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3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他把自己卖进黑砖窑:历经生死3小时,解救30多人(图)

新闻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于2021-05-05 1:05:08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最近,豆瓣上有一则帖子爆火。

帖子题为《这就是真正的记者吧》,用一串不太清晰的截图,截取了一个记者的日常。



● 来源:豆瓣


坐在马路边,捡烟头,吃垃圾,浑身臭气烘烘……路人们见了,有的侧目而过,有的给他丢下口吃的,或者丢下张毛票,都以为他是个智力有问题的乞丐。

但谁又能想到,他的真实身份,竟是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的首席记者。

他叫崔松旺,外号“暗访小王子”“打死都要拍”。

● 崔松旺


他扮作智障乞丐,目的是为了卧底黑心窑厂,揭露这个行业背后不为人知的罪恶。

拐卖,奴役,鞭笞,无限接近死亡……一番番斗智斗勇,简直比拍电影还要惊险刺激。

他的事迹,还得从10年前说起。

 

罪恶的黑砖窑

2011年的一天,崔松旺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的求助者称,有一些黑砖窑,专门诱骗、拐卖智障人士到窑厂做工。

这些黑砖窑一般地处偏僻、无人管制,黑心老板们为了获取暴利,丧了良心,把智障人士圈养起来,充当免费劳动力。

智障人士在暴力胁迫下,从事着超高强度的体力劳动,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睡的地方比猪圈还肮脏狭小。

一旦偷懒或者逃跑,就会换来一顿毒打。倘若打死了,或者干不动活儿了,就会被老板“清理”,埋到附近的荒山。

听起来简直令人毛骨悚然!



崔松旺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立即和同事前往黑窑厂进行调查。 然而,那些黑窑厂的警惕性都很高,陌生的面孔别说进入厂区内部,就连大门都无法靠近。

并且,他们应对举报和检查,也有着自己的一套手段,彼此间串通包庇,总能及时将智障工人转移掩藏。

崔松旺和同事们经过半个多月的调查暗访,也只获得了一些外围的信息和零散的证据,对于核心产业链的内容,还是所知甚少。

没有足够的证据,就不能立案,就不能彻底摧毁黑窑厂,将黑心老板绳之以法。

那些被圈养的智障人士,也将继续活在苦难与死亡中,暗无天日。

崔松旺思来想去,最终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假扮智障人士,去黑窑厂当卧底!



那一年,崔松旺25岁。

正直,敬业,一腔热血,眼里容不得沙子。



机智的“求拐”计划

去黑窑厂当卧底,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这一点崔松旺心知肚明。

根据掌握的情报,窑厂里的监工和打手个个心狠手黑,一旦被他们识破身份,定会有生命危险。

但想到那些被压迫奴役的奴工,崔松旺咬了咬牙:“干了!”

于是,他换上邋遢的衣服,去土里打了几个滚,把浑身弄得脏兮兮的,以此扮作乞丐,去黑窑厂周围晃荡。

 

一连几天,没有人搭理他。

他尝试着接近黑窑厂的大门要吃的,结果被赶了出来。

那些人的警惕性实在太强了,像恶狼一样瞪视着崔松旺,直到崔松旺走出很远,他们才收回了视线。

第一次“求拐”计划,就这样失败了。

不过崔松旺没有死心。

他总结经验,认为自己失败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造型还不够邋遢,不像一个真正的乞丐;二是自己主动送上门去的这种方式,很难让猎手消除戒心。

于是,他不再急着进入黑窑厂,而是更加细致地改善自己的“妆造”。

他一连几天不洗脸不刷牙,胡子拉碴的,头发也擀了毡,把衣服扯开几个破洞,用汗渍浸透,让旁人离着老远,就能闻到身上那股臭烘烘的气味。



他也不再去黑窑厂门口转悠,而是徘徊在汽车站、火车站等人员嘈杂的地方,让那些“探货人”和“职业招募人”,来主动发现自己。

为了使表演看起来更加逼真,他翻垃圾桶,睡大马路,捡路人丢的烟头,朝沿街的餐馆要饭,俨然就是个智力低下的乞丐。

 

崔松旺的付出没有白费,在游荡了四五天之后,许多人已经彻底把他当作了乞丐,开始主动给他吃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等到了一个可能把他“拐”走的人。

