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9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看短视频像吃猪食?”腾讯和字节吵起来了!(组图)

新闻来源: 无相财经/每日经济新闻/观察者网 于2021-06-04 3:50:57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现在的短视频,可谓日中天,不少人都会在公众场合外放各种短视频。

据《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短视频用户达8.73 亿,用户平均每天要花2小时看短视频!

但,也有不少人很讨厌这样的行为,包括现在的腾讯副总也炮轰短视频之恶。

他说:“那些外放洗脑短视频的人像傻子一样。”



6月3日,在成都举办的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痛批低智洗脑短视频像猪食。

 

孙忠怀称,部分低智低俗短视频内容长期影响用户心智,繁荣市场背后仍有不少低俗糟粕,博取关注的短视频内容,这些内容广泛传播消耗了用户大量时间。

而且,这些内容还有共同的特点,就是简单洗脑式的重复。

潜移默化冲击用户观念,拉低用户心智,尤其是对心智还未成熟的青少年造成不良影响。

孙忠怀还提到了公众场合外放短视频的问题,在火车站、飞机场、地铁上都能看到,那些在公共场所语音外放看洗脑短视频的人,像傻子一样。

 

孙忠怀称,这种反智低俗的娱乐消费者真的是把一代人的审美水平拉下去了。

“在这背后,审核和播出的监管层面有很大压力,因为个性化分发太厉害了,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就全是猪食,没别的了。”



此外,孙忠怀还提到,现在长视频内容注水越来越严重,每个制片团队为了赚钱,尽可能把内容撑长。用户没耐心看,倍速观看的用户比例逐年攀升。

腾讯副总声讨短视频,自然有公司不乐意了。

要知道,现在的抖音可是短视频的最大的平台,背后的字节跳动更是被呼唤上市。

腾讯也想搞好短视频,一直在推视频号,但目前来说,还是很难与抖音抗衡。

 

对此,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回应腾讯副总:

这位高管可能并不知道,号称已经拥有数亿用户的微信视频号,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按要求上线‘未成年模式“的短视频平台”(虽然某央媒替腾讯背书说已经上线,但上没上简单测试很清楚)。

李亮还称,事实上,腾讯自己大力发展短视频同时,一直在攻击短视频行业。





在无相君看来,腾讯和字节之争,不是短视频好不好,而是市场地位之争,市场话语权之争。

2021年2月2日,抖音以“垄断”为名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腾讯。

其公开声明称,腾讯的微信、QQ等社交软件“深入用户生活的各个领域”、“属于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基础设施”,又称腾讯限制用户分享来自抖音的内容,违反了《反垄断法》。

 面对“南山必胜客”,抖音的举动是一次冒险,也是一种焦虑。

而稳坐社交软件老大的腾讯,也在想尽办法,巩固自己的龙头地位。

2019年,聊天宝、多闪、马桶MT等应用出台,指望分腾讯的一碗粥。



但腾讯果断出手,对这三家新兴社交软件,都采取了微信屏蔽链接和二维码的待遇。

更早的时候,淘宝和抖音也都被微信限制分享链接。

屏蔽的目的,就是扶持腾讯内部有类似功能的软件。

虽然这种做法不太符合90年代以来互联网行业推崇的“自由共享”的精神,但却是互联网经济进入“下半场”的赤裸裸现实。

 

此次腾讯副总抨击短视频,其实也是想从短视频中分一杯羹,只是现实来看,视频号的体量还是远逊于抖音。

生死看淡,不服就喷,别说什么猪食,傻子。

说白了,大家都是为了市场。



腾讯和抖音之争,一方面说明竞争的激烈,但大的背景,还是互联网红利的消失。

互联网行业,讲究的就是用户规模的增长。

过去十年间,中国出现了一大批互联网新巨头,但是,他们的成功通常依赖着用户的快速增长。

而当下的中国,人口增长速度已经开始衰退,互联网接入率也到了很高的水准。 

不仅是人口增长放缓,网民饱和。

 

罗振宇曾提出一个“国民总时间”(GNT)概念,他认为,目前的网络生活已经饱和到用户每多刷一小时抖音,就可能少玩一小时王者荣耀的程度。

另外,互联网公司“烧钱做大规模再上市”的路径越来越难走通。

一些昔日的明星企业已经陷入亏损和裁员的泥潭中。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摩拜和小黄车,一家以创始人离职收场,一家陷入无人接盘的窘境。

既然扩大用户已经行不通,那只有争夺彼此的市场。

有多疯狂呢?

