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9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18岁少女失踪 我在出租屋发现了一个原味内衣生产线

新闻来源: 一条黑鱼 于2021-06-05 8:26:54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我小的时候,生活的那个小县城出现了个专偷妇女内衣的变态团伙,疯狂作案,整个县城一时没有露天的妇女内衣!当时公安部特地下驻了一个专案组。

团伙被破获那天,几乎全县的人都去看公审,最后以流氓罪的罪名枪毙了三个人!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恋物癖”。因为这次经历,我一直以来都把“恋物癖”当作牛鬼蛇神来对待。

直到前段时间,因为一次偶然经历,我才发现,曾经被当作流氓重罪的“恋物癖”。

如今在中国地下和网络上,居然已经形成了一个规模化的市场……甚至它就隐藏在你身边……



上月中下旬的时候,我和B哥正在吃宵夜,大概半夜十二点左右,我一远方表妹,突然给我发了一条消息。

我和我表妹几乎没什么联系,我只知道她是做微商的,具体卖什么没关心过。

所以她突然深夜发消息给我,让我心底浮现出一丝不安的情绪……

这语气像极了爱情

我tm一看消息懵了,这不对啊……这信息怎么看都像是招嫖一般。

我意识到不对劲,给她打了一电话,没人接,微信回了一句也没人理会……

直觉告诉我,她很可能遇上麻烦了,我赶紧结账走人,催促B哥,你没喝酒就去开车...

B哥一听特激动:

“咋了?去哪儿打架嘛?我tm身上就一条皮带,你要不让我去哪儿抽块板儿砖?“

“我去车上跟你说”

我给他导航了一地址,在车上把事情跟B哥简要说了一下,他脸色特别扭曲:

“你妹是不是被什么组织控制了?“

我没说话,但心底越来越沉。根据团伙卖淫犯罪调查显示,几乎100%的受害者,手机都会被严格控制……

这地方真tm有够偏的(图为白天拍摄)

到地方以后,我发现是一片老小区,黑灯瞎火的,几乎没什么人住。

我们上楼后,敲了表妹家的门很久,也没人应,我和B哥面面相觑。

“要不问问房东?” B哥说

我没搭理他,这种地方哪儿有什么房东,估计连三证都没有,随时被拆,都是中介塞把钥匙就算成了。

但我突然想起来表妹有个关系不错的男朋友,叫石涛。去年还带回老家过……

我找到他电话,嘟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人接了……

“喂?”

“我找赵菲。”

“赵菲不在。”对面不耐烦想挂。

我语气不善:“我是她哥。”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告诉我表妹最近去上海了,而且他们俩早就分手了。

直觉告诉我这个石涛一定知道些什么,我让他现在滴滴过来,不然就报警。

等石涛来的路上,我们俩在楼道转悠了一圈儿,发现这层楼除了表妹这个租户,但在她隔壁,有个崭新的铁门锁住了一户人家。



B哥使劲摇了摇,这道铁门还挺结实。

我猜测铁门后面应该是这个破小区的自住户,为了防止这些鱼龙混杂的租户盗窃或者骚扰,很多自住户会在房门外再加装一个防盗铁门。

B哥叫了会儿人,铁门后面的人家没有回应,估计也是长期不在家的那种。

石涛到这儿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两点,本来以为他有备用钥匙,或者说至少来过表妹家。

但这个石涛却告诉我们,他和表妹交往了快一年,表妹居然从不让他来自己家,连开房都是去附近酒店……

“你小子心可真够宽的啊,就不担心她在家养其他男人?”B哥嘴损道。

我白了他一眼,追问石涛最近一次见到表妹是什么时候。

石涛支支吾吾不太想说,B哥见状默默堵在了楼梯口的位置,不怀好意地看着石涛。

“前段时间晚上,本来约好看电影,她突然说要去上海送货,我听到她身边有男人的声音,一气之下就分了手……然后到今天你们突然联系我。”

石涛的话没有给我很多关键性的线索,看来不进表妹的房间,我们很难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我确认了下楼道没有监控,B哥一脚就把表妹的房门踹开了……进去以后,我们三个人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房间里堆满了各式内衣袜子,还有一股恶心至极的气味!

房间里堆积了各式内衣袜子,还有很多被浸泡在了不知名的药水里!散发着一股让人作呕的恶臭!

