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37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她自愿带网友回家做爱 完事后就去报警 原因...(图)

新闻来源: 加国无忧 于2021-06-21 17:08:16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从文件上来看,Anna DiBella的经历似乎是一场胜利:她向警方报告了性侵案件,另一名当事人现在面临指控。

但是,DiBella表示,她花费了数周时间才说服皇家骑警(RCMP)调查,并指控一名男子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做爱时摘下避孕套。她说,这是一个让她再次感到脆弱的过程。



图源:yyctimes


DiBella说:“在这一点上,我感觉比刚刚成为性侵犯受害者更早,因为我感到自己非常不受保护。就像是有人对我定了罪。”

“如果有人触犯了法律,为什么没人关心?而且我觉得,他们为什么要赋予这名男子权利?”



图源:Anna DiBella本人提供/Ciao Bella拍摄


4月初的某天晚上,家住BC省Surrey市的Anna DiBella在与一名男子约会。该男子是她在线上约会应用程序Bumble上认识的。她说,那天晚上开始得很好。

然后,她就把这名男子带回了家。她自愿与他发生性关系,但必须戴有避孕套。DiBella说,男子勃不起来,并求她让他取下避孕套。她则坚持要求他继续戴着,因为她没有做其他避孕措施。

DiBella接着说,其中有个时候,他要她翻了个身。“然后我所知道的下一件事就是,他在我后背射精了。我很困惑为什么会这样,我问,‘发生了什么事?你还戴着避孕套吗?’他说,‘没戴,但我只是把它取下了一小会儿。’”

“我瞬间就感到非常沮丧和被侵犯,我不确定这是否是犯罪,但感觉这像是强奸。”



图源:New York Post

随后,DiBella就将男子踢出门外,并打电话给当地的强奸救济中心,了解到发生在她身上的情况有时被称为“stealthing”。

Stealthing,是指在双方在发生性交期间,一方未经同意秘密脱下避孕套的做法。虽然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加拿大法院正在被要求权衡性活动和同意发生性关系的定义——一起“stealthing”案件正被提交给加拿大最高法院。



图源:Daily Mail

第二天,DiBella向皇家骑警报告了这起事件。因为家里有两个年幼的孩子,她不愿意让警察出现在她的家里,便预约去了警局作证。

但是,在去警局之前,她接到了调查人员的电话。

调查人员问:“关于这起事件,你到底希望从警方那里得到什么?”

DiBella回答:“调查是否有犯罪行为,你们要知道,报案是我依法享有的权利。”

调查人员却说:“好吧,你也知道的,你同意了发生性行为,所有就没有强奸或犯罪。”

DiBella解释了一通后,调查人员说:“好吧,问题是没有强迫性行为。”

DiBella说:“不,是有强迫性行为的。我被迫在没有戴避孕套的情况下发生性行为。我没有同意这一点。”

与调查人员交流后,DiBella开始认真对待她的案子。她开始几乎每天都给警局打电话,询问她的案子为什么没有被调查。

几周后,在与多名警官交谈后,她被告知警方已经发出了逮捕令。

但是,又过去了一周后,DiBella没有收到实际逮捕的消息时,便又开始给警局打电话。

她说:“警方一直在推脱。他们告诉我这起案子的优先级别很低,我则说这不是一起低优先级别的案子。你们的优先级与社会的优先级不符。”

“那里有一个潜在的性犯罪者。已经一个月了。他也许也对其他人这么做了。”

最终,这名男子于5月16日被警方逮捕,并被起诉。

DiBella说:“我与7名警员沟通后,才做到了这一点。”

她说,她希望看到前线警员能在同意发生性关系和如何处理性侵犯受害者方面,接受更好的培训。她觉得与皇家骑警官员谈话,像是回到了18世纪前。

不过,Surrey市的皇家骑警不同意DiBella对此事的说法,并表示最先联系的警员只是问了一些基本的问题,作为调查的一部分。

El Sturko警官向记者说:“我可以向你证实,我们的官员并没有不愿意调查所报告的性侵犯指控。”

“我们很早就咨询了BC检察署,以便在调查过程中为警官提供建议和指导。当警方调查复杂的案件时,或者当加拿大刑法中的参考案例有限时,这是一种常见的做法,例如‘stealthing’这种情况...”

“Surrey皇家骑警完成了一项详尽的调查,并在此案上对被告提出了性侵犯指控。”

Sturko警官还说,警员不会受到刑法中所有可能的性侵犯场景的培训,也不会被提供额外的培训。

加拿大皇家骑警国家总部的发言人Kim Chamberland表示,其性侵犯培训并未专门涵盖“stealthing”,但确实涵盖了涉及通过欺诈获得同意的性侵犯。

“培训会强调其中一方,需要不断寻求另一方的知情同意。任何没有主动或肯定地寻求和授予同意的活动,都可以作为性侵犯进行调查。”

“皇家骑警培训和我们的性侵犯实践指南,会根据需要不断审查和更新,并提供最新的信息,包括判例法和最高法院的裁决。”

据悉,“stealthing”在加拿大非常常见。据2019年的一项在线调查显示,参加调查的592名加拿大大学生中,有18.7%报告他们在发生性关系时,经历了“stealthing”,也就是对方在不同意的情况下脱掉了避孕套。

目前,加拿大法院仍然在澄清有关“stealthing”的法律。DiBella担心在此之前,其他案件可能会无疾而终。

她说:“这些天,我显然处于一种战斗的情绪中。这可能会是我一生中最努力战斗的一段时间。”

“我知道我的权利,我应该获得更好的结果。”

参考阅读:


https://yyctimes.ca/index.php/2021/06/21/b-c-woman-says-mounties-need-sexual-assault-training-on-condom-free-stealthing/
网编:睿文

鲜花(1)

鸡蛋(2)
37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