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6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航运巨头集体“冻价” 海运价格将迎来拐点?(组图)

新闻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于2021-09-14 13:46:31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从亚洲被运送至美国和欧洲航线的集装箱,其海运费已经涨了5倍,创下了历史记录。然而,当下因“一箱难求”甚至是“一船难求”而导致的运费攀升似乎仍未见顶。

9月14日,记者查阅波罗的海航运交易所与Freightos推出的全球集装箱货运指数显示,中国/东南亚-北美西海岸和中国/东南亚-北美东海岸的海运价格继续上升,分别为20586美元/FEU(40英尺标准集装箱)和22173美元/FEU,突破两万美元大关。 



图/新华

各国监管机构也开始关注“天价运费”,并着手打击不公平收费等行为。就在这时,航运巨头们宣布“冻价”。当地时间9月9日,全球第三大集装箱承运人达飞海运 (CMA CGM)突然宣布,冻结运输货物的现货市场价格。很快,另一家航运巨头赫伯罗特也表示“跟进”。

对市场而言,巨头们“冻价”不失为一个利好消息。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航运巨头们的做法或许是为了航运业本身的稳定发展。目前航运价格居高不下,若继续上涨的话会严重打压航运需求,损害航运产业的长期基础。”

然而,仍在不断小幅上涨的航运市场真的会由此就迎来平静吗?



航运暴利的背后

欧美运输旺季,订单量暴涨,但全球港口拥堵情况正在持续。紧接着,集装箱价格大涨,货主们为了获得舱位竞相抬高价格,进一步拉升海运费用……在疫情的影响下,全球供应链混乱的局面不断加剧。

国金证券最新报告称,8月21日至8月31日,中港协监测八大枢纽港口外贸同比增长4.9%,洛杉矶港口塞港现象仍然严重。

在此情况下,运价持续走高。根据伦敦咨询机构Drewry Shipping Consultants的全球运价指数,截至9月9日,全球40英尺集装箱平均运价是去年同期水平的309%,达到10083.84美元。该数据已经是连续第21周上涨。当中,部分航线飙涨尤为猛烈。截至9月12日中国/东南亚-北美西海岸和中国/东南亚-北美东海岸的海运价格继续小幅上升,均突破2万美元大关,与去年同期相比均同比上涨500%以上,去年同期价格都在3800多美元左右。

疫情发生以来,超八成的全球贸易量由海运业承担,海运业对贸易的重要性可见一斑。所以,在订单需求持续高涨的当下,各家航运公司也在今年迎来业绩暴涨。

船队规模位居世界第三的中远海控,在第二季度实现盈利216.46亿元,有预测认为其三季度的盈利有望延续。据中远海控的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净利润370.98亿元,净利暴增逾3162.31%。

近期,全球第一大航运公司马士基也发布了第二季度财报,该公司在2021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为65亿美元,投资资本回报率 (ROIC) 在过去12个月为23.7%。借着公布业绩的契机,马士基还宣布收购了两家从事电商物流业务的公司,来补充自身的电商物流服务。

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霍建国曾对媒体表示,在中国到北美的海运价格涨到2万多美元,已经算是历史高位了,而个中的主要原因还是受疫情影响,一些海运公司的航运可能在码头停运方面遇到障碍,再加上有些国家的海运码头也出现了问题,这些因素加速了某些线路运力的压缩。

实际上,海运费用的涨幅里还包含了诸如滞留费、拥堵费等附加费用,尤其是这些增加费用的新政策还在不断更新,增加数额。高昂的费用成为了不少外贸企业不能承受之重。

“我们出口的家用类产品,一个柜子的价值大概是5-6万美元。在海运涨价之前,原本3-4千美元的运费直接涨到了2万美元,已经占据整个柜子货值的40%至50%。不得不说运费上涨实在是太夸张了。”专营收纳产品的太力科技外贸负责人杨宏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运费的涨幅已经远远超出企业所能承受的范围,“可以说是把整个柜子的利润都‘填’进去了。” 

