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0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美媒:数千万美国人不愿打疫苗,他们是怎么想的(组图)

新闻来源: 纽约时间 于2021-05-04 23:06:06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编辑、译:江南

来源:大西洋月刊

【编者按】


美国新冠疫苗接种的进程进入缓慢状态,因为有四分之一的美国人表示不愿意接种疫苗。那么,这些人是怎么想的?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劝说他们改变主意呢?《大西洋》的作者德里克·汤普森在推特上发起了一个访谈研究,以下是他的发现。





原标题:【数千万美国人对疫苗说“不”,他们在想什么?】

作者:德里克·汤普森(Derek Thompson)

几天前,大受欢迎的播客主持人乔·罗根(Joe Rogan)建议他的年轻听众不要接种新冠疫苗。“我认为如果你是脆弱的,你应该接种疫苗,”罗根说,“但如果你是21岁,你问我,‘我应该接种疫苗吗?’我会说,‘不’。”

罗根的言论引起了广泛的谴责。但他的观点却出奇地普遍。四分之一的美国人说他们不打算接种新冠疫苗,大约一半50岁以下的共和党人说他们不会接种疫苗。这种党派之间的疫苗差距已经在现实世界中上演了。在过去两周里,平均每天的接种次数下降了20%,主要是因为川普得票率较高的州正在掉队。

这些对疫苗犹豫不决、对疫苗抗拒、或对新冠疫情无动于衷的人,他们在想什么?我想知道。所以我在推特上发布了一个邀请,希望任何不打算接种疫苗的人给我发邮件,解释他们的原因。在过去的几天里,我与十几个这样的人交谈或通信。我告诉他们,我是坚定地支持疫苗的,但这不会是一篇攻击性的文章。我想对一个我并不真正了解的立场做一个访谈研究。


与我交谈的人都在50岁以下。他们中的一些人自认为是共和党人,其中没有认为现代民主党是其政治家园的人。大多数人说,他们并不反对所有的疫苗;他们只是对这种(新冠)疫苗持“反对”态度。他们是不打新冠疫苗的人,而不是全面反疫苗的人。

与我交谈的许多人说,他们相信自己的免疫系统能够保护他们。科罗拉多州39岁的卡车司机布拉德利·巴卡告诉我:“没有人从像我这样的人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作为一名基础行业工人,我的生活在疫情中永远不会改变,我知道无论如何我都会得新冠。现在我认为我已经有了抗体,那么我为什么要冒险接种疫苗呢?”

一些人已经从新冠中恢复过来,认为没有必要接种疫苗。“2020年12月,我的检测结果呈阳性,出现了许多症状,”康涅狄格州31岁的服务技术员德里克·佩林(Derek Perrin)说。“由于我已经从这种病毒的一次记录中幸存下来,我认为没有理由去接种一种只被批准用于紧急用途的疫苗。我更相信我的免疫系统,而不是目前这种实验。”

还有的人则担心疫苗可能有长期的副作用。“作为美国黑人奴隶的后裔,就经济而言,我是最底层的人,”40岁的新泽西居民乔治特·拉塞尔告诉我。“如果我有任何不良反应,没有办法起诉政府或制药公司,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成问题的。”

许多人说,他们已经充分了解了新冠对50岁以下的人的风险,并认为这种大流行病并不构成特别严重的威胁。“我死于车祸的几率比我死于新冠的几率高,”36岁的迈克尔·苏尔说,他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拥有一家咨询公司,“但我并不会因此而不坐车。”

而其他许多人说,感觉是自由派的过度行为将他们推向了右边。“在2020年3月之前,我是一个坚实的进步的民主党人,”37岁的律师杰宁·尤尼斯说。“我对民主党没有认识到公民自由的重要性感到非常不安。我会投票给任何对公民自由采取坚定立场、不允许我们的基本权利受到侵蚀的人,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这样。”科罗拉多州的卡车司机巴卡也告诉我,在疫情之前,他不怎么投票,但对自由主义过度扩张的看法产生了强烈的政治化效应。“当新冠疫情袭来时,我看到人们的权利被剥夺了。所以在2020年,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投票,我在选票上一路投给了共和党人。”

经过多次谈话和电子邮件交流,我逐渐理解了我认为的美国不打疫苗者的深刻故事。而我认为,看清它的最好方法是与我自己的故事进行对比。

我对疫苗的看法始于我对大流行病的看法。我真的不希望得新冠。我不仅想避免自己得这种具有不确定长期影响的疾病,而且我也不想把它传给高风险的人,比如我的祖母或免疫力低下的陌生人。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从根本上改变了我的生活以避免感染。因此,当我听说这些疫苗能够有效地阻止严重的疾病和传播时,我感到非常兴奋。我急切地报名预约打了这两针,即使在了解了所有可能的副作用之后。

