起来》里讲述的就是真实的民国妓院。

孤苦伶仃的母女俩,进城投靠亲戚,结果女儿大香却被诱骗卖进了窑子,价钱只是三袋米面。

老鸨养着一群少女,平日只给一口饭吃,就要求她们一天接十几个客,不接,就先奸后打,让你无法出门做人。



接的少了,继续打;染了病,就拿烙铁治;怀了孩子,就硬生生打胎。



眼见着女孩快没气不能接客了,就直接席子一裹,活人下葬。

饰演老鸨的女演员李凌云曾经是进过窑子的苦命人,拍摄该片时,李凌云在表演毒打妓女的镜头中,还一度因为抑制不住想起自己的经历而无法再演下去。

真实的青楼女子,不是光鲜亮丽的头牌,而是最被看不起的“下等人”。

她们甚至,都不能被称之为“人”,只是一种赚钱、泄欲的工具,可以被随意对待的奴隶。

1949年,中国就废除了存在于旧社会几千年的娼妓制度,让一大批逼良为娼的女性,得以重获新生。

来到现在,文明社会中的娼妓制度就可以向欧美国家一样,重新恢复了吗?

跟代孕一样,嫖娼在目前的我国,远远没有到达可以合法化的条件,这种可以出卖身体即可牟利的行为,一定会导致剥削的诞生。



《军中乐园》,士兵杀妓女

你不知道在哪个边缘的小山村,一个没钱的酒鬼丈夫会不会把自己的妻子和女儿送去卖淫赚钱;

会不会有女性正常走在马路上,被人拉去某个卖淫窝点终身监禁,甚至被秘密杀害;

甚至也有可能,某个未成年少女,为了一点点零花钱,被诱骗堕入深渊。

但在很多男性眼里,这是性解放,是你情我愿的买卖,没有实质性的伤害,比跑出去强奸和嚯嚯良家妇女强。





不睡粉,不强奸,不祸害良家妇女,不嫖娼,做到这些生而为人的基本行为准则,就叫“男人真难”?

部分网友,企图继续拓宽大众对嫖客的容忍度。

呼吁性解放,被消费的还是女性

在李云迪嫖娼被拘后,各大微信群开始疯传“该性工作者”的照片。

某音一搜“李云迪”,后面联想词是女生的姓名。

人们开始转变说法:

“理解了”

“这不怪李云迪”

“这谁顶得住啊”

 



性欲是人之常情,也是和吃饭拉屎一样的生理需求。

但那些打着“性解放”和“性无罪”的名号,最终,做的还是消费女性那些事。

 

这种行为,蝉主想起了村西透。

《全裸监督》里的“av帝王”村西透,打着“av解放全世界”的称号,开创“真刀真枪”的先河。

此前,所有的av男女主角,都需要在私密部位贴上封条。轮到村西透,他强迫女演员撕掉保护,动真格的;不仅如此,他还扛着摄像机,自己当男主角,拍摄第一视角的A片。



的确,强大的视觉冲击力,让村西透成为了一代传奇色情大佬,但进入他麾下的少女,最后却不得不为他的光芒买单。

剧中第一个被半强迫半诱导,真枪实弹拍片的女优被公开后,遭到社会嫌弃和舆论吞噬,只能回到乡下种地。

另一个好不容易转行成为白领的女优,因为母带泄露让她丢了工作承受了“恶名”,最终不得不重新回归AV行业。



即便是他的缪斯黑木香,“性解放”的代言人,也逃不了成为街头巷尾被消费的淫荡女。

她们不是“被解放”,而是制造男性幻想,解放男性欲望的工具。

 

“真刀真枪”爽了观众和导演,最后承受舆论暴力的,还是女方。

很多人在洗白嫖娼的时候说:“十男九嫖,是因为十女九卖”,把荡妇羞辱玩得飞起。



关于“男性嫖娼概率”的调查数据下面,也有人在阴阳怪气:怎么不出一个女的当小姐的数据?



但凡有点常识也说不出这种话。

有需求才会有供应,有买卖才会有伤害。

部分男性违法嫖娼了,也要怪先有娼妓,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就像吴亦凡因强奸罪被刑拘的时候,许多人也往都美竹身上泼脏水:“都美竹是ji”、“都美竹烂裤裆”、“出来卖的”。

结论就变成了:吴亦凡和都美竹各打五十大板。



明明犯罪的是前者,却始终把苛责的目光放在女性身上。

此前蝉主写吴亦凡事件的时候,提到一种父权思想的表现。

在父权社会里,女性出卖身体向上位者换取资源,恰恰是因为社会对女性的整体剥削,导致女性的“性”可以作为一种交换的商品,所以一旦在地位不平等的男女间发生与性有关的事件,不管是强迫还是霸凌,都会被人理所当然的认为是“你情我愿的性交易”。

 

把上位者通过性进行掌控和剥削的事实,转换为下位者想要依靠性进行获利的羞辱。

这是非常典型的潜意识“厌女”行为。

放到色情行业,就是所谓的双标。

为嫖客们开脱,且不忘谴责沦为娼妓的女性。

色情行业的双方,购买服务的,往往还会显得比提供服务的人“高级”。

 

他们嫖娼了,然后呢?

