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9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鱿鱼游戏》全球热映 “地狱朝鲜”真实写照?(图)

新闻来源: 美国之音 于2021-10-12 7:42:32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美国影视串流媒体(大陆称:流媒体)网飞(Netflix)的人气韩国影集《鱿鱼游戏》(Squid Game)自9月17日播出以来,勇夺逾80国收视冠军,成为罕见在国际造成轰动的非英语系影视作品。专家剖析,《鱿鱼游戏》爆红的原因是剧情内容写实、尤其反映后疫情时代的贫富差距,引发全球观众共鸣,也让外界一窥韩国社会之结构性不平等的问题。

网飞暴力惊悚影集《鱿鱼游戏》,以一场残忍的生存游戏为主轴,描述456名因为债台高筑而对人生感到绝望的韩国平民,不惜赌上性命,也要勇闯6轮游戏的关卡,以求脱颖而出、独拿高达456亿韩元(约3900万美元)的奖金。

游戏很简单,都是韩国人童年时期玩过的游戏,不过一旦失败,代价就是死亡。

像《鱿鱼游戏》逃杀类的影剧作品颇为常见,过去在日本以及欧美都有不少经典作品。不过《鱿鱼游戏》掀起全球热议,成为网飞史上最受欢迎的影集之一;其成功也带动网飞新一波的用户成长,拉抬股价在今年累计走升超过两成,表现优于科技巨头苹果以及亚马逊。

疫情加剧社会不公

过去全球爆红的韩剧,像是2002年播映的《冬日恋歌》、2003年的《大长今》以及2019年的《王国》等影视作品,大多不离爱情剧和古装剧的框架。不过,2019年的韩国电影《寄生虫》以及今年的《鱿鱼游戏》,勇于跳脱过往题材反倒大受好评,让韩国影视圈再创耀眼的新里程碑。

为何《鱿鱼游戏》能在全球掀起话题?

位于成都的四川大学-匹兹堡学院(SCUPI)人文及创作系助理教授郑雅凛(音译,Areum Jeong)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鱿鱼游戏》剧情写实,容易引发观众共鸣。

郑雅凛说:“我想这部戏剧中探讨的包含社会不平等、阶级意识,资源争夺等韩国社会存在的现象,目前也冲击全球其他国家。像是我们现在可以看到,许多国家的贫富差距正逐渐加大。”

《鱿鱼游戏》导演黄东赫(Dong-hyeuk Hwang)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剧情源自10年前的构想,但当时乏人问津,无论是投资方还是演员都对剧本兴趣缺缺;随着新冠疫情冲击社会及经济,民众现在更能感受到故事的真实性。

郑雅凛也说,尽管《鱿鱼游戏》以韩文播映、玩的也都是韩国童玩游戏,不过海外观众仍跨越语言藩篱,将剧情结合自身经验产生巨大共鸣。另外,郑雅凛说,引人注目的场景设计以及搭配得当的悬疑配乐也是《鱿鱼游戏》创下国际佳绩的原因。

近年来,韩国音乐及影剧风光攻占全球市场,不仅为流行文化带来崭新的商业格局,也进一步翻转欧美观众看待亚洲社会及生活的观点。郑雅凛说:“韩国大众文化的成功,必然会让西方观众对亚洲文化更有兴趣, 可能可以减少部份人士对于亚洲人的偏见、或是去除一些先前所抱持的刻板印象。”

“汉江奇迹”背后的残酷真相

《鱿鱼游戏》剧中人物来自不同阶层,不过多半属于社会边缘人。他们一度放弃参赛,但在感受到现实生活令人喘不过气的压力后,纷纷回笼一决生死,希望能逆转颓势。这部影集虽然成功,但也反映了韩国人引以为傲的“汉江奇迹”背后的真实社会面貌。

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视觉及东亚研究教授金暻铉(Kyung Hyun Kim)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亚洲四小龙韩国的经济发展形塑了其“汉江奇迹”,他说:“ 你可以看到韩国在过去三、四十年内从贫穷走向繁荣,可以说是全球经济发展最成功的例子之一。”

金暻铉表示,韩国经历长期独裁之后走向民主化,不过除了经济发展与民主改革的成功之外,韩国却有“黑暗”的一面。他说:“韩国有像是高自杀率、年轻世代竞争激烈等社会问题,而且韩国(去年)还是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国家,生育率只剩下0.84。这些问题让韩国人很难相信未来是一片光明,尽管韩国正享受经济成功带来的丰硕成果,但民众也讥讽像是活在‘地狱朝鲜’ ”。

郑雅凛则说,韩国年轻人认为就算努力工作,也看不见未来的希望,她说:“ 老一辈可能只要认真工作就能获得报酬, 他们大多一辈子努力赚钱,就能买房子。但对年轻世代来说,买房的梦想几乎不可能实现, 除非他们仰赖爸妈金援。”

