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31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外媒:支联会解散《国安法》下又阵亡一民主派团体

新闻来源: BBC/自由亚洲电台 于2021-09-25 4:07:57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每到六四周年,香港维多利亚公园都举行规模浩大的烛光悼念晚会。(资料图片)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9月25日举行会员大会,以41票赞成、4票反对通过解散,成为香港《国安法》实施后,再一个亲民主派的民间团体步向终结。

支联会在1989年5月成立,当时组织举办大游行,声援北京追求民主的运动。自1990年开始,每年在6月4日晚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晚会,让数以万计的香港市民,悼念在“六四”事件中逝去的示威者。

但支联会也是北京的眼中钉。中联办发言人此前曾批评,支联会从成立第一天起就将“颠覆国家政权”作为政治纲领,过去30年从未停止煽动对中国和执政党的仇恨,解散“大势使然”的“政治事实”,“反中乱港”组织不会再有作乱空间。

香港保安局局长邓炳强表示,任何组织都有权自利解散,但若有违法行为,并不会因为解散而不需要负上法律责任,又称当局是基于事实和证据检控支联会相关人士,相信法庭审讯可以披露真相。



图像来源,HONG KONG ALLIANCE

图像加注文字,支联会9月25日召开会员大会高票通过解散。

支联会“理念在港人心中”

支联会9月25日召开会员大会,130多个成员团体中,有45个团体代表或授权人出席大会,以41票赞成、4票反对通过解散。

支联会公司秘书蔡耀昌表示,常委会将即时停止工作,不会再有组织名义的立场和活动进行。他表示对组织解散感可惜,但相信理念会植根港人之中,目前不能够控制未来政府会对支联会采取什么行动。

他表示,难以预测日后没有支联会,六四集会可以如何进行,但按照过去两年的六四集会,已经不能如过往般顺利举行。

正在狱中服刑的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在9月25日在狱中向外发出信息称,“任何政权都不能夺去人民的记忆和良知,支联会的理念已传承在每个香港人心中,火种在,希望在。争取平反六四、建设民主的奋斗,就由千万人接棒。历史任务未竟,功成当中有你和我!”

支联会会员、社民连成员曾健成对解散感到痛心,批评政府用尽所有公权力和法律逼使公民团体解散,相信历史会还支联会一个公道。

支联会如何走向终结?

支联会五大工作纲领是“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主要活动是传承对“六四”的记忆,经常声援中国维权人士。

香港不少民主派人士,也是透过“六四”晚会获得政治启蒙,不过支联会以争取“中国民主”为主轴,但香港年轻人希望与中国保持距离,又认为烛光晚会“行礼如仪”,争取民主步伐停滞不前,而令支联会失去年轻人支持,“佔中”前后曾出现大学生杯葛参与“六四”晚会的风波。

但《国安法》实施后,香港民主派受尽打压,游行示威绝迹,支联会的“结束一党专政”纲领,被亲建制追究是违反《国安法》。

中联办主任骆惠宁曾批评称,“那些叫嚣结束一党专政、否定党对一国两制事业领导的人,那些企图把香港作为地缘政治的棋子、遏制中国的工具、渗透内地桥头堡的人,是在毁坏一国两制制度根基,是香港繁荣稳定的真正大敌。”



图像来源,SOPA IMAGES / GETTY IMAGES



港警亦以疫情为由,连续两年禁止“六四”晚会。

去年6月4日,大批民众到维园悼念,结果民主派人士被追究未经批准集结,黄之锋、何俊仁、李卓人等16名被告先后认罪被判监,但黎智英、邹幸彤、李卓人等不拟认罪。

而今年6月4日当天,副主席邹幸彤早上涉嫌宣传或公告未经批准集结被捕,引发外界关注,警方把维园完全围封,令维园首次没有在6月4日晚出现烛光,不过仍有大批市民在维园外的街头举光悼念。

上个月,香港警方国安处去信支联会常委,指控支联会是“外国代理人”,要求对方提交资料,支联会否认自己是“外国代理人”,拒绝提交资料,多名成员在9月8日被警方以涉嫌违反《国安法》被捕,邹幸彤申请保释被拒。

全球61个人权组织曾在9月16日发表声明,要求港府撤销针对支联会领袖的指控。

支联会高层内部对解散与否存在分歧

支联会常委收到警方的信件后,开始争论应否解散组织,上月底,常委会内部以一票之差、过半数通过把解散议案提交会员大会作出决定。

正在狱中服刑的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和前副主席何俊仁早前曾发出公开信,称在当前社会环境,支联会最好的处理方案是主动解散。