而50岁以下不打疫苗者的深刻故事有一个非常不同的出发点。它是这样开始的。

“新冠病毒是一个被疯狂高估的威胁。是的,保护老年人和脆弱人群是适当的,也是好的。但我不老,也不脆弱。如果我得了这个病,我就会没事。事实上,也许我已经得过了,而且我很好。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应该认为这种疾病比驾驶汽车更危险,我每天都在做一件有风险的事情(开车),没有片刻的担心。自由主义者、民主党人和公共卫生界的精英们经常犯错,我们最好对他们所说的几乎所有事情采取相反的做法。”

正如我的新冠故事决定了我对疫苗的热衷,这群人的新冠故事决定了他们对疫苗的怀疑。我一次又一次地听到这个主题的不同论述。

“我不需要一些新的医药产品来允许我做我已经在做的事情。这甚至不是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的疫苗;它只被授权在紧急情况下使用。好吧,我不认为新冠是个人紧急情况。那么,我为什么要报名去为一种我不需要的、我们不了解其长期影响的疗法做早期小白鼠?我宁愿把赌注押在我的免疫系统上,而不是押在大药厂上。”

 

对于像我这样的赞成打疫苗的人和与我交谈过的不赞成打疫苗的人来说,对疫苗的感受与对疫情的感受是紧密交织在一起的。

虽然我认为我对疫苗的看法是正确的,但事实上,我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是有动机的。15个月以来,我取消了假期,取消了我的婚礼,避免了去餐馆室内就餐,大部分时间呆在家里。所有这些都很糟糕。我希望疫苗能够发挥作用。

但与我交谈过的那些不打疫苗的人就是不在乎。他们照常旅行,在餐馆吃饭,和朋友在室内聚会,得了新冠或没得新冠,都能活下来,并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更重要的是,他们在无视CDC、WHO、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民主党立法者和自由主义者的建议的情况下活了下来,他们不相信这些人在与病毒有关的事情上能给他们直接的答案。

不打疫苗者的推理也是有动机的。具体来说,他们的动机是不信任公共卫生机构,因为他们认为这些机构是一群虚伪的神经病患者,他们的动机是将疫苗视为一个有风险的制药实验,而不是一个可能恢复正常生活的明显突破(再次强调,他们几乎没有停止过正常生活)。这就是不打疫苗者的深刻故事,一言以蔽之:我相信我自己的细胞,胜于相信那些制药厂制造出来的黏糊糊;我相信自己的思想,胜于相信那些自由主义的精英们。

那么,什么能改变他们的想法呢?

我无法想象,任何数量的呵斥或羞辱,或来自公共卫生或民主社区的声明,会对这一群体产生很大的影响。布鲁克林24岁的迈尔斯·平度斯(Myles Pindus)说:“我对媒体和公共卫生官员失去了一切信心。”他告诉我,他对mRNA疫苗持怀疑态度,并对强生公司的疫苗感兴趣。科罗拉多州的卡车司机巴卡告诉我:“这听起来可能很疯狂,但我宁愿去推特上看看我信任的几个人,而不是接受CDC、WHO或福奇的指导。”其他不打疫苗的人也对各种民主党人和自由主义者作出了类似的评价,但他们通常不那么善于表达。

从我的谈话中,我看到了说服不打疫苗者的三种方法:让他们可以更方便地打上疫苗;让更不方便于不打疫苗;或者鼓励他们更多地从社会角度考虑问题。

1. 尝试类似于“DoorDash for vaccines”(送疫苗上门)的活动。

为了让人们参与一项他们并不真正关心的活动,你要尽可能地让它变得容易和诱人。一些人已经建议提供金钱、免费食物,甚至是彩票来奖励疫苗接种。但一位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建议,国家卫生部门应该为疫苗提供类似DoorDash的东西。

对于任何新技术,早期采用者都是最愿意容忍故障和不良体验的人。当供应有限时,这很好,但当你试图进入大众市场时,你需要完善产品和体验。

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说明。城市里应该开始推出一种疫苗上门服务,人们可以在短时间内预订。接种人员带着疫苗来到你身边,也许还会给你带来某种礼物。在这一点上,各大城市应该有足够的能力和人员来做到这一点,而这样的服务将是让特别是年轻人接受疫苗的关键。