杨宏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他们用的FOB(船上交货价)即由进口商承担运费,所以在运费上损失不大,但不少商户都因此延长取货时间,这就意味着已经做成的产品不得不暂时存在仓库里。“延迟出货极大增加了仓库存储的压力。时间长了,很容易流失订单。”他坦言道。

在外贸企业工作的魏小冉也同样感受到运费飙升的影响。“抢不到仓位,货只能堆在仓库,但仓库很快也爆仓了。”魏小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运费刚开始涨的时候,他们就跟客户各承担了一半费用,但很多客户还是宁可不要货也不愿承担这笔费用。最终,居高不下的运费还是要由消费者买单。海外销售商王田向记者表示,商品的价格也跟着海运费用水涨船高,翻了好几倍。

沈萌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提出这一笔费用对很多航运公司来说也是迫不得已,“毕竟很多拥堵的航路或港口会影响航运公司的船舶周转率。”



或会结束暴涨?

海运价格“涨”声不断,此前还有专业机构预测,第三季度中国航运市场将持续回暖,在运力增加的同时,运价还将迎来新一轮的上涨行情。不过,这个趋势很有可能要迎来转折。 

当地时间9月9日,全球第三大集装箱承运人达飞海运 (CMA CGM)宣布,冻结运输货物的现货市场价格。达飞海运方面表示,尽管该集团预计未来几个月价格将攀升,但在五个月内,货运客户的现货市场运费将维持在当前水平。不久后,另一家航运巨头赫伯罗特也表示“跟进”:“我们认为即期运费已见顶,不会进一步上涨运费。”赫伯罗特还在声明中表示,“希望市场慢慢开始平静下来。”

海运巨头们之所以决定“冻价”,很大程度上是受制于近期的监管。

9月8日,在第五届全球监管峰会多边论坛上,美国联邦海事委员会主席Daniel B. Maffei和来自欧盟以及中国的代表讨论了当前国际运输的有关事项。峰会主要聚焦在“天价”海运费,就市场的监管和执法进行讨论。早在两个月前,白宫方面就表示,美国总统拜登将下令负责运输监管的机构,打击铁路和海运行业的反竞争行为和不公平收费,试图降低消费者的成本。

或许是迫于监管压力,航运巨头纷纷选择冻结运价。但此次“冻价”,并非代表海运价格恒定。Vespucci Maritime的集装箱航运分析师延森(Lars Jensen)在研究报告中指出,海运费冻结仅仅是冻结现货价,并不一定排除附加费还将额外增加,这已成为进出口商人的重大负担,且附加费用通常被排除在运费基准之外。

所以有一部分货代和货主对此并不买账。在他们看来,航运公司已经将运价推上了高位,暂停涨价已然能够保证他们的利润,如今这一行为其实更像是一种“营销策略”。 

“航运巨头宣布暂停运价上涨,看似短期利益受损,实则长期利益受益。” 中信建投交运首席分析师韩军认为,此举能有效规避后期高位大幅回落风险,其次是近期不断上涨的即期运费使得客户争相出货,锁定即期价格将压缩中间商的利润空间,改善客户的订舱体验,利于长期合作关系的达成。

9月14日,航运股早盘走势分化,宁波海运(600798.SH)跌2.21%,中远海能(600026.SH)跌1.12%,安通控股(600179.SZ)涨4.46%,而中远海特(600428.SH)则涨超4%。中国航运股整体并未呈现降温的趋势。

谈及外界最关心的海运价格问题,沈萌认为,可能要等疫情以及一些贸易摩擦趋缓,这些对航运效率有影响的因素减弱之后,航运价格才能回落。“航运价格的上涨在一定程度上的确存在金融因素影响,但主要因素还是基本供求关系矛盾。”他向记者补充道。

很显然,仅有航运巨头“冻价”并不能解决“天价”海运费的问题。受影响的各方还需等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才能尽快运输积压的货物,促使供应链恢复正常。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0)
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经济观察】【谈股论金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