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4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辉县医院遭洪水冲垮 郑州阜外医院成孤岛 患者被困!

新闻来源: 央广网/南风窗/北青网 于2021-07-22 10:32:29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央广网郑州7月22日消息(记者郭佳丽 汪宁)7月21日晚23时30分,记者联系到了河南郑州阜外华中心外科医生宋书波。宋医生表示,医院的员工宿舍、病房、门诊楼的水深在一米六、七左右,病人和医护人员都转至二楼以上,暂都处于安全状态,尚需皮划艇实现救助物资往来。


洪水中的阜外华中心血管医院(央广网发 图片来自阜外华中心血管医院)


宋书波医生称,目前监护室等重要科室正在靠发电机发电,以维持呼吸机、监护仪的正常运转。医院其它地方均处于断水断电状态,希望能尽快恢复电力。

宋书波医生表示,21日下午医院已经收到了水和食物等生活必需品。有一些危重病人也在陆续靠直升机转至河南省人民医院,但因带的东西比较多,一次可能只转移一名。

宋医生说:“目前的救援方式主要通过直升机救援,或者车辆到达高速口后,皮划艇将救援物资送至医院,从(21日)下午至晚上看到医院门诊楼前陆续有皮划艇过来。”




由于积水严重,救援人员通过皮划艇到达医院(央广网发 图片来自阜外华中心血管医院)

郑州阜外医院成孤岛,我的妻子还困在里面


刘畅后悔没在暴雨之前把妻子接回家来。

7月21日上午11点,郑州的雨早停了,他的妻子电话断联却已经4小时。刘畅一着急,一脚油门,开车直奔郑州东部的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简称阜外医院)而去。那是继郑大一附院之后又一所千人被洪水围困、断水断电的医院,医院里有老人也有孕妇。而他的妻子康欣,是阜外医院的医生。

郑州高新技术开发区唐门路附近被水淹没的景象

刘畅一路上了高架。

积水退得真快,有些地面甚至已经干了。但暴雨仍旧留下了痕迹,一些低地势道路被冲毁,路边就那么扔着许多被水泡透了的小汽车。高架桥上除了机动车,还有许多人骑着小电瓶和自行车前行。路人不多也不少,不限行、不抓拍,一路畅通,刘畅顺利地从城南开往郑州地势最低的城东,去接妻子回家来。



没想到车子刚出了东三环,还没到东四环,这位丈夫就被交警拦住了:禁止通行。阜外医院是重灾区。

刘畅真的着急了,但他只能返回。

迟来的呼救

阜外医院的呼救来得有些迟。

但7月21日上午一出现,就上了热搜,阜外医院对外传出的危情格外令人揪心。

阜外医院是一家专科医院,早前的求助信息显示,不少心脏病患者困在里面,但因为断电断网带来的失联,呼声没有及时传递出去,而其地处郊区、道路阻塞,外部救援的力量无法抵达。

一夜之间,阜外医院仿佛成为“孤岛”。



洪水中的阜外医院

一位医院患者的家属元芳告诉南风窗记者,她的奶奶和母亲被困在医院中。奶奶在医院做手术、住院两天,但从7月20日下午起,她无法与她们取得联系。事实上,住在郑州西边金水区的元芳,手机的信号也是时断时续。

21日中午时分,元芳终于打通了母亲的电话,但她没得到好消息,“妈妈说她们还是受困,当时仍然没看见救援队过来。”

尽管元芳担心不已,但随后的通信又断开了。

物资的匮乏影响到了被困人员安危。一位求助的人员介绍,阜外医院地处偏远,附近没什么商超饭店。医院的食堂设在负一楼,但倒灌的雨水淹没了物资。

更让人担忧的是,阜外医院的地势低,且就在贾鲁河边。



贾鲁河西起于常庄水库,据河南中牟县防汛抗旱指挥部7月20日消息,常庄水库出现险情。据中牟县政府办公室消息,截至21日凌晨1时,贾鲁河中牟部分区域漫堤,全县干部职工全员在岗做好抢险准备,这是一道必须保卫的生命线,一旦溃堤将损失惨重。

阜外医院就在水情危险的中牟段附近。

而在贾鲁河边,受灾的也不只是阜外医院,河南省委党校在附近的校区发出求助。截至2021年7月21日下午5点,校区在职研究生仍然被困 500余人,这个校区离贾鲁河仅有两公里。

同阜外医院一样,该校区的通讯信号几乎断绝。

求助人王女士告诉南风窗记者,她的丈夫就在被困的500人中。在7月20日下午,郑州暴雨转为凶猛之际,他们只能选择留在那里,然后就走不了了。丈夫告诉他,被困的人员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极度缺乏物资。同时,他们很难与外界联系,“要到5楼去,到处走各个角落,才能偶尔连上一丝信号”。