B哥在房间角落发现了一瓶香水,闻了一下,差点夜宵也要呕出来了,我凑过来一看,居然是一瓶“香水”……



这是一个日本的体味香水,通常被拿来炮制一些原味内衣,日本很多脱衣舞娘都会喷洒一些在自己的内衣上,用来赠送顾客。

很显然,表妹的“微商”生意,就是负责炮制这些原味内衣!

角落里还有一些类似浆糊的膏状物体,被均匀地涂抹在内裤上……

石涛站在一旁一句话也没有说,估计也是十脸懵逼。

我让他先回家等消息。

石涛回去之后,我和B哥坐在楼梯口抽烟,脑子里一团乱麻。

表妹制作的原味内衣到底卖到哪里?那个买她货的上海买家到底是谁?石涛和表妹在一起一年难道真的毫无察觉?

“刚才那个石涛进门的时候……灯是他开的吧?”

我突然想起这个细节。

“是啊,不然你当声控的?!”

“他都没去过我表妹家,怎么一进门就知道灯在哪儿?”

我还是有些怀疑。

“巧合呗,唉你先别管这个,快看手机!”

B哥把自己手机塞给了我,上面是某鱼的一个卖家。



性感的自拍图配上挑逗的文字描述。

虽然明面上说的是卖鞋袜这类私物,但怎么可能骗过我这种老司机!

我看着B哥那张猥琐的脸,突然恍然大悟,tm原来那些原味内衣的交易网络全在某鱼上面!

表妹的货物!也一定是在这儿脱手的!



我们从表妹房间里的快递盒上找到了她的某鱼ID,果然有了重大发现!



她的某鱼发布着自己的内衣售卖信息,留言里还真有个人问上海去不去!

我关注了这个上海仔,发现这人玩儿手办的,于是借用了下B哥的蕾姆兔女郎手办……告诉他要面交

呵呵,这上海仔三言两语就被我套出了联系方式,我和他约好了面交地点,和B哥坐了当天最快的一班高铁赶去了上海……

我特地和上海仔约在了步高里附近,这儿弄堂多,弯弯绕绕,有的地方还是监控死角。



交易的程序基本按照我们的计划在走,我们成功把上海仔堵在了这个小弄堂的角落。

我逼问上海仔把我表妹藏哪儿了,还威胁他要报警,但他居然还装傻说不知道?!

B哥撸起了袖子,凶神恶煞地冷笑,这上海仔吓得腿都颤了,带着哭腔求饶:

“吾伐晓得!吾伐晓得!”

我看他不像作假,也没那个胆儿,让B哥稍安勿躁,拿出手机问他认不认识我表妹的某鱼ID。

这上海仔一下子恍然大悟,大声叫屈,他坚称自己留言只是想要邮寄,没有约过我表妹,为了自证清白,他还告诉我们:我表妹有一个恋物癖群,还是会员制的,表妹会定期在群里发布某鱼的链接,引导会员购买。

他就是通过群聊找到了表妹的某鱼ID。

上海仔还告诉我们,普通会员只能通过邮寄方式购买原味内衣和袜子,高级会员会有更高级的定制服务(包括视频聊天,甚至是现实色情服务)。

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我们威胁上海仔要把他买原味内衣的事捅出去,逼他做我们的内应。

上海仔在我们的逼迫下,不得不在微信上重新联系“表妹”。

专业的术语,贴心的价格

我们让上海仔交了5999元成了高级会员,交了钱后,“表妹”又给上海仔推荐了另外一个人的微信。

我更确信我表妹被一个分工细致,管理严格的“原味内衣”色情团伙控制了,而这个操作我“表妹”微信的团伙,一定和我表妹的失踪有关!

我们让上海仔沟通好,下单了一个“私人定制服务”,定好了在第二天下午3点多,价格是899元。

对方发了个地址给我,我点进去查看了一下,非常奇怪,这个面交地址居然就在我们昨晚去的地方,我表妹出租房的附近!



B哥一拍大腿:

“妈的!这不就是你表妹的出租屋附近!还tm玩空城计啊!”

