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8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白人女子离奇死亡全美关注 为何有色人种失踪无人问?

新闻来源: 带你游遍英国/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于2021-09-24 12:13:53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最近,22岁白人女孩Gabby的失踪案件在全美范围内引起了高度关注

来自纽约的Gabby和男友Brian两人都很喜欢旅外旅行和冒险,两个多月前,刚订婚不久的他们买下并改装了一辆房车,开启了他们一路向西的横穿美国之旅,顺带还想就此转职当旅游博主。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走后就只有Brian独自归来,而且他还对Gabby的下落绝口不提,甚至拒绝和警方合作,不由得引人怀疑!



原先那么甜蜜恩爱的一对小情侣,如今男友却抛弃另一半独自跑回了家,关键是当网友们纷纷向他逼问Gabby下落时,他竟然也失踪了!

据Brian的家人们在上周五报警表示,他在9月14日那天背着登山包离开了家就再也没回来,后来警方连续找了两天都没能寻到他,但这时一个更让人疑惑的问题出现了。

为什么Brian的家人们要在他失踪了好几天才报警找人呢?难不成是在帮着他“畏罪潜逃”?



当众人还在探究这一问题时,一些新的线索又随着调查逐渐浮出了水面。

根据媒体报道显示,这对情侣曾在8月12日那天抵达犹他州时发生了一次严重的争吵,当时有路人看到他们争执后报了警,警方的执法记录仪上也确实记录下了这一事件!

这也就是说,表面上看似甜蜜恩爱的两人并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和谐...



随后又有网友在Tiktok表示自己在Gabby出事之前曾让Brian搭过他们的便车,并指出他的上车地点就在怀俄明州大提顿国家公园附近,于是警方据此缩小了搜索范围,最终真就在公园里边儿发现了Gabby的遗体!



不管怎么说,Gabby的这起失踪案件都因为美国媒体的大幅报道而得到了广泛关注,因此才给到了警方迅速破案的足够压力,但这背后却也突显出了另一个问题——种族差异现象!

其实早在2004年的一场新闻会议上,极具影响力的非裔美国新闻女主播Gwen Ifill就创造出了“失踪白人女性综合症”(Missing White Woman Syndrome)一词,以强调美国新闻媒体对失踪白人女性过度关注的问题!

一直以来,美国黑人儿童的失踪率都高于白人儿童,但前者所受到的媒体关注度却远低于后者,甚至没有得到该有的认真对待。

根据FBI犯罪消息中心的活跃失踪人员名单显示,截至2020年底的近9万起失踪人员案件中,占了全美人数35%的失踪黑人案件在这儿却仅有13%的报告数量!



因此在Gabby案件引起高度关注后,一些肤色和种族的美国失踪人口案件又被重新提上了台面——

早在6月28日时,30岁的美国华裔女性Lauren Cho从她位于加州尤卡谷的住所离开,此前她正打算将一辆校车改装为餐车来经营生意。

但自打她离开后,朋友们就觉得很不对劲,因为她没有携带任何随身物品,而且离开前还表达了一些“自残”的说法!

不久之后,警方就接到了关于Lauren的失踪报告,经过一番搜寻并未能找到其下落,于是在7月2日那天就宣布正式暂停搜查,给出的理由竟然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新线索”!



除此之外,在搜寻Gabby期间,还有跟着提出这一点的活动家借此曝光许多以前一些鲜为人知的黑人失踪案件——

曾在6月23日那天,来自美国亚利桑那州的24岁黑人小伙Daniel Robinson开着他的自由侠吉普车离开沙漠工地后就失踪了,虽说平时他很爱钻研地质学,也经常会和朋友一起到郊外探险,但从来都不会像这样彻夜乃至几天不归家。

因此他父亲David在怎么也联系不上儿子的情况下,终于还是选择了报警,结果警方在接下来一段时间的调查中却迟迟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这位心急如焚的老父亲绝望地说道:

“我儿子的失踪对他们来说似乎并不重要也不紧急,更没有得到媒体报道和太多关注,这让我感到十分不安,同时还对Buckeye市警局彻底失去了信心!”



于是不再指望警方的David雇佣了一名独立调查人员,并专门组建了一支志愿搜查队来寻找儿子,直到7月19日那天才终于有了新进展,一位农场主在距离Daniel最后出现地点3英里的位置发现了他的车,还有他的一些衣服和随身物品,但人却始终没有找到。

对于这次白人女孩Gabby的失踪案件,David表示深感同情,然而相比和自己儿子失踪后差别如此之大的报道及关注程度也让他觉得很受伤:

“我们都希望自己生活在一个平等的世界,但事实上却并不平等!如果我儿子是白人的话,那警察们肯定会更加努力去找到他...”