地理偏僻、通讯隔绝,再加上贾鲁河存在的险情,每一项都增加了救援难度。

21日下午5时许,一位参与阜外医院救援行动的人员告诉南风窗记者,一旦进入受灾范围内,信号就完全失联,“急死我了”。

穿过城市去救你

早知道暴雨要来,医生康欣提前做足了准备。她住在职工宿舍里,下班之后把瓶瓶罐罐都接满了水,还把衣服都打包好,以防万一要转移。

20日晚上9点40分左右,阜外医院的微信群里也做好了安排:院区一共四道门能堵水,每道门都安排了两到三个领导,立刻带着医生们防洪。各门口还分成了两组,轮班执勤。

微信群里,医生们众志成城,“坚决防止洪水进入院区!”

但次日凌晨1点20分,康欣还是给丈夫刘畅发信息:“我们地下车库已经失守了,堵不住了。”

“老公,现在听到的都不是雨声了,是楼下地下室灌水的声音,哗哗的。”她还在黑暗中专门录了一段5秒钟的小视频,问刘畅,“能听见不?”

凌晨5点20分,康欣发来“断水断电了。”

再后来,妻子的信息就来得很简短了。

早上6点半左右,她说:“负一负二楼灌满水了。”“一楼也没法走了。”

7点钟起,刘畅便打不通妻子的电话,拨过去提示音永远是: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

刘畅赶紧出门去超市抢水和食物,去找康欣。

他买好食物就出发,穿越大半个城市,结果被交警劝返了。

刘畅只能从朋友圈、微信、微博,四处搜寻阜外医院的信息。

他有一个阜外医院的订餐群,里面有人发信息说:“各位老师,大水无情,人家有爱,现有阜外医院的职工与病属被困,物资缺乏,我们现在做好出发的有500份餐左右,水,纸,但是我们已经绕了4个小时的路程,实在是过不去了,请社会各界人士转发,寻求一下皮划艇,小船,或者熟悉当下路况可以帮忙给带过去……”

刘畅又意外在朋友圈看到阜外医院的照片,洪水昏黄,整整漫过了一层楼。



他几个小时前听妻子说一楼没法走了,以为只是淹了水,没想到是几乎大半个一楼都在水里了。

而阜外医院附近的贾鲁河,正是这次泄洪的一个主要位置。军事官微“中部战区”已经认定它有三处管涌,正在抢险。

微博上有人说:阜外医院没下雨,但水位不降反增。



截图自人民网微博

没有一个好消息,刘畅脑子里想什么的都有。

康欣这时来信儿了,她说,“爬到11楼才有信号。”

两个人陆陆续续地用短信沟通。刘畅发过去一条,好一会儿康欣才回过来一条。

大水倒灌之后,阜外医院一楼以下的医疗设备全部被淹,断电断网之后,诸多治疗也已经被迫中断。电梯不开,康欣一层一层往上爬,才找到一点信号给刘畅报平安。

“水有人去救吗?”刘畅问。

康欣说:“很安全,你不用管。”

得到安心回复,后面刘畅就不怎么敢频繁与妻子通信了,他怕信息发多了,电话没电了,就真的联系不上康欣了。

刘畅还怕这情形还有明天,因为郑州东边又开始下雨了。

刘畅继续在群里搜索信息,也四处找人救援阜外医院。

受灾被困数小时后,阜外医院医生对外的求救声才被大规模地传开。

洪水中被困千人,有老人小孩、病人和医生,有人滴水未进,还有五人共饮一瓶矿泉水,这些终于上了热搜。

救援正进行

截至目前(21日晚10点),在阜外医院处已经有多路救援队伍,但是,当地受灾情形仍不是很明朗。

由于通讯不畅,救援信息无法及时发出。

“打电话过去,要么就无法接通,要么就听不清楚,现在什么也不知道”,王女士说。

因为雨水倒灌,阜外医院一楼被淹到一米多高,这就导致车辆无法靠近。此前有患者家属求助说,需要有皮艇的救援队运输物资,但实际上,救援的难度比想象的大。



袁海见目睹了救援现场的艰难。

他告诉南风窗记者,隔着一公里半的距离,他能够看见被困阜外医院的人,但他毫无办法过去支援。

袁海见是“鲜炒居士”的工作人员,距离阜外医院十几公里。他告诉南风窗记者,从7月20日晚间起,公司和员工们一起支援抢险救灾,免费配送食物到各大医院。21日上午10点左右,他们了解到阜外医院被困,决定打开仓库支援食物。