不过,因涉违反《国安法》被捕而不获保释的副主席邹幸彤透过脸书反驳称,看不到主动解散支联会对继续他们的理念有何帮助,而自行决定中止运动,与被当局取消,存在很大差别。

她指,虽然解散组织可以让众被告有减刑理由,但作为香港硕果仅存、规模较大的民间组织,恐慌性解散会打击民气,不希望自身行为助长恐惧蔓延。

她说:“虽然我正承受着四条关于支联会及六四的控罪和漫长牢狱生涯的胁迫,但我更重视的,是这场政治审判的运动能量,以及港人抗争历史的组织维度,会否被政权弱化为零星的个人反抗。这不仅对留下来坚持的人们,亦对香港公民社会的未来,影响深远。”

各界反应

当年“六四”学运领袖吾尔开希对支联会解散感到很悲愤,他说“如果一个以支援中国爱国民主运动为宗旨的组织,也为国安法所不容。那么恰恰证明所谓的国家安全,是反民主甚至反真正爱国。”

“六四”死难者母亲组成的团体“天安门母亲”的骨干成员张先玲和尤维洁对支联会解散感到遗憾,感谢支联会多年来的支持,强调“组织可以解敬,人心是解不掉的”。

张天玲接受访问时称:“解散了也不代表他们是放弃。他们在六四以后组织了30几次的维园晚会,谴责政府当年的血腥屠杀的罪行。他们做了这么多年,已经很不容易、很艰难了。我觉得是彪炳史册、留名千古的。”

支联会引领香港政坛32年 元老面对现实支持解散



2021 年 9 月 5 日,香港支联会举行新闻发布会。

近期,在香港已成立32年的“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不断遭到当局打压。支联会将于本周六(25日)召开特别大会,表决 “自动清盘”(解散)等特别议题。本台会前专访支联会元老之一曾健成(阿牛)及蔡耀昌,他们二人为支联会贡献半生,但都认同在目前的高压下,周六将投票解散支联会。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周四(23日)在狱中发公开信,表明希望支联会 “坚守到底”,即使自己正受漫长牢狱生涯的胁迫,但更重视港人的抗争会被弱化为零星个人反抗。

在囚支联会正副主席呼吁周六表决解散议案【支联会】坚持“抗战”32年终走入历史 61国际组织吁制裁涉事港官香港支联会恐被赶尽杀绝 “黄雀行动”薪火长存

将于周六以投票决定命运,全名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的支联会,32年以来对香港民主运动以及政坛影响重大。早前香港警方以《港区国安法》要求常委提交多项资料,邹幸彤拒绝后,支联会7人即被控违犯《港区国安法》还押。之后,甚至连该组织网站等都被警方要求删除。



2020年6月4日,香港支联会举行六四烛光纪念活动。(法新社)

公司注册支联会 首任董事名册见民运领袖

其实支联会以公司名义注册,以求制度化、合法化,以免因受压而无法律依据下解散;公司章程开宗明义推动中国的民主。何俊仁曾向媒体透露,支联会成立时,曾会见公司注册处处长,给对方批阅条文。

本台查阅支联会的商业公开纪录,当年的工作报告、成立时的董事及秘书登记册,现时别具历史意义。支联会首届董事名册有不少是日后在香港举足轻重的人物,包括民主党元老张文光、何俊仁、李柱铭、李永达,“占中三子”之一的朱耀明牧师、职工盟李卓人等等,他们每位都是日后香港民主运动的骨干人物。甚至连属于左派的程介南都曾是支联会的首任董事,但他很快便退出。



翻查支联会首任董事名册可以见到民主派元老李卓人和李柱铭等人的名字。(资料文件)

首年运动不绝 开创港政坛风气

支联会常委曾健成(阿牛)当年加入支联会时,仍是一名工程判头,但他为了下一代不必再受威权之苦,决定全职从政。他说,当时支联会不少骨干是传统知识份子,但亦有不同阶层人士加入,获社会广泛支持。 6月11日,支联会全体大会中选出20个常委,一共有 216 个属会。

他说,头一年,支联会招揽了大量义工,大家为了保持香港支援中国六四运动的气势,因此几乎每周、每月都会开会举办活动。记者翻查1990年的工作报告,单是由89年至90年度,支联会就已经主办17项民主活动。由5月27日的 “民主歌声献中华”,六四当日的 “黑色大静坐”,到6月7日的 “死难同胞哀悼日”,之后到24日又举办 “反对秋后算帐集会及游行”集会,7月4日又举办 “全球华人抗议日”。另外,该组织还资助其他本地团体活动及外地团体等等。

