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2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太经典!扎根中国30年,这个老外拍遍了香港俊男靓女

新闻来源: 普象工业设计小站 于2021-08-27 17:47:38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没有他,香港电影将会黯然失色。

《重庆森林》、《花样年华》、《东邪西毒》、《无间道》......几乎每一部你能叫出名字的90年代香港电影,都由他掌镜。



他就是王家卫的御用摄影师——杜可风。



69岁的杜可风,已经在香港拍了30多年电影。

大半个香港电影圈,都和他有过合作。



但千万别被这个中文名字骗了,他可是个百分百纯正的澳大利亚人。

说着流利的普通话,穿着皱皱的衬衫,一头凌乱的白色卷发,酒不离手。



天性自带混不吝,你以为他不靠谱得要命,他却把华语电影成功带向了世界。

他热爱中国,热爱摄影,这就是他的全部。



“我拍了30年香港”

杜可风从小就叛逆。

19岁离开家,在货船上当水手,在以色列农场做牛仔,在印度沙漠挖井,在泰国当冒牌医生.......干着尽和摄影不沾边的扯淡事。



30岁,杜可风在台湾偶遇了杨德昌,一个和他一样“疯”的新派导演。

1983年,两人合作的第一部长片处女作-《海滩的第一天》,获得了亚太影展最佳摄影奖。



但你一定不敢相信,在拍摄这部电影前,杜可风压根没碰过35mm摄影机,甚至连打光都不会。这曾让同剧组的工作人员大规模闹罢工:“这不是胡闹么?”



天降般的奖项吓坏了他,于是跑去法国正儿八经上摄影课。

至此,杜可风从一个半吊子摄影师,变成了全职。



34岁杜可风到了香港,遇到了他电影道路上绝对绕不开的一个人——王家卫。

俩人合作一路开挂。拍摄了《堕落天使》、《花样年华》、《重庆森林》等一系列电影。

▲杜可风和王家卫在片场

这位长着一张西方传统脸蛋的外国人,竟然比香港人更懂香港。

在杜可风的镜头里,你可以看到香港川流不息的高架地铁、快速的摩托车、城市中疾走的人群、酒店、机场、快餐店......



《重庆森林》里像被蓝绿色绑架了一样的场景,硬、冷,却丝毫不影响它是部爱情片。

杜可风拍出了香港的隔阂与空虚。



《花样年华》里用霓虹色的灯光来拍公寓、餐厅。对于这样的拍摄方式,张曼玉曾一度认为是在浪费她的时间。

但最后,这部电影被公认为香港电影刻板印象的突破。



杜可风懂得如何挖掘香港每一个微小个体的生活,以及他们极力掩盖的秘密情绪。

他镜头里的香港:灯红酒绿,这也是一代代观众对香港最深刻的印象。

▲灯红酒绿下的冷酷杀手-林青霞

成为王家卫的金牌搭档后,杜可风合作的导演越来越多。

陈凯歌、陈可辛、刘伟强......几乎你知道的中国知名导演,都开始找他合作。



在中国长达30多年的生活,让杜可风常常自诩是个得了皮肤病的中国人。

“我18岁以前是一个有澳洲名字的澳洲人,中间有12年不知道是谁,30岁后则都是杜可风。 ”



 像“做爱”一样运动镜头 杜可风刚出道时拍一场追着男主过马路的戏,结果全程失焦,于是,他被炒了。

在剪辑《东邪西毒》时,剪辑师谭家明对杜可风说,“你怎么会一直在动?”

▲《东邪西毒》画面

但,也正是晃动的镜头,成就了他独树一帜的摄影风格。

对此他的解释是:我要通过情绪化的镜头变换展示角色内心。

 最令人叫绝的就是《阿飞正传》里张国荣对镜舞动的片段,张国荣对着镜子,跟着音乐超自信地扭摆。

这场戏是杜可风扛着30斤重的摄像机,和演员一起,跳着舞拍完的。

 

《春光乍泄》中梁朝伟有一场醉酒后的戏,杜可风有意选择面光的角度,摄影机跟着音乐,对着演员忽近忽远地晃悠,而人脸上的明暗变化正是他要的效果。



这种变化在常规影片中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因为这是穿帮。



但杜可风就需要这种情绪化的镜头变化,来放大人物内心对自我放逐的巨大渴望与矛盾。

他太懂如何用镜头的摆动来传达情绪了!



在杜可风的电影里,还有一大特点不可忽视:多变的色彩与光线。

他对色彩、光线的大胆,超乎你的想象。



在《英雄》里,那些感觉极不真实的巨大蓝色房间。第一眼,我“瞎”了!看完电影,好的"真香"!

正是这些失真的颜色,成就了这部电影的变幻莫测的特点。

 

《堕落天使》中通往杀手黎明家的地铁站里,随着摄影机的移动,地铁站的日光灯产生了强烈的辐射感和流动感。

第一次,有人用这么疯狂的方式,把“地铁”变成了杀手的工作现场。



其实杜可风不只有放荡不羁。

半夜工作整晚想着怎么解决问题、每天与剧组几乎24小时在一起的人,也是他。



在与陈凯歌合作的《风月》中,我们再找不到王家卫电影中,暧昧昏黄的灯光,而是被放大的《霸王别姬》中的绵情、痴缠。

原来,杜可风也可以这么细腻。



《堕落天使》的餐馆里,李嘉欣坐在角落吸着烟,吃着面,眼神若有所思。



广角镜头抽离了她与身后的嘈杂,五官被放大的李嘉欣依旧美得脱俗,她还是那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天使二号。

 

这些绝佳的摄影,来自于杜可风懂演员,也爱演员。

他始终认为,拍摄一个人物,要先爱上他,像跟他“做爱”一样地拍好他,才能让观众也感受到这份爱。

“电影摄影师是最贴近演员的人,我们是演员的第一个观众,当我们愈投入,观众也会愈投入。”



陈凯歌曾打趣地评价杜可风:

“他让我知道原来‘做爱’的镜头是这么得有意思。”



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 误打误撞进了摄影的圈子,30岁才拿起摄像机正式拍电影。

在杜可风的身上,似乎有一种歪打正着的感觉。



他常说:“我没有摄影的经验,连摄影助理的活儿都没干过,别人给了我一台相机,我就开始拍了。”

听听,多么凡尔赛的发言。



但他从不觉得30岁开始才拍电影太迟。

反而是30岁前“荒诞”的人生经历,成就了他丰富的镜头语言。

▲杜可风和张艺谋在片场

不同于别的行业,拍电影不单靠专业技术,还有对故事的讲述能力。

“想拍电影的唯一理由,是因为我们有话要说,想要展现我们自己的特性。”



因此,他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自信,越走越精彩,他觉得这条路还有许多东西值得他去探索。

这个69的小老头,从不服老。



近几年,他投身年轻电影行业,与一批批新生电影导演合作,他很享受和年轻想法碰撞的过程。

2019年,和中国新锐导演-黑文,合作了电影《单行道》。



他也常鼓励年轻人们,想做,就去做。

当你投身到这个行业中,并为之付出热情,就不算迟。

▲杜可风最新作品《第一炉香》

很羡慕他的一句话;"我不过是无数追梦者中之一。“

多么富有生命力的话语。



年龄、国界、文化、语言,并不能阻止他拍出这么多优秀的香港电影。

了解他的人永远记得,在人声鼎沸的香港演艺人酒会上,他含泪对着镜头说:“I'm a film people.”



图片均来自网络

- END -
网编:牛气冲天

鲜花(5)

鸡蛋(1)
12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娱乐八卦】【情感笔记】【文化长廊】【奇珍异宝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