 “996 ”或许是一个写照,巨头们为了最快占领市场,最快出成果,视劳动法于无物。

无论是程序员,还是市场营销部门员工,所有工作都成为巨大链条中的几行代码,一次对齐、拉通,与流水线上的工人,很大程度上并无二致。

 

今年3月,蚂蚁集团CEO胡晓明宣布了自己将会卸任,不到一周,拼多多41岁的创始人黄铮也宣布将辞去董事长一职。

5月,字节CEO张一鸣也宣布退居二线,聚焦远景战略等长期重要事项。

似乎这些弄潮儿已经发现,互联网行业已经不那么好走了。

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公司之间的竞争将更趋激烈,后发者会更加倾向于跳出舒适区,主动向其他公司的“护城河”发起攻击!

“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就全是猪食” ,腾讯副总裁猛批短视频,还说有些人“像傻子一样”

6月3日,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网络视听产业峰会”上,众多视听领域大咖云集论道。

峰会上,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在线视频首席执行官孙忠怀在发表主题演讲时表示,网络上短视频的不少内容低智低俗化,严重影响用户心智,并称“现在短视频平台的个性推荐实在太强大了,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就全是‘猪食’。”



孙忠怀的言论随即引发舆论关注。3日晚,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回应该事表示,“微信视频号,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按要求上线‘未成年模式’的短视频平台”“事实上,腾讯自己大力发展短视频同时,一直在攻击短视频行业”。





腾讯副总裁批低智低俗短视频

长期影响用户心智

根据报道,在上述峰会上,孙忠怀发表了题为《坚守正道 起航视听新征程》的主题演讲。孙忠怀表示,经过十余年发展,如今视听领域迎来全新时期,当然也面临着全新的挑战和问题,应该直面行业问题,共同携手促进行业健康有序融合发展。

腾讯在线视频首席执行官孙忠怀。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孙忠怀表示,网络上短视频的不少内容低智低俗化,严重影响用户心智,这些内容的广泛传播消耗了用户的大量时间,并在洗脑式的简单重复中,潜移默化地冲击用户观念、拉低用户心智,尤其对心理尚未成熟的青少年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短视频内容低俗化的隐患已然凸显。

孙忠怀提到,那些在公共场所语音外放看洗脑短视频的人,像傻子一样,这种非常反智商、低俗的娱乐非常迅速的把一代人的审美品味拉下水。

孙忠怀还表示,个性化分发太厉害了,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就全是猪食。

对此,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表示,腾讯自己大力发展短视频同时,一直在攻击短视频行业。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腾讯与老干妈事件发生时,李亮就曾出面批评腾讯。





樊路远:应像打击酒驾

一样打击盗版

除了批评短视频的内容低智低俗化之外,孙忠怀还谈到了短视频侵权的问题。

孙忠怀坦言,在很长一段时间来,长短视频都将在竞争中融合,相互发展。但随着在线视频行业转入存量竞争时代,视频内容形式之间的碰撞日渐激烈,目前短视频侵权的问题越来越严重,“最终导致用户、创作者、影视从业者、平台等多方利益受损。”

“切条搬运短视频泛滥,不仅侵犯著作权,还消解艺术作品的价值。一部影视剧投资非常大,背后有很多人的心血,筹备周期长的可能七八年,短的也不少于一年半。简单的切条,就把几亿人民币投资的东西变成速看的内容。”孙忠怀说,比如腾讯视频的《吐槽大会》,正片播出后几分钟到处都是精简版,这完全破坏市场正常秩序,“长视频网站每年在头部内容上投资非常大,就这样把我们对市场的信心打掉了,很可惜。”

为什么切条搬运式短视频横行?孙忠怀坦言,在他的调查中,长视频内容注水是一个重要原因,包括高热剧集在内,节奏太慢、剧情拖沓、注水戏太多的质疑持续存在,用户已经习惯倍速看剧,对注水剧不再买单,这些都给行业敲响了警钟。孙忠怀说,电视剧冗长,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传统的电视剧都是按集结算,于是制片方在注水程度最大范围内撑长,对他们来说少一集就少收几百万。“希望我们改进这种采买模式,完整呈现好故事。”

另外,优酷总裁樊路远、爱奇艺创始人龚宇都不约而同谈到了短视频侵权的问题。

龚宇表示,所谓二创内容则是把未经授权的内容和自己的内容结合起来的“软盗版”。他认为,盗版短视频达到甚至数倍于长视频本身的时长,不但侵犯了著作权,还逃避内容审核,让行业丧失了公平性。

