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7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截肢者经历的疼痛:一份“幻肢阴茎”的调查报告(图)

新闻来源: 响指Snap Fingers 于2021-04-14 4:20:53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



16世纪中叶,法国医生、外科手术之父——安布雷瓦兹·帕雷(Ambroise Paré)正作为随军医生,深陷法兰西王国与哈布斯堡王朝的意大利战争当中。

这场断断续续持续了半个世纪的欧陆争霸,虽然给意大利及其周边地区带来极大的损失,但也促进了欧洲的军事与医学水平的进步。



《帕维亚战役》,挂毯画,1531年

在随军服务的过程中,安布雷瓦兹·帕雷不仅发明了现代止血钳的前身——“乌鸦喙”(Bec de Corbeau),还复原并改进了古罗马医生盖伦在截肢手术中使用的动脉结扎法,取代了“烙铁烤肉”的暴力止血法。



左:乌鸦喙

右:安布雷瓦兹·帕雷

不过,安大夫在意大利战争中最有启发性的研究成果是关于幻肢的记载。他照顾伤兵期间完成的医学笔记,详细地记录了截肢者经历的各类疼痛,其中就包括“幻肢疼痛”。

当时,帕雷认为幻肢疼痛应是发生在大脑与神经中的症状,与伤处并无关联,这一理论也在日后成为医学界的共识。



多年以来,截肢者一直遭受着身体残缺带来的生活不便与心理负担,与此同时,还有多达80%的患者在刚刚失去肢体后,存在不同程度幻肢疼痛现象。

失去双腿的病人会在半夜感到早已消失的腿上传来阵阵刺痛,失去手臂的病人会在侧卧时感到幻肢血液循环不畅带来的疼痛。

这种备受煎熬、得而复失的感觉会给患者带来巨大的精神创伤,恨不得连夜买张机票来到中国新疆奎屯的某家神秘医院求助。



除了大盘鸡、羊肉、葡萄干

遍地可寻的奎屯仁慈医院广告也是新疆特色

在安布雷瓦兹记录下幻肢疼痛的200多年后,一位苏格兰医生在他的医疗记录中记载了一种特别的幻肢现象:“一位名为W·斯科特的绅士整个阴茎被一枪带走,但某天,他感到空荡荡的裤裆下传来了熟悉的敏感刺激。”



中世纪女艺术家让娜·德·蒙巴斯顿在《玫瑰传奇》手抄本中绘制的阴茎树插画

不久之后,另一位苏格兰外科医生约翰·亨特也在其著作《动物解剖学观察》的备注中提到了有趣的“阴茎幻肢”现象。在这部包含多达上千种动物实验与解剖手稿的作品中,约翰医生不仅探究了牛、羊、鱼、鸟等常见动物的身体构造及各类病症,也将其中与人体类似的部分总结成文。



不知是出于严谨的学术精神,还是苏格兰人特别的恶趣味,约翰医生不仅记载了狗与狼的杂交案例,以及猴子如何受精怀孕等冷门知识,还在神经研究章节的备注里写下了这样一则医疗记录:

我认识一位绅士,他的阴茎从顶部到底部,所有的神经与皮肤都不复存在,在阴毛之中难以找到任何剩余部分。但在这片区域他经常能感受到一种熟悉的刺激感,也许是因为生殖器官的神经比较特别,这位绅士表示他在感受到这种刺激感的时候,加以一些摩擦动作,便能让自己重新感受到男性性高潮的快感。



《动物解剖学观察》中关于“阴茎幻肢”获得高潮的原文记载

这样看来,与普通部位幻肢不同的是,“阴茎幻肢”通常会给患者带来片刻久违的快乐。这也不得不让笔者对人类对性的执念产生由衷的敬佩之情。

不过,从现代医学的相关案例来看,这些特别的截肢患者对“阴茎幻肢”并不满意。与那位生活在18世纪的绅士不同的是,他们不仅不会进一步配合幻肢获得快感,还会希望这根“幽灵迪克”早日在自己大脑中消失。



手抄本插画中的克罗诺斯与乌拉诺斯

在希腊神话中,克罗诺斯反抗其父乌拉诺斯的统治,以一柄镰刀将其阴茎割下

在众多因为皮肤癌而切除阴茎的现代幻肢患者中,许多人都曾向自己的医生提起过他们出现“阴茎幻肢”的症状。1950年的《美国神经医学学会》期刊曾经记载了波士顿外科医生描述的一则案例:

一位老人的阴茎因为意外受伤而接受截肢手术,术后他经常在清晨感到自己的小老弟重振雄风,以至于这位老人不得不定期去医院检查,来反复确认自己还有没有那话儿。



这一现象给老人带来了久违的自信,即使他的阴茎处于完好状态,都不一定会在某个清晨重振雄风。这一切都建立在大脑与神经之间的bug上,即使老人踏破医院门槛,也无法得到他想听到的好消息。这像极了日复一日在彩票站花上两块钱,做上一整天财务自由梦的人们。



在一项关于皮肤癌而对阴茎进行截肢手术的病患调查中,研究人员发现,12位参与调查的患者中,有7位都表示自己曾经出现过“阴茎幻肢”的症状,但他们之中仅有两位与普通截肢患者那样感受到了“幻肢疼痛”。

“阴茎幻肢”出现的比例之高值得我们注意。尽管这些患者大多都不会感受到疼痛,但这种现象带来的心理伤害却比普通幻肢更加强烈。男性癌症科普网站Check your Tackle的创始人韦恩·厄尔就是一位因鳞状细胞癌而切除阴茎后,饱受“阴茎幻肢”困扰的患者。



在一次采访中,他提到:“我偶尔还是会感受到它的存在,当我的妻子与我亲吻、拥抱或亲昵时,它常常会引起我的注意。这的确让人感到沮丧,因为我仍然能像其他男人那样产生性冲动,产生睾丸激素,在幻觉中,我甚至能感受到勃起,但这丝毫没办法令我感到愉快。”



目前关于幻肢的成因仍在不断发展当中,但关于“阴茎幻肢”的研究与讨论却少之又少。除去因为意外伤害和皮肤癌被迫切除阴茎的患者外,一些跨性别人士也备受这种病状的困扰。

在短时间内,这一现象也许很难改变。普通的幻肢现象可以通过心理调节,机械义肢来进行治疗。只要资金到位,失去双手的患者甚至可以化身《赛博朋克2077》中的人物,通过机械义肢进行普通的日常活动。失去双腿的患者可以成为刀锋战士,在万众瞩目的世界大赛中参加田径比赛。

可对于失去命根子的截肢患者来说,他们仍然生活在身体残缺与“阴茎幻肢”带来的巨大阴霾中。


网编:空问站

鲜花(0)

鸡蛋(1)
7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史海钩沉】【百家论坛】【历史天空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