不能为嫖客开脱,也别拥护“嫖娼”行为。

既然如此,那我们能讨论什么呢?

李云迪嫖娼的错误,已经无法改变。

嫖娼违法但不入刑,只会被拘留十到十五天,并处以罚款,不会进监狱。

现在他的微博也没有像吴亦凡一样被封,只是暂时禁言,说明,他错了,但这确实不是不可原谅的错误。



然而也因为嫖娼,有无数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审判李云迪。

有媒体半夜给他80多岁的导师打电话,等一句“痛心”;

有人把李云迪的各种招牌、照片撤走,扔进垃圾桶。

把李云迪照片扔进垃圾桶,变成了一种吸流量的行为艺术表演。



利用他人的错误,来彰显自己的道德优越感,这种全民踩踏的做法是否过于偏激?

同样的,复旦大学3名学生因为嫖娼被开除后,学校实名制发表了文件,并张贴在校园内以儆效尤。

随后,文件被拍上网,三个学生直接面临社死,断送了学业和职业生涯。



李云迪,往后还能不能从事钢琴表演?

三个犯错的复旦大学高材生,能否有重新做人的机会?





在欧美,其实不乏有嫖娼后继续活跃在娱乐圈的明星。

在1995年,忧郁迷人的英国演员休·格兰特召妓被现场抓获后,经历了分手、事业受挫。

但在1999年,他便和茱莉亚·罗伯茨出演了著名的《诺丁山》。2003年,主演《真爱至上》,饰演英国首相,回到事业高峰。



2013年,22岁的贾斯汀·比伯陷入召妓门,在巴西、巴拿马等地嫖娼,还被拍到了不雅照。

吃喝嫖赌样样行的贾斯汀·比伯,臭名昭著。后来又凭借音乐专辑逐渐回升口碑,还在2018年和美丽的模特海莉,结婚了。



嫖娼后,就活该被打入地狱,永世不得翻身吗?

或许,才是大众狂欢之后,对于李云迪讨论可以更进一步的地方。

 

但,大部分人对于“艺术家裤裆丑闻”的参与度,都只是停留在践踏犯错者而已。

李云迪嫖娼本身已经板上钉钉,更关键的,还在于看客的态度。

是一边做着一样有污点的事情,一边对他落井下石;还是拿着性工作者的照片大肆意淫,为嫖客们开脱?

嘲弄容易,警醒难。别让狂欢之后,又只剩下一地鸡毛。
网编:空问站

鲜花(1)