作为执掌优酷两年的长视频网站掌门人,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阿里文娱总裁、优酷总裁樊路远连连感叹:“难,长视频行业太难了。这个行业是有盈利的企业,但我们三家(指优酷、爱奇艺、腾讯)什么时候能盈利?按照现在的生存环境,盈利指日可待那是痴心妄想。”



优酷总裁樊路远在大会上演讲。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反对侵权不是反对短视频的发展。网络视听行业怎样走得更稳健,就看对盗版侵权规则如何制定。”樊路远说。

“不要铺张要效率、不要偶像要演员、不要流量要价值。全社会要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樊路远表示,“清朗的创作环境,需要行业共建。”

“陈总(指哔哩哔哩董事长兼CEO陈睿)讲了很多b站原创作者创作的内容,我们也很喜欢,希望b站一直把原创短视频当成自己的发展目标。”樊路远话锋一转。“十多年前,长视频平台初创期,我们也经历过盗版。现在就像一个轮回吧。三年前,我们多风光,往哪一坐就是中心。现在,若论市值比,B站、快手是大哥。但我们对年轻人的培养,总不能从盗播剪辑来吧。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使命,我们长视频前十年为行业做了很多事情,希望大家对我们多一点支持。”

积怨已久的平台们:爱优腾VS字节b站,大战从何说起?

(观察者网 讯)两个月前,逾70家影视传媒单位联合发布了抵制剪辑、搬运的联合声明,短、长视频平台间矛盾初显。

6月3日,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在成都召开,几大视频公司的高管在会议上竟然就这一问题现场“battle”起来。

首先,优酷总裁樊路在B站CEO陈睿发言后,上台表示,“B站大哥”的市值比优爱腾这三个“难兄难弟”加起来都高,又暗示全社会需要“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

随后,爱奇艺CEO龚宇又表示,二创内容就是把未经授权的内容和自己的内容结合起来的“软盗版”;

紧接着,腾讯公司副总裁孙忠怀直指短视频是“反智的、低俗的娱乐消费品”,并将个性化分发形容为“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就全是猪食”。

4日,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回应称,腾讯在自己大力发展短视频的同时又一直在攻击短视频行业,并表示,微信视频号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按要求上线“未成年模式”的短视频平台。

视频平台“打起来”了

“他们前面三位讲得好,活得也好。从我这开始,就是难兄难弟的发言了。”

6月3日的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优酷总裁樊路在华数、芒果超媒、B站的负责人演讲结束后拿过话筒,说了这么一句话。

在他之前,哔哩哔哩董事长兼CEO陈睿刚刚在演讲中分享了自家平台UP主“才浅”手工复原三星堆黄金面具并被41家主流媒体转载的事迹。

除此之外,他还展示了以下的数据:

B站月均活跃UP主数量达220万,月均视频投稿量达770万,其中超90%是原创和自制的内容;

今年5月,有超过7855万用户在B站学习,占比达到了35%;

《“2020最美的夜”bilibili晚会》直播人气峰值破2.5亿;五四青年节视频《我不想做这样的人》,全网播放量超6700万次;

B站的日均视频播放量达到16亿次,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达到82分钟……

但当樊路站上台,画风便变了。

他自称与腾讯、爱奇艺三年前还挺风光,但如今却成了“难兄难弟”——三家的市值加起来都没有“B站”高。要按市值来排序,他们得叫B站一声“大哥”。



优酷总裁樊路远

他表示,陈总讲了不少b站原创作者创作的内容,那么“希望b站一直把原创短视频当成自己的发展目标”。

“十多年前,长视频平台初创期,我们也经历过盗版。现在就像一个轮回吧……我们不能培养年轻人盗版、盗播、剪辑的习惯,我们要负起企业家该有的责任。如何让网络视频行业走得更稳健,就看对侵权规则的制定。”

樊路最后表示:全社会要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

随后,爱奇艺CEO龚宇也在发言中说:“各种二创就是用没授权的东西加上自己的东西,掩盖盗版的本质,或者是用4到9分钟,把一部电影彻底解释清楚了。”

“我们大概算了一下,在长视频播出的平台之外,分段式的盗版短视频播出总时长和长视频行业播出的时长已经基本是同一个量级的了,然而付出的成本可能相差10倍甚至20倍。”