而现任支联会公司秘书蔡耀昌,1989年以学联成员身份加入支联会。他回忆自己过去三十年,曾以不同组织名义在支联会担任成员,自己亦曾任常委、副主席、秘书长。他形容自己在支联会内 “前中后场”都打过。他曾在多个民间团体内工作,少有如支联会般分工清晰,他认为归功已故前主席司徒华先生带领有方。



香港支联会重重受压,民调显示近3成人赞成解散。(张展豪 摄)

97主权交接后 支联会高层已有心理准备被捕入狱

89年后不久,香港和支联会都要面临回归问题。支联会常委麦海华亦曾向传媒忆述,司徒华当时已作最坏打算,决定 “反倒退,不撤退”,当时会内常委成员已准备被捕入狱、组织被取缔。

阿牛亦向本台表示,他们当时已作最坏打算,预备在回归之后支联会就解散,化整为零。他们当时认为,经过连年对港人的教育,六四的真相已经植根于香港人心里,市民亦理解支联会 “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理念。

曾健成说:九七回归前,大家都好多担心。因为由英国管治百多年,突然交予共产党。当时支联会,我们每月都有讨论,回归后的香港和支联会何去何从;亦有心理准备要告诉群众,如果一旦打压到要解散支联会,大家烛光在心、烛光在手、遍地开花。



曾健成(阿牛)加入支联会时仍为工程判头,但他为了下一代决定全职投入从政,惟目前支持解散支联会。(陈润南摄)

蔡耀昌说,自己当时不是支联会核心人物,但当时支联会 “不变应万变”的态度,为其他民间组织以至香港人都加强信心。蔡耀昌说, “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司徒华先生一直坚持的政治理念。

蔡耀昌说:司徒华先生相信,运动得以能够持续,得以获长期大多数人支持,一定不能走偏锋。如果太偏或太激,或法律不容许,就不可以让大多数人持续参与。



支联会的工作报告见证89年后频频的抗议活动及民心所向。(资料文件)

真普选无望 面对香港内部本土思潮挑战

然而在主权移交后,中共未即时显著收紧香港的公民社会空间。在今天肃杀气氛下,阿牛形容当时香港的民主派某程度上被 “麻醉”,无攻防意识。他指当时香港民主派人士仍可畅所欲言,甚至在建制内外都有民主派人士任要职,大家集中争取政治改革。

他表示,直至香港回归多年,在政制改革的路上一直无进步,真普选无望,大家才开始对中共治港 “重新理解”。

同时,支联会和传统泛民主派亦在香港内部面对挑战。年轻一代更着重香港人优先,质疑 “爱国”无助争取民主,声音在2014年占中运动后上升到高点。在今时今日,中共及港府将 “爱国”等同 “爱党”,而在囚的李卓人今年5月亦在庭上求情时发出, “这是我的苦恋,爱国是那么沉重”的哀叹。

蔡耀昌说,时至今日大家都明白核心问题不在 “爱国”,而市民支持纪念六四的前题都不必 “爱国”。而阿牛就强调,香港的泛民主派都是 “爱国”的,惟他们十分清晰 “爱国”不等于 “爱党”。他自己过去廿年多次出海到钓鱼台抗议,甚至被日本当局 “绑架”,绝对是爱国。但他并不认同父母威权命令子女式的 “爱国”。他说,爱是互相尊重,包容才是爱, “勒住对方”不是爱。



现任支联会公司秘书蔡耀昌。(RFA)

阿牛相信中国有将来 蔡耀昌庆幸曾入支联会

问到支联会解散、香港以及中国的下一代眼下仍未享有自由环境,阿牛作为一个政治人物会否感到半生光阴被浪费?他说一切值得,现时只是当权者觉得自己力量太大,觉得自己荣辱大于一切: “只要大家凭住良心做事,不讲假话,中国大地必有好的将来。”

而蔡耀昌同样将半生贡献支联会,他说自己一直关注社会运动,支联会是当中重要部分。

蔡耀昌说:我们见到何俊仁、李卓人正在坐牢,他们的付出、面对的困难比我更加大。无论如何我相信,包括我自己,对过去做的事无任何后悔。我好庆幸参与社会运动,包括支联会的工作。

他说,支联会过去三十年的工作一定无白费,六四历史已植根香港人心中。

网编:空问站

鲜花(1)

鸡蛋(1)
31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