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8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离婚一年贝索斯前妻已捐86亿,随性还没什么要求(图)

新闻来源: 加美财经 于2021-09-02 21:43:22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Sophie Alexander, Szu Yu Chen 和 Shera Avi-Yonah在彭博社发表文章,亚马逊公司创始人杰夫·贝索斯的前妻麦肯齐·斯科特是这个世界上第四富有的女人,在短短的12个月内,斯科特捐出了86亿美元的捐款,成为慈善第一人,她究竟把钱给了什么样的组织,这些组织又会怎么利用这笔善款呢?

一封关于1500万美元礼物的电子邮件被怀疑是网络钓鱼,被搁置了一个月。还有几封关于2000万美元认捐的邮件直接被助理忽略了,他认为这个不知名的发件人是假的,在另一份备忘录中,发信人承诺追加数百万美元的捐款,收件人咨询他们的律师,律师说这可能是一个骗局。

所有这些大笔财富的信息,以及数百个类似的信息,不仅是合法的,而且来自同一个来源:一个代表麦肯齐·斯科特(MacKenzie Scott)的团队,她是世界上第四位最富有的女人,而且越来越成为当今慈善事业中最强大和神秘的力量。

在短短的12个月内,斯科特宣布了近86亿美元的捐赠,一跃成为慈善捐赠榜第一名,超过了盖茨和福特基金会的年度捐赠的总和。但是,对于一个单枪匹马重塑非营利组织的人来说,斯科特(她拒绝对这篇报道发表评论)只让公众瞥见了推动她决策的思维。这些天来,她除了分享幸运组织的名单和一段鼓舞人心的话语外,几乎没有公开任何内容。

为了更好地了解哪些事业从斯科特的资金中受益,以及她下一步可能会把注意力转向哪里,彭博社按照地点和类型对她捐赠的786份善款进行了分类。然后,通过调查和报告对这些捐款进行了追踪,发现至少有43亿美元被分配到375笔赠款中,其余411项的受赠者没有披露斯科特的善款金额。

分享了捐款信息的团体在很大程度上能够说明受赠者的大致情况,教育和艺术文化组织更愿意披露善款金额。



斯科特善款分类,数据源:彭博社


收集到的数据是迄今为止对斯科特捐赠的最全记录,数据显示,她专注于支持那些资金缺乏但有需求的个人和非营利组织。

超过16亿美元用于非营利教育组织和大专院校,其中大部分用于历史悠久的黑人机构、两年制大学和西班牙裔教育服务机构。为有需要的人提供食物、住房和支持的社会援助组织,如Goodwill和YMCA,获得了约10亿美元,另外12亿美元用于慈善事业和捐赠基础设施的非营利组织,这些组织专注于筹款业务、宣传和慈善事业本身。其中至少有两家机构,Bridgespan Group和Lever For Change,与斯科特直接合作完成捐赠事宜。

她的绝大部分捐赠都给了位于美国的团体,但其中一些团体在全球范围内分配资金。

对于回应彭博社调查的近90%的组织来说,斯科特的捐赠是他们有史以来收到的最大的捐款,捐赠额从75万美元到6000万美元不等。“巨大的转变”是受捐者反复提到的一个词,圣安东尼奥学院院长罗伯特·维拉说:“有梦想成真的感觉,不是吗?”

他在5月份收到了1500万美元的捐赠,起初他忽略了这封信,以为是个骗局,所以把这个电子邮件搁置了一个月。

他说:“你不敢相信它们是真的。”

很难说捐助给高等教育和慈善基础设施,是否会像盖茨基金会针对全球健康问题,或杰夫·贝索斯以100亿美元的承诺对抗气候变化一样,达到了斯科特想要的效果。

首先,她在慈善方面的时间并不长。斯科特只是在2019年与贝佐斯离婚后,才获得了财富的个人控制权。不久之后,她签署了《捐赠承诺》,承诺在有生之年或遗嘱中捐出大部分财富,据最后统计,她和她的新丈夫、西雅图科学教师丹·朱厄特还有580亿美元没有捐出去,她的前夫是世界上第二大富豪,身价1910亿美元,并没有承诺捐款。

到目前为止,斯科特捐赠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她兴趣的多变性,斯科特和她的团队没有任何期望和负担,他们行动灵活,随着新闻热点的变化而改变拨款的目标,就在社会的某个角落里的事情似乎正在变得糟糕的时候,麦肯锡·斯科特带着她的大笔资金从天而降,宛如救世主。

2020年7月,在乔治·弗洛伊德被谋杀后,斯科特宣布她所捐出的17亿美元中,最大的一块——5.87亿美元,给了种族平等组织。

五个月后,由于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依赖的食品银行变得紧张起来,斯科特向“车轮上的餐点”(Meals on Wheels)和“喂养美国”(Feeding America)等团体提供了大量的善款。

圣安东尼奥食品银行的首席执行官埃里克·库珀说:“当麦肯齐·斯科特带着善款到来时,它就像是一个奇迹。”

这个组织在疫情爆发后,需求翻了一番,达到每周12万人。

在她最近一轮的捐赠中,她给了几个以亚裔美国人和太平洋岛民为中心的团体,因为美国各地的仇恨犯罪激增。西雅图大学非营利组织领导力副教授伊丽莎白·戴尔说:“她正在努力涉及不同种类的组织,我们可能会看到她在下一轮捐款中聚焦环保组织。” 

到目前为止,以气候为重点的非营利组织在受助者中的比例不到1%。

对于非营利组织来说,它们在很大程度上依靠小得多的捐款生存,这种状况令人沮丧。

城市研究所非营利组织和慈善中心的高级研究助理本杰明·索斯基斯说:“她的捐赠风格就是,这些捐款是突然出现的,仿佛来自天堂的甘露,凸显了受赠者或潜在受赠者并不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