分两批支援阜外医院的盒饭有500多份,但由于道路问题,袁海见和同事们数次改道,花了几个小时绕行高速,最终才接近了医院位置。

最后一关,面对两三米深的积水,他们难再前进。



“大概是下午7点多的时候,我在那里看见了几支救援队在行动,但他们的皮艇很小、不稳,没有办法运输物资”,袁海见说,最后是依靠火箭军的皮艇,才顺利把物资交付了。

这和刘畅提供的图片、信息是完全相符的。

一张前线发来的照片中,阜外医院的大门已经快被淹到顶,一楼的水位线距离原本高高挂起的大厅巨幕电子屏也不远了。



而袁海见,就是去送饭却无奈折返的好心人。

南风窗记者联系到了驰援郑州的火箭军。人民子弟兵今天在受灾区“连轴转”,上午刚刚完成对郑州儿童福利院人员的紧急撤离,下午3时许,该部相关人员告诉南风窗记者,他们正在奔赴当时还在隔绝状态中的阜外医院,但截至目前,由于通讯问题无法联络。

无论如何,阜外医院迎来了救援,不再是半天前的“孤岛状态”了。

另外,贾鲁河的险情程度也得到缓解。21日下午,河南省召开防汛应急新闻发布会,河南应急管理厅副厅长徐忠介绍,常庄水库20日19时最高水位131.31米,接近设计水位。截至21日14时点,水位128.06米,水库水位正在平稳回落。

但阜外医院的险情尚未解除,令人忧心的是,21日晚间起,郑州部分地区又下起暴雨。

袁海见说,之前他们通行的路,现在也走不通了,加上夜间开车的难度更高,今晚注定又是一个不眠夜。

而刘畅的妻子电话已关机。这位丈夫再也按耐不住,他告诉记者,“明天我一定要开车过去,绕一大圈,开到后方去。”

(文中部分为化名)


河南新乡一医院被淹500余患者受困 院长哽咽求助民政驰援

7月22日,受连日来强降雨影响,河南新乡市辉县共济医院一层被淹,水深最高近两米。院方已推墙排洪自救,并紧急将380名老人及150名病患转移至医院二层及以上。据辉县市共济医院院长李喜琴介绍,院内有较多临终关怀的老人,大多生活无法自理。22日凌晨5时许,医院已断水断电,病人及老人急缺食物和保暖物资。截至12时许,当地民政局已为共济医院送来了食品救急,新乡消防正持续对辉县展开救援。










新乡辉县一医院院墙遭洪水冲垮 有百岁老人被困


21日至22日,河南新乡市北中部出现大暴雨、特大暴雨,最大降水量907毫米。截至21日22时30分,受灾人口47万余人。在新乡辉县市共济医院,暴雨冲垮了院墙涌入医院一楼,近700名老人、病人和职工被困医院,其中年龄最大的老人今年已100岁。该院院长李喜琴22日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医院职工已将老人和病人转移到一层以上避难,22日中午,当地民政局送来了一些热食,但目前院内食物还比较紧缺。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了解到,共济医院位于河南省辉县,是一家医养结合的医院,院内有约150名职工、约150名正在治疗的病人及约380名在此养老的老人,其中年龄最大的老人今年已满100岁。

医院院长李喜琴22日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共济医院东高西低,21日医院东边近100米的院墙突然被暴雨冲垮,洪水直冲进院子。李喜琴说,医院的一楼距地面有近1米的距离,平时下雨也根本流到一楼。但21日的大暴雨却冲进了医院一楼大厅,最深的时候,一楼被淹了几十公分。



担心洪水越涨越高,李喜琴发动医院的职工一起把西墙也推倒了,让水能尽快从医院流出去。随后,医院职工又把在一楼的老人向楼上转移,并将防汛沙袋堆在大门口。李喜琴介绍,共济医院有三栋楼,分别有三层高、四层高和五层高,目前所有的老人和病人都在一层以上避难。



截至7月22日下午3时,水位持续下降,医院一楼的地面已逐渐露出。李喜琴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22号中午,医院和当地政府取得联系,民政局组织人员用铲车送来了一些汤、菜和粥,但目前这些食品仍供不应求,除了食物和饮用水,医院还急需生活用品和床上用品。李喜琴说,转移老人时大家抬的抬、背的背,老人们情绪不太稳定。将老人转移后,全院的职工都在安抚老人们的情绪。虽然老人们比较安全,但是由于受到严重惊吓,需要专业人员对老人情绪进行安抚。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 张月朦 实习生 王璨)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0)
14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xiaoyao100nian [★龖龖龖龖★][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07月22日 11:49:39 回复
诸如遵守社区规定,请不要人身攻击,违规发言,此评论已被屏蔽
14  7
评论人:pipitoo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07月22日 11:35:27 回复
 回复2楼:
我从来不捐款。中国国家这么有钱,到处撒,就应该多出钱救济灾民。我们力所能及的帮帮周围的亲戚朋友就很好了
16  7
评论人:myemail889 [★品衔R6★][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07月22日 11:28:33 回复
不论发生什么,再也没有海外的捐款了。
22  8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