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

龚宇比较了平台制作内容的成本和盗版的成本,表示盗版知识产权不仅有可能会逃脱平台的内容审核,更会形成不公平竞争,危害商业环境。

而腾讯公司副总裁、在线视频业务群首席执行官孙忠怀在发言中,则将短视频形容为“反智的、低俗的娱乐消费品”,并认为这种消费品将一代人的审美品味拉低。而短视频所特有的个性化分发,是“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就全是猪食。”

“在繁荣的市场背后,仍有不少以低俗糟粕博取关注的短视频内容,这些内容的广泛传播消耗了用户的大量时间。”



腾讯公司副总裁、在线视频业务群首席执行官孙忠怀

此外,切条搬运式的短视频内容同样被拎上了台面。孙忠怀认为这种形式侵犯影视作品的著作权、消解影视作品的艺术价值、打击头部创作者的创作热情、破坏市场的正常秩序、影响行业的长期发展,最终导致用户、创作者、影视从业者、平台等多方利益受损。

但孙忠怀也指出,切条搬运式短视频不是凭空而来,该现象与原作品的内容注水也有关系。“包括高热剧集在内,节奏太慢、剧情拖沓、注水戏太多的质疑持续存在,用户已经习惯倍速看剧,对注水作品不再买单,这些都给行业敲响了警钟。”

这场“Battle”还没结束。

4日,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又通过今日头条的账号回应称,“这位高管可能并不知道,号称已经拥有数亿用户的微信视频号,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按要求上线‘未成年模式’的短视频平台。”

此外,他还表示,腾讯自己大力发展短视频的同时,一直在攻击短视频行业。



积怨已久的平台们

这场放到明面上的争执,从今年4月就有苗头了。

4月9日,逾70家影视传媒单位企业发布联合声明,呼吁广大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未经授权不得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

该声明表示,针对目前公众账号生产者的以上行为,将发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并呼吁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切实提升版权保护意识。

参与该声明的,不但包括了正午阳光、柠萌影视等知名影视公司,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芒果TV等网络平台皆在其列。

声明发布后,B站的影视剪辑区大量二创视频被下架、退回和锁定无法编辑。

前不久,《老友记重聚特辑》登陆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三大平台,但B站在没有购买国内版权的情况下也出现了大量相关视频。



老友记重聚特辑 爱奇艺版广告

5月28日,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于同一时间发布声明,表示美剧《老友记重聚特辑》在上线发布后短短几个小时,就在哔哩哔哩平台(B站)上出现大量侵权盗版视频,包括完整正片和大量卡段视频,严重侵害了创作者以及版权方的正当权益。

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三平台作为《老友记重聚特辑》在中国大陆地区互联网信息网络传播的权益方,对此类不尊重知识产权、公然盗版的行为表示严厉谴责。 

对于爱优腾和B站、抖音长期以来有关“盗版”的争执,许多网友也在网上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网友还是在为B站说话,夸赞剪辑质量的优秀,“拯救”了视频网站的那些剧集。











除了剪辑问题,视频平台广告的不合理也成为了被吐槽的重点,有人呼吁平台“合理插入广告”。





更有人提起一段“往事”——优酷当年也走的是UGC(用户生成内容)路线,和土豆合并后,反而把优势弄丢了。





界限在哪里?

那么,“合理使用”和“侵权”的界限到底在哪里呢?

根据观察者网咨询法律相关从业人员,知识产权制度虽然保护作者对其作品的合法权益,但主要是为了防止他人对作品实施歪曲、篡改、冒名顶替和擅自改编传播的行为,并不禁止人们正常接触和使用作品。

原则上,使用他人作品需要经过著作权人的许可并支付相应报酬,但《著作权法》第二十四条也明确了“合理使用”规定,在符合该规定所列举的情形时,使用作品并不需要著作权人的许可,也无需支付报酬,只需要指明作者姓名或者名称、作品名称,并保证用途合法即可。

根据该条第(二)项的规定,“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属于“合理使用”范围。

因此,在二创短视频中引用影视剧的视频、图片的行为,即使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也并不一定构成违法,关键还是要判断是否符合“适当引用”的情形。

通常来说,对“适当引用”的判断主要考虑引用目的、引用比例、对原作品的市场影响等因素。

其中,在引用目的上,需要分析被引用内容是否与二创内容主题之间是否具有关联性。在引用比例上,虽然没有绝对的数量比例限制,但不能使引用比例明显超过必要范围。在对原作品的市场影响,则要考虑二创内容与原作品是否会在同一市场领域形成竞争关系。

总得来说,影视剧的二创内容是否构成侵权,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
网编:空问站

鲜花(1)

鸡蛋(0)
9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科技频道】【宠物情缘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