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30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今年加拿大大选 保守党为何在华人区大败?(组图)

新闻来源: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于2021-10-01 12:26:32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在第44届加拿大国会普选过后,联邦自由党依靠赢得159席成为国会当中的最大党。而依照2019年大选后的情况,自由党将很大概率组成少数政府,继续其自2015年开始以来的执政。

加拿大多数媒体表示,此次选举各党席位与2019年差距不大,这意味着此次大选的意义并不大。但对于华人社区来说,在这一次大选过后,代表着华人聚集区的国会议员却有很大变化。

位于温哥华的Richmond Centre与Steveston—Richmond East选区,分别有60%与47%的华裔居民。而在大多伦多地区万锦市的Markham-Unionville,则有65%的居民是华裔。

这三个选区,也是全国范围内华裔占比最高的三个选区。

在此次大选前,代表这三个选区的议员均为保守党成员,但在此次大选后,三名保守党候选人悉数被自由党候选人击败。这其中有曾经担任过内阁部长的黄陈小萍(Alice Wong),有控制万锦长达六年的蔡报国(Bob Saroya),还有2019年当选,在地缘政治问题上十分活跃的赵锦荣(Kenny Chiu)。

而击败他们的,分别是政治新人缪宗晏(Wilson Miao),退休约克区警队警长蒋振宇(Paul Chiang),以及前BC省公务员白恩斯(Parm Bains)。

这三位保守党议员的败选,不仅仅让联邦保守党丢掉了自己为数不多的城郊地区席位,还进一步降低了保守党的多元性,在此次败选后,保守党党团成员95%是欧洲族裔白人,与今天加拿大人口的构成格格不入,也让这个以草原省份势力起家的中右政党,难以像党首奥图在大选中说的那样,彻底与种族主义划清界限。

自2015年以来,华人常常被视为保守派政党的强力支持团体。虽然在保守党内部的活动中鲜能见到大量的华人,但在大选当中,保守党议员凭借着华人选民的支持逆风而行,稳固席位。在历次大选中,甚至有华人商家不顾选举法要求,公开声称投了保守党的票,就可以获得一定的优惠。

而在2019年,全加各地的城郊选区偏好自由党时,这三个选区依旧选择了保守党候选人。然而这次保守党最“牢靠”的选民团体却不再那么给面子。

通过这三个选区,我们可以看看,保守党为何在华人社区遭到了“毁灭性打击”。

消失的保守党选票

从数字上来看,与其说“华人投票改变了结果”,倒不如说是“一部分选民没有投票改变了结果。”在三个选区内,我们看到的规律是:支持自由党的绝对票数基本持平,支持保守党的票数比例显著下降,总体投票率显著下降。



以Richmond Centre选区为例,缪宗晏以13440票赢得选举,但放在投票率高的其他选区,这个票数恐怕连第二名都比不上。13440的得票数比起2019年自由党11000票与2015年的16000票来说,没有惊人的变化。反倒是黄陈小萍在2019年还有的19000票支持,到现在却只剩下了12000票,将近7000票的支持就这样“蒸发”。

在总体投票率方面,Richmond Centre的投票率还不过半,只有46%,比2019年的53%低了7%。



与之类似的,是Markham Unionville选区的自由党得票数,蒋振宇的21912票,与2019年和2015年自由党候选人的得票数类似,反而是此前蔡报国应有的约25000票的支持缩水到了19000票左右。

同时,2021年的选举投票率比2019年低出将近10%。

如果把这一数字结果意味着,在此前两次选举当中支持自由党的基本盘没有变大,在这些地方,原本支持自由党的选民并没有显著改变自己的倾向(参见其他党派的得票数)。唯一变化的,是保守党损失的票数:这些票数并没有向左或者向右流动,而是同投票率一起消失。调侃来说,保守党的支持者,独自背起了投票率下降的大锅。

