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36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因不鸡娃“战争”一年,7岁女孩遭37名家长驱逐上热搜

新闻来源: 钱江晚报 于2021-10-27 4:16:58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7岁女孩遭37名家长联合驱逐!母亲:“战争”延续一年,因为我们不鸡娃



一场家校之战,蔓延到孩子身上。近日,贵阳一所“顶流”小学37个家长

联名驱逐女孩妞妞的事件引发关注,

登上热搜。



妞妞参加少先队入队仪式。

事件导火索因家长不满班主任布置作业太多而起,随后在家委会的助推下不断升级。有人说,不“鸡”娃的家长作为少数派受排挤被孤立并不意外,但成年人的矛盾冲突,无论如何不该让孩子买单;有人说,家委会本来是老师和家长之间联系的纽带,现在却异化为“挟孩子以令家长”的利器;也有人说,老师亦有为难之处,作为家长,应学会换位思考,过度保护与倡导个性化,并不利于孩子在现行教育体制下成长。

还原事件经过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深度对话了妞妞妈妈,还原事件过程。同时还访问多名家长及当事老师,从多个角度复盘这场“战争”。

以下为妞妞妈妈的自述——

壁垒

后来我无数次地回想,我和班主任、家委会之间之所以会发生那么大的冲突,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孩子的班级体验非常痛苦和恐怖。

翟老师没接班以前,妞妞和同学玩得很好,她活泼开朗,温柔懂礼貌,很受欢迎。直到翟老师上任。

有一天妞妞跟我说,翟老师从来没有表扬过她,只会表扬一些分数高、写字漂亮,或者作文写得好的同学。

听下来,完全是围绕学业成绩做的评价,并且,老师还会去强化贯彻这种表扬,让孩子形成统一意识。

我告诉妞妞,成绩不是唯一的,每个小朋友特点都不一样。但我隐隐意识到,这种环境,给孩子的感受非常糟糕。

这容易形成恶性竞争,让孩子觉得只有分数能够带给他们荣誉感,强化他们在班级里的壁垒。

之后,妞妞的班级逐渐出现了一种现象,比如说老师经常表扬的那几个同学,或者班干部,他们拥有了对其他同学的优越感,从而凌驾于别的同学。



妞妈展示的妞妞自画像,上面疑似有铅笔扎破的痕迹。妞妞妈妈怀疑是其他同学所为。

崩溃

事实上,我认为妞妞的成绩也不是不好,二年级第一个学期,妞妞的数学和英语都考了99分,语文考了93分。

今年3月份一开学,翟老师说很不满意,只有考到95分以上的小朋友才是优秀的,还安排了两名班干部和妞妞组建了学习小组。

翟老师对课业的高压,还体现在作业上。妞妞才上二年级,按理是不应该布置作业的,但是她的作业多到晚上十一二点都做不完。我们家长只好帮孩子写。这也是无奈之举——如果一开始我们就跟老师说,少布置一点,老师是不是更会觉得你在找茬?我要保证孩子的健康,也要尊重老师,所以采取了这么一个折中的方式。在老师严厉的批评甚至恐吓之下,妞妞只能和老师撒谎,说作业是她自己写的。

去年11月3日,妞妞被罚写作业,中午回家后哮喘发作。我忍不住打电话给翟老师,说她的作业太多了,根本就不是这个年龄的孩子能够承担的。她却说,“你们受不了就自己转走,别再来读我们这个学校,读我这个班。”

因为这句话,我很愤怒,情绪爆发到极致。我是说过这些过激的话,但后来被家委会指控的“辱骂老师”等,那是绝对不存在的。

当我看到“联名信”的签署日期时,我很清楚,这里面包含翟老师的个人意愿,只是通过家委会去执行而已。她其实就是想把我们赶走,要把这个孩子赶出去。



联名信

联名信

冲突后的第二天,一个除了我在内的家长群就建立起来了。

据说,翟老师在群里说,我不让她布置作业,家长们的情绪被调动起来了。

11月6日,37个家长都签了联名信。只有一个家长拒绝在信上签字。我不清楚他拒绝的原因,但我认为,他应该是一个很正直的人。

11月10日左右,两个家委会成员来我家,说来沟通和解决矛盾。我说,妞妞身体不太好,我们确实也不太喜欢“鸡娃”,觉得孩子的身体健康才是第一位的。但是我们也一直强调,尊重别的家长的选择,反对过多布置作业,也是符合国家政策的。

但当时,这两个家委会成员就在不断劝说我。他们说,从人情世故上,从社会经验上讲,老师就是领导,就必须服从,“你在单位里,会否定你领导的做法吗?”