根据台湾媒体《中央社》9月14日报道,韩国首都首尔市房价飙涨,其房价所得比涨到8倍,意味着当地居民必须不吃不喝8年,才可能买到房子。

郑雅凛说,韩国社会现在流行“汤匙阶级论”,就是以“金汤匙”、“银汤匙” 、“铜汤匙”或是“土汤匙” 、“屎汤匙”等字眼,来象征与生具来的社会阶层高低。韩国人普遍认为,家庭背景比自身的努力还来得重要。

郑雅凛说:“《鱿鱼游戏》剧中反映了韩国社会残酷的真相, 这甚至让不少人看到一半就得喊卡,因为他们看剧就好像是在看他们的人生一样。”

韩国沦“负债社会”

尽管《鱿鱼游戏》部分剧情看似荒谬,不过许多观众认为,剧中真实描绘社会底层人物欠下巨额债务的无奈。根据统计,韩国家庭债务近年明显上升,去年总家户债务占国内生产毛额(GDP)的 103%,成为亚洲最高,也是唯一一个家庭负债比飙破100%的国家,显示韩国已沦为“负债社会”。

对此,金暻铉分析,这与韩国年轻人争相挤进大财团窄门的现象有关。他说:“对于韩国拥有大学学历的人而言,他们非常难以接受蓝领阶级的工作,这成为相当棘手的问题,因为韩国拥有大学学历的人口比率相当高,然而在过度教育的情况下,没有人愿意从事非白领的工作,只希望到类似三星那样的大企业任职,也让年轻人贷款需求激增。”

位于台北的台湾世宗韩语文化苑创办人崔峼颎(Ho Kyung Choi)表示,韩国年轻人借贷的比例愈来愈多,这主要与房价飙涨及疫情有关。崔峼颎告诉美国之音:’他们(韩国年轻人)(在)房价更高之前,要先贷款来买,这就变成一个负债。还有韩国的负债比率激增,韩国的自营业者非常地多..像韩国卖炸鸡、开便利商店(的小型自营业者)等等。因为Corona(新冠疫情)的状况发生之后,他们(生意走向)两极(化)的状况也发生了,所以他们为了生存而贷款的比例增加。”

学者:韩国歧视移工问题严重

在《鱿鱼游戏》 剧中,唯一一位非韩国籍的人物是巴基斯坦非法移民工“阿里”,他遭雇主欺凌,手指还因公受伤。对此,澳大利亚悉尼麦考瑞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媒体、传播、创意艺术、语言和文学学系讲师李圣爱(Sung-Ae Lee)指出,这反应出,韩国的外籍移民工仍受到诸多不平等的待遇。李圣爱告诉美国之音:“韩国许多戏剧经常描述外籍劳工处境,在《鱿鱼游戏》中可以看到阿里的雇主不愿意支付他的薪资,显示移民工经常受到不公平的对待,也让人意识到韩国社会剥削移民工的问题很严重。”

在四川大学-匹兹堡学院任教的郑雅凛也表示,《鱿鱼游戏》设定阿里这个角色,凸显移民工在韩国社会遭受到制度性的剥削和歧视。她说:“你看阿里对其他参赛者非常有礼貌…如果他不对韩国人展现尊敬的态度,他有可能遭到殴打或是遇上不利情况。”

郑雅凛说,《鱿鱼游戏》一剧呈现韩国社会“局外人”之移民工的真实写照,也显示韩国社会对阶级的歧视根深蒂固。

位于台北的崔峼颎说,韩国有相当多的非法外籍移民工,他们很多人语言不通,处境更为艰难。他说:“他们都是在农村、渔村,一级产业里面,或是制造业的工厂那边工作为主,但韩国人对他们的印象......不是在我们社会的一个成员的眼光来看待,(而是认为)他们还是一个下层阶级,就是他们对我们的经济发展是很有贡献,但是社会对他还是有某种的偏见,不应该是这样。”

社会积弊已久 短期难改善

《鱿鱼游戏》不仅在全球爆红,也触及韩国社会积累已久的问题,甚至成为总统选战的造势话题;韩国不少角逐明年总统大选的参选人,都曾以剧情为比喻来攻击对手。

韩国国家革命党名誉代表、曾两度参选总统的许京宁(Kyung-young Huh)甚至表示,他愿意高价买下剧中用于报名参赛的电话。他还宣称,当选后将签署紧急财政命令,让全国人民每人都可比照剧情、分得1亿韩元(约合83,600美元)。

不过,在《鱿鱼游戏》沦为韩国政客的宣传手段之际,外界也关注,下一任的总统能否大刀阔斧改善韩国社会的种种不平等现象。对此,郑雅凛看法悲观,她表示:“要在一位总统任期内,或是仅靠几位政治人物的力量,就要改变(韩国)社会问题、以及每位民众内心的想法,恐怕难以做到。”

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金暻铉教授也一样不乐观。他说:“像是过度教育、高自杀率等社会现象是(韩国)长久以来的结构性问题,已经深植在韩国社会文化中…我想韩国无论谁当選总统,要改变现状都非常地困难,可能需要一个世代的时间,才能让韩国社会走上正确的方向。”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0)
9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杂论闲侃】【博论天下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