“我最担心的是她被什么团伙给控制了,逼迫卖淫你知道吗? ”

我有些焦躁。

“那个私人定制,其实就是跳脱衣舞,打打飞机。”

旁边的上海仔弱弱地搭腔,

“我朋友去过一次……”

我和B哥对视了一眼,做了个决定。

“跟我们走一趟吧”

类似团伙逼迫少女卖淫等事件

一路上,我想的都是表妹被铁链绑在床边,被迫脱脱衣舞的样子,虽然和她不熟,但好歹从小一起和过泥巴。

我和B哥打了辆车,直奔表妹出租屋,我越快赶到,她可能就少受一分伤害。

有点忐忑

到了地方后,我直接让B哥报警,顺便在车上准备接应。

上海仔微信上呼叫了对方,对方发给了我一个房间号,在12楼,和我表妹,同一层……

而且,那个房间号,就是上次,那个被铁门锁起来的房间!

兜了一圈,原来答案早就在身边……但谁又能想到,表妹居然会被禁锢在隔壁!

我不禁汗毛倒竖,但还是和上海仔一起上楼……

谁能想到,表妹就被禁锢在隔壁……

到了十二楼,我发现之前紧锁的铁门,此刻已经被拉开,隔着门我还听到一些脚步声和讲话,人数绝对不会低于四个。

我让上海仔站在猫眼前面按门铃,自己躲在视线死角。

大概隔了一两分钟,门被打开了一道细缝,我用余光扫到,门后居然是表妹的男友,石涛!

他显然也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急忙想关上房门,我一脚踹过去,把门带着石涛踹了个大马趴!



冲进去之后,诺大的屋子里面,还有五六个男人坐在沙发上抽烟,看到石涛被踹翻,他们一下子哗哗站了起来,面面相觑。

这些人不是一伙儿的,很可能是其他的“高级会员”。

“警察马上就来!”

我大吼一声,这帮人手机都来不及拿,一溜烟全跑了,就剩石涛躺地上哼哼唧唧,我让上海仔看着他,自己朝里屋的卧室走去,果然,里面传出一阵阵表妹的呻吟和一个男人的叫喊声。

“WCNM!”

我一脚踹开卧室门,一个秃头的男人正拿着一女式内裤,上下上下左右左右BABA……

而我表妹,则穿着一套水手服,手上还挂着一条胸罩摇摇晃晃。

“哥!你怎么在这儿!”

这样的服装

我一脸懵逼地看着我的表妹,没有我想象的毒打,也没有铁链捆绑……

只有一个被吓傻了的中年秃顶男子……

我来不及解释,外面的上海仔又叫了起来!

我赶紧出去,那个石涛已经逃跑了,上海仔被揍了一拳,捂着脸哼哼。

表妹看着一片狼藉,这才跟我和盘托出,原来这根本就是她和石涛合作的一个生意。

一开始是因为她在某鱼上被恋物癖高价收购原味袜子,让她发现了这个商机。

和石涛一合计,两个人决定把这个事业做大做强,通过微信群聊+某鱼平台,建立线上线下的交易形式,他们还租了两个房间,一个做原味内衣,一个负责提供销售服务,自产自销。

所谓的私人定制,就是在小房间里,女生当面脱下内衣,供对面的会员打飞机,一天多的要接待七八个会员。

她还告诉我,这叫O2O模式,结合线上和线下,让原味内衣的销售呈几何数上升。

我他妈恨不得当场掐死她,还O2O?!

我质问她为什么给我发私物定制的微信?给家里人发这种东西不怕被发现吗?

她哭着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从来都把家人单独列一个分组,从来不会错发,可能是忘了把我移到家人分组。

我回忆了半晌,突然想起来,当初加她微信时,我的备注是:你最浪最骚的哥哥……

不管是什么误会,表妹最后还是被警察带走了,那个石涛估计也逃不了多久。

我万万没想到,一条兜售原味内衣的微信消息,会演变成一场“大义灭亲”的闹剧。

更让我感到恐怖的是,我的表妹,只是这个庞大利益圈中的一环,到底类似的群聊还有多少?到底流通在地下的“原味内衣”有多少?到底参与“私人定制”的少女有多少?

我无从得知。

只能希望大家在网络上行走,也一定要谨守底线,不要连自己的底裤都出卖…

 本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网编:牛气冲天

鲜花(0)

鸡蛋(0)
9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娱乐八卦】【情感笔记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