曾在8月25日那天,伊利诺伊州大学的25岁非裔研究生Gerani Day被报失踪,他的车被人发现在布卢明顿县以北60英里的一片树林里,但却一直都没有找到他人在哪儿。

这一失踪案事发至今始终没有得到广泛的报道,因此在最近看到Gabby的案件得到高度关注后,他的母亲Carmen对媒体绝望地哀求道:

“或许我不该乞求帮忙,也不该觉得存在种族差异,更不应该有这样的感觉,但我希望拥有搜救资源的人能意识到这可能也会发生在他们自己或家人的身上,帮我找找儿子吧!”



更早的一起类似案件发生在2016年9月26日,当时21岁的黑人女孩Keeshae跟母亲Tony Jacobs表示要去朋友家过夜,但她在离开其位于佛吉尼亚州里士满市的公寓后就再也没回来了。

Tony当即就报了警,最初警方以为她只是不接母亲的电话,很可能并没有失踪,结果直到Keeshae失踪了14个月后,警方才说怀疑她失踪的原因是已经被人给谋杀了,但至今仍下落不明!

Keeshae在失踪时只比Gabby小一岁,然而她得到的搜索和报道关注程度却远不及后者,这让她母亲感到十分不公:

“我很同情每个失去亲人的家庭,也不希望任何父母面对我所经历的一切,但同时我也感到非常沮丧,因为我女儿的失踪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

到底是什么让FBI认为Gabby的案子比Keeshae的案子更加重要?”



对于这种在不同种族人口失踪案上的报道和关注差异,曾作为美国执法人员并于2008年成立了黑人与失踪基金会的Drica Willson给出了这么一番说法:

“美国警方经常将包括儿童在内的失踪黑人列为离家出走者,或者暗示他们参与了犯罪活动!

我们的体系中存在着许多问题,这真的让不少家庭和这些失踪的黑人感到失望...”

22岁白人女子离奇死亡,全美超8亿人次关注,为何有色人种失踪却无人问津

自22岁的白人女性加比·佩蒂托于9月11日被报道失踪以来,许多美国人一直密切关注此案,关于案件进展的报道,在各大主流新闻媒体的头条霸占多日,警方也在动用一切资源寻找失踪佩蒂托和其未婚夫布莱恩·劳德利。据警方披露的最新调查进展,佩蒂托最终还是遇难,作为嫌疑人的劳德利也下落不明。

“佩蒂托失踪案”获得如此高的国民关注度,引发了大批活动人士的感叹:为什么美国黑人、原住民和非白人失踪和遇害,从没有得到政府和媒体像对佩蒂托案一样的关注。

2004年,在华盛顿举行的统一有色人种记者大会上,格温·伊菲尔创造的“失踪白人妇女综合症 ”这一名词,也再次引起热议。

Photo by Clay Banks on Unsplash

22 岁白人女子与未婚夫公路旅行时失踪

据BBC报道9月24日报道,联邦调查局已对佩蒂托的未婚夫发出了联邦逮捕令,原因是劳德利在8月30日至9月1日期间使用了不属于他的借记卡和密码。

美国怀俄明州地方法院周三发布的起诉书称,劳德利通过借记卡交易获得了超过1000美元。

联邦调查局负责人迈克尔·施奈德在一份声明中说:“虽然这份逮捕令允许执法部门逮捕劳德利,但FBI和我们在全国各地的合作伙伴,将继续调查佩蒂托凶杀案的事实和情况。”

据悉7月2日 ,22岁的佩蒂托和她23岁的未婚夫布赖恩·劳德里从纽约长岛出发,开始了他们为期数月的“面包车生活”之旅。

这对情侣在弗吉尼亚州、犹他州和怀俄明州的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露营,在 YouTube 平台上用一个名为“Nomadic Statik”的账号,记录他们在美国各地的旅行经历。

9月1日,劳德利独自驾驶他们的面包车回到了佛罗里达的家中,但他回来后并没有与警方或佩蒂托家人取得联系。10日后,佩蒂托的家人报告她失踪。

为了查明真相,警方动用了一切资源,寻找失踪的佩蒂托和疑似“逃走”的劳德利。

但不幸的消息却传来——联邦调查局于9月19日在推特上表示,他们在怀俄明州的大提顿国家公园发现了佩蒂托的尸体,提顿县验尸官布伦特·布鲁在初步调查结果中将这起死亡裁定为他杀。

FBI表示,佩蒂托的死因需要在尸检结果出炉后才会得出,但未婚夫劳德利很值得怀疑。一份警方搜查证的宣誓书显示,在佩蒂托与失踪之前,她与母亲的对话似乎表明她与劳德利“关系越来越紧张”。