我非常惊异。在我的观念里,我跟老师是平等的,甚至老师跟孩子也是平等的,不存在谁驾驭谁、谁领导谁的问题。

我们虽然没有不欢而散,但也没有办法继续聊下去。



妞妞妈妈和很多家长都住同一个小区。业主群里,她也受到了攻击。

陪跑

在此之前,为了班费支出、送离任老师礼物等问题,我和家委会曾起过冲突。

最开始的一次,学校组织了一个混合足球赛。班上一共报了23个小朋友,妞妞也报名了,每个人还交了300块钱去训练。结果在比赛当天,家委们说,为了保证一定拿到冠军,只能在这23个小朋友里面选5个参加,其他人全成了陪跑。

当时贵阳的天气比较冷,陪跑的小队员们换了球服,冷飕飕地在一旁站着。我就站起来表示反对,说这样对孩子不公平,学校组织比赛,是为了让孩子都能有机会参加比赛,激发他们对运动的兴趣,不能把它变成少数孩子的特权。况且,这么小的孩子就要求他必须拿第一名,这种想法非常不健康。

但是家委会并不认同这一理念,还可能为了针对我,提出家长不能进校。我觉得这也不合理,每个家长的权利都应该是平等的,凭什么家委会的成员就能随意进校?我让他们出示校方说法,他们也拿不出来。

后来,大概是因为我找到校长投诉翟老师,那份联名信当时并没有递交上去。

翻校门

那时,妞妞因为去治疗,有很多天下午请了假,这也是想让她暂时从班级的环境中摆脱出来。

今年3月15日左右,妞妞的精神状况更糟糕了,她开始抗拒上学。我怀疑她是不是在学校里受到了苛待。

不出所料,那一天,我被拦在了校门外。我拨打好多次翟老师的电话,但她一直没接。

最后,为了接出妞妞,我豁出去了,强行翻越了学校的伸缩门。

那天,恰好也有家委会的一个成员待在校园里,我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事情。我觉得在整个过程中,家委会似乎就充当了翟老师代理人的角色,并且还在裹挟和绑架其他家长。

我跟一些家长慢慢走到了一起。他们虽然当初也签了联名信,但我很理解他们的处境,因为如果他们不签,他们或许就是下一个的我。

我后来想通了,无论是在课业还是理念上,翟老师从来都没有容许过妞妞的“不一样”。在翟老师眼里,我们是不平等的,家委也认为我们不应该平等。而我却不知天高地厚地说,老师和家长是平等的,甚至老师和学生也是平等的。这,才是我们被驱逐的真正原因。

3月18日,也就是在翻校门事件的第三天,有一场例行的家长会,我没去。听别的家长说,有家委会成员提出,妞妞用电话手表录视频录音,“她把你们都录下来,然后去告你们。跟这样的孩子在一个班上,你们怕不怕?”

我觉得这很荒谬,所有的电话手表都没有录音录像功能,这个是行业规范。他们却拿来造谣污蔑我们。直到现在,有些家长还会在网上发帖说这件事情。

于是,今年10月,我向警方报了案,想惩治那些不断污蔑和诋毁我们一家的家长。



妞妞所用的电话手表。



受案回执。

不鸡娃

现在,妞妞转到离家27公里的一所民办学校。总体来说,她的状态比从前好很多,但我不全认为这是公办与民办的区别,还是老师与老师之间的差别。

我们更认同妞妞过去班上的数学老师,他对孩子一视同仁,很少会去批评指责孩子,总是用鼓励的方式帮助孩子成长进步,每天的作业也控制在20分钟以内。虽然,二年级上学期,妞妞班上总体的学科成绩拿到年级第一,但数学科目没有拿到第一。

从阶段性的教学成绩上来看,翟老师作业多、管得严,似乎教学效果更好,但这样并不利于孩子长远的发展。

如果老师只是对孩子进行知识性的灌输,而丧失了对孩子能力的培养,即使现在死记硬背拿到分数,他的学习能力也是不够的。这是一种训练,而不是教育,用这种方法培养出来的孩子,是没有后劲的。

