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1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另类!93年美少女创作巨型乳房、子宫,美而暴力(组图)

新闻来源: 一条 于2021-05-06 17:48:29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1993年出生的南京女孩王玮珏,

21岁时迷上了粉红色的羊毛,

5年来她一直孜孜不倦地与这种材质做斗争,

把它们“戳”成女性的乳房、子宫、

各种人体器官,房间内部……

表面甜美蓬松,内里却充满了暴力痕迹。



《我》(局部) 2018 上海香格纳M50



《一间自己的房间》 2018 陶谷公园



艺术家王玮珏


3月底,一条来到南京,

和王玮珏聊了聊她对粉色羊毛毡的“偏爱”。

她坦言自己很多作品的主题都和性有关,

“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不擅长表达的人,

戳羊毛毡对于我来说就是代替了说话,

表达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自述 王玮珏

撰文 鲁雨涵 责编 石鸣





初见王玮珏的印象,就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南方妹子,留着齐腰的羊毛卷。和乖巧的外表不同,她说话语气总是很“丧”,MBTI人格测试结果是标准的内向性格。喜欢收集古董人偶,最大的爱好是在夜深的时候独自一边喝酒,一边看恐怖片。

她的艺术创作也一样矛盾。虽然是粉嫩、柔软的羊毛毡玩偶,却是暴力的产物。

《过程》 2018 上海香格纳M50

《我》 2018 上海香格纳M50

从2015年开始做羊毛毡作品到现在,王玮珏坦言说“有点厌了”,每一件作品都有不满意的地方。下一步她想尝试行为艺术,从自己的身体上发现更多的可能性。我们问她:“那这些作品怎么办?”

“不知道,可能找个时间烧了吧。”



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从小其实是一个特别自卑的女孩,觉得自己有很多缺陷,比如我有大小眼,胸很小,腿很粗。

从高中开始,我每天都会贴双眼皮贴。那时候不太会卸妆,就直接地把它们从眼皮上硬扯下来,大小眼就越来越严重,最后还是决定去做了双眼皮的手术。



《扭蛋机》 2018


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因为被麻醉了,所以感受不到疼痛,但是我能感受到医生在拉扯我的眼皮,针在我眼皮上穿梭。

因为我两只眼睛不一样大,医生需要反复调节,就给我留出了很多思考的时间。我就突然想到了小时候戳羊毛毡的状态,但是我不是操作的人,而是变成了被操作的玩偶。

越想我越觉得,这件事特别滑稽。当时我就决定,我要用羊毛毡来表达一些东西。



《我》(局部) 2018



我从2015年开始创作羊毛毡作品,主要使用的是粉红色的羊毛。羊总是被看作是一种温顺的动物,粉色也通常会被贴上女性的标签。

很多人会把羊毛毡定义成只有女孩子会做的手工活。它虽然看起来很蓬松、可爱,但它其实是诞生于暴力。我们需要用一根带有带刺的戳针,反复地穿梭在羊毛里面,才可以让它毡化成型。



早期作品


所以我就想用这样一个本来就带有性别标签的东西,用带有性别标签的颜色,去表达一个女性可能会遭受的心理上和身体上的创伤。

我最早是做了一系列的羊毛针毡的乳房。当时在美国念书,我身边不管是中国女孩还是外国女孩,都非常在意自己的胸部是否丰满。从小被叫“飞机场”叫到大,我对女性的“胸部焦虑”感触也很深。



The Boobs 2017


2017年,在旧金山的Startup艺术博览会上,我做了两个非常大的乳房,放在房间的床上。有一个在哺乳期的妈妈,一进到房间里就哭了。她开始不断和我说她每天的经历,哺乳期的疼痛,她本身还有非常严重的乳腺炎。白天要工作,晚上还要照顾小孩。

虽然我没有生育经验,但是同为女性,不管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这种疼痛的感觉是相通的。



《一间自己的房间》 2018 陶谷公园



回国之后,我开始用羊毛毡做一些更大型的装置。2018年的时候,在南京陶谷公园办了我的第一场个人展览,《一间自己的房间》。

我设计了一个三层递进的空间,用20多斤的粉红色的纯羊毛将整个空间包裹了起来。

作品的主体房间是一间餐厅。餐厅的面积不到6平米,我做了1米8的挑高,正常人进去会觉得非常的压抑,有的男性进去其实是需要微微弯腰低头的。



我在里面摆了两张椅子,一张是婴儿椅,一张是母亲的椅子。没有男性角色坐的椅子,我是在刻意地把男性从生活场景里面撇开。

这个作品的名字虽然叫“一间自己的房间”,但其实它不是一个平和的、自己跟自己对话的房间。它里面有很多人,很多事情,是中国家庭内部复杂关系的融合的房间。



The Tracing Wheel 坐骨神经痛&乳腺增生痛 2021



我最近在创作一个新的羊毛毡系列,和之前有一些不同,这个作品主要使用了黑色的羊毛,开始关注我自己感受到的身体的疼痛。

在疫情期间,我有一种特别无力的感觉。当灾难来临的时候,我发现我们每天讨论的哲学、艺术等等特别严肃、形而上的东西一点用都没有,都是我们身体以外的东西。所以想用黑色的羊毛去表达这种混沌的、暧昧的、复杂的、身体以外的环境。



每一件作品代表的是不同身体部位的疼痛,比如说乳房乳腺增生的疼痛,坐骨神经的疼痛,还有来月经时痛经的感受。

黑色部分是这些身体部位的腹型,我在外围做了非常华丽的纹路,代表了一种仪式感。

粉色羊毛表现的是我感受到的疼痛,乳腺增生的疼痛是发散的,坐骨神经是树状的。



做东西对我来说是一种语言,因为我以前是一个特别不善表达的人,所以我会选择用手上的动作,去代替说话这件事情。

一旦扎起羊毛来,就会进入一个接近冥想的状态,什么都不去思考,就是很机械地戳羊毛。生活中遇到一些压抑的事情,都可以疯狂地拿一根针戳戳戳,其实挺发泄的。

我的作品其实收到了很多不同的反馈。比如《一间自己的房间》这个展览,变成了当时南京年轻人打卡的目的地,有很大一批网红是觉得很好看,进去拍照的。




《困》 2020 百子亭艺术中心


我一开始会觉得非常难过,为什么没有人在听我说话,为什么不看我写的art statement?但是后面就想通了,他们来看展览,就是想拍一张好看的照片,我凭什么要求他们一定要站在我的角度思考问题。

也会有很多人进去以后,在那里待一段时间,能感受到我想让他感受的东西。

对我来说,观众看到我的作品,只要有一秒想到了他们以前不会想到的事情,甚至是映射到他们日常生活中,我觉得就够了。
网编:睿文

鲜花(1)

鸡蛋(7)
11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