2. 让不接种疫苗变得更糟糕。

政府和公司可能会发现,软性贿赂是让不接种疫苗者前往诊所的最佳方式。例如,密歇根州州长格雷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将该州的重新开放政策与注射疫苗的进展联系起来,一旦该州60%的人接种了疫苗,就允许餐馆和酒吧增加容客率,并承诺当70%的密歇根州人接种了两剂疫苗后,将取消口罩令。

数以百万计的人想去看体育比赛,参加音乐会,或进行国际旅行。如果那些不能证明他们已经接种过疫苗的人被拒绝服务,我估计有些人就会报名参加接种,纯粹是为了重新参与他们喜欢的活动。律师尤尼斯告诉我:“如果所有或大多数国家都建立了疫苗护照,我的想法可能就会改变。”

但是,对国内限制的文化反弹可能是巨大的。如果蓝州的州长和体育场馆拒绝让未接种疫苗的人参加经济活动,而红州的体育场馆却允许任何人坐在酒吧或看台上,这将加深“严苛”的自由派和“宽容”的保守派之间的文化战争紧张关系,这对民主党人在政治上可能不利,即使他们在公共健康论证中占了上风。

3. “如果自然免疫力不足以保护你的祖母呢?”

反对疫苗的最常见论点是:我的免疫系统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好了。一个反驳理由是:没错,但疫苗在保护他人方面做得更好。

即使对于已经得过新冠并且已经康复的人来说,全面接种疫苗也会加强对该疾病的抗体和T细胞保护,并可能针对能够逃过我们自然免疫力的变种提供更好的保护。

为什么更多层次的保护很重要?因为疫苗不仅仅是在安全的年轻身体周围建立一道防御墙,我们也在共同为社会中更脆弱的成员筑起一道墙。而墙上的小洞会导致不必要的死亡。

4月,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报告说,一名未接种疫苗的医护人员在肯塔基州一家大部分已接种疫苗的疗养院引发了一场疫情。几位接种过疫苗的老人得了病,一位接种过疫苗的居民死亡。要明确的是:疫苗起到了保护大多数居民的作用,但没有一种疫苗是完美的,新冠疫苗不能阻止所有的感染,特别是对一些免疫系统较弱的人来说。

我向几个不打疫苗的人说明了这个情况:如果你接种了疫苗,你的祖父母、老邻居和免疫力低下的朋友会更安全,即使你已经被感染了。我也回应了他们中许多人给出的“新冠不比开车危险”的比喻:“我同意,对大多数人来说,开车的风险程度是可以接受的,”我说,但我补充说:“想象一下,如果你可以在你的车上免费安装一个前向碰撞警告系统呢?这样的话,一项已经相当安全的活动将变得更加安全;更重要的是,你将以最小的代价保护道路上的其他人。”

我不能告诉你这个论点让很多人放下电话,百米冲刺去疫苗诊所,报名在手臂上纹上福奇的纹身。事实是,我不确定我是否改变了任何人的想法。但我可以坦率地说,这个论点让几个不打疫苗的人有点动摇了。他们的回应是开始谈论整个社区的传播链,而不是只关注他们自己的免疫系统了。他们中的几个人要求我提供支持我的论点的证据,以便他们可以自己检查。

美国在想象其他人的生活方面存在缺陷,在我这边也是如此:接种疫苗的自由主义者不需要花太多时间来冷静地听取那些拒绝接种的人的逻辑。但不打疫苗的人也是如此,如果他们了解到自己个人的疫苗接种决定所带来的深远影响,他们可能会重新考虑自己的观点。我们的重点应该不是羞辱和责备,而是扩大他们的关怀范围:你的细胞可能足以保护你自己,但接种疫苗能更好地保护你的爷爷。

原文链接:

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21/05/the-people-who-wont-get-the-vaccine/618765/
网编:睿文

鲜花(0)

鸡蛋(1)
20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邓波 [♂☆吃嘛嘛香☆♂][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05月04日 23:24:28 回复
拉倒吧,共和党的人表面说不支持打疫苗,背后一个个都提前打,懂王和他老婆就是先例。最后不打疫苗吃亏的是那些头脑简单的乡下红脖子,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典型。
18 
评论人:角落 [♂☆★首席园丁★☆♂][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05月04日 23:09:43 回复
有了懂王的消毒水,还打疫苗做啥?
17  4
评论人:jiaming [★青春无悔★][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05月04日 23:09:23 回复
说明美国的疫苗不安全。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5  11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