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5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加拿大百姓躺等发钱?特鲁多今天才表态 别被忽悠(图)

新闻来源: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于2021-04-19 7:57:24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上周,加拿大自由党和新民主党分别举行了各自的党内政策大会。实施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的提议,是两党都提出的重叠政策。自由党政策大会上,党代表们以压倒性优势通过决议,呼吁在加拿大建立全民基本收入制度。77%的参会代表投票,支持永久实施类似疫情中加拿大应急救济金(CERB)的政策。这个应急救济金计划在疫情期间,以每月发放支票的方式让数百万加拿大人得以维持生计。

然而,这一举动立马遭到其他党派的攻击。保守党议员埃德·法斯特(Ed Fast)表示,这是一个“危险又未知的实验,会让更多加拿大人落伍”。

新民主党全国行政主任安妮·麦格拉斯(Anne McGrath)则直言自由党“光说不练”,“自由党一直在吸收新民主党提出的一些进步提案,但之后却不一定实现。对于很多选民来说,问题是,‘谁会真正付诸实践’?”

在最近一次答记者问中,特鲁多表示还要等到4月19日政府提交和公布预算的时候才会表态。



特鲁多和新民主党领袖辛格,图源:CBC

既然自由党党内已经通过决议,并将全民基本收入计划列为第二项优先政策,那么,全民基本收入距离真正落地还有多远?

即便是执政党,党内政策大会也更像“自娱自乐”

作为仅有的两个在联邦层面执政过的政党,自由党和保守党通常会不定时举行政策大会。党员在会上辩论,通过决议,并表明对一些政策的立场,但这些会议对其议会党团(议会中代表该党的所有议员)没有任何约束力。

加拿大政治学者威廉·克劳斯说,通常情况下,这些大会都是“临时性”的,并不是固定的政策制定程序的一部分。所以,其影响往往可以“忽略不计”。因此,即使实行全民基本收入计划的决议在自由党内部高票通过,也与进入政府决策程序有一定距离。

1990年代初,当时执政的保守党政府在1988年连续两次获得多数党胜利后,决定让其成员参与政策制定过程,希望这样能为其继续执政建言献策。在1991年的保守党全国政策大会上,所有政策决议被列入议程之前,都需要通过选区、地区和省级党派会议的方式向上发展,相当复杂。

最终,800多份决议里共有320份进入保守党的全国大会。保守党的党员们认为他们正在为政府确定未来的方向,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大会上,代表们投票赞成将加拿大广播公司私有化,但不久,通信部长佩林·比蒂(Perrin Beatty)就公开表示反对这项决议,而且称政府不计划“遵循他们的指示”。

更重要的是,会议通过决议后,几乎没有任何后续行动了。用克劳斯的话说,“党员在辩论和通过这些政策决议方面所做的工作,几乎在大会休会时就被遗忘了。”



前保守党领袖哈珀,图源:britannica.com

自由党“全国”大会却无法代表“地方”党会

虽然在自由党的全国政策大会上,代表们做了大量艰辛的工作,但地方自由党党员们却不一定“领情”,因为这些“全国”代表们代表不了各地的自由党成员。

加拿大的政党制度有高度分权的特点。基本上,在联邦一级和各省都有不同的政党和政党制度。即使是同一个政党在不同的辖区内,政策立场都可能有所不同。

加拿大政治学教授菲利普斯(Stephen Phillips)表示,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自由党和联邦自由党就有很大不同。省自由党在政治光谱上比较偏右翼,而联邦自由党则更偏左翼。甚至,根据谷歌的搜索数据,关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自由党,人们最常问的第三个问题是:“为什么保守派被称为(省)自由党?”

菲利普斯说,虽然省自由党和联邦自由党过去在形式上有联系,但从1991年开始,这两个党就各自开展自己的工作了。他还说道:“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我们有两个政治世界——省和联邦,所以你会看到有不少选民,在联邦选举中投自由党的票,在省选举中投新民主党的票,因为他们认为省新民主党比省自由党更进步。”

同样,阿尔伯塔省和安大略省的保守党比加拿大大西洋四个省的保守党,也更偏右翼。新斯科舍省的保守党领袖蒂姆·休斯顿就明确表示,他相信气候变化是真实的。然而,就在上个月保守党的联邦会议上,代表们却否决了相信“气候变化是真实的”的决议。

休斯顿很干脆地说:“新斯科舍省保守党是一个独立的党派,我们和联邦保守党有着不同的领袖,不同的成员,在某些情况下,显然不同的价值观。”

即使是在联邦和省两级之间有相当大的一致性的新民主党,政策也是在每一级单独制定的,不同的地区之间可能存在重大差异。这样的结果是,政党的名称并不代表全国各地有着一致的政策立场。

那么,既然不能保证“搞定”党内成员,自由党在全国政策大会对全民基本收入计划的呼吁,是否代表着民意呢?

多数选民支持,但仍存在分歧

乔伊·泰勒曾经是曼尼托巴省基本收入实验的参与者。在实验开始时,她刚刚18岁,新婚不久。她记得那个时候,人们少了很多经济上的担忧,幸福感也多了许多。她的丈夫能够获得贷款在当地开一家唱片店,由于收入有保证,银行更愿意向小企业贷款。

对于实验开始时年仅10岁的埃里克来说,基本收入的保障意味着第一次去看牙医。他说:“通常情况下,你要到足够大的年龄才能自己掏钱去看牙。但是我去看牙医了,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有10个蛀牙。”



基本收入计划支持者,图源:Jessiegolem.com

大多数加拿大人对全民基本收入计划都是支持的。根据安格斯里德研究所(Angus Reid Institute)2020年6月发布的一项调查,共有59%的加拿大人支持年收入1万,2万或3万加元的全民基本收入计划。盖洛普2019年的一项调查估计,高达75%的加拿大人都支持这个计划。

但是在不同省份,支持率有明显差异。支持率最高的是魁北克省和大西洋省份,而支持率最低的是保守党重镇阿尔伯塔省,这是唯一一个反对全民基本收入计划的省份。

为如此庞大的计划提供资金是产生分歧的首要原因。支持归支持,是否负担得起就是另一回事了。

根据安格斯里德研究所的调查,约一半的加拿大人表示,他们不认为加拿大能够负担得起全民基本收入。而在盖洛普的调查中,当基本收入支持者被问及是否愿意支付更高的税收来资助该项目时,加拿大只有49%的受访者表示愿意。



是否同意基本收入项目太贵,图源:angusreid.org

很少有人愿意自己出钱买单。安格斯里德研究所的调查还发现,在年收入10万至15万加元的人群中,接近三分之二的人反对基本收入计划,年收入超过15万加元的人群中,有四分之三的人也是这样。支持率最高的是收入最低的人。

而特鲁多本人的立场更是让全民基本收入显得“风雨飘摇”。在这项计划最早被提出的时候,特鲁多就表示其成本高昂,不是优先考虑的事项。而在最近一次答记者问中,他表示还要等到4月19日政府提交和公布预算的时候才会表态。

此外,是否会“养懒人”,是否会造成通货膨胀等都是人们分歧较大之处。

由此看来,如果想要在加拿大实行全民基本收入制度,不仅需要政府在联邦与各省之间博弈、各个政党克服党派间和党内差异,更需要消除选民的顾虑,提出实际、具体的操作办法,否则全民基本收入永远只是一句选举口号。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2)
15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