整个过程中,很多家长也劝我,你要忍一下,随大流一下就好了。但扪心自问,在孩子这件事情上,我做不到从众。

我思考的出发点是,什么是爱?绝大部分的家长可能觉得,给了孩子最好的教育,孩子有了好成绩,读了好大学,有一份好工作,就是给孩子最大的爱。但我觉得如果真正爱一个人,应该把他当成一个独立的人,考虑他的感受,尊重他个体的发展,而不是按照你想要、你规定好,或者设计好的路线去走。

很多网友评论,说我的情商是不是很低,但在现实生活中恰恰相反。

我是做社会研究工作的,经过学习、工作、社会的历练,肯定明白社会的规则或者一些潜在的交际法则。在妞妞这件事情上,我完全可以从成年人的立场出发,选择利大于弊的角度来做出妥协。这样可以给孩子获得一个比较平和的环境,也为我自己获取一种最小的生活成本,比如一开始就为妞妞转校。但是我也很清楚,当你为孩子选择了妥协,你已经在决定他的成长了。

从大的方面来说,现在国家推行“双减”政策,在学校里需要具体体现在执行者身上,也就是教师的身上。但是在现实层面,这些常常得不到完全的实现,尤其是当它在某一个区域内成为普遍性现象,家长有不同的声音时,就会面临很大的阻力。

可以说,在初级层面上,它已经脱离轨道了,无论是在教育政策层面,还是儿童健康发展层面,都是脱轨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作为父母的我们还选择了顺从,就等于把自己的孩子放弃了。

我没有随大流去“鸡娃”,因为我觉得,娃是“鸡”不出来的,要接受自己和孩子都只是一个普通人的事实。但我倡导的并不是所谓的个性化快乐教育,我认为学习应该付出努力与艰辛,只是希望这种努力与艰辛保持在健康的范围内,保持在国家政策与教育方针所倡导的范围内。

这些事情我不会和妞妞说,说了她也理解不了。我们希望,她长大以后能成为一个正直而善良的人,身体健康、自食其力,就足够了。

家长老师回应

因为观念不同,所以拧在了一起

37名家长签署了联名信,态度却并不统一。

有人对妞妞妈妈“敬而远之”,希望翟老师能够继续执教;也有人不赞同家委会参与此事,对妞妞一家并无敌意,但还是签了字。

他们的记忆也出现了分歧。

刘妍称,妞妞妈妈在孩子就读一年级时频繁向学校领导反映,最终赶走了语文、数学和英语老师。

李璐却记得,当时语文老师调职,英语老师辞职,数学老师则是家委会要求更换的,“因为教得不好”。一位家委会成员也认为,更换老师,妞妞一家远不是主要原因。

刘妍和李璐的记忆分别显示了两种情绪。刘妍嘱咐过孩子:“要远离妞妞他们家,妈妈惹不起他们,别招惹上麻烦。”

她不能认同妞妞妈妈的诉求,比如作业太多。刘妍反问:“其他家孩子都能做得完,怎么就你家孩子做不完呢?”刘妍强调,翟老师曾是市级名班主任。



家长群截图。

在刘妍看来,孩子以后要参加高考,需要安心学习,而三年级正是一个重要的阶段。她不希望孩子再更换老师:“我们没法陪着妞妞妈妈一起闹。”

刘妍此前听说,在足球赛这件事上,因为妞妞要踢足球,哪怕少参加了课程活动一分钟,妞妞妈妈就会在群里“狂轰滥炸”。刘妍认为,妞妞妈妈就是“为了自己的胜负欲”。

而李璐对家委会颇为不满,她对妞妞和妞妞妈妈没什么印象,名字和脸对不上号。

李璐觉得妞妞妈妈在班级群里算不上活跃成员,足球赛的争执事件,是她第一次注意到妞妞妈妈。

对于妞妞妈妈提出的诸多意见,李璐颇为认同:“我家孩子写作业也得写到晚上九点到十点半。”她还委婉地希望,翟老师能给予孩子更多肯定,而不是否定。

李璐尤其认同妞妞妈妈对家委会的看法:“我们的家委会太强势了,很多事情不管我们愿不愿意都做了。”