但劳德利自9月17日失踪以来,至今仍然下落不明,目前警方还在佛罗里达州的一个自然保护区内寻找他。

佩蒂托被确认死亡后,联邦调查局丹佛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向加比的家人、朋友和所有她所接触的人表示诚挚的哀悼。”并表示,联邦调查局及其合作伙伴“仍然致力于确保将任何对佩蒂托女士的死负责或同谋的人绳之以法。”

佩蒂托的父亲得知女儿遇害后,当晚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张他女儿的照片,并配文说:“她撼动了世界。”

这并不是无稽之谈。因为自佩蒂托失踪以来,媒体关于其案件动态的报道就一直没断过。

《纽约邮报》、《新闻周刊》、英国《独立报》及美国有线电视新闻频道等多家权威媒体,都争相对佩蒂托案件进行了频繁的报道。

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纽约邮报》就有三篇头版文章来追踪此事,甚至还向订阅用户发出了新闻提醒。

《纽约邮报》的一位女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任何像这样吸引全国和我们的读者的故事,都是值得被放在头版的。”

当地时间周三上午,在验尸官确认在怀俄明州发现的遗体属于佩蒂托,并确定她的死亡可能是凶杀案的第二天,此案成为福克斯新闻网站的主要新闻,也是《华盛顿邮报》、《今日美国》、BuzzFeed、ABC新闻、CBS新闻、CNN和NBC新闻的热门网络新闻。

媒体的大肆报道,也吸引了社交媒体用户的兴趣,他们在TikTok、Instagram和Twitter上讨论和辩论此案。截至周三上午,标签#gabbypetito在TikTok上的浏览量已超过7.94亿。

热心网友不断挖掘线索和蛛丝马迹,业余侦探也试图理清她失踪的时间线,这些都为警方调查佩蒂托失踪案件提供了很大帮助。

但当佩蒂托失踪案在全美引起轰动之际,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也再次被摆到台面上——即为什么一些失踪人员案件会令当局和媒体有如此大的反应,而其他案件几乎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据报道,在2011年至2020年期间,至少有710名原住民(主要是妇女和女孩)在发现佩蒂托尸体的怀俄明州失踪,这些案件并不像佩蒂托的案子一样受到人们关注。

一时间,人们在社交网络上为佩蒂托哀悼之际,也纷纷呼吁政府和媒体给予失踪的有色人同样的关注。

佩蒂托案引发对有色人种遇害不受重视的讨论

当地时间本周一,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政治评论员、美国广播公司《观点》的每周客座主持人安娜·纳瓦罗在推特上评论说,“虽然她很高兴佩蒂托女士的案件得到很多关注,但也希望对美国每个失踪的年轻女性——黑人、美国原住民、变性人等有同样的兴趣和精力。”

她的帖子瞬间被网友们的回复所淹没,他们分享了自己仍然失踪的亲人的图片及描述。

Instagram上一名自称朱莉·瓦莱拉的原住民妇女在向佩蒂托一家表达哀悼后,希望人们也对非白人失踪者给予同样的关怀。

她在社交媒体中写道:“这不是任何人所希望的结果,我希望她的家人得到正义,对于所有关注并投入到这个毁灭性故事中的人,我请求你们将同样的精力投入到关心和放大许多人的故事中,他们没有得到国家足够的关注和资源来帮助他们从痛苦中走出来。”

尽管许多网友都很认同她的观点,但瓦莱拉仍然收到了来自“愤怒的白人”的信息,称他们被她的要求“冒犯到了”。

对此,瓦莱拉回应道:“当我们要求人人们以同样的精力和照顾我们失踪和遇害的姐妹和亲戚时,是因为我们遇到了如此令人心碎的情况,这很有说服力。这个国家不像对待瘦弱、漂亮的白人女性那样,重视或关心黑人、原住民、跨性别者的身体。”

其他人也有相同的看法。

周一晚上,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主持人乔伊·瑞德在她的节目“The ReidOut”中邀请了两位女性讨论佩蒂托的案件。

嘉宾琳内特·格雷·布尔和德里卡·威尔逊是“寻找失踪原住民、黑人妇女和儿童”活动的倡导者,他们认为佩蒂托女士的失踪得到了媒体的关注,但当涉及到数百起不涉及白人妇女的失踪事件时,他们的关注就显得非常不足了。

瑞德在直播中表示,佩蒂托一家当然应该得到答案和正义。但为什么有色人种失踪时没有同样的媒体关注?接着她质疑道:如果佩蒂托是有色人种女性,人们是否会对她的案件感兴趣。

正如瓦莱拉和瑞德等人说的那样,失踪的白人女性似乎比任何其他种族和性别群体获得更多的媒体报道,这在美国已经变成了一种常态。

Photo by engin akyurt on Unsplash 

2004年,PBS电视台已故主播格温·伊菲尔在一次有色人种记者会议上,就诙谐地指出:“如果有一个失踪的白人妇女,我们就会去报道,每天都是如此。”她甚至还为此创造了一个新词,即“失踪白人女性综合症”。