那人穿了件灰色衬衫,在崔松旺旁边反复徘徊后,主动上前和崔松旺搭讪,崔松旺则尽量回答得前言不搭后语,以使对方相信自己是个“智障人士”。

灰衣男:“你上哪儿去啊,坐车不坐?”崔松旺:“有烟没?”灰衣男:“坐车吧?”崔松旺:“给根烟吧!”灰衣男:“你上哪儿哩?”崔松旺:“我去哪儿都中。”灰衣男:“你家是哪儿哩?”崔松旺:“嗯,可远。”灰衣男:“啥地方哩?”崔松旺:“河上。”灰衣男:“河南啥地方哩?”崔松旺:“河边。”

见崔松旺说话含含糊糊、答非所问,灰衣男子大概心里有了分寸,突然问崔松旺要不要找工作:“干活儿不干哩?”

“干!干啥啊?”“窑厂你干不干?”“给钱不给?”“给钱,咋会不给哩!”灰衣男子说完这句话,便径直离开了。

对方的态度让崔松旺有些捉摸不透,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哪句话说错了,从而让对方产生了戒心。不过凭直觉,崔松旺认为对方不会这么轻易“善罢甘休”。



两天后,又一名白衣男子接近了崔松旺,环顾左右后,问崔松旺是不是要找工作,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这名男子却也径直离开了。

崔松旺更加一头雾水。但他很快发现,刚才的白衣男子出现在了一个凉皮摊位前,和另一名男子交头接耳地说着什么,而那名男子,正是之前和自己搭讪的灰衣人。

这一刻,崔松旺已经完全确定,对方二人就是“职业招募人”!



为了打消这二人的顾虑,崔松旺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到凉皮摊前,跟摊位老板讨要吃的。

摊位老板没来得及搭理他,他便一把端起其他顾客吃剩的半碗凉皮,狼吞虎咽地大口吃了起来,连汤都喝了个精光,而后心满意足地擦了擦嘴,离开了。

他没有回头看那两个“招募人”,但他心里明白,这事儿,成了!



果然,第二天下午,就在崔松旺躺在草坪上打盹时,有人踢醒了他,将他塞入了一辆出租车。

上车后,崔松旺发现,车上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是灰衣男子,另一个是出租车司机,根据对方的谈话,判断是那白衣男子的儿子。

出租车离开城区,沿着国道疾驰,后又绕过几条乡间公路和田间小路,经过整整3个小时的车程,最终停在了一座砖窑厂内。

2011年8月17日,崔松旺终于如愿进入了黑窑厂。

但真正的危险,才刚刚开始。



只身犯险,演技炸裂


崔松旺刚到窑厂内,便有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对他进行了搜身。

当时崔松旺的身上装了针孔摄像头,一旦被搜出,后果不堪设想。

他灵机一动,假装跌倒在地,趁机将针孔摄像头丢了出去,以此躲过了一劫。

但还没等崔松旺镇定下来,又有人见他脚上的鞋子不错:“咦,这家伙穿的鞋还可以,给他扒了!”

崔松旺一听这话,可真的吓坏了,因为他的鞋子里,此刻正藏着一个微型手机,还有一个暗访机。

怎么办?怎么办?

危难关头,崔松旺忽而急中生智,随手擤了把鼻涕往鞋子上一抹,然后傻呵呵地左顾右盼。

那些人一看,立即嫌弃道:“你这家伙真是脏,去去去去!”

用这种办法,崔松旺再次逃过一劫。

随后,崔松旺被带进了一间小黑屋。



有人叫来了窑厂老板,那老板光着膀子,露着一身肥膘肉,见了崔松旺,凝视了足足有5秒钟。

崔松旺被他盯得有些发慌,便故作害怕,逃避着他的眼神。

窑厂老板见状哈哈大笑,询问崔松旺姓名住址等信息,崔松旺则故技重施,含糊着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老板打消了疑虑,像相牲口一样,让崔松旺在院子里跑了两圈。在众人的一片大笑声中,崔松旺被以500元的价格,卖给了窑厂老板。

出租车司机和灰衣男子,二三分成。

从验货到交易完成,简单几句话,只用了不到10分钟,而智障人士从此陷入的奴工生活,却极有可能是一场永远也不会醒来的噩梦。 



羊在虎口,生死逃亡

崔松旺只在屋子里待了几分钟,便被赶进了工棚做工。

这时,是傍晚的6点10分。

眼前的景象让崔松旺感到无比震惊和心痛:

昏暗的光线下,一个个智障奴工,在闷热潮湿的工棚里做着苦力,他们中的大多数身体带着伤,有些已经出现了溃烂;



● 一个奴工展示他手上的伤口

几名监工手持三角带,对奴工们动辄打骂,一鞭鞭抽打在头脸、后背、下体等处,换来一声声哀嚎,却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奴工们吃的饭,更是简单得可怜,说是“稀饭面汤”,里边却只有一点面,淡得几乎和白开水一样。

崔松旺的后背挨了几鞭子,留下了几道深深的血痕,他压抑着,不敢哭叫。



和崔松旺搭班干活的是个“傻子”,几乎每五分钟就要遭受一次毒打,用三角带、用鞋底子抽打下体,惨无人道。

崔松旺在干活儿的同时,也在一直寻找机会逃跑。

然而黑窑厂进来困难,出去更是难上加难。

他趁监工不注意,躲到墙角打算磨开拴着自己的绳子,可刚磨到一半,便被人发现了,对他一阵拳打脚踢后,重新赶回去接着干活儿。

大概干了3个多小时,崔松旺终于找到了一个逃跑的机会,他以喝水为借口出了工棚,借着夜色的掩护,翻出墙头一路狂逃。



窑厂周围都是烧砖取土留下的大坑,他爬过一个个大坑,两只脚都被崴伤,但紧张和惊恐,让他感觉不到疼痛,只拼了命地往前跑。

后面隐隐传来摩托声和狗叫声,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逃跑被人发现了,他只知道,一旦被抓回去,即便不被打死,也得残废。

崔松旺跑了很远,前方被一条河拦住去路。此时的他已经精疲力竭,但求生的欲望,让他不敢停下。

他抓着水草游过河,一头扎进河对岸的玉米地中,然后赶紧电话联系负责接应的同事。

没法报告方位,也根本不知道方位,到处都是荒草和庄稼。路上不时有窑厂的人骑摩托车经过,刺目的灯光和机器的轰鸣,让这个夜晚充满了凶险。

为了不暴露身份,同事们只能以窑厂为中心,沿着河道在玉米地摸排寻找。

他们用发短信代替打电话,在经过近两个小时的搜救后,8月18日零点二十分,崔松旺终于与负责接应的同事会合。



● 崔松旺给同事发的短信

在见到同伴的瞬间,这个铁血的汉子,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一下子哭了出来。 



作为一个正常人,从黑窑厂逃出来都是如此地艰难,很难想象那些真正的智障人士,在没有人营救的情况下,该如何才能逃出生天。

崔松旺冒死取得的线索和证据,在黑窑厂案件侦破过程中起到了极其关键的作用,警方一举抓获8名黑窑厂老板和招募人,解救智障奴工30多名!



● 崔松旺10年前的微博


2011年9月,崔松旺和同伴拍摄的纪录片《智障奴工》上映,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

崔松旺也因此被提名为当年的中国魅力50人评选,并当选为2011年度中国正义人物。



如今的崔松旺已是河南广播电视台《都市报道》的制片人,他依然会用自己笔尖和镜头,狙击着那些文明社会里的罪恶。

当有人问起崔松旺会不会担心被报复,他说:

“只要在阳光下,就没有邪恶敢靠近!”



● 崔松旺最近的回复

纵使长夜难明,总有人舍命燃灯。点个“在看”吧,为光明,为正义,也为了这个铁血的真汉子!
网编:睿文

鲜花(14)

鸡蛋(0)
23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bluetop [★品衔R5★][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05月05日 1:45:17 回复
可怜,警察忙着敛财和抓捕民运
9  1
评论人:诚聘板主 [☆★声望品衔8★☆][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05月05日 1:41:23 回复
党体制的优越性。
18  9
评论人:Tbomb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05月05日 1:23:21 回复
 回复1楼:
那这些人最后都什么下场?枪毙没?
27 
评论人:西安以东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05月05日 1:13:38 回复
这个事儿真正牛逼的是, 黑砖窑都是村党委书记家的孩子开的, 当地派出所压根不管, 就算家人找来救人, 警察也是说只准救自己家的不准救别人家的,和邵阳民政局抢婴儿卖给美国人一样, 基层赤匪真的很可怕,超出人类和绝大多数哺乳动物的底线
60  5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