在这一次大选当中,全加范围的投票率约为62%,比上届大选低5%左右。而上述选区的投票率,都显著低于全国平均值。

活在过去的候选人

我们无从得知究竟是什么导致了保守党的支持票数显著下降。影响大选的因素很多:候选人本人的质素,丑闻,亲和力,以及各党的政策,对关键议题的立场,党领的个人魅力等等。

由于篇幅所限,我们将问题简化成为两个方面,候选人与政策策略。

候选人包括党领,以及各个选区的候选人,政策策略包括各党的竞选大纲,和他们在大选期间使用的与民众沟通的策略。

在候选人方面,保守党着实对得起自己保守党的名字:这三位落败的候选人均在社会议题上有明显的特点。而在党领方面,奥图始终被自己在2020年竞选党领时的言行所累,成功地被左翼政党描述成了一个效仿川普的右翼民粹政客。与特鲁多和辛格形成了鲜明对比:显然,特鲁多不是一个完美的候选人,但是还比较让人放心,尤其是考虑到疫情应对。

于是在大选辩论后,在形象、与领导力的对比中,大选最后一周的民调中奥图的选情迅速下挫。

黄陈小萍、赵锦荣与蔡报国三位,并不仅仅是在经济问题上保守,他们同样隶属于保守党内的右翼,社会保守派系。这个派系,在保守党内势力强大,虽然保守党基于胜选考虑,没有推出过他们最属意的人选,但是任何一个保守党的党首,都不可能离开他们的支持,说他们基本上可以左右党首的人选,并不为过。

然而,社会保守派系,与南边邻居的特朗普主义简直是一脉相承。至今,黄陈依旧坚称,反对女性身体自主权是保守党团给予其的自由。在这一议题上,蔡报国与黄陈类似,蔡报国同时还屡屡在社区治安、移民等等议题上毫不掩饰自己的保守派主张,构造出反难民、反毒品的人设,吸引选民的支持。

碍于自己曾经的多元化、青年、与包容性影子内阁的身份,赵锦荣在对于LGBTQ群体与女性身体自主权的立场上有所收敛,但是选民依旧记得其曾经的反同反堕胎历史。用一句话来概括:这几位保守党的候选人,还生活在过去。

可惜的是,这里是加拿大,特朗普在加拿大民众中的支持率很低,即使是在保守党支持者中,特朗普的名声也不好,在选战中,谁一旦被说成是加拿大的特朗普,都是忙不迭的摆脱干系,最典型的是安省总理福特,被称之为加拿大的特朗普,他对此显示是很不爽的。当有学生质疑他是特朗普式的政客时,他立刻澄清,不,我不是。

这些困扰保守党候选人的问题,在自由党方面却不是问题:因为自由党要求候选人必须支持同性婚姻与女性身体自主权。不能够维系上述两个议题立场的候选人将不会被允许参选。这些问题,原本是上个世纪与本世纪初加拿大政治中的议题,然而事到如今,保守党依旧有大量的党团成员想要颠覆这些加拿大人已经享有的进步。

而这三位落败的候选人,大概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的观念是一种社会倒退,当然也想不明白为何选民弃他们而去了。反对女性身体自主与LGBTQ权益的议员,在例如万锦/列治文这样的城郊地区,显然没有什么吸引力。

而这或许是能够解释为何,保守党突然消失了如此多的选票:这些支持者并不一定同意大花销的经济政策(当然这次奥图的政纲上花钱力度也不小),但保守党在社会议题上的停滞不前,成为了选民支持他们的巨大障碍。

谢尔留下的空弹夹

而在政策方面,如果我们回顾自2016年以来,右翼政党的胜选策略,不论是美国大选,还是加拿大安大略与阿尔伯塔的胜选,保守派赢得选举最关键的要素在于:包装掩饰自己的最为保守的政策,煽动民众对执政左翼政党的怨恨,将社会当中的各个团体分散争取,意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在奥图之前,前任保守党党领谢尔算是严格执行了这一政策:一方面以投资能源技术,增加住房供应等噱头掩饰自己将会取消碳税,而且计划放宽房屋贷款等不利政策,一方面利用语言壁垒,继续在例如万锦等选区散布或真或假的语言。

