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2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头目被囚,成员跳船!港媒:反中乱港组织民阵将解散

新闻来源: 环球时报 于2021-08-12 18:25:00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叶蓝 环球时报记者 陈青青 崔凡荻】继“教协”倒台、“职工盟”被爆正被香港警方国安处调查后,反中乱港组织“民间人权阵线(民阵)”据报也将解散,最快13日出结果。作为反对派组织的一个联合平台,“民阵”在高峰时期几乎囊括了所有反对派成员,是名副其实的“香港暴乱”一大推手。过去19年里,祸乱香港的大事件背后都少不了它的身影。但如今,“民阵”已是穷途末路——现任及几名前任召集人身陷囹圄,团体成员仅剩8个,等待它的要么是解散,要么被取缔。香港《东方日报》12日评论说,反中乱港的汉奸走狗虽能折腾一时,但始终不会长久,“教协和民阵解散不可能将过去一笔勾销,其头目下场如何,拭目以待”。自香港国安法实施后,多个反对派团体和组织出现退出潮,但由于香港社会泛政治化时日已久,要想“正本清源”,除了“教协”“民阵”,有待清除的毒瘤还有很多。

头目被囚、成员退出,还要苟延残喘?

据雅虎香港新闻网等媒体12日报道,在“教协”10日宣布解散后,有媒体称“民阵”也将于本周内解散。据报道,“民阵”团体成员代表上周曾碰头讨论“民阵”的处境。本周五他们将再次举行会议,批准一项关于解散该组织的动议。

有港媒12日披露称,上周“民阵”的临时大会有约十个团体参加,包括“教协”“支联会”和“职工盟”等。大会简单讨论了“民阵”的处境后,举行“是否同意解散民阵”的投票,结果多数意见倾向解散。但各代表同时表示要回自己所属的团体商议。

报道提到,“民阵”中的死硬派拒绝解散,企图将其他团体绑上“战车”,而一些仍留在“民阵”的会员团体早就想切割,只是怕被骂才勉强留在“民阵”。在“教协”解散后,“民阵”内部人心惶惶,都在想办法自谋后路。

香港《南华早报》报道援引“民阵”一名消息人士的话说,由于“民阵”主要负责人被监禁,许多重要成员在过去几个月中退出,“除了解散没有其他选择”。另一个“民阵”成员代表也称“很难继续生存下去”。

“民阵”现任召集人陈皓桓因前年10月的非法集结案被判囚18个月,他同时面临12项指控,预计要入狱3至4年。前议员范国威、区诺轩及岑子杰都曾担任“民阵”召集人,3人现因组织或参与泛民非法“初选”被控触犯香港国安法的“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范国威和岑子杰在押,范于今年3月辞去西贡区议员职务,岑也失去沙田区议员一职,区诺轩今年4月被判监10个月。

据《东方日报》12日报道,2019年6月时,“民阵”有48个成员团体,但现在只剩下8个。今年3月初,有外媒称“民阵”正被调查是否违反国安法,有可能很快被特区政府取缔。不久,多个团体成员陆续退出“民阵”,包括街工、民协、公民党、民主党等。

4月,香港警方怀疑“民阵”涉违《社团条例》,要求其交代未申请社团注册的原因,提交收入来源及开支等资料。由于“民阵”没有提交,时任警务处长邓炳强表示不排除采取执法行动。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民阵”是反对派中比较有影响的组织之一,它以社团形式运作却没有注册,本身就存在合法性问题。在香港国安法颁布后,“民阵”又进行很多违法动员活动,比如试图继续组织所谓“七一大游行”等。从资金来源到政治煽动,它的问题可作为一个法律专案进行立案调查。

“解散并不能将过去罪行一笔勾销”

“民阵”成立于2002年,一开始是进行针对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反对活动,在2003年“七一”游行后,逐渐成为反对派的联合平台,聚集了几乎所有反对派成员。2019年的“修例风波”中,“民阵”策动游行,暴徒冲击特区政府总部、包围立法会,在港岛超过10处地点纵火。“民阵”发起的由尖沙咀至西九龙站的游行,也演变成九龙大暴乱。

有港媒披露称,“民阵”一直勾结外国势力破坏特区政府施政。2013年4月,“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等在台北举办“第八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获邀参加的就有时任“民阵”召集人杨政贤。2019年,“民阵”去信61个外国驻港总领事馆及欧盟驻港澳办事处,鼓动各国发出针对香港的旅游警示,并公然诋毁“一国两制”。2020年12月,“民阵”伙同“支联会”等26个团体去信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要求联合国就多宗所谓“酷刑”进行调查。

香港社会对“民阵”乱港极为不满,日前有市民到警务处和保安局递交请愿信,要求执法部门跟进。而“民阵”目前的境况正是一出形象的“树倒猢狲散”。

香港教联会副主席、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邓飞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在《苹果日报》关停和“教协”解散后,“民阵”考虑解散,主要是担心自己会变成下一个执法目标。邓飞说,“教协”的倒台震撼了很多人,而“教协”是“支联会”和“民阵”背后最大的股东,“这种震撼的感觉像是看到苏联解体一样”。他还提醒说,解散并不等于刑事责任就会豁免。

事实上,有前“民阵”核心人士哀叹,“民阵”解散属意料中事,在当前社会气氛下,化整为零或是保存实力的出路。但不少港媒已经发声:不可能说句解散就可将过去罪行一笔勾销,从而逃避法律的制裁。“黑社会无恶不作之后解散,难道不会被追究?”香港执业大律师龚静仪说。

这两天,针对“教协”突然宣告解散,已有法律界人士表示,不排除有人借此销毁证据,因此促请有关当局尽快采取行动,以免有人“毁尸灭迹”,企图逍遥法外。

下一个轮到谁

“政治入侵专业,由来已久。”最新一期香港《亚洲周刊》刊文称,众所周知的香港记者协会早已不是专业新闻从业者的专业工会组织,而是滥发记者证给仅十多岁无知中学生作为上街示威护身符的政治组织。不久前,香港语言治疗师总工会骨干成员被发现出版儿童绘本,诱导儿童仇恨特区政府,更凸显香港各种“协会”的荒唐乱象。

“教协”虽解散,但仍有不少披着工会外衣的组织继续行乱港之事。一些“赫赫有名”的组织很值得关注,比如成立70多年的香港大律师公会,现任主席为一名英国政客。该组织近年来屡屡就涉港议题挑战特区政府和中央权威。不过,《亚洲周刊》称,在最新的大环境下,香港大律师公会转趋低调收敛。同样,香港记者协会在香港国安法颁布后变得低调。

在田飞龙看来,“教协”“民阵”等主动宣布解散可能会开创香港原反对派组织结束自身所谓政治使命的一种模式,但它们的解散不意味着香港公民社会当中相应的功能单元留下空白,因为会有相应更专业的组织去替代它们。

邓飞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今年香港的几场重要选举还未开始,这些反对派平台或者政团解散的积极作用之一在于,他们对选举的干扰基本上不存在了。
网编:牛气冲天

鲜花(7)

鸡蛋(0)
22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杂论闲侃】【博论天下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