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3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女孩举报老师猥亵之后 征集到了八个“盟友”(组图)

新闻来源: 北青深一度 于2021-05-02 7:11:50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段卉和徐锦城在校时的合影

一个女孩公开举报遭遇老师猥亵后,会经历些什么?先是欣慰,她找到了更多有同样遭遇的女孩,她们都愿意站出来作证;接着就是承受那些带着审视的目光,连她的举报动机都遭到了质疑;但最难的还是,女孩要想办法证明,自己所讲的都是实话。



决定站出来

  2020年12月,段卉终于下定决心,要说出那段经历。

  段卉先是找到了在佛山市第一中学读书时的同学韦楚翘,告诉她,自己打算举报她们的高中数学老师徐锦城。

  “你也是受害者吗?”韦楚翘有些吃惊,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愤怒了。她说这是第一次知道,除了自己,其他女生也遭到过徐锦城的猥亵。

  韦楚翘想起,2016年,自己曾在朋友圈转发一篇名为《世界上最隐秘的性骚扰,就发生在“师生”之间》的文章,配文“高中切身体会”。那一天,只有段卉来私聊她,“是徐锦城吗?”当时,她还以为这不过是来自高中同学的好奇。

  在韦楚翘的描述里,那是高二下学期,她去徐锦城的校外补习班一个多月后,徐锦城就开始“上手”了,有时候是趁着说话用力搂她肩膀,有时候装作不经意拉起她的手摸一下,再后来,只要遇到她,徐锦城都会向她贴近,“好像跟我很熟络的样子,有时候还会蹭到我的胸或者屁股。”

  韦楚翘说,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周末下午,徐锦城到补习班楼下接她,刚踏进电梯没多久,他就提出:“我看看你多高了。”随后双手抓住韦楚翘的肩膀,把她拉向自己。韦楚翘挣脱不开,两个人越挨越近,多亏电梯门在这时打开了,韦楚翘才幸运“得救”。

  在段卉的回忆里,徐锦城也对她说过“我看看你多高了。”段卉说,那是在2015年大一寒假的时候,因为高中时任数学课代表,她和徐锦城一直保持着联系,放假回家她和徐锦城吃过一次饭,聚餐结束后徐锦城邀请她到补习班坐坐。那一晚,酒气浓重的徐锦城也是以“看看有多高”为理由,把她堵在补习班的房间门口,“突然把我抱住了,凑近了要亲我。我逃到沙发坐下后,他强行撩起我的衣服,摸到了尾椎骨的位置。”

  在决定说出自己的经历后,今年1月28日,段卉和男友给母校佛山一中等多个部门发去举报信。2月6日,段卉与韦楚翘在朋友圈和2014届校友群发出征集,寻找更多有同样经历的受害者。4月7日,段卉又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上发布了被骚扰猥亵的经过,两三百条私信和留言涌来,段卉花了几天时间把它们看完,她要找到被淹没在里面的其他受害者的线索。

  潘莹就是这样被找到的。4月9日,她在给段卉的私信里描述了自己的情况,两个人加了微信后,潘莹发来的第一句话是:“你知道吗?看到这样的‘禽兽’被发出来,我兴奋死了!”

  在潘莹的表述中,2015年下半年,她刚到佛山市做教师没多久,徐锦城以都是老乡为由,约她一起吃饭聊天。饭后,他热情地邀请潘莹到补习班里“喝杯水”。由于对方是自己的前辈,潘莹虽然不太愿意,但还是答应下来。带她参观补习班期间,徐锦城强行抱住了她。和段卉最后夺门而逃的结果不同,潘莹把这件事告诉了前来接她的男友,男友气不过,把徐锦城拖到角落里扇了几巴掌。徐锦城没有反抗,只是不停喊着:“别打我,别打我。”

  段卉透露,从她开始征集受害者至今,除去她和韦楚翘,还有八个女孩也表示遭到过徐锦城的骚扰和猥亵,其中相似的细节很多,比如她们都曾在徐锦城口中听到过那句“你好漂亮啊!”

  在段卉提供的聊天记录里,高三那年,她曾告诉老师自己换了新的手机号,“数字都是2和3的幂”。5分钟后,徐锦城回复她:“你美过杨幂。” 韦楚翘也有类似的回忆,在数学课上谈论一些关于美的诗词时,徐锦城总是会顺带夸赞她的长相,也常常在私下里询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和性生活。

  女孩们都说,她们一度没把这些言行当回事,在她们眼里,徐锦城是一位讲课有趣、有些文采、关心学生的老师,直到他的举动超出了师生之间的“安全距离”。





校友群中对曝光的讨论 



被贴上的标签 


站出来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尤其在时隔6年后。

  但段卉没想到,最先提出质疑的会是自己的父亲。听她讲了遭遇后,爸爸的第一反应是责怪:“你为什么要单独跟他吃饭?为什么要跟他上楼?”段卉一下就被点燃了,“这明明是他的错!你为什么要怪我?”她朝着爸爸吼,忍不住哭了出来。

