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2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乌镇互联网大会落幕 今年没大佬饭局 不敢招摇(组图)

新闻来源: 时代财经 于2021-09-28 8:53:03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江南水乡乌镇,今年没有马云、马化腾,曾经被人津津乐道的互联网江湖也沉寂了。

9月28日,为期四天的“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即将在乌镇落下帷幕。在这期间,阿里巴巴总裁张勇、小米创始人雷军、美团创始人王兴、360创始人周鸿祎等互联网大佬先后抵达参会。

曾经,与互联网大佬在公开场合的主题发言相比,他们私下举办的“乌镇饭局”更具话题性。但从去年以来,大佬们的饭局开始销声匿迹。

乌镇今年没有饭局

四年前,“东兴会”饭局照片在互联网出圈。

这场由刘强东与王兴做东举办的饭局,由于请到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联想董事长杨元庆,以及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等一线行业大佬,成为重要的“互联网记忆”,之后每年都会被提起。



图片来源:网络

四年后的今天,乌镇再没有这样“群星闪耀”的饭局。虽然在乌镇举办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比去年(2020年)稍显热闹,但关注度已经大不如前。

有网友整理出2014年到2019年互联网大佬私下聚餐的合影。其中,公司总部在杭州的网易创始人、同时也是浙江人的丁磊,先后以东道主身份组织了6次乌镇饭局。第4次乌镇饭局,在时间上还与“东兴会”撞车。



图片来源:网络

但从每一年的乌镇饭局看,参与的互联网大佬在2017年达到顶峰后,就开始逐渐减少。今年,更是没有任何互联网大佬饭局的照片在互联网上传播。

“互联网行业高光时代已经过去,随着近两年监管压力陡增,在各种舆论下,互联网大佬的形象也已经大不如前。”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9月27日对时代财经表示,国家在科技创新和投资重心上已经转移到新能源和基础研究领域,互联网已经老去。

乌镇饭局:一部互联网企业史

从乌镇饭局的变迁,可以窥见互联网企业成长的冰山一角。

由丁磊在2014年开创的“乌镇饭局”,2017年被企业家阵容更强大的“东兴会”盖过了风头。当“东兴会”照片在互联网传播之时,“反阿里联盟”的说法也开始出现在互联网行业。

同年,阿里巴巴集团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公开回应“东兴会”的饭局:“在世界互联网大会,全世界都在等着听中国互联网先锋的认知、对未来走向的思考,但我们却贡献出了一堆饭局、一些菜单,拉低了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形象。”

2017年之后,乌镇饭局盛极而衰,许多互联网大佬甚至已经不再出现在乌镇,更别说饭局。其中,马化腾已经鲜少出现在公开场合;刘强东、张一鸣近年来已经隐居二线;滴滴创始人程维,由于公司仍然处于整改阶段,也鲜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无论是公开曝光,还是私下饭局,饭局折射出的中国互联网生态发展都值得玩味。

2014年与2015年,乌镇饭局的座上宾多是互联网平台型企业,包括腾讯的马化腾、网易的丁磊、百度的李彦宏、搜狐的张朝阳等;到2016年,乌镇饭局上出现来自智能手机、生活消费领域的大佬,包括华为手机的余承东、小米的雷军、美团的王兴等。

2017年,盛极一时的“东兴会”更是将一批80后互联网大佬邀请进入饭局,包括字节跳动的张一鸣、滴滴的程维、摩拜单车的王晓峰、知乎的周源,行业类型也更加丰富,包含了当年的风口赛道“共享经济”。

2018年,乌镇饭局热度继续降温。不过,或许是受外界“反阿里联盟”舆论的影响,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罕见地出现在丁磊在乌镇的饭局。

2019年,随着马云宣布一年后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以及共享经济风口期过去,乌镇饭局上互联网大佬“秀情谊”的场面更加少见。当年,仅有丁磊、李彦宏两人的饭局照片流出,被网友称为“半壁江山的饭局少了半壁”。到了2020年,乌镇饭局彻底淡出了公众视野,该届大会也被称为“史上最安静的互联网大会”。

饭局之外,互联网公司之间的利益纷争也愈演愈烈。当年“东兴局”分坐雷军两旁的王兴与张一鸣,随着自家公司在业务上的重叠,公开互动减少。互联网分析师鲁振旺9月27日对时代财经表示,美团与抖音都在争抢本地生活这一行业的蛋糕,即便当年王兴与张一鸣有过共同创业的历史,也不能阻止两家业务上的“厮杀”。

反垄断重拳下,互联网巨头锦衣夜行

“在乌镇举办的峰会,曾经给人很强的民间色彩,但现在官方氛围越来越浓,加上中国两大互联网企业的灵魂人物马云、马化腾缺席,使得今年现场依然不够热闹,甚至有些冷清。”鲁振旺认为,在互联网行业反垄断整治阶段,大佬们变得比原来更低调了。

2020年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出台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该文件明确指出,红包补贴、品牌屏蔽、二选一、大数据杀熟、搜索降权、流量限制、技术障碍等都可能成为滥用支配地位行为的表现形式,且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案件不一定需要界定相关市场。

2020年12月16日至18日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提出,要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强调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

互联网企业股价也“伤势惨重”。截至9月27日,自历史高点以来,快手跌约81%、阿里巴巴跌约54%、美团股价跌约45%,腾讯跌约40%。

“监管趋严,给中国互联网企业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互联网公司股价闻声下滑。”张孝荣认为,现在不是互联网企业的“黄金坑”,它们风险依然较大,投资需要谨慎。

此外,张孝荣表示,除了在资本市场上不再是“香饽饽”,在市场关注度上,互联网公司也逐渐淡出公众视野。“互联网企业在媒体上的曝光度开始降温,互联网大佬们也不像当年那样频繁出现在论坛上;同时,各家互联网公司都有各自的公关渠道与市场、政府进行沟通,大众传播的方式虽然还有,但重要性已经下降了。”

“天冷了,都要低调,只可以锦衣夜行,再不可招摇过市了。”
网编:和评

鲜花(1)

鸡蛋(0)
12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经济观察】【谈股论金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