鸡蛋(3)
8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元芳您说说看 [☆苏小样是傻逼☆][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8:59:32 回复
和房事龙
一样的
那个人渣
欺骗别人感情
骗炮之后
别人生了孩子不养
不认
回头还说一句
什么天下男人都犯的错???
这样的李云迪
完全也可以复制
但是他也没这么伤害其他人
可以了
要是李云迪该被封杀
房事龙就早该被枪毙了
18  
评论人:元芳您说说看 [☆苏小样是傻逼☆][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8:56:33 回复
说实话,
他一个成年男性
不想结婚
不想欺骗感情
不想上粉丝
花钱解决一下
性问题
到底
有什么错?
搞不清楚
说什么国家领导干部玩女下属
比这个恶劣多了
不是一回事儿
24   2
评论人:tuitui [★★声望品衔9★★][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7:01:01 回复
另外,因为李云迪“嫖娼”就解除其社会职务的,勉强说得过去。
把他的照片从音乐学院墙上去掉?
要不要把音乐学院的贝多芬像都去了?贝多芬很爱找妓女。
要不要吧音乐学院的肖邦像都去了?肖邦在巴黎嫖妓得了淋病的。
要不要把弗拉基米爾·伊里奇·烏里揚諾夫丹像处置一下?他老人家从青年起就很爱照顾,还染上了梅毒。
15  
评论人:文学少年 [★★声望品衔9★★][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6:53:12 回复
嫖娼能不能合法化可以讨论,但此错性质不是滔天大罪,不需要也不可把人往粪坑里推,断人家生路。
10   1
评论人:按你湿堵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6:36:22 回复
一次性嫖娼买卖就是违法。公安机关可以视公民隐私权于无物,这个就不算违法吗?简直是双标的笑话,解释个毛线啊?
包养异性,长期买卖性交易不算违法。这个算不算法律漏洞?论违法行为,比一次性嫖娼更严重。
没领证,一次或多次与不同异性办了结婚仪式,虽然你情我愿性结合,但这个不算重婚罪,不违法。
总之,李云迪事件,北京做的非常过分。文化大革命的味道十足。
26   3
评论人:大条度你 [☆品衔R3☆][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6:15:43 回复
好玩,朝阳警方其实是钓鱼执法,女的说他嫖了,他其实可以不承认的。
23   1
评论人:翔哥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6:13:21 回复
 回复11楼:
你想得太多了,卖淫这东西几千年的文化了。照你这么说那些卖淫合法化的国家都嘛崩塌了。再说了,你觉得现在的拜金女为了钱榜大款的那些女孩性质上和卖淫差多少?
19   2
评论人:mobilityarts [☆品衔R3☆][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6:13:15 回复
问题是这些领导,背地里干一些更龌龊的勾当,不但什么事都没有,而且装模做样地把李云迪给除名了。
27   1
评论人:GP03D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5:59:09 回复
 回复8楼:
人有欲望
李云迪嫖娼不是好事
但是以他的地位不去利用自己的身份睡女人
只去嫖娼
我觉得也还可以接受
如果国家能做到领导睡女下属玩弄情人也这样公布
那李云迪就是活该了
45   4
评论人:傅佩荣 [★品衔R5★][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5:56:53 回复
13   2
评论人:GP03D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5:56:34 回复
卖淫嫖娼应该非罪化,按照治安管理来处理
但是组织卖淫,强迫卖淫就必须用重典
卖淫嫖娼只要不存在强迫,那在现实男多女少或者男性在外打工等情况,总比强奸罪强,只要罚款或者拘留个几天就好了。
17   1
评论人:fybs [☆品衔R3☆][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5:48:31 回复
本来就该合法化。
执行法律远比制定法律更重要;光制定了严苛的法律,结果无法实行,法律就是空话。为啥要提出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口号?不就是因为无法做到么。如果现在只要嫖娼就抓,那么即使是十倍的警力都抓不完嫖娼。既然抓不完,那么就只有选择性执法了,那么最后就沦为权钱交易,贪污腐败。政府都不知道有多少官员在嫖娼,有多少党员在嫖娼。他们为这些嫖娼行为做了保护伞。
只有合法化,然后通过规范管理才可以控制嫖娼行为的规模。李云迪算个什么,到时候党员,官员都一串一串。
21   2
评论人:BHBC [☆六扇门☆][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5:46:39 回复
不吹不黑,支持合法
7   1
评论人:wtus123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5:44:50 回复
扫黄是jc赚钱的后花园,跟抓计生的一样,当然舍不得丢了。天天鼓吹犯罪利用,比起那些无计能谋生存的小姐走投无路,资源交易谋生路哪个更好。。只不过是那些破人遮羞布而已。三千万光棍是要被这些人憋死啊。
19   2
评论人:pumaking0614 [☆品衔R3☆][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5:40:18 回复
 回复1楼:
本身听起来是没有问题...但是后续会带来社会问题就很多了
好比现在的校园贷,裸贷等等...
一带卖淫合法,网上直播这块就完蛋了,
然后可能会产生很多被迫,或者别逼卖淫的情况
为物质或者消费...可能会急速低龄化, 整个社会道德就沦陷了...
8   5
评论人:greentee [★品衔R6★][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5:37:34 回复
多位法学专家指出,警方通报公众人物嫖娼于法有据。
观察者可是主流官媒。哪条法律规定嫖娼要公布????
20   2
评论人:cliff [♂★品衔R5★♂][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5:32:30 回复
 回复1楼:
没有营业执照交税到哪个国家都是违法。
6   1
评论人:ari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5:31:30 回复
 回复2楼:
中国人逛青楼可是有几千年历史了,也就最近几十年才有你造出来的社会问题。
30   4
评论人:马加爵 [☆品衔R3☆][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5:31:27 回复
批发合法,零售违法。
7   3
评论人:可乐冒泡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5:26:56 回复
 回复1楼:问题在于妇女卖淫很多情况下并非自愿。而且政府也无法全面调查。而且容易产生很多社会问题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16   23
评论人:干丝日记 [♂☆香港蟑螂一族☆♂][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7日 5:23:49 回复
你情我愿!劳动所得!怎么就违法了?
43   7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女性频道】【魅力时尚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