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8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华尔街又疯了!美国人正制造人类史上最大的金融泡沫

新闻来源: 华商韬略 于2021-05-02 11:47:10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这是一场名人与疯狂美股的共谋。

这场虚妄的资本盛宴,会是美股的“泡沫之王”吗?



今年1月28日,继传出牵手珠海国资委,联合吉利造车的消息后,远在大洋彼岸的贾跃亭再放一条重磅消息:法拉第未来(FF)将正式在美股上市,估值34亿美元。



▲贾跃亭 图片来源:FF

如果它能成真,可谓是贾跃亭远遁美国以来最大的好消息。7年来,他All in法拉第未来,但却越来越像一个笑话。

和FF同时期成立的蔚来、小鹏汽车,都已在美上市,市值跻身全球级车企排行榜,轰轰烈烈地开始量产,交付新车,而早已发布FF91概念车的FF,至今没有一辆新车上市,且量产遥遥无期。

FF91迟迟不能量产,主要还是没钱。7年来FF已花掉超过400亿元资金,但没有新车交付就没有进账,公司至今颗粒无收。在宣布上市消息前,FF的账上,只剩下112万元现金。

这样一家公司,凭什么信誓旦旦地宣布上市,甚至还提前给出了估值?因为向来爱追风逐浪,而且资本玩得娴熟的贾跃亭,又找到了一种玩资本的新方式——SPAC,而它也是美国资本市场去年以来的最大风口。



▲2019年-2020年各季度SPAC数据 数据来源:Factset

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即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是美国和伦敦资本市场特有的上市形式,通常由知名投资人和企业家牵头成立。

SPAC公司只有现金,没有实际经营业务,它创建的唯一目的,就是上市后收购一家有实际经营业务的非上市公司,让被收购公司无需通过IPO即可上市。

从某方面来说,它很像大家更熟悉的借壳上市的翻版,只不过比借壳上市玩得更野,它是一开始就以壳上市,一上来就摆明自己是个壳公司。

由于上市时,公司连自己到底要收购什么公司、做什么业务、会成为一家什么公司统统都不清楚,投资者就更不清楚,SPAC也因此被称作“金融盲盒”。

2020年,实体经济重挫,但美国股市亢奋,整个华尔街几乎平均1.5天就有一家SPAC上市。这些拿着募集资金的SPAC上市公司,都需寻找并购拥有实际业务的公司来做实自己,到贾跃亭宣布消息之前,已先后有 7家新能源汽车公司通过 SPAC上市。

资本玩得娴熟的贾跃亭因此找到救命稻草,并找到一家乐意与自己合作的标的: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PSAC),来帮FF上市。PSAC由两个房地产商Jordan Vogel和Aaron Feldman发起,2020年7月发起IPO后,筹集到2亿美元资金。

按双方预计,如果一切顺利,FF最快今年5月就能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募集到的10亿美元将给FF再续一条命。

有了上市的预期, FF的发展加速进入新里程。3月26日,贾跃亭再次宣布筹集到近1亿美元的债权融资,并将正式启动位于加州汉福德制造工厂的生产准备工作,使FF 91的交付提前进入倒计时阶段。4月5日,FF正式向美国证监会(SEC)提交了S4上市文件,预计二季度登陆纳斯达克,上市交易流程或在5月内完成。

然而,紧赶慢赶的贾跃亭可能还是晚了一步,并错过了SPAC的好时候。

几乎与FF宣布和PSAC合并上市同一时间,两家2020年上市的新能源汽车公司Nikola和Lordstown Motors皆因爆出造假丑闻,遭到SEC调查。当贾跃亭选中的标的公司PSAC打开盲盒,宣布它的合并对象是FF后,其股价也在短暂上涨之后一路下跌,如今已近腰斩。

更糟心的是,经历了2020年至2021年年初的“野蛮生长”后,SPAC上市公司乃至这种操作模式,也已成为美股泡沫重灾区,引起华尔街的警觉。美国资本市场对SPAC的态度,正从一年前的狂热转向冷静。