城市研究所在她6月的一轮捐赠中收到了斯科特的礼物。

获得斯科特100万美元捐赠的埃斯佩兰萨和平与正义中心主任格拉谢拉·桑切斯说,她和她的团队一直在努力建立联系,试图引起大捐赠者的关注。但最后,她主要还得靠祷告。

桑切斯说:“你努力工作,希望有人关注它。”

她补充说,她已经在考虑一旦中心用完斯科特的捐赠,该怎么办。

据两位接受捐赠的人说,斯科特已经向一些组织捐赠了不止一次,但她的团队告诉他们不能要求更多的资金。



不同组织收到的捐款数额,数据源:彭博社

在美国大约150万个没有收到斯科特捐赠的非营利组织中,有些组织在问:“为什么不是我?” 

斯科特所捐赠的许多组织规模都不大,除了学院和大学外,一半的调查对象的雇员少于50人,而且一般不受大牌捐助者的关注,数十人给斯科特的博客留言,希望他们可能是下一个受赠者。

爱荷华州苏城社区行动机构的人力资源总监斯考特·奥班说:“她这样的行为让我们更加绝望。”

他在这位亿万富翁最近的Medium帖子的评论中向她发出了呼吁,这是他能找到的与她联系的唯一途径。他的组织通常收到最多几千美元的捐款。

他说:“在爱荷华州,我们很难找到大的捐助者。”



捐款在每个州的分布,数据源:彭博社


围绕着斯科特和她的团队的神秘感已经给受助者带来了问题。帕洛阿尔托学院院长罗伯特·加尔萨说,他的助理以为来自这位慈善家团队的几封关于2000万美元礼物的电子邮件是欺诈性邮件。

有媒体报道了真的骗局之后,斯科特在社交媒体上的简历中增加了关于冒名顶替的警告。

加尔萨说:“来自斯科特团队的邮件没有电话号码,没有标志,也没有地址。”

他说,在少数几个被忽略的信息之后,斯科特的人终于通过另一个电子邮件地址与加尔萨取得了联系。这笔捐款是这个学院有史以来最大的单笔捐赠(斯科特选择的大多数学校的捐赠额相对较小)。

斯科特以个人身份而不是通过基金会进行捐赠,这意味着她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来选择是否披露团队的信息,以及披露哪些信息。

像盖茨夫妇这样的基金会有严格的报告要求,盖茨基金会也在网站上分享有关领导层和分散在全球各地的1700多名员工的信息,斯科特在她的博客文章中只提供了受资助者的名单。

人们对代表斯科特工作的团队也知之甚少。她曾说,她的顾问有“来自历史上被边缘化的种族、性别和性身份群体的主要代表”,而且他们“通过严格的研究和分析过程”挑选受资助者。

城市研究所的索斯基斯说,这种缺乏透明度不仅仅是一个实际的障碍,而且使人们很难研究她的慈善力量。

非营利组织告诉彭博社,他们和慈善咨询公司Bridgespan和国家慈善信托公司(National Philanthropic Trust)的人员合作,后者是最大的全国性独立捐赠者建议基金发起人。两者都拒绝对这一事件发表评论。

值得注意的是,斯科特本人没有参与这一过程。在彭博社采访的十几位受助者中,没有一个人说他们曾经与她打过交道或听过她的声音。

而她的慈善同行们,如比尔·盖茨和梅琳达·弗兰奇·盖茨,无论是私下还是公开,都积极地面对公众。斯科特做过的最公开的捐赠是她与梅琳达·盖茨合作举办的4000万美元的慈善活动。

即使是贝索斯,也没有像他的前妻那样捐出这么多善款,他的慈善活动更加公开,他会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与他捐款的受益人和他资助的贝索斯幼儿园学生的会面照片和视频。

斯科特很少分享这些信息,这是许多受益人不愿意向彭博社透露他们的受捐金额的原因。一些人说,他们对赠款协议一些条款的理解是,他们不能分享他们收到了多少钱,其他人担心,公开如此巨大的赠款会使其他人不愿意再支持他们的事业。

总部设在奥克兰的绿岭研究所说:“我们担心的是,假设我们的财务需求得到了满足,其他资助者就不会优先资助我们的组织。”

这个研究所表示,捐赠金额在500万至1000万美元之间。另一个组织桑库(Sanku,儿童健康组织),以“担心其他捐赠者的看法”为由,拒绝透露金额。

不过,在回答彭博社调查的270个组织中,只有一个组织说斯科特的捐款减少了资金来源,可以肯定的是,有些组织在两个月前刚刚收到她的赠款。

斯科特创纪录的捐赠年另一个不寻常之处在于,她的赠款基本没有关于如何使用资金的限制。许多人在回答调查时说,他们的非营利组织还不知道该如何使用这些赠款。一些人正在利用这种自由来资助日常开支和升级设备,88家组织表示他们计划雇用更多的员工,62家组织正在投资升级技术。

阿斯特拉亚女同性恋正义基金会的慈善伙伴关系代理主任西莉亚·特纳说:“这肯定有助于我们组织的健康发展。”

这个基金会在2020年7月的那轮捐款中获得了400万美元。

这似乎正是斯科特想要的。

斯科特在她6月的博文中问道:“如果手头的现金比预期的要多,他们可能会做什么?多雇几个团队成员,因为他们可以支付未来五年的费用,买几把椅子,不需要每个周末都工作,好好睡一觉吧。”

原文:https://www.bloomberg.com/graphics/2021-mackenzie-scott-donations/?srnd=wealth&sref=m8HfplT6
网编:睿文

鲜花(2)

鸡蛋(0)
8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经济观察】【谈股论金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