(注:失踪白人女性综合症,该术语用于描述西方媒体在进行失踪者报道时,将目光放在中上层白人女性成为受害者的案件。尽管该术语是在失踪人员案件中创造的,但有时也用于涵盖其他暴力犯罪。)

此后几年,国家新闻机构继续对白人女性失踪的事件进行频繁、详细的报道,使诸如2005年在阿鲁巴度假时失踪的18岁美国少女娜塔莉·安·霍洛威,这样的年轻白人女性,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

加州州立大学萨克拉门托分校研究刑事司法和媒体的助理教授丹妮尔·斯拉科夫说:“一些研究成果以及我自己的工作经验都表明,白人失踪妇女和女孩确实得到了更多的报道。”

斯拉科夫指出,在这些报道中,白人妇女通常被描述为好人,而有色人种妇女往往被描述为冒险者,或在某种程度上是她们自己造成了自身的失踪事件。

正如斯拉科夫说的那样,相比白人失踪被频繁报道的情况,有色人种,尤其是黑人和原住民妇女,似乎获得的媒体报道要少得多。

2016年,美国西北大学社会学家扎克·萨默斯于2013 年在《刑法和犯罪学杂志》上发表了一项针对4个国家和地方新闻机构的研究,结果显示:与他们在联邦调查局的案件统计中的人数相比,黑人在失踪人员报道中的比例则“明显不足”。

根据一份州报告,在发现佩蒂托尸体的怀俄明州,只有18%的原住民女性凶杀案受害者得到报纸报道,而白人女性和男性受害者的这一比例为51%。

媒体似乎对原住民和有色人种的失踪不感兴趣,尽管他们被迫害的比率更高。

2016年,美国国家司法研究所的一项研究发现,美洲原住民妇女的谋杀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0倍以上。

仅在怀俄明州,就有21%的凶杀案受害者是美洲原住民,尽管美洲原住民仅占总人口的 3%。

而怀俄明州的另一份报告也表明,就算媒体对原住民凶杀案进行了报道,他们也更有可能使用暴力语言,并会以异样的眼光来看待受害者。

最令人震惊的是,这样的问题不只存在于原住民群体中。

一些评论员指出,媒体对失踪的黑人、西班牙裔和其他非白人女性的报道同样稀少。 

美国内政部长黛布·哈兰德也表示,几十年来政府投入到调查原住民民的暴力行为的资金极其不足,谋杀和失踪人员案件往往悬而未决。

作为第一位担任该职位的美洲原住民,哈兰德在今年早些时候成立了一个关注原住民和有色人种失踪和遇害案件的机构,该机构将调查她所说的“几个世纪以来”的危机。

值得深思的是,哈兰德所说的关于原住民和有色人种女性的“几个世纪以来”的危机,也潜伏在美国以外的地方。

类似的情况在加拿大也很普遍

据统计,原住民女性是加拿大社会中最脆弱的群体之一。

据加拿大原住民妇女协会估计,虽然原住民妇女和女童仅占全国人口的4%,但自 1980 年以来,已有 4000 多名原住民妇女和女孩失踪或被谋杀,占女性凶杀案的16%,其中包括自特鲁多担任总理以来的 120 多人。

2015年,加拿大皇家骑警发布了一份报告,指出原住民妇女失踪或被谋杀的可能性比其他加拿大妇女高四倍。

Photo by sebastiaan stam on Unsplash

尽管这些原住妇女和女孩被害事件发生率如此惊人,但新闻媒体却忽略了报道她们的事件。

为了提高原住民社区对暴力的认识,活动家开始使用#MMIW 和#MMIWG2S这两个代表失踪和遇害的原住民妇女、女孩的标签。这些标签自 2016 年开始在网上流传,并在当时引起了加拿大政府对失踪和遇害的原住民妇女和女孩展开的全国公开调查。

在Instagram上,#mmiw 标签有超过 14.4万个帖子。在TikTok上,#mmiw 标签浏览次数达2.486 亿次。

但自从佩蒂托被报道失踪后的几天里,与她的案件相关的 TikTok 标签飙升。其中,关于她名字的标签大约有8.12 亿次浏览,“寻找佩蒂托”标签有 6930 万次浏览。

如此差距,也就不难理解佩蒂托案件为什么会引起这样一场关于原住民和有色人种妇女的大型辩论。

据悉,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已下令对多年来失踪和被谋杀的妇女进行调查。

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这些饱受摧残的原住民及有色人种家庭,可以得到他们期待已久的答案。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0)
18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