  更多的质疑出现在实名曝光后。在中学校友群里、在文章评论区下,段卉被安上了各种不同的标签,“为了点击率炒作的自媒体”、“恶意诽谤他人声誉的阴谋家”、“对母校怀有恨意的毕业生”,或是“被老师辜负的失恋女”……在不同人的键盘中,段卉的动机五花八门。

  这不是段卉第一次看到关于自己的负面评论。早在2月6日,在朋友圈和年级群里发出受害者征集的当天,她就在同学转来的聊天截图里,看到了一段“男人嫉妒心作祟”的故事,因为男友也参与了举报,所以她的经历被解读“按礼节某卉主动拥抱徐锦城。后某卉跟本校另一男生恋爱,述此事。男生告发。”另一张截图中,则有校友说她“真开放”。

  “事发时她已成年”、“这件事发生在校外”、“为什么6年后她才站出来”......这些质疑不会让段卉生气,她只觉得愚蠢和荒诞。韦楚翘也不是一个在乎舆论的人,她做过公关,曾在公司里帮忙洗黑评,“我看得太多了,这些质疑的逻辑让人啼笑皆非。”

  但父母总是心疼孩子的。长期处在这样的舆论氛围中,韦楚翘的妈妈对一些言论变得愤怒起来。一次,妈妈去参加初中同学聚餐,同学提起这件事,觉得“还是应该维护母校的声誉啊”,妈妈听了,当即怼了回去,“如果是你的小孩遭到了这种对待,你还会去维护吗?那为什么母校没有维护我的小孩?”

  在段卉听到的言论里,来自母校老师和年纪较大校友那里的,大多是对她负面的声音,但也有例外。一个老师告诉段卉,他在尽量反驳那些攻击她们的言论,“你以为这件事情说出来那么容易吗?有些话并不是一下就能说出口的。”还有老师鼓励,“说出来不容易啊,说出来就是一种进步。”

  也有来自陌生人的善意,一个网友在微博上私聊段卉,“我没什么能做的,就帮你买个粉丝头条吧。”学法律的同学也找到她说,愿意提供法律上的帮助。还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在微信上对韦楚翘说:“我绝对相信你。”

  随着舆论的发展和警方的介入,家里人的态度也逐渐转变。段卉在公众号自述经历后的第6天,正在打扫房间的妈妈突然对她说,“你们为佛山做了件好事。”




段卉寄出的举报材料

 

十个女孩的笔录

1月28日,段卉和男友给佛山一中寄去了举报信,她说选择这一天是因为刚好一模考试结束,希望给学校留出足够的处理时间。

  两天后的上午,段卉和男友见到了佛山一中的校领导,他们提出了自己的几点诉求,其中包括:不再返聘徐锦城,以及支持他们公开徐锦城的行为。

  但这是一次让段卉失望的见面,根据谈话录音,校领导向他们“诉苦”,最近几年学校的升学率下降,希望他们为学校的声誉考虑,等中考志愿填报完成后再公开这件事情。

  更让段卉生气的是,几天后校领导分别约了她和男友的父母去学校面谈,段卉觉得自己“有一种要被学校‘修理’的感觉。”她还了解到,学校负责处理这件事的老师,找到了转发她自述文章的同学说:“你的转发涉及到一中声誉,建议删掉。”

  徐锦城也联系了段卉的男友,他发来了一大段话,根据聊天截屏显示,他几乎反驳了段卉的所有指控,表示是段卉主动送了他一支金笔,寒假那次吃饭以及去补习班,也都是段卉主动要求的。段卉则表示,她给多位老师都送了笔,作为毕业礼物。

  4月9日下午,段卉来到佛山市禅城区祖庙派出所配合警方调查,民警详细地询问了她被猥亵的过程。“他是怎么抱你的?抱了多久?他把手放在哪里?”遇上这些关键问题,段卉都要与站在一旁的女辅警配合,把当时的情况重现一遍。

  时间证人也很少,在事发后一年内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她的前男友和一个闺蜜。询问中,得知徐锦城在事后仍然会给段卉发消息,警方希望她能提供两人的聊天记录。但段卉在大学时期使用的手机不是摔坏就是弄丢了,在做完笔录后,她才找到了一部分聊天记录。

  4月12日,佛山市第一中学发出《通报》,上面写道:“就初步核实的徐某一些不当行为,对其进行了通报批评。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学校正全力予以配合。”

  十个指认徐锦城的女孩,除了一个因为情节轻微之外,其余都去派出所做了笔录。段卉说,她在4月15日接到了民警的电话,告诉她:“大约要一个月后会决定是否立案。”

  在段卉做笔录那天,潘莹陪她一起去了派出所,向她描述着那种想象变成现实的喜悦,“我做梦都想着,能有来录口供的那一天。”


(文中除段卉、韦楚翘、徐锦城外,其他人为化名) 
网编:牛气冲天

鲜花(1)

鸡蛋(0)
3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