“SPAC投机行为是市场杀手,狂热不会持续。”巴菲特在2021年股东大会上提醒市场。

在市场反思SPAC潜在风险的同时,SEC也加强了对SPAC的监管。

有消息称,SEC已经悄悄收紧了SPAC监管,私下告知会计师事务所,会计准则将改变对SPAC的适用方式,向早期投资者发行的权证将不被视为股权工具,而被视为负债。如果无法解决有关认股权事宜,相关上市公司申请将不被考虑。



“每天工作到凌晨3点,每天只睡5小时,每周工作超过95小时,我们太焦虑……”

这不是互联网大厂“社畜”的内卷生活,而是不久前,13名高盛初级分析师的集体控诉,这些刚满一年的分析师因工作超负荷,焦虑值爆表。

让顶级投行分析师也卷入“996”加班加点的,正是业务量井喷的SPAC业务。

进入2021年以来,SPAC上市、并购项目爆棚,仅前三个月,项目数量和融资额度,都已超过了2020年。SPAC业务堆积如山,这些项目最基础也最繁琐的工作,自然都落到了这群初级分析师身上,熬夜加班已是常态。

在这场始于2020年的SPAC浪潮中,Chamath Palihapitiya必须拥有姓名。

▲Chamath Palihapitiya  图片来源:techcrunch

很多人都是在美国散户抱团逼空机构的年度大戏中认识了Chamath,他管理着一家资产超过20亿美元的风投公司Social Capital,在散户机构大战中却化身散户代表,怒斥华尔街机构,被散户当做“带头大哥”。

其实他还有另一个江湖称号——SPAC之王。

让他一举封王的SPAC战绩,不仅包括一口气注册了6家SPAC公司,并把3家公司送上市,还包括在维珍银河IPO中,用2.5万美元狂赚12亿美元的辉煌战绩。

2019年10月,穿着一身宇航员服的理查德·布兰森(维珍品牌创始人)跨上纽交所大厅的小阳台,激动地对着众人说:离20多年前开始做的航天梦,又近了一步。

布兰森这么激动是有原因的。维珍银河上市前,别说盈利,每年的收入只有区区几十万美元,一年亏损1.4亿美元。

如果说,FF亏了几百亿还在“画大饼”,但至少有特斯拉成功的先例,投资人有生之年还有机会看到FF电动汽车落地,而维珍银河的“太空旅行”业务,至今没有成功先例,谁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功。所以,维珍银河走传统IPO的难度,和FF比起来,只高不低。

不过布兰森办不到的事,Chamath两个月就办到了。

他2017年上市的SPAC公司Social Capital Hedosophia Holdings Corp.,2019年7月与维珍银河达成收购协议,2个月后就把维珍银河送上纽交所。上市后,维珍银河股价大涨,市值已经突破60亿美元大关。

按照SPAC的游戏规则,SPAC发起人可无偿获得被收购公司20%的股权作为酬劳,Chamath自动获得维珍银河20%的股权,价值12亿美元。

维珍银河一案,不仅以高达4.8万倍的投资回报率,让Chamath一战成名,成为不折不扣的“SPAC之王”,也拉开了2020年SPAC疯狂的序幕。

在这场由名人发起的资本盛宴中,名人以极低的成本和自己的声誉,撬动超高的投资回报。

2020年10月16日,纳斯达克又迎来了一家SPAC公司Bridgetown Holdings,在公开市场募集资金5.5亿美元。

它背后的发起人在业内众所周知,一位是Paypal联合创始人、美国传奇投资人彼得·蒂尔(Peter Thiel),另一位,就是香港首富李嘉诚的次子李泽楷。

李泽楷和彼得·蒂尔在Bridgetown Holdings的实际投入并不多,两人一共也才出资2.5万美元。



两人最大的投入,是他们在业内的声誉——李泽楷在东南亚有丰富的投资经验,彼得·蒂尔有“点石成金”的创业经验,以及管理团队:

盈科拓展主管公司金融、风投、兼并与收购的高级副总裁Daniel Wong,将担任Bridgetown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务官,彼得·蒂尔旗下私募股份公司Thiel Capital的私募投资主管Mart Danzeisen,将出任董事局主席。

对于一家没有具体业务的SPAC公司而言,豪华的管理团队和知名发起人,是它最大的卖点。

最近,Bridgetown传出正在和印尼旅行独角兽企业Traveloka协商并购。一旦双方达成协议,两人战绩几乎可以与chamath持平。

在2020年的华尔街,这样的案例几乎每天都在上演。这一年里,一共有248家SPAC公司上市,募集资金833.41亿美元,占全年IPO的55%。

在一长串SPAC发起人名单里,基金大佬Bill Ackman、NBA明星奥尼尔、郑裕彤长孙郑志刚、美国众议院前议长Paul Ryan,赫然在列。

名人与美国疯狂的股市共谋,一起催生了这史无前例的SPAC狂潮。



1月28日,华尔街散户与机构大战白热化,出现了“华尔街丑陋的一天”。

这天之前,大量美股散户抱团,大规模买入一家线下游戏公司Gamestop(游戏驿站,GME)的股票,硬生生地把GME这支股价在2020年长期低于10美元的“垃圾股”,拉高到最高483美元/股。

有人把这次散户抱团称作“死宅的暴击”,这不是一次理性的投资,而是一群年轻散户对华尔街机构的针对性报复行动。

疫情席卷全球后,美联储果断出手,采取降息、宽松货币政策等一系列措施。实体经济受疫情影响大量破产,美联储大放水都流入了金融市场,美股迎来“史诗级”牛市。

这些年轻散户就是这时投身股市,他们向来不推崇理性和价值投资,信奉的是“干一票就死”,把股市当赌场,幻想着一把梭哈能让自己变身“华尔街之狼”。

1月19日,看空股票闻名的做空机构香橼发出看空GME的消息后,散户们被华尔街“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操控股市的做法激怒了,他们在知名论坛Reddit的Wall Street Bets板块向华尔街宣战,号召散户买入游戏驿站。

1月28日,正当这场散户机构世纪做空大战进入白热化,华尔街突然改变了游戏规则:

在线券商Robinhood对散户关闭GME等股票的交易,并在系统中清除了股票代码。盈透、TD Ameritrade等龙头券商也限制相关股票的交易。

GME股价应声跌落,从最高时每股483美元,一路被抛售到最低时在112美元附近徘徊。散户被打得措手不及,毫无还手之力。

▲游戏驿站2021年1月股价走势图 数据来源:NYSE/Yahoo Finance

对华尔街这种“玩不过对手,就篡改游戏规则”围剿对手的做法,证券机构海通国际斥为“华尔街丑陋的一天”。

散户抱团大战机构,是魔幻的美股中最荒诞的一幕。在这次世纪大战中推波助澜的马斯克,也见证了美股的疯狂。

2020年,特斯拉股价累计上涨超过700%,市值一度突破七千亿美元大关,相当于3个丰田、7个大众,顺带着把马斯克送上了全球首富的位置,其个人财富高达1850亿美元。

而2020年SPAC大热,也只不过是美股魔幻大戏中的一章。随着美股泡沫趋于破裂,人们担心的是,SPAC将是美股的泡沫之王。

SPAC是美股过去十年大放水、急功近利的IPO时代的智慧结晶,它潜在的风险,也是一位斯坦福教授的疑惑: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一种资本机构,先募集资金,再去寻找上市标的,但同时又允许这部分募集资金随时退出,新投资者随时进入?在这样一种荒谬的资本结构中,究竟是谁来买单?

在这个由名人、创业者和投资者共同构建的“击鼓传花”游戏中,恐怕只有泡沫破灭的那一天,才会知道答案。
网编:和评

鲜花(2)

鸡蛋(0)
8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经济观察】【谈股论金】【杂论闲侃】【博论天下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