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6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差距再扩大6倍 华人家长把孩子往私校送的真相(组图)

新闻来源: 澳洲财经见闻 于2021-08-30 9:38:30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阅读导航前言澳洲教育系统的“金字塔”两极私校、公校15岁学生之间存在三年学习差距!纳税人交的钱加剧了教育的不平等?

1

前言

当你走进澳大利亚的一所学校,你或许可以看见宽敞明亮的管弦乐队排练厅,奥运会规格的室内游泳池,甚至可以品尝到专业咖啡师新鲜手打的咖啡。

但你也有可能在另一所相隔不远的学校发现,教室里早就被磨烂的旧地毯、渗水老化的天花板、以及出现裂缝的水泥建筑结构。

事实上,许多华人都其实是为了孩子的教育与未来而选择移民至澳大利亚。

——而在这个国家,“富学校”和“穷学校”之间的界限又是如此的判若鸿沟。



2

澳洲教育系统的“金字塔”两极

我们在2019年的时间曾经报道过,在2013年至2017年期间,澳大利亚8500所学校的平均年收入水平显示:与那些澳洲最富有的1%学校花费的30亿澳元资金相比,最贫穷的50%学校的花费资金总和仅为26亿澳元。

但是,在这些“贫穷”学校就读的学生数量却几乎是前者的5倍。

其中前4所最富裕的学校在新设施和翻修上的花费,甚至超过了最贫穷的1800所学校的总和。

它们包括:位于墨尔本的Wesley学院、Haileybury学院和Caulfield文法学校,以及悉尼的Knox文法学校。

这些学校的花费合计4.02亿澳元,仅有不足1.3万名学生就读于此。



【Wesley学院】

收入 1.046亿澳元

支出:9670万澳元

政府拨款支出:3.1万澳元

该校的大规模重建项目包括一所价值2100万澳元的音乐学校、1600万澳元的寄宿设施以及230万澳元的视觉艺术和设计区,以及250万澳元用于Wesley船屋项目翻修。



【Haileybury学院】

收入:9810万澳元

支出:1.035亿澳元

政府拨款支出:45.5万澳元

新校区含有一个室内体育设施,一个专门适用音乐、艺术和戏剧场所,以及两个露台花园。通过教室中的大落地窗可以看到180°的城市景观。



【Caulfield文法学校】

收入:9510万澳元

支出:1.018亿澳元

政府拨款支出:57.8万澳元

该校新的水上中心项目中设有一个奥林匹克大小的游泳池,配有可移动的地板和墙壁,以及用于跳舞、普拉提、冥想和瑜伽的健康空间。



【Knox文法学校】

收入:8380万澳元

支出:1.001亿澳元

政府拨款支出:45.8万澳元

该校价值4700万澳元的表演艺术中心包括750个座位、管弦乐队的礼堂以及160个座位的现场表演空间。高中部拥有一家具备专业咖啡师的咖啡馆。

在2013年至2018年期间,Knox注册人数增长了30%。

甚至有华人家长表示,择校实际上早已成为了澳洲华人买房的重要考虑因素之一。

事实上,不少中国买家为了方便孩子就读悉尼的Knox文法学校,而在学校附近买了房。

“有的家长怕孩子吃不惯食堂或学校的饮食营养不均衡,就在Knox文法学校附近买了房子,不住人,专门用来为孩子做菜,方便他们回来吃饭。”

但也并不是每一个中国家长都是这样“有钱任性”。

也有的中国工薪阶层的父母为了让他们七年级的孩子就读该校,不惜东拼西凑四处借钱凑上学费,还在附近租了一套小公寓。

而自己则住在悉尼西北部,每天往返在两地之间。



为什么这些华人家长宁愿两地奔波也要将孩子送进私校?

最近的研究发现,近十年来,私立学校的资金增长已经是公立学校的6倍!

公立学校的劣势正在继续加剧!

3

私校、公校15岁学生之间存在三年学习差距!

教育资源的不平衡这还没到头!

到2029年,公立学校将面临600亿澳元的资金短缺!

而私立学校的资金将出现60亿澳元的过剩。

在截至2019年的10年里,私立学校每名学生额外获得2164澳元教育资源,公立学校仅为每名学生仅获得334澳元。

这些不利因素给社会带来的巨大代价包括高失业率、糟糕的健康状况和低经济增长。

虽然,澳洲教育部长艾伦·塔奇(Alan Tjudge)宣称,学校资金战已经结束。

但知道的人都懂,所谓“学校经费之争已经结束”,只是莫里森政府的看法。

对于公立学校来说,战争当然还没有结束!

新数据显示公立学校进一步出现落后。

公立学校长期资金不足给个人、社会以及澳洲经济繁荣带来巨大代价。

2009-10年至2018-19年间,联邦和州政府对私立学校的资助增加了公立学校的6倍以上!

经通货膨胀因素调整后,私立学校对每个学生的资助增加了2164澳元,而公立学校为每个学生增加了334澳元。

从百分比上看,反差更大!



私立学校每名学生获得的资助增长了22.4%,而公立学校仅增长了2.4%,几乎是公立学校的10倍。

“鸿沟”越来越大!