这其中最好的案例莫过于保守党发布在其微信公众号当中,号召选民投票的“大字报”。在这篇名为《盼了四年,加拿大需要您的时刻到了!》的文章中,保守党称:“孩子们嬉戏玩耍的街区,甚至沦为了恐怖分子的狩猎场。”

显然,他们并不敢将这样的话语放在英语或法语语境当中。而在微信中,保守党将外交问题上批评特鲁多,在英文媒体当中却是另外一套说法。



图:保守党在微信当中的攻击文章,但却不见与此意思同样的英语与法语内容

这样的例子在2019年的竞选期间屡屡出现,保守党在Facebook中投放广告称,自由党将会合法化硬性毒品。这一虚假陈述随即被媒体抓包。不过,这些伎俩倒是帮助身在万锦的蔡报国在2019年连任。



在2019年,这些策略在华人社区取得了效果,但在2021年,当保守党故技重施时,显然已经没有了成效。

英文当中有一句话叫做:Fool me once, shame on you; 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在2021年的竞选当中,保守党还是以毒品和自住房征税做文章,这显然失去了其首次使用时的效力:毕竟这两个谣言都旧了,也不能老说老说的,华人选民也没有那么笨吧。

而且之前保守党在华人区拿大麻合法化说事儿,结果大麻合法化这么久,谁也没法说加拿大就变成人间地狱,除了大麻公司居然会亏损外,大家更没有想到的是保守党要员纷纷加入了大麻公司。

难民问题也是类似,保守党的华人支持者中,很多人是出于反移民反难民情况才投给保守党一票的,但是时至今日,加拿大接收难民也有段日子了,似乎天还是那个天,没啥大变化,虽然有些分不清治安问题应该归谁管的华人,还坚持说多伦多枪击案怪特鲁多,但是显然反难民口号的号召力,也没有多大了。

在政策方面,这次几大党的政纲都有诸多让人不满之处。但是保守党的政纲,和自由党的相比,明显不接地气(当然也有人批评自由党也有点民粹倾向),比起新民党的,又显得激情差点(当然,大家都觉得辛格反正知道当不了总理,先承诺了再说)。

比如加拿大父母最关注的儿童保育问题,相比自由党的10元日托,保守党的政纲缺乏闪亮点,餐厅消费税务减免显然不能与托儿服务类比。

除此之外,保守党在枪支、移民、以及抗击种族主义等问题上依旧存在短板。在保守党的竞选纲领中,从未出现过种族主义的字样。而党领奥图本人,在2020年时曾支持过时任保守党议员、看人长相就猜别人效忠谁的面相大师斯隆的种族主义言论。

由于新冠疫情,诸多华人社区的民众直观地感受到了种族主义的危害,甚至终于明白自己所遇到的很多事情,其实就是反亚裔行为,而这些问题,保守党并没有给予他们答案。

于是,在种种因素下,就算是此前曾经动员收银员给顾客塞右翼传单的右派华人,显然也没有了心气,其中最硬最不在乎种族平等、宁愿牺牲华人利益也要反难民反有色族裔的那一部分,可能也觉得不如直接投给极右人民党一票了。

然而,这三个席位由蓝翻红,却并不意味着,保守党在华人社区损失殆尽。在教会与亚洲国家原本保守的社会氛围下,东亚裔移民依旧是保守党相对容易争取的对象。在败选后,保守党已有成员发起了针对奥图的逼宫,而败选的赵锦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保守党应该更好地与华裔选民沟通。

不过,在向左向右之间徘徊的保守党,能否做出这些改变,可能还是个问号,毕竟在奥图左转未能如愿的情况下,学习南边共和党极速右转,仍然是保守党摆在桌面的选择之一。
网编:和评

鲜花(2)

鸡蛋(3)
30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杂论闲侃】【博论天下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