家长群截图。

之前,李璐并不了解妞妞妈妈和家委会、翟老师之间的具体纠纷。她也不想参与联名:“这本来就应该让妞妞妈妈和老师、学校沟通。家委会为什么要掺和?掺和了就变成家长之间的矛盾。”

但和妞妞妈妈的爆发不同,李璐选择了妥协:“家委会专门召开会议,家长们都在联名信上签了字。那种情况下不签也不行。”

本学期,妞妞班上的家委会成员更迭,新会长上任。一位家委会成员说,自己此前并未直接参与联名信事件。

“妞妞有受教育的权利,这样驱逐她,肯定是不合法、不合适的。但是我们也没办法,不得不签字,”这位家委会成员说,家委会现在仍在排查和妞妞妈妈有关系的家长等,“我不怕事,但我也不惹事。孩子还这么小,要是也在班上受到了排挤,或者隐形的不公,我肯定接受不了。”

他认为,妞妞妈妈和翟老师之间无所谓谁对谁错,“只是观念不同,所以拧在了一起。”



有关部门出具处理意见后,有家长在班级群里号召。

还有一位非家委会成员的家长认为,整件事情,翟老师、家委会、妞妞妈妈三方均有责任,家委会在此中起了催化剂作用。显而易见,事件的余波将对其他孩子产生不利影响。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多次拨打翟老师的电话,均被挂断,或无人接听。几位家长说,目前翟老师仍处于休假状态,除了本学期开学和家长沟通了两个多小时外,并未对这个事件再做表态。

翟老师此前回应媒体采访时表示,妞妞妈妈描述的东西肯定和实际情况有差距,但她也没有必要去解释或说明什么。“事实就是事实,孩子到底怎么样,其他家长的观点怎么样,我觉得这个东西也不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我管不了。作为一个老师,我把工作做好就行了。”翟老师说。

(文中家长均为化名,为保护当事人隐私,部分信息做模糊变形处理)

新闻+

“妞妞被驱逐事件”时间表




相关部门的处理意见。

2020年11月3日,因前一天妞妞语文作业没写完,翟老师让她在上课时到办公室罚写。当天中午回到家后,妞妞突然哮喘发作,引发妞妞妈和翟老师的争吵。

2020年11月4日,家委会避开妞妞父母单独建群,翟老师在群内,后转为群主。

2020年11月5日,家委会在新群呼吁家长在联名信上签名。

2020年11月6日,线下签名完成。同期妞妞妈向校长投诉翟老师,后家委会成员来妞妞妈家沟通,请愿书未获提交。

2020年10月8日到2021年1月10日,妞妈请了下午课的假,让妞妞去医院治疗。

2021年3月15日,妞妞妈要求进入校园接孩子被遭拒后,强行翻越学校伸缩门,矛盾激化。学校出具《处理意见》,称妞妈的行为违反校园管理规定,造成不良影响,但鉴于其后期无过激反应,又是见子心切,不做报警处理,对其提出警告并要求保证不再发生类似情况。

2021年3月17日,家委会再次写了联名信,有37名家长签名,附上之前的联名信提交。随后妞妞休学在家。

2021年4月9日至11日,妞妞妈妈不断向各级部门提交举报信,举报翟老师教唆、指使家委会单独建群,孤立学生,同时收受礼物,违规超纲教学,违规排名等问题。

2021年6月,贵州观山湖区教育局出具《信访事项再处理意见书》:翟老师作为班主任没有及时制止并默许新建的微信群存在,同时在该群发布一些有关班级事宜的通知,并在群中和其他家长讨论与妞妞家相关问题,行为确存在不当之处。调查没有发现翟老师唆使家委会或家长签联名信,但翟老师没有及时查明联名信内容并制止该行为,行为确存不当之处。

2021年8月2日,贵阳市教育局对外通报,翟老师存在教师节期间收受家委会礼品、公布成绩排名、考试前漏题、对家委会排除个别家长单独建群问题默许并参与等行为。据此,教育局给予翟老师全区通报批评,撤销年级组长职务,取消“市级名班主任”称号,并对学校相关领导进行约谈。

2021年9月,妞妞转校,翟老师仍担任原来班级的班主任。
网编:空问站

鲜花(0)

鸡蛋(1)
3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学习园地】【爱子情怀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