虽说,澳洲联邦政府名义上增加了对公立和私立学校的资助。

然而,私立学校的增幅几乎是公立学校的两倍——每名学生 1,943 澳元,而公立学校的每名学生为 994 澳元。

还不只是联邦政府。

各州政府也同样更加偏爱私立学校!

所有州政府,包括工党和国民自由党,都利用额外的联邦资金来削减了对公立学校的资助——平均每名学生减少 660 澳元。

然而,反倒是增加了对私立学校的资助——每名学生平均增加了 221 澳元。



上面这组数据来自《2021年政府服务报告》(ROGS),但在这里进行了调整,以提供公立和私立学校之间的比较,并更准确地根据成本通胀进行调整。

其他官方政府数据也同样显示,除非联邦和州政府的资助政策发生巨大变化,否则公立学校在未来十年内获得充足资金的可能性很小。

根据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的双边资助协议,除了澳洲首都领地(ACT)以外,所有州的公立学校将只获得其学校教育资源标准(SRS)91%的资助,SRS是学校满足学生教育需求所需的全部政府资助。

截至2029年的累计资金预计不足为600亿澳元。

相比之下,由于莫里森政府为私立学校提供了丰厚的特别优惠,几个州的政府继续过度资助。

至少在2029年之前,私立学校将获得超过100%的SRS资助。

2018年国际学生评估项目的结果显示,来自社会经济地位高和低的家庭的15岁学生之间存在三年的学习差距!

社会经济地位高的学生完成12年学业的比例远高于社会经济地位低的学生。

绝大多数社会经济地位低下和其他弱势学生就读于公立学校;只有一小部分人上私立学校。

澳大利亚课程与报告机构(the Australian Curriculum and Reporting Authority)提供给参议院的数据显示,85%的社会经济地位低下的学生就读于公立学校,而天主教学校的这一比例为12%,私立学校的这一比例仅为4%。



澳大利亚90%以上的弱势学校都是公立学校。

此外,经合组织的一份报告显示,澳大利亚是经合组织(OECD)和世界上种族隔离最严重的学校系统之一。

与此同时,自2006年以来,澳大利亚社会分离程度增幅同样最大!

而导致这一切的原因则是:政府的教育和资金政策。

这一切都表明了学校社会的严重不公平!政府对私立学校的资助只能用明目张胆的偏袒来形容。

所以,缩小学生之间的成绩差距几乎不可能。

4

纳税人交的钱加剧了教育的不平等?

每年都会有关于政府拨款的激烈讨论,但许多教育研究人员指出,学校公共资金的更大来源才是真正的问题。

一些教育专家认为,公共资金的增加使许多私立学校能够从私人来源筹集资金用于资本支出。



Grattan学院的学校教育项目主任高斯(Peter Goss)表示,

“看到一些富裕的私立学校成为资本支出的首选,我一点也不感到惊讶。”

“家长和其他人当然会积极地为他们支持的学校筹款”。

“但这其中每一所学校也都从澳大利亚政府获得了大量的常例拨款。因此我们有理由发问,纳税人的资助是否会使我们的教育体系变得更加不平等。”

如今公立学校资金的严重短缺是历届联合政府反对Gonski基金计划的结果。

该计划旨在将更多的政府资金用于最需要的地方。

曾任新南威尔士州教育部长的皮科利(Adrian Piccoli)表示,政府资金分配给私立学校的方式意味着学校“有能力将资金从常例性运营转移到资本所需”。



“一直令我感到惊讶的是,新州政府每年给天主教会学校8亿澳元,但基本上,他们只需填写一张一页的表格,以核实他们是否把这笔钱花得恰到好处。”

皮科利补充,“公众有权利知道公共资金流向的去处与用途”。

然而实际上在个别天主教会学校中,教区和学校之间的资金分配、以及学校如何使用自己的份额都非常不透明。

“在我们知道任何细节之前,你无法肯定他们是否把这笔钱用作资本用途。”

事实上,过去几年里分别提交的4份报告——2016年的维多利亚州审计长报告、2017年的国家审计署报告、2018年的新南威尔士州审计长报告以及2019年的公共账户和审计联合委员会报告,都引发了对于拨款去向与用途上缺乏透明度的担忧。

然而,澳大利亚国家天主教会教育委员会和独立学校委员会给出的回应却非常“官方”:

“澳洲政府存在严格的问责要求,以确保非公立学校会遵守规定——即必须将常例性拨款用于日常教育费用。”

“由你的父母挣多少钱来决定你的人生道路——我们或许真的要回到工业时代了。”

未能解决教育中的劣势会给社会带来巨大成本,包括更高的失业率、低收入、健康状况不佳和经济增长缓慢。

这种模式与住房等其他政府政策非常相似,这些政策有目的地有利于已经富裕的人,并导致经济生产力和增长停滞不前。

迪肯大学的教育学高级讲师罗威(Emma Rowe)称,澳大利亚学校之间反映的支出差距“相当令人不安”。

“毫无疑问,相信许多澳洲家长也都知道这一点,这也就是他们愿意为某些学校投入这么多钱的原因。”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0)
1